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一國領導者,李世民公然利用手中職權帶頭八卦,試探「禁欲」的房玄齡,賞賜給他一名美女為妾。結果房玄齡斷然拒絕,李世民感覺心裡像有無數隻螞蟻爬著、撓著,八卦之魂熊熊地燃燒著。
文:夜觀天花板 https://tinyurl.com/y566aae6
除了長孫無忌,凌煙閣上有功勳的文臣,還有房玄齡和杜如晦。
這二位為什麼要一起講呢?
因為要是在現代的網路世界裡,房玄齡和杜如晦就好比鳴人和佐助、張起靈和吳邪、美隊和巴奇……他倆是李世民智囊團成員,兩個得力COO(宰相),唐朝開國時,許多規章典法,都是他們兩人商量制訂的。房不離杜,杜不離房,就連玄武門之變,兩人也是一起參與的。
李世民同房玄齡商討國事,房玄齡總是能夠提出精闢的意見和具體的辦法,但就是做不了決定。這時候,李世民就會把杜如晦請來—因為杜如晦的專長就是做決斷,這便是著名的「房謀杜斷」
通過上面的故事,我們不難看出,房玄齡,也就是今天這篇文章的男主角,他很有可能患有選擇困難症(同時也有七十八%的可能是天秤座)。但我們今天不講選擇困難症,講講房玄齡另一大頑疾——恐妻症。
先來介紹一下(其實無須介紹)中國古代的婚配制度—丈夫只能娶一位妻子,但是可以納許多許多妾。
那時候男子納妾,習以為常。就算是平頭老百姓,經濟條件稍微好點的,丈夫也會納個妾,妻子也沒法說理。
但皇皇大唐,竟有一人是例外。
那人便是房玄齡。
咱們給他頒個獎:大唐最不渣男獎!
這個時候,就有很多人好奇了:房玄齡莫非是柳下惠轉世? 傳說春秋時期魯國賢士柳下惠,遇婦人夜奔,主動投懷送抱卻坐懷不亂。
(來自柳下惠的畫外音:見過那婦人嗎? 你知道她跟照片長得完全不一樣嗎? 我怎麼下得去手!)
這些好奇的人中,最八卦的當屬唐太宗李世民。作為一國領導者,李世民公然利用手中職權帶頭八卦,試探「禁欲」的房玄齡。
李世民:「房愛卿,你竭力輔佐朕,有功勞也有苦勞,朕要獎勵你……」
房玄齡:「謝陛下—」
李世民:「……絕色美女! 你隨便從宮裡挑,領回家去!」
房玄齡:「不,陛下! 臣拒絕!」
李世民:「?」
房玄齡:「臣真的十分感動,然而還是要拒絕陛下。」
李世民只覺胯下一寒,愛卿該不會有龍陽之好?
房玄齡看出李世民在想什麼,白了一眼,頭搖得像撥浪鼓。
「那到底是為什麼不接受美女嘛!」李世民感覺心裡像有無數隻螞蟻爬著、撓著,八卦之魂熊熊地燃燒著。
房玄齡長出一口氣,說出實情。原來,房玄齡的老婆盧氏,是一個河東獅,要求房玄齡一生只能娶她一人,對她一個人好,寵她愛她……
李世民:「那你就答應她了?」
房玄齡點點頭。
李世民:「你這又是何苦呢?」
房玄齡:「因為臣愛她。」
李世民搖了搖頭,滿心都是不解,他也很愛長孫皇后,可他還是忍不住再愛別人,三宮六院……
房玄齡猜到李世民在想什麼,於是留給皇帝一個尷尬卻不失禮貌的微笑,然後默默掏出手機去某知名問答論壇回答「一生只愛一人是一種什麼樣的體驗。」
而李世民呢,則不甘心,背著房玄齡在某個晚上約了一個牌局,想繼續打聽下他的八卦。
「哎呀,陛下,小房也是無奈啊!」長孫無忌告訴李世民,「小房他老婆是個潑婦,如果發現老公有採摘野花的心思,她立即發威發到驚天地泣鬼神,你不知道那個嚇人啊!」
「就是就是!」杜如晦附和道,「玄齡懼內的,耙耳朵(怕老婆)!」
李世民:「老杜你個陝西人,怎麼會四川方言單詞了?」
杜如晦:「……」(陛下,按照套路發展,這不是你該關注的點。)
李世民雖然關注錯了重點,但半晌回神,還是決定伸出一雙愛心手,將小房房拉出火坑。
第一招:長孫皇后遊說法。
李世民派長孫皇后去開導盧氏,長孫同哥哥一樣足智多謀,她來到相府,先不慌遊說,而是先跟盧氏聊點別的,比如說香香坊的口紅,樂悅坊又新捧了哪些小鮮肉,聊得親近了,兩人還經常約著一起逛西市,一起去長安坊的網紅店拍照,有時候還一起八卦下杜如晦的夫人——那個女的,嘖嘖,玩不來的!
長孫皇后同盧氏成了閨蜜,關係鐵到可以分享零食、口紅和愛豆(但不包括愛人),長孫皇后這才同盧氏講:「你看,你老公每天工作繁忙,幫著陛下料理國事,真挺累的。」
盧氏:「是啊,我很心疼他。」
長孫皇后:「要不……讓你老公再納個知冷知熱的人兒回來伺候著? 端茶倒水,替你分擔,也算是為國為民,美差一件!」
盧氏盯著長孫皇后看了三秒鐘,拉黑了皇后的一切聯繫方式。
長孫皇后:「得,前頭全白鋪墊了!」
長孫皇后怏怏回宮,把敗績告訴李世民,李世民一聽,很生氣呐! 命人將盧氏喚入宮中。
第二招:來硬不來軟法。
李世民:「美女是朕指給房玄齡的,你區區一介婦人,倘若再阻攔,那就是抗旨不遵,是要殺頭的大罪。」
盧氏雖是跪著,但挺著胸、抬著頭,道:「妾不怕。妾寧死也不會同意夫君新娶。」
李世民心想:「嘿,這盧氏還真同傳言中一樣,認準了一個死理軟硬不吃!朕不給她來點厲害的,老虎不發威,她當朕是Hello Kitty !」
李世民命人端出一壺酒,說是鴆酒,毒性等同於武俠片裡的鶴頂紅,宮鬥劇裡的一丈紅。
李世民道:「盧氏,倘若妳再不讓步,就喝下這壺鴆酒吧!」哼,倒要看看妳盧氏能硬到幾時。
盧氏上前一步,一仰頭,一壺酒頃刻下肚。
大殿裡鴉雀無聲,大家驚得要麼眼珠子快瞪出來,要麼下巴彷彿脫節。
哪怕是死亡,也無法動搖她一生一世一雙人的堅持。
盧氏喝完毒酒,覺得胃內翻騰,嘴裡酸酸的。受了這麼一通委屈,禁不住眼淚珠子「唰唰」掉下來。
「啪、啪!」聽見有人在拍掌——是皇帝李世民。
李世民:「盧氏,你回去吧。朕再也不會逼房玄齡納妾了!」「奉旨納妾」再不存在。
盧氏很驚訝,自己怎麼沒死? 還好好的?
李世民哈哈大笑,告訴盧氏,方才她喝下去的不過是一壺醋罷了!
這便是「吃醋」的由來。
相關書摘 ▶《這些軍師不正常》:司馬懿佛系養生術,熬死曹丕也熬死諸葛亮
https://tinyurl.com/y566aae6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