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地區第一本人權歷史口述書籍/二二八之後清鄉、白色恐怖漫長期間,已知桃園縣有將近四百位政治受難者。直到現在,才有機會出版第一本人權歷史的口述書籍。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 http://tinyurl.com/y5x7u8jx

原住民轉型正義/以羅馬拼音撰寫的阿美族全族語公文/原住民族日/大豹社事件/大阪根森林溫泉度假村/份阿美族「全族語」公文,是由花蓮縣光復鄉公所發出,用意是通知族人前來領取土地的權利證明書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 http://tinyurl.com/y252ezsx


樂信·瓦旦 (泰雅語:Losing Watan,漢語:林瑞昌,日語:渡井三郎,1899年8月16日-1954年4月17日),泰雅族賽考列克群人,是台灣原住民意見領袖,遭中國國民黨於臺灣白色恐怖時期中殺害。
傳略
1908年樂信·瓦旦進入角板山蕃童教育所就讀,並取日本名渡井三郎。1910年轉入桃園尋常高等小學校,之後前往台北習醫,1921年3月台灣總督府醫學校(今國立台灣大學醫學院)畢業,又在研究科研習半年,1921年10月返回泰雅族部落,歷任駐守高岡、角板山、象鼻、尖石等地區的公醫,一方面從事現代醫療並且傳授族人助產知識,對在原住民居住地區推展近代醫療貢獻極大。另外樂信·瓦旦也常居於日本人與族人之間協調,全力爭取族人享有近代文明生活方式。1929年入贅日本四國愛媛望族日野家族女子,改名為日野三郎。1945年4月樂信·瓦旦被聘為台灣總督府評議會員。
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樂信·瓦旦回到祖先居住地,並且於1949年11月遞補當選第一屆台灣省參議員,1952年當選第一屆台灣省臨時省議會議員。但在參與兩次大會後,於同年11月因在「高砂族自治會」(後改稱「蓬萊民組解放委員會」)擔任主席,負責政治工作,因主張返還原民故鄉土地,被臺灣省保安司令部指控為向原住民宣揚共產主義[1][2],遭中華民國政府以「高山族匪諜案」罪名逮捕下獄,同案包括鄒族的政治菁英高一生、湯守仁等人。1954年4月17日樂信·瓦旦等人被處決。
樂信·瓦旦在議會常常提案爭取族群權益,如增加原住民民意代表名額、設置山地行政管理局、山地行政一元化、培養原住民人才、協助復興山地農村生活等。樂信·瓦旦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tinyurl.com/y5nftvjb


​桃園追思228 樂信.瓦旦孫子:家人恐懼30年
唐植梅/桃園報導 2018-02-28 20:02
受難者家屬代表林日龍表示,二二八事件後家人長達30年生活在白色恐怖中,當時的恐懼,外界難以想像。(圖/唐植梅 攝)
受難者家屬代表林日龍表示,二二八事件後家人長達30年生活在白色恐怖中,當時的恐懼,外界難以想像。(圖/唐植梅 攝)
桃園市今天(28日)在蘆竹區228紀念公園舉行的追思會,今年代表受難者暨家屬上台致詞的桃園市政府原民局長林日龍,則為角板山受難者樂信.瓦旦的孫子。林日龍說,樂信.瓦旦是最早接受現代醫學教育的泰雅族人,因鼓吹「光復台灣,原住民也應光復故鄉」而被以匪諜罪逮捕遭槍決
林日龍的祖父樂信.瓦旦(漢名為林瑞昌)是日治時代原住民族第一位公醫,更是泰雅族的領袖、原住民族的先知,但1952年卻和鄒族領袖湯守仁、高一生以「高山族匪諜案」罪名被逮捕,並於1954年進行處決。
二二八事件之後,樂信‧瓦旦的4個兒子分別流落至烏來、新店等不同地方擔任老師或醫師,無法回到故鄉,也因為遭到政治迫害,被迫從角板山遷居至羅浮。
代表受難者家屬致詞的林日龍說,樂信.瓦旦是最早接受現代醫學教育的泰雅族人,一度擔任省參議員,因鼓吹「光復台灣,原住民也應光復故鄉」而被以匪諜罪逮捕遭槍決,成為228事件後白色恐怖受害者,他說當時家人長達30年生活在白色恐懼中,外界難以想像。
直到民主化之後,這段歷史才被揭曉及追思,因此市府在2017年製作《泰雅先知—樂信‧瓦旦》紀錄片,也在羅馬公路入口興建樂信‧瓦旦紀念公園,讓大家瞭解到原住民族意見領袖亦被迫害,且因莫須有罪名壯烈殉難。
桃園市長鄭文燦致詞時表示,這段歷史不應該是強者的謊言,更不應該是弱者的哭泣,應該還原真相,更希望透過轉型正義,讓台灣社會更加團結,體會自由民主人權的價值,希望過去在白色恐怖威權統治時期所發生的忽視人權及性命事件,能夠永遠在台灣社會消失。
受到慈湖蔣介石棺柩遭潑漆事件影響,今天追思會有大批警力戒護,氣氛顯得格外緊張。桃園市長鄭文燦出席表示,二二八事件造成台灣歷史很大的傷痕,過去曾是無法訴說也無法探討的事件,他也在追思會中寫下「追求真相、和解共生、讓台灣永享和平自由民主」的祈福卡。
今日追思會中提及桃園228紀念公園之所以設在蘆竹的原因。二二八事件發生時,當時的桃園蘆竹鄉長林元枝率領青年學生前往埔心軍用機場維持秩序,過程中有接收部分武器,結果竟被當時政府視為事件主謀,在政府軍隊抵達後展開圍捕,致使部分人士在大竹、中竹地區慘烈犧牲。因此,後來市府決定在大竹地區設立二二八紀念公園。
桃園市長鄭文燦在追思會中寫下「追求真相、和解共生、讓台灣永享和平自由民主」的祈福卡。(圖/唐植梅 攝)
​桃園追思228 樂信.瓦旦孫子:家人恐懼30年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http://tinyurl.com/y3z52zda
------------------
不義遺址網站 http://tinyurl.com/y4mgkunz



泰雅族的英雄史詩,樂信瓦旦不可思議的一生。
這個故事要從十九世紀末大清帝國到日本帝國時代發生在三峽大豹溪的「大豹溪事件」說起。樂信瓦旦的爸爸是泰雅族的總頭目瓦旦‧燮促,與族人一起反抗大清統治,1900年起率領族人反對日人伐木製樟腦的「理蕃政策」,直到1906年9月,佐久間左馬太總督強勢發動戰爭,由深坑和桃園兩廳組成的1450名兵力的聯合隊,分兩路進擊大豹社角,雙方激戰數日,泰雅族人終不敵日警優勢武力的攻擊,大豹社總頭目瓦旦‧燮促(Watam ‧Shetsu)被迫遷離家園,率領族人遷往角板山的詩朗、志繼(今桃園復興鄉三民、霞雲村境內)。
大豹社頭目瓦旦‧燮促率領族人離開故土,遷往角板山附近的山林定居,然而和平的歲月沒有太久。日本人持續推動「理蕃計劃」,並步步逼進泰雅人的地盤。
泰雅族攝於日本時代。
泰雅族攝於日本時代。
1907年日軍與泰雅族右在枕頭山激戰,日軍獲勝後勢力進入角板山,泰雅族各社難以抵擋,有些只得向日軍歸降,或遷往更深山的地方,持續抵抗。大豹社總頭目瓦旦‧燮促當下體認到日本這個新政權,擁有現代化的武力及文明,為保住族人的命脈,因此決意向日本政府歸順。
1909年頭目瓦旦‧燮促親自前往角板山,向日本當局表示歸降之意,並將他的長子樂信‧瓦旦(Losin‧Watam)交予日本人充作人質,但歸降的一條附帶條件是要求日方讓樂信‧瓦旦接受新式的教育。1911年瓦旦‧燮促死於異鄉,終究無法帶領族人返回祖居地。
1920年,臺灣原住民泰雅族領袖樂信.瓦旦(林瑞昌  左)與哈勇.烏送(高啟順  右)在臺灣總督府醫學專門學校。
樂信·瓦旦進入角板山蕃童教育所就讀,取日本名渡井三郎。1921年3月從台灣總督府醫學專門學校(今國立台灣大學醫學院)畢業,10月返回泰雅族部落。
他歷任駐守高岡、角板山、象鼻、尖石等地區的公醫,一方面從事現代醫療並且傳授族人助產知識,對在原住民居住地區推展近代醫療貢獻極大。
1932年於角板村醫療溪口台地開水圳受傷者
1932年於角板村醫療溪口台地開水圳受傷者
樂信·瓦旦也常居於日本人與族人之間協調,全力爭取族人享有近代文明生活方式。1929年奉總督之命入贅日本四國愛媛望族日野家族女子,改名為日野三郎。
hp-op0001-0877.tif
1929年樂信瓦旦與日野愛子(後改名為林玉華)的結婚照。
1940年成為前往日本參加「開國二千六百年慶典」的唯一高砂族代表。
1945年4月樂信·瓦旦被聘為台灣總督府評議會員。四個月後,日本戰敗投降,樂信‧瓦旦面對另一個新的政權來臨,改用漢名,並獲得一個新的名字──「林瑞昌」。1947年二二八事件,樂信‧瓦旦勸導族人勿參與反抗政府。事件過後,新竹縣政府頒發獎狀,以表揚他維護治安有功。
28132aea-757b-4f86-85ab-ff32e4044cea
他誤以為「功在黨國」,1947年6月樂信‧瓦旦向三峽鎮公所提出「台北縣海山區三峽鎮大豹社原社復歸陳請書」,卑微地請求取回祖居地,內稱:
『我們台灣族(高山族)是台灣原住民族,往日住在平地』,他控訴清國、日本的侵犯、壓榨,期盼『八年抗戰,日本投降,光復了台灣,可享受三民主義民族平等之德政…光復了台灣,被日本追放後山的我們,應復歸祖先之地祭拜祖靈,是理所當然之事。光復台灣,我們也應該光復故鄉,否則光復祖國之喜何在?』
他認為日本已投降,台灣已光復,當年被日本人逼迫離鄉的大豹社泰雅族人也應當光復故土,重返故鄉。然而三峽鎮公所認為時空環境已變遷,大豹社舊址已多為漢人所居住,大豹社返回故地的問題過於複雜,而且縣政府以”若山胞再返故居地,現有居民生活必致無法解決”而未准其陳請。樂信‧瓦旦就是原民還我土地運動的先驅。
1419998816
1419998829
1948年樂信‧瓦旦受聘為省政府諮議,遞補第一屆參議員及當選第一屆臨時省議員,成為當時唯一擔任省級民意代表的原民。他在議會上提出增加原民民意代表名額,以爭取原民參政權的主權,並要求日本人遺留的農村企業應由原民優先承領,改善經濟,和設置簡易師範儘速培育原民師資。更重要的是要求國民政府,歸還日本時代因武力征服,而讓原民喪失的土地。
1419998838
1950年蔣介石在角板山歡度來台首次生日,樂信.瓦旦參議員就走在蔣介石後面,蔣經國的旁邊。
早在日治後期,林瑞昌就已成為具有全島性威望的原住民政治領袖。不過,他會受到台灣省工委會(台灣共產黨組織)注目,應該與他在一九四七年六月八日領導族人向省政府提出要求復歸三峽大豹社祖居地之陳情運動有關。這個陳情運動由林瑞昌、林忠義領銜,此外有一百名角板鄉泰雅族人共同 連署。在二二八事件後清鄉行動的恐怖肅殺氛圍中,要從事如此大規模的「還我土地」運動,需要極大的勇氣,也必然會受到社會之注目。….. 這個陳情運動並未得到省政府之正面回應,也因此導致角板鄉泰雅族人群情激憤,並且幾乎在一九四八年一月時釀成暴動。似乎也因為不滿省府的態度,在同一年春天,角板山原住民還拒絕接受省府慰問團的救濟物資。換言之,雖然林瑞昌在二二八事件中曾極力制止族人參與平地人與中國政府之衝突,然而一旦涉及族人之根本權益時,他卻又毫無畏懼地挺身而出,與國府正面周旋。他鮮明的民族主體立場,事實上已經使他成為少數民族的異議份子。
──  吳叡人
hp-op0001-0841.tif
左一為樂信瓦旦。剛剛新婚的樂信瓦旦,看起來有一點像年輕的孫逸仙。這張照片拍攝於1929年角板山。
1952年樂信‧瓦旦當選第一屆台灣省臨時省議會議員,但在參與兩次大會後,11月遭到臺灣省保安司令部的逮捕。
樂信‧瓦旦原以「高山匪諜案」的叛亂罪名被判處15年,後來被參謀總長周至柔改判死刑,蔣介石核示「如擬」,1954年2月25日判決死刑確定。他們分別是:阿里山鄒族的雅巴斯勇‧優路拿納(湯守仁)、吾雍‧雅達烏猶卡那(高一生:吳鳳鄉鄉長)、汪清山(嘉義縣警察局巡官,歌手高慧君的外祖父)、方義仲(達邦村村長),以及角板山泰雅族的樂信‧瓦旦(林瑞昌:臺灣省議員)及高澤照(桃園縣警察局巡官)。同年四月十七日下午 二時三十分,在被驗明正身之後,六位原住民社會的領導人被發交台北憲兵隊 綁赴馬場町刑場執行槍決
樂信瓦但,1954年4月17日槍決前。
1954年4月17日槍決前。
樂信瓦旦,槍決後。
樂信瓦旦,槍決後。
樂信‧瓦旦的悲劇,如今正逐漸成為 一則當代的英雄史詩,以一種庶民的確信 (popular belief) 的方式,被複製、傳誦與傳唱,洗滌人們的靈魂,並且給予他們以勇氣、希望與愛。這或許可以被理解為一種詩的正義 ( poetic justice)。
── 吳叡人
泰雅族的英雄史詩,樂信瓦旦不可思議的一生。施明德文化基金會 | 施明德文化基金會 http://tinyurl.com/y32mrukt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