大富大貴的命相啊!到三十歲的時候,會有五百萬錢的家財。我在貴縣算了這麼多命,沒有一個人比他的命更富貴! https://is.gd/kp7RkT

Ten_Kings_of_Hell_No.5

一個人命中注定會發達,但如果坐在家裡什麼事都不幹,即使算命先生算準了也無法兌現。清代文人吳熾昌在《續客窗閒話》中有這麼一個故事:
從前有個襪匠,生意興隆,財源滾滾,晚年才生了一個兒子,愛得像寶貝似的。快二十歲了,還不讓他學手藝。親友們都來勸他,可襪匠卻說:「不怕,有命在呢!」所以人們都開玩笑,喊他兒子「襪公子」。
那時有個用五行算命的先生,叫張鐵口,聲名很大,襪匠讓他給兒子算個命。鐵口一算,說:「這是個大富大貴的命相啊!到三十歲的時候,會有五百萬錢的家財。我在貴縣算了這麼多命,沒有一個人比他的命更富貴!」特意寫了一張命單,交給襪匠,襪匠大喜。回家裡,讓妻子專門做了一隻錦繡口袋,將那張命單放了進去,又把這隻口袋掛在兒子的胸脯上,說:「不要忘了發財的年限。」而且還在親友們面前炫耀吹牛,就更加任其兒子懶惰了。
襪匠給兒子結婚之後,老夫妻倆就先後去世了。襪公子不能獨立持家理業,父親留下的襪店很快就被夥計們偷的偷、搶的搶,折騰光了。年輕夫妻倆漸漸連飯也沒得吃了,只好一道出去討飯。剩下的唯一希望,就是盼著自己三十歲的時候能成個大富翁!
到二十九歲時,遇到大災荒,人人都吃不飽,誰還肯來接濟乞丐!襪公子最後在一座廢廟裡病倒了。臨死的時候,他非常忿恨地對妻子說:「我不行了!我之所以什麼都沒學,淪落到今天這步田地,都是張鐵口坑了我!你年輕漂亮,不愁沒有溫飽的日子。我死後你在人面前哭號時,只說有誰能施捨棺材葬了前夫,你就嫁給他。想來,肯定會有人答應的。將我收殮的時候,一定要把那張命單放到棺材裡去!我在陰曹地府要告張鐵口,讓那些胡亂給人算命的人引以為戒!」說完,就死了。他妻子照他的話改了嫁,將他埋葬了。
高麗繪畫,十殿閻王中之第五殿閻羅王。(公有領域)
襪公子的靈魂見了閻羅王,將自己的冤枉痛苦全都說了。閻羅王立即讓人將張鐵口抓來了。一問,張鐵口說:「小人算命,從來沒有錯過。恐怕他生辰八字說得不準,這不是小人的過錯!」閻羅王讓判官查查生死簿,他的命運與算命單上寫的完全相符。
閻羅王又問判官:「既然這樣,他的財富在哪兒呢?」判官又查了查富貴簿兒,說:「他應該靠做生意起家。在他出生的時候,已經將錢財交待給財神與商神了。」閻羅王放了張鐵口,又讓鬼差將財神、商神押到堂上查問。他們說:「有這麼回事兒,某某應在二十歲以後漸漸成家立業。可我們在三百六十行買賣中查來查去,根本找不到這個人,那些錢沒法兒交付。恐怕他誤學了文學,那就不是我們能作主的了,我們已經在某年某月某日,把他的錢財轉送給文帝了。」
鬼差又押著他來到文帝的文昌宮。穿紅衣服的神靈說:「有這檔子事兒。收到錢財之後,我曾報告了帝君,請准許拿出幾萬錢讓他考中進士,然後當上主管一方的官兒,再將剩下的錢都付給他。但自那以後,歷次考試,主持考試的魁星查遍了南北方大大小小的考場,就是查不到他!我們怕他棄文學武,便於某年某月某日把錢轉送給武帝了。」
他們去了關帝君那兒。關公身邊的周倉將軍說:「這事不假。我奉命巡查各個武舉考場,並沒有這個人。我怕誤了他發財的日子,將錢都送給轉輪王了。」
又到第十殿問轉輪王。轉輪王讓判官查了一下登記簿,說:「有這事兒。因為這個人既不學文習武,又不學做生意,沒辦法發錢給他。不得已,只好將錢都交給當地土地神埋在他家地下。他只要挖一下土,就得了。如今既然仍舊沒得到錢,該是土地神的過失,請去追問土地神。」
閻羅王請土地神來問了。他說:「小神確實領到了這筆銀子。知道他已流落在一座廢廟裡,就把銀子埋在廟裡的台階下面,無奈他一直沒動過土,也沒掃過地,想著借雨水下給他吧,又怕他不知道躲避,讓銀子砸死了,誤了他性命。正沒辦法想呢!如今既然到這兒來了,該將銀子全數交還,小神再也沒有責任了。」
閻羅王說:「唉!天底下竟然有這樣懶惰的人,神也沒法兒幫助保佑他!讓他做人,實在是害他!」但他前生的福澤還在身上,不好將其拿掉,只好改判他作了富貴人家養的一隻貓。依然睡錦繡床榻,吃大魚大肉,根本用不著花費任何力氣,眼裡見到的財物也還是百萬千萬。故為人而無能,不如為畜。

134f24df03e76f072e781dff63ba0b17


人的命,天註定?算命先生從來不給你講的命理 | 梁恭辰 | 北東園筆錄 | 梁章鉅 | 楊頀 | 李衛 | 李林甫 | 秦檜 | 清朝 | 大清 | 清代 | 婁師德 | 道光 | 希望之聲 https://bit.ly/3t1jrO6
【希望之聲2022年1月5日】(作者:慧明)梁恭辰(1814年-1887年),字敬叔,福建福州人。道光十七年(1837年)舉人,在浙江為官數十年,歷任溫州知府、寧紹台道、金衢嚴道、溫處道、杭嘉湖道等職,政聲卓著。梁恭辰自幼即喜談因果,凡有足資勸戒者,輒據事直書,又益以自所聞見雜襲成編,著為《北東園筆錄》(又作《勸戒近錄》《池上草堂筆記》)一書。
梁恭辰的父親梁章鉅在擔任儀曹(禮部郎官)時,恰巧金溪的楊頀(hù)中丞,從二品浙江督撫降職為三品卿堂,再降為部郎,進入儀制司工作。同僚知道他向來精通面相之術,就聚集在一起向他請教。楊公只是微笑着說:“我從少年開始就玩弄這些相術,尚且時對時不對,現在年邁了,老眼昏花,怎麼敢再自欺欺人呢?”
同僚知道他向來精通面相之術,就聚集在一起向他請教(示意圖片:清末年畫)
同僚知道他向來精通面相之術,就聚集在一起向他請教(示意圖片:清末年畫)
梁章鉅追問說:“您在浙江任督撫將離任之前,也曾對着鏡子給自己看相嗎?”楊公說:“我明明知道那個案件既然已經發生,我必然會丟官,但屢次對着鏡子揣摩,也沒有看到有什麼災禍的預兆,不詳之氣色亦不明朗,不知為什麼?”
梁章鉅說:“在封疆大吏這個艱巨的要職上,忽然卸下重擔,仍然回歸清貴的官班,怎麼能說是災禍的徵兆?又有什麼晦氣不詳之說呢?然而先生您的眼力還是不差的。”
楊公拱手說:“閣下這麼說甚為精闢,給我很多啟發。您既然明白這個道理,又何必再論面相呢?而且面相隨着心而改變,命運由心創造,本來就不是一成不變的定局。又怎麼能死守教條,拘泥於一格,怎麼能刻舟求劍一般地要求我等呢?只是應當以良好的心態,安身立命而已。”當時地方長官孔荃溪也在座,驚疑地問:“相隨心改的事迹,常有聽說。但命由人造,在下有所不明白,願先生詳細解說。”
楊公說:“命運和面相相連在一起,從未有面相好而命不好,也沒有命好而面相差之事。您難道沒有聽說李衛的事迹嗎?李衛未顯達時,曾同一個道士一起渡船過江,當時碰到一個乘客為船費和船夫爭吵不休,道士嘆息:'哎,生命危在旦夕,怎麼還計較幾文錢呢?'不久這個人被搖晃的帆篷掃落墜江,溺水而亡。
李衛看到了這一切,覺得這位道士不是普通人。船駛到中流,狂風大作,船搖搖欲覆,道士作起了法,踏禹步,誦咒語,忽然風平浪靜,安全到達岸邊。李衛非常恭敬地拜謝道士的搭救,道士說:'剛才墜江而死的人,是他的命數,我不能救;你是貴人,遇到危厄能度過,也是命,我不能不救,有什麼好謝的呢?'李公又拜謝說:'領受師父的這個教言,我終身可以安於命運了。'
船駛到中流,狂風大作,船搖搖欲覆(示意圖片: [明]余壬、吳鉞畫作局部)
船駛到中流,狂風大作,船搖搖欲覆(示意圖片: [明]余壬、吳鉞畫作局部)
道士聽了卻說:'也不都是這樣,人一生的貧賤顯達當安於命運。不安分則機關算盡,奔走爭奪,排擠傾軋他人,不擇手段。像奸相李林甫、秦檜之流,陷害忠良,徒勞為自己增加罪案罷了。至於國計民生之利害,就不可以說命!天地化育人才,朝廷設置官職,是用來補救氣數的。身握重權卻無所作為,將一切歸於命運,天地又何必化育這樣的人才,朝廷又何必設置這樣的官職呢?你要記住這個道理。'後來,李衛常用這番話來警戒他人。”
又有山東國泰中丞曾經求教於扶乩,問自己壽命是多少?回復是不知。他就問:“仙人哪有不知道命數的呢?”再回復說:“其他人的壽命可以知道,您的則不能提前知曉。壽命長短有定數,常人只是過完今生既定的壽命而已。如果是封疆大吏、國之重臣,把持着生殺予奪之大權,一個良善的政策可以令千百萬人得利,壽命就可以增益;一個不好的政令就會讓千百萬人受其禍害,壽命也會被削減。這就是司命之神也不能預先註定,何況是我呢?你難道沒有聽說蘇氏誤殺二人,折兩年壽命;婁師德誤殺二人,減十年壽命的事嗎?所以壽命之事,你當問自己,不必問他人”。這番話確實合理,與前面說的互相照應。
由此看來,人的命運是可以改變的,那就是:一個是行善積德,一個是幹壞事損德。人的命運就掌握在自己手中。
人的命,天註定?算命先生從來不給你講的命理 | 梁恭辰 | 北東園筆錄 | 梁章鉅 | 楊頀 | 李衛 | 李林甫 | 秦檜 | 清朝 | 大清 | 清代 | 婁師德 | 道光 | 希望之聲 https://bit.ly/3t1jrO6
參考文獻:
〔清〕梁恭辰:《北東園筆錄》初編 卷三

2022-01-05_2052381621853284110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