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蘭亭記

士林官邸蘭花展:又見新蘭亭文心蘭婆娑起舞 @ 人生就該停留在最美好的剎那 :: 痞客邦 ::

41826860251_e8f4ef8d6a_c2020-01-09_1708002020-01-09_1710302020-01-09_1711042020-01-09_171046

士林官邸蘭花展
地址:臺北市士林區福林路60號
經緯度:東經121度31分50秒,北緯25度5分29秒

士林官邸新蘭亭文心蘭展 @ 不大的空間 :: 隨意窩 Xuite日誌


新蘭亭,是一處中國式的四角,上有于右任親筆題之「新蘭亭」三字。此亭建於1950年,在老總統在世時,這裡可是每年為老總統作壽設堂之地點,故又名「壽亭」,現在則是蘭花展覽的地點.
四角簷亭佇一方,盆蘭澹澹溢清香。
林園佳氣添靈秀,碑篆遊龍走雋狂。
慕古馳神懷盛會,攬兒濡跡誦瑤章。
吟來微覺沾風雅,漫拾詩心向夕陽。
新蘭亭碑位於士林官邸一角,前身為士林園藝所。此碑由黃純清撰文、賈景德書寫、于右任題額的「新蘭亭記」,集當代名家的手筆;文中仿東晉王羲之「蘭亭集序」的典故,薈集全國詩人,抒發故國情懷,得詩詞一百五十七首,表現文人雅趣。
新蘭亭建於民國39年,又名「壽亭」,是每年設壽堂為老總統作壽的地方,故有此名。建築物北邊正亭;是一座鮮紅的中式四角亭,古色古香,由于右任親筆題「新蘭亭」三字,其南側連有長方型建築物,用來舉辦各類蘭花展覽會之場所。在新蘭亭旁立有一座紀念碑,上書「新蘭亭記」,敘述著當年全國)詩人聚此的事蹟。(資料引自台北市公園路燈工程管理處<公園之美特色介紹>)
前人詩作欣賞:
上巳士林新蘭亭修褉─許世英
盛會懷王謝,高風到海濱;秧田春水活,蘭室眾芳陳。觴詠情彌愜,陰晴氣亦均;園林敬遊目,生趣四時新。
上巳新蘭亭修褉─曾今可
長者相邀一笑從,新蘭亭畔醉吟龍;文光照海因春媚,花氣襲人似酒濃。曲水流觴情彷彿,良辰美景意惺松;明年修褉知何處,料應山陰道上逢。
--------------------
新蘭亭:建於1950年,又名「壽亭」,是每年設壽堂為老總統作壽的地方。新蘭亭是古色古香的中國式四角亭,上方有由于右任親筆題之「新蘭亭」三字。新蘭亭的兩側牆面是古典花紋窗框,採光非常好,庭內有一處小水池及假山造景,是舉辦各類蘭花展覽的場所。
--------------------
新蘭亭
新蘭亭建於民國39年,又名「壽亭」,是每年設壽堂為老總統作壽的地方,故有此名。古色古香的新蘭亭,由于右任親筆題「新蘭亭」三字,是舉辦各類蘭花展覽的場所。在新蘭亭旁立有一座紀念碑,上書「新蘭亭記」,民國39年10月全國詩人萃而詠觴於此,詠詩寫下「新蘭亭紀」由于右任先生題額,立石碑於新蘭亭外
------------------------------

4bac48aeb1989023_2438639263_m438659198_m1023110014_lf_530876_1images (37)4bac48af91628

新蘭亭記


民國三十九年,歲在庚寅。當年上巳之日,于右任等百餘人於士林官邸中養蘭溫室--「新蘭亭」雅集,作詩詞一百五十餘首。黃純青撰文記之,名之曰「新蘭亭記」。會後眾人出資勒石亭旁,以詔後人。此碑至今仍矗立原址。
  今日偕女友一遊,始得見此碑。我在碑前誦讀記文,徘徊流連,久久不能離去。碑文最末曰:
「今茲之詩沈雄挫鬱,滋中原板蕩之懷,挾幽并果勇之氣,中興氣象于焉以卜。以視永和山陰之偷安清談,潛逃玄理,百世之下自有辨之者,是不可以不記也。」
  文中流露國府戰敗後,詩人急欲反攻中興、澄清宇內之志氣。且頗有眾人雖效蘭亭雅集,但卻以東晉偏安江南為恥為戒之意。殊料一甲子後,時局鉅變。反攻大陸、掃蕩中原已是昨日神話,國共合作、兩岸會談才是今日課題。士林官邸不再神秘,石碑也成為陸客留影之地。只是如織的遊人,有誰能在石碑前駐足,遙想當年國府初渡時,詩文雅集中的凝重空氣?
  女友說:「快來看!快來看!裡面有好多蝴蝶蘭!」果然是個天朗氣清,惠風和暢之日。不只是溫室屋內,整個官邸園區無處不是百花競放,一派春日和煦氣象。偏安江南的東晉蘭亭,駐蹕海上的民國蘭亭,乃至於今日之新蘭亭,自其變者而觀之,可說世殊事異,情隨事遷。而自其不變者而觀之,則春風繁花、天地萬物,無不造化之無盡藏。佇立在石碑前,跌落於時空縫隙的我,是如此的自尋煩惱,自討沒趣了。
  今日是國曆四月一日,農曆三月十二日。上巳日甫過,雖未能效古人修褉之事,聊以偕佳人、遊官邸代之,亦足樂也。
「新蘭亭記」全文如下:
新蘭亭士林園藝館養蘭之溫室,三原于髯翁右任名而榜之者也。數百種中,自省產蝴蝶蘭尤多。清艷芬葩,雖別於九畹之幽致,猶輿臺桃李南百○荃而有餘也。歲庚寅上巳,顧名感節,全國詩人萃而觴詠於此。具天下達尊三者,惟髯翁及沁水賈煜如先生實主其事,純青徒以馬齒之長,亦辱與而三焉。裙屐都一百五人,凡得詩一百五十二首、詞五首。仰瞻劍潭陽明之鬱蒼,平眺淡水之澹濧,花前歸思,酒後磊塊,有不能不係之感慨者矣。獨念吾臺自延平王逐荷蘭光復漢土,先民蓽路韎韐,闢草萊,鬬豺虎。二百餘年中,雖經一再淪陷,終保持民族正氣,以俟乙酉光復。而發乎心,見乎言,昭彰乎耳目者,歷代詩篇具存不可泯也。今茲之詩沈雄挫鬱,滋中原板蕩之懷,挾幽并果勇之氣,中興氣象于焉以卜。以視永和山陰之偷安清談,潛逃玄理,百世之下自有辨之者,是不可以不記也。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