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擬討清朝1兆美元債券 黃國昌:中國尷尬了 列印
 分享美國擬討清朝1兆美元債券 黃國昌:中國尷尬了到Facebook 分享美國擬討清朝1兆美元債券 黃國昌:中國尷尬了到Line
 清朝政府1911年為了資助湖廣鐵路建設而出售了這批債券,這批國債即為「湖廣鐵路五厘利息遞還金英鎊借款債券(湖廣債)」。(擷取自ebay拍賣網)
清朝政府1911年為了資助湖廣鐵路建設而出售了這批債券,這批國債即為「湖廣鐵路五厘利息遞還金英鎊借款債券(湖廣債)」。(擷取自ebay拍賣網)
2019-08-31 17:09
〔即時新聞/綜合報導〕美國與中國貿易戰持續延燒,傳出美國將向中國追討清朝高達1兆美元的債券。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指出,尷尬的是,中國向來不認這筆債務,主張是「中華民國」的債務,但「中華人民共和國」一直以來都聲稱自己是「中國」的唯一合法代表。黃國昌也說,「這件事情有趣了,不僅是中美貿易戰、也將引發國際法與證券法上複雜困難的問題」。
《彭博》今日報導指出,清朝政府1911年為了資助湖廣鐵路建設而出售了這批債券,這批國債即為「湖廣鐵路五厘利息遞還金英鎊借款債券(湖廣債)」,但清朝被推翻後,中華民國一直不承認這些債券,1949年,中共也同樣不認,不過美國人數十年來都持續追討這筆債務。
黃國昌也在臉書發文表示,美國持有湖廣債券的債權人團體,要求川普政府協助向中華人民共和國追討這筆債務;而對於這筆債務,中華人民共和國向來的立場是「不認」,主張這是「中華民國」該繼承的債務,與他們無關。「尷尬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向來聲稱自己是『中國』的唯一合法代表、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啊」!
黃國昌也說,不要以為這個從1911年發行的債劵,怎麼可能現在可以追討?而太快作出否定結論。根據主權債券專家、杜克大學教授古拉提(Mitu Gulati)的分析,儘管追討程序將異常複雜困難,但「在法律上這些是完全有效的債(at a legal level these are perfectly valid debts)」!
川普政府研議協助債權人向中國追討清朝1兆美元債券
這件事情有趣了,不僅是中美貿易戰、也將引發國際法與證券法上複雜困難的問題。
依據彭博社報導,美國持有中國清朝(亦有人稱大清帝國)為興建湖廣鐵路所發行債券的債權人團體,要求川普政府協助向中華人民共和國追討這筆債務
-------------
川普政府研議協助債權人向中國追討清朝1兆美元債券
這件事情有趣了,不僅是中美貿易戰、也將引發國際法與證券法上複雜困難的問題。
依據彭博社報導,美國持有中國清朝(亦有人稱大清帝國)為興建湖廣鐵路所發行債券的債權人團體,要求川普政府協助向中華人民共和國追討這筆債務!
這筆債務有多大呢?Well,折算現值超過1兆美元!
對於這筆債,中華人民共和國向來的立場是「不認」,主張這是「中華民國」該繼承的債務,與他們無關!
尷尬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向來聲稱自己是「中國」的唯一合法代表、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啊!
別以為這個從1911年發行的債劵,怎麼可能現在可以追討,而太快作出否定結論。
依據主權債券專家、杜克大學Mitu Gulati教授的分析,「在法律上這些是完全有效的債」( at a legal level these are perfectly valid debts.),儘管追討程序將異常複雜困難!
拉板凳看好戲,川普政府真的會催討嗎?中國又將如何應對呢?
⛔彭博社原文:Trump’s New Trade War Tool Might Just Be Antique China Debt
https://www.bloomberg.com/…/trump-s-new-trade-war-weapon-mi…
⛔照片取自彭博社報導
中華民國於1949就亡矣!其權利義務已由中華人民共和國所継承,於是乎!不也取得聯合國常任理事國席位嗎?
而那政權逃亡來台,只不過是個流亡政府,猶如圖博達賴喇嘛流亡印度。
既然享權利當然要盡義務,乃天經地義還有什好賴的。一兆美元要台灣支付,反而入人口實,誤以為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別儍了!當寃大頭。
事實上:台灣、中國一邊一國。
(1) 黃國昌 - 川普政府研議協助債權人向中國追討清朝1兆美元債券... http://tinyurl.com/y4tlbdz5
--------------------
Holders of Old Chinese Debt Hope Trade War Means Huge Payday - Bloomberg http://tinyurl.com/y4pmyeu5


【看中國2019年9月2日訊】(記者邢亞男編譯/採訪報導)根據彭博社報導,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在美中貿易戰的下一步行動,可能是追溯歷史,要求中華人民共和國兌現清政府所簽下的一批龐大債券。
https://is.gd/BmdqbY
這些債券是“湖廣鐵路五厘利息遞還金英鎊借款債券”,在1911年以清朝政府名義發行借款債券600萬英鎊,年息五厘,合同期限為40年。
湖廣鐵路五厘利息遞還英鎊借款債券
湖廣鐵路五厘利息遞還英鎊借款債券。(圖片來源:eBay)
當時清政府為鎮壓南方孫中山領導的革命,欲修建湖北、湖南境內的湖廣鐵路,因此向國際籌措借貸,向美、英、法、德等國的銀行財團借款,合同規定,上述外國銀行以清政府名義在金融市場上發行債券,即“湖廣鐵路五厘利息遞還英鎊借款債券”,借貸契約以清朝大臣盛宣懷為藉方代表。一些美國人在市場上收購了這種債券。
借貸契約以清朝大臣盛宣懷為藉方代表。
借貸契約以清朝大臣盛宣懷為藉方代表。(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中華民國建國後,曾支付債券利息,但因1937年抗日戰爭的全面爆發,在共赴國難的危局下,於1938年停付債券利息。
1949年中共竊政後,從不承認、也不繼承這批債券,1951年本金到期時也未付款。
目前,這種債券可以在成千上萬的美國人的閣樓和地下室中找到,也可以在eBay上找到。
1979年,債券持有者曾提告求償,本來官司打贏了,但中華人民共和國以美國無管轄權、該債券屬非商業行為之惡債為由,於1987年最終勝訴。不過該債券持有人仍未放棄。
由於現在美中貿易戰進行中,該債券持有人希望川普總統能夠提出求償訴訟。
在彭博社的報導中,一件事情被形容為比債券故事本身更為奇特,那就是,川普總統、美國財政部長姆努欽和美國商務部長羅斯會見了該債券持有人及其代表。
美國債券持有人基金會(American Bondholders Foundation,ABF)的共同創立人之一畢昂可(Jonna Bianco)表示:“與川普總統一起,這是一場全新的球賽,”畢昂可認為,川普領導團隊,與一個持有中國革命前債券的團體會面,“他(川普)是'美國第一人',上帝保佑他。”
畢昂可還提出,“中華人民共和國(PRC)不承認這些違約主權債務,認為該債務是1949年之前的中華民國(ROC)所有,但這樣做和PRC聲稱是ROC主權權利唯一繼承者的說法,自相矛盾”。
而根據畢昂可的估算,中華人民共和國現在欠下的違約債務超過1兆美元,若根據通貨膨脹、加上利息等,這筆款項幾乎相當於中共國持有的美國國債。
杜克大學(Duke University)法律教授,主權債務重組專家米圖・古拉蒂(Mitu Gulati)表示,“作為一項法律原則,政治制度繼承了其前任的債務;大多數政府選擇尊重舊債券。 ”
古拉蒂表示:“在法律層面,這些都是完全有效的債務。但是,你必須讓一個非常聰明的律師來激活他們。”
中國問題專家,時事評論員橫河先生對《看中國》表示:“中共繼承了清政府的領土,繼承了中華民國在聯合國的地位,但債務它不繼承、不承認,這本身就是矛盾的。 ”
補充資料:
案情回顧
1911年,清政府為修建湖北至廣東等地的鐵路,向美、英、法、德等國的銀行財團借款,簽訂了總值為600萬英鎊的借款合同。合同規定,上述外國銀行以清政府名義在金融市場上發行債券,即“湖廣鐵路五厘利息遞還英鎊借款債券”,年息5厘,合同期限40年。一些美國人在市場上收購了這種債券。
1979年,美國公民傑克遜等人,在美國阿拉巴馬州地方法院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提起訴訟,該法院受理此案並向中共國發出傳票,要求中共國在收到傳票20日內提出答辯,否則將作出缺席判決。
雙方主張及理由
傑克遜等人要求中共國政府償還湖廣鐵路債券的本息,稱這筆債券是清朝政府發行的商業債券,清政府被推翻後,國民政府在1938年以前曾付過利息。因此,中共國政府有義務繼承這筆債券。
中共拒絕接受傳票和出庭,並照會美國國務院,聲明中共國是一個主權國家,享有司法豁免權,不受美國法院管轄。
判決及依據
1982年9月1日,阿拉巴馬州地方法院作出缺席裁判,判決中共國償還原告41,313,038美元,外加利息和訴訟費等,判決稱:如果中共國政府對該判決置之不理,美國法院將扣押中共國在美的財產,以強制執行判決。
理由是:根據現行國際法原則,一國的政府更迭通常不影響其原有的權利和義務,作為清朝政府和中華民國政府的繼承者,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有義務償還其前政府的債務。此外,根據美國1976年《外國主權豁免法》第1605段的規定,外國國家的商業行為不能享受主權豁免。湖廣債券是商業行為,不能享受國家主權豁免。
最高院判決
1987年3月,美國最高法院以《外國主權豁免法》不溯及既往為理由,判決中共國勝訴
https://is.gd/BmdqbY
----------------------------------------------
一中原則恐成枷鎖?傳川普將持清朝債券對中國求償一兆美元
 民視  2019年8月31日 下午6:20  https://is.gd/0T1d5i
根據彭博社報導,美國總統川普在中美貿易戰的下一步行動,可能是要要求中國兌現清末中國所簽下的一批龐大中國債券。
這些債券是「湖廣鐵路五厘利息遞還金英鎊借款債券」,當時中國清朝政府為鎮壓南方革命,欲修建湖北、湖南境內的湖廣鐵路,因此向國際籌措借貸,當時德、英、法、美國提供借款,借貸契約以清朝大臣盛宣懷為借方代表,貸方銀行在1911年以清朝政府名義發行借款債券600萬今英鎊,但1938年中方停付債券利息,1951年本金到期時也未付款。中華民國、中華人民共和國均不承認債務。
這些清朝留下的債券目前在網路交易市場以收藏品的形式流通,每張價值幾百美元。
湖廣鐵路五厘利息遞還金英鎊借款債券,圖片截自 https://panlung.com.tw
1979年,債券持有者曾提告求償,但中國以美國無管轄權、該債券屬非商業行為之惡債為由勝訴,債券持有人仍未放棄。由於現在美中貿易戰進行中,債券持有人希望川普能提出求償訴訟。  https://is.gd/0T1d5i
2001年,畢昂可(Jonna Bianco)共同創立美國債券持有人基金會(American Bondholders Foundation,ABF),他表示,中共政府撇清,這些債務是1949年前的中華民國所持有,但這與中共一向聲稱的,中共是中國唯一合法繼承者的說法相矛盾。
而根據他的估算,中國現在欠下的違約債務超過1兆美元,若根據通貨膨脹、加上利息等,這筆款項幾乎相當於中國持有的美國國債。
一名主權債券專家、杜克大學法律系教授米圖古拉蒂(Mitu Gulati)表示,他認為這些債券的債務在法律上是有效的。但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認為,這些債券僅是具收藏價值的紀念品,沒有投資價值。
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也在臉書上對此事發表意見,他認為「這件事情有趣了,不僅是中美貿易戰、也將引發國際法與證券法上複雜困難的問題。」也點出中共政府在此事上的主權認定矛盾;自認唯一中國唯一合法代表的中共,現在又說這個是中華民國的債務,與他們無關了。
黃國昌也對於這個債券的追討可行性保持開放態度,他表示,「別以為這個從1911年發行的債劵,怎麼可能現在可以追討,而太快作出否定結論。」「拉板凳看好戲,川普政府真的會催討嗎?中國又將如何應對呢?」
1911年所發行的清朝債券,重啟求償可行性的討論,也牽扯出中國政權更迭,債務是否也繼承的問題,雖然中共一直切割這筆債務,但由於中共一向自認為中國唯一合法代表,難與這筆債務撇清關係,這批債券若真成為川普對中政策新籌碼,將為美中貿易戰帶來更多可看性。
----------------------------
清末發行的湖廣鐵路債券
https://is.gd/uR1kos
譚瑞傑
圖為湖廣鐵路債券
中國鐵道博物館收藏了一張1913年發行的湖廣鐵路五厘利息債券 (以下簡稱湖廣債券),淺綠色花紋底票面,全英文印刷體,編號為64910,面值20英鎊,保存完好。
該債券的名稱為「1911年大清帝國湖廣鐵路5厘利息遞還金英鎊借款債券」,正文主要是關於債券發行、利息、兌換、贖買、抵押擔保等方面的內容。下部為中法雙方代表的印鑑和簽字,左側印章篆刻 「郵傳部」,旁邊有督辦大臣盛宣懷的簽名;右側印章是駐法大臣官印和簽名,官印下面還有他的名章。中方印章下面是銀行團中法國的東方匯理銀行董事的簽字。票面所署時間為1913年3月15日,地點在倫敦。債券背面文字是摘錄《粵漢川漢鐵路借款合同》中關於抵押和贖買的部分條款。
1911年春,清政府成立了責任內閣,並於5月9日頒發鐵路幹線收歸國有的上諭,宣布各省的鐵路幹線一律收歸國有,準備以國有為名出賣國家的鐵路主權。同年5月20日,當時已升任皇族內閣郵傳部大臣的盛宣懷作為清政府代表,與英、法、德、美四國銀行團簽訂了 《粵漢川漢鐵路借款合同》 (又稱《湖北湖南兩省境內粵漢鐵路、湖北境內川漢鐵路借款合同》,也稱大清政府1911年湖廣鐵路五厘利息遞還金鎊借款),借款總數為600萬鎊,年息5厘,期限40年,以路產作抵,聘用英國人為湘鄂段總工程師、德國人為宜夔段總工程師,負責修築工程。
借款合同中註明了所借款項用於修築國家鐵路,主幹線由湖北武昌起,經由湖南嶽陽、長沙至郴州宜章縣,與廣東廣州、湖北漢口鐵路銜接,線路長約900公里;另修築從湖北境內廣水本地或附近起,途經襄陽、荊門到宜昌的鐵路,線路長約600公里;修築從湖北宜昌到四川境內夔州府的鐵路,線路長約300公里 (這兩條鐵路幹線總長約900公里)。清政府的這種做法,意味著湖北、湖南、廣東三省百姓努力從列強手中贖回的粵漢鐵路和川漢鐵路的修築權,又被重新出賣,這激起了各階層百姓的憤慨,湖南、湖北、廣東、四川各地大舉展開了保路鬥爭,並由此引發了辛亥革命,武昌城頭舉起了義旗。由此,清王朝的統治走到了盡頭。
1913年4月,交通部與四國銀行團訂立實行湖廣鐵路借款合同辦法。同年6月,湘路繼川路之後,與交通部訂立贖路合同,股債由交通部認還。至此,粵漢川鐵路全部收歸國有。於是,湘鄂、廣宜、宜夔三局設立,使用四國銀行團的借款,同時興辦三路工程。1914年8月,廣宜路改為漢宜路。1917年,漢宜路局與宜夔路局撤銷。
湖廣鐵路債券是1911年清政府為維護其統治,藉口修築粵漢鐵路而向外國財團借款而發行的一種債券。它激起了湖北、湖南、廣東三省百姓對於粵漢鐵路和川漢鐵路的修築權再次落到列強手中的強烈憤慨和反抗,從而引發了保路運動,也成為辛亥革命的導火索。
梁啓超在1904年 《外資輸入問題》中認為,暴力運動以前中國輸入外資的最大弊端在於 「貸我借款之人即監督工程之人,監督工程之人即將來管理全路之人,夫是以全權皆在彼,而我復無容喙之餘地也」,若任這種借款模式延續下去, 「一分之外資即一枚之割地快刀也」。https://is.gd/uR1kos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