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太公後裔-平姓-平秀琳(1970年4月12日-),臺灣媒體人,國立政治大學新聞學研究所碩士畢業。曾任中天新聞台《新聞深喉嚨》節目主持人、東森新聞台《平論無雙》節目主持人。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


共有六十六個姓氏都是姜太公的後裔。
還有謝、許、郭、賴、連、賀、柯、丁、丘、齊、強、申、尚、封、向、文、左、薄、逢、闞、易、崔、駱、充、饒、蓋、國、章、井、富、欒、厲、桓、景、柴、聶、查、慶、戎、酈、暢、麻、孝、懿、充、、壇、棠、竹、年、甫、芮、楂、汲、閭、即、浦、移、谷等五十九個姓氏。
姜太公後裔-源於姜姓齊國公室的四大望姓-高、國、盧、崔/炎帝神農氏姜榆罔+姜太公的祖先- https://goo.gl/SPLQY3
------------------


平鑫濤(1927年7月24日-),江蘇常熟人,上海大同大學畢業,中華民國出版業和影劇業巨擘,被評為「中華民國邵逸夫」。1949年遷居台北。本行會計,早年曾以筆名費禮翻譯外文小說,最早任職於台灣肥料公司南港廠,1954年2月22日公餘創立皇冠雜誌社。《皇冠雜誌》最初只是薄薄一冊以翻譯西洋小說為主的小雜誌,1960年代成為中華民國主要的重視市場與大眾品味的「大眾型」文學雜誌[1]。平鑫濤於1963年6月兼任《聯合報》「聯合副刊」主編至1976年1月。1964年10月建立了《皇冠雜誌》的「基本作家」制度,預付稿費,網羅並培養當時有才華的作家。1965年創立皇冠文化。1965年2月《皇冠雜誌》增加發行東南亞版。1990年代皇冠文化已經是台灣甚至華文世界數一數二的、以雜誌為中心的出版王國。與妻子瓊瑤一起進入影劇業,專門把瓊瑤的小說作品翻拍成電影、電視劇。
早年
平鑫濤出生上海貧苦家庭,在家庭暴力陰影下長大。平鑫濤創立皇冠雜誌社後,白天當會計,晚上編雜誌,半夜要當西洋音樂 DJ錄製廣播節目,非常辛苦。[2]
《皇冠》雜誌
兼任聯合副刊主編
《聯合報》「聯合副刊」的前任主編是林海音,以『純文學』作為編輯的主軸。1963年6月,《聯合報》發行人王惕吾請平鑫濤接任聯合副刊主編。平鑫濤取材廣泛,除了文字流暢、清新可讀文學性的文章,其他的知識性、趣味性、甚至新聞性的文章也廣為採用,編輯方針和《皇冠雜誌》類似[3]。1976年2月由馬各接編。1977年10月由瘂弦接編。
建立了《皇冠》雜誌的「基本作家」制度
平鑫濤1964年10月建立了《皇冠》雜誌的「基本作家」制度,預付稿費,網羅司馬中原、朱西寧、高陽、華嚴、瓊瑤、林懷民、季季、林佛兒等作家,加上後來的趙寧、三毛,成為皇冠的重要無形資產。1990年代《皇冠》已經是台灣甚至華文世界數一數二的,以雜誌為中心的出版王國。[1]。
曾經發表/出版的暢銷著作
瓊瑤在《皇冠》雜誌上發表第一部小說《情人谷》。瓊瑤的《窗外》在1963年7月號《皇冠》雜誌上「每月一書」專欄刊載而後出版單行本大受歡迎。 1964年《煙雨濛濛》、《六個夢》、《菟絲花》、《幸運草》、《幾度夕陽紅》,1965年《船》,1966年《紫貝殼》、《寒煙翠》。
1966年出版三浦綾子的《冰點》。《冰點》於《聯合報副刊》連載九天後出版,初版二十萬冊一天內搶購一空,不斷再版,是台灣出版史上的空前紀錄,四十年後才被《哈利·波特》的中譯本打破[4]。
張愛玲的《怨女》在1966年4月《皇冠》雜誌連載,1968年起,皇冠陸續出版張愛玲的中篇小說《怨女》,散文集《流言》,長篇小說《半生緣》以及《張愛玲短篇小說集》。皇冠共出版了16部張愛玲的著作。
1973年平鑫濤請三毛以撒哈拉沙漠的生活及見聞為背景,在《聯合副刊》發表作品。後集結由皇冠出版《撒哈拉的故事》、《稻草人手記》和《哭泣的駱駝》等書,大受全世界華人社群讀者歡迎,歷久不衰。
其他如孟瑤、朱小燕、雲菁、朱秀娟、華嚴等暢銷作家的小說,高陽的歷史小說、司馬中原的鄉野小說、於梨華、吉錚等的「留學生文學」。1990年代侯文詠有《白色巨塔》等巨著。
皇冠大眾小說獎
1996年創立皇冠大眾小說獎,獎金新台幣一百萬元,注重作品的娛樂性及通俗性。
婚姻與家庭
曾經歷兩次婚姻,與前妻林婉珍育有三名子女:大女兒平瑩、二女兒平珩、三兒子平雲(1961年生,臺灣大學歷史系畢業)[5][6]。離婚後與作家瓊瑤再婚。平瑩、平雲皆在皇冠文化工作。平珩曾任中正文化中心(國家戲劇院、國家音樂廳兩廳院)藝術總監,亦曾獲第三屆國家文藝獎,1989年9月成立臺灣第二支職業舞團『舞蹈空間舞團』[2]。
2018年隨著平鑫濤病重,瓊瑤與其前妻子女發生矛盾,互相放話過程中許多40年前往事浮上檯面,最終平鑫濤前妻林婉珍出書《往事浮光》反擊瓊瑤的《雪花飄落之前》,控訴親身經歷的過程是瓊瑤當年逐步鳩佔鵲巢,破壞她與平鑫濤的婚姻,最後更將她趕出皇冠霸佔所有財產。[7]
影視圈
與瓊瑤一起創立火鳥與巨星影業公司,專門把瓊瑤的小說作品翻拍成電影,拍過16部電影。後進入電視圈,創立可人傳播,以一系列瓊瑤小說改編的電視劇風靡世界各地。捧紅費翔、劉雪華、趙薇、林心如等人。
獲獎
皇冠出版社四度獲頒金鼎獎。平鑫濤2002年獲中國文藝協會文藝獎章。
平鑫濤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 https://goo.gl/qRgDdM


林婉珍,1964年畢業於國立師大人教研究中心。從事水墨創作數十載,作品除了深受藝術圈肯定外,還在受到世界各地邀請開過展覽,比如美國、日本、韓國、新加坡、新西蘭等等地方,都開過邀請展。還曾擔任中國書畫會常務理事,北京奧林匹克書畫榮譽院長等。文藝界、企業界爭相收藏她的畫作。是名副其實的大才女,對水墨畫有很多貢獻。
-----------------------------------
瓊瑤在把丈夫元配寫成怨婦平鑫濤前妻是享譽國際大畫家
2017年5月10日  32219點閱
瓊瑤(右)和丈夫平鑫濤。
平鑫濤的元配林婉珍(左),右為林婉珍的水墨畫作。
最近,台灣著名小說作家瓊瑤就失智丈夫平鑫濤是否插鼻胃管治療,與3名繼子女產生分歧。雖然瓊瑤最終同意讓平鑫濤插了鼻胃管。但是雙方透過媒體和麵子書,撕的不可開交。瓊瑤更是因心情不佳,在面子書上發長文宣佈自己將關閉面子書,並出國散心。
然而,除了雙方互懟之外,大部分吃瓜群眾也針對這件事,分成了兩派。有網友覺得支持瓊瑤,生命已經沒有質量,痛苦地強撐,不如有尊嚴的死去。
也有網友覺得作為子女,選擇盡人事,是一種合情合理的事。甚至還有網友炮擊瓊瑤小三的陳年舊事,覺得瓊瑤薄情寡義。
形成這樣的原因,其實追根究底,還是因為瓊瑤所寫的那些筆下的“小三上位”故事。很多觀眾可能會想,為何當年看得時候沒覺得如何不對,但是如今再看,竟有一些毀三觀。這其中除了是少不更事、在愛情至上的年齡外,還有一個時代的因素。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還並不像現在這樣開放,人們多少還是活在比較壓抑和傳統為先的狀況中,突然來了一個這樣以愛情為天的“符號”,自然看了會覺得比較“痛快”,所以瓊瑤的劇,在當時看來還是代表了一些“離經叛道”的解放意義。
林婉珍從事水墨創作數十載
眾所周知,瓊瑤當年做平鑫濤婚姻的介入者十年之久,於是創作上瓊瑤多少也會將自己代入作品中,在她的那些愛情劇中,男主角永遠是不愛原配,不愛未婚妻。原配和未婚妻,永遠是優秀又強勢,狠毒又充滿怨氣的存在。
大家還記得《一簾幽夢》裡的綠萍嗎?她是舞蹈家,是父母的驕傲,是優秀的女子。其實瓊瑤的“情敵”,平鑫濤的前妻,也是一位優秀的女畫家。
她叫林婉珍,1964年畢業於國立師大人教研究中心。從事水墨創作數十載,作品除了深受藝術圈肯定外,還在受到世界各地邀請開過展覽,比如美國、日本、韓國、新加坡、紐西蘭等等地方,都開過邀請展。還曾擔任中國書畫會常務理事,北京奧林匹克書畫榮譽院長等。文藝界、企業界爭相收藏她的畫作。是名副其實的大才女,對水墨畫有很多貢獻。
然而這樣的一個女子,卻被瓊瑤代入作品中寫成了一個“怨婦”,對丈夫死活不放手,對子女嚴厲,對生活沒有情趣的一個女人。所以這可能也是瓊瑤遭到部分網友反感的原因。
籌辦《皇冠》雜誌
林婉珍因為熱愛畫作,跟平鑫濤在一起後,也出力出錢地幫助丈夫籌辦了《皇冠》雜誌,前前後後親力親為,兩人也被視為文藝圈裡很登對的一對佳偶,婚後生下兒女,可以說是家庭美滿。然而,也因為幫丈夫籌辦了《皇冠》雜誌,讓當時還是這本雜誌寫稿作家的瓊瑤,有了跟平鑫濤往來的機會,於是就有後來的事……
而這樣一位優秀的女畫家,在得知丈夫出軌小三後,內心的痛苦會有多強烈?林婉珍的子女最近也在隔空喊話中,透露出了母親當時的狀態。她的子女們寫道:“您和父親感情的事,外人無從置喙,但身為子女,我們從來不會忘記當年發生過的種種事情以及自己母親所受到的委屈和痛苦。如果一段感情是建立在傷害另一個人,建立在另一個女人的犧牲之上,那麼這樣的愛情無論如何並不偉大,也不值得拿來歌頌炫耀。”
林婉珍付出一切卻被小三“有機可乘”
不難想像,林婉珍當時的晴天霹靂。她委屈自己付出了一切,幫助丈夫創業,卻反而招來小三的“有機可乘”,痛苦自己丈夫薄情寡義,對自己竟能如此絕情……所以這樣的情緒有多少轉化成了恨?於是林婉珍才堅決不離婚,糾纏了10十年光陰。
然而瓊瑤,卻還是“愛情至上”,平鑫濤還是對瓊瑤追求不斷對妻子視若無睹。所以觀眾們才唏噓,才分裂成了幾派。其實瓊瑤到如今還能保持一個對愛追求的心,對感情的浪漫和敏感,是確實很難得的,儘管在部分人看來,可能比較“矯情”、“奇葩”,但是這種狀態,試問又有幾個人能做到?大部分人都沒能找到一個肯花40年為自己鑄造一座城堡的人,於是越活越麻木,越活越現實罷了。
瓊瑤寵溺平鑫濤帶來痛苦
瓊瑤的“少女心”,是因為她被這座城堡保護並愛著,現實卻沒有幾個人能遇到和做到。她也甘願為之付出,然而這個帶給她寵溺的平鑫濤,也帶給了她痛苦。因為平鑫濤才是造成兩個女人痛苦的最根本,如果他沒有追求瓊瑤,瓊瑤不會背負這個罪名,或者可能也不會寫出那麼多愛情故事,這是一個因果關係。
很多人說瓊瑤對愛索求無度,其實並不是這樣的,恰恰是因為被人給予了很多愛,所以才能活得依然純粹依然充滿情感,然而隨著丈夫失智,這座城堡的保護轟然崩塌,繼子女長期以來的芥蒂累積,瓊瑤的“涉世未深”,都暴露了出來。
當然,拋開瓊瑤跟平鑫濤的陳年舊事,單單就生命失去質量需不需要痛苦地繼續強撐這個問題上,瓊瑤跟繼子女都沒有錯,立場不同選擇不同,升級到了關於生命的問題,誰都不願輕易就範。我們換個角度,要不要尊重病人自己的意願?這個鑒定的“病危”標準,又是怎樣區分的,才是這個問題的關鍵核心。


瓊瑤在把原配寫成怨婦 其實平鑫濤前妻是享譽國際大畫家
文/林深之
最近,瓊瑤就失智丈夫平鑫濤是否插鼻胃管治療,與三名繼子女產生分歧。雖然瓊瑤最終同意讓平鑫濤插了鼻胃管。但是雙方透過媒體和臉書,撕的不可開交。瓊瑤更是因心情不佳,在臉書上發長文宣佈自己將關閉臉書,並出國散心。
然而,除了雙方互懟之外,大部分吃瓜羣衆也針對這件事,分成了兩派。有網友覺得支持瓊瑤,生命已經沒有質量,痛苦地強撐,不如有尊嚴的死去。也有網友覺得作爲子女,選擇盡人事,是一種合情合理的事。甚至還有網友炮擊瓊瑤小三的陳年舊事,覺得瓊瑤薄情寡義。
形成這樣的原因,其實追根究底,還是因爲瓊瑤所寫的那些筆下的“小三上位”故事。很多觀衆可能會想,爲何當年看得時候沒覺得如何不對,但是如今再看,竟有一些毀三觀。這其中除了是少不更事、在愛情至上的年齡外,還有一個時代的因素。上世紀八九十年代,還並不像現在這樣開放,人們多少還是活在比較壓抑和傳統爲先的狀況中,突然來了一個這樣以愛情爲天的“符號”,自然看了會覺得比較“痛快”,所以瓊瑤的劇,在當時看來還是代表了一些“離經叛道”的解放意義。
衆所周知,瓊瑤當年做平鑫濤婚姻的介入者十年之久,於是創作上瓊瑤多少也會將自己代入作品中,在她的那些愛情劇中,男主角永遠是不愛原配,不愛未婚妻。原配和未婚妻,永遠是優秀又強勢,狠毒又充滿怨氣的存在。
大家還記得《一簾幽夢》裏的綠萍嗎?她是舞蹈家,是父母的驕傲,是優秀的女子。其實瓊瑤的“情敵”,平鑫濤的前妻,也是一位優秀的女畫家。
她叫林婉珍,1964年畢業於國立師大人教研究中心。從事水墨創作數十載,作品除了深受藝術圈肯定外,還在受到世界各地邀請開過展覽,比如美國、日本、韓國、新加坡、新西蘭等等地方,都開過邀請展。還曾擔任中國書畫會常務理事,北京奧林匹克書畫榮譽院長等。文藝界、企業界爭相收藏她的畫作。是名副其實的大才女,對水墨畫有很多貢獻。
然而這樣的一個女子,卻被瓊瑤代入作品中寫成了一個“怨婦”,對丈夫死活不放手,對子女嚴厲,對生活沒有情趣的一個女人。所以這可能也是瓊瑤遭到部分網友反感的原因。
林婉珍因爲熱愛畫作,跟平鑫濤在一起後,也出力出錢地幫助丈夫籌辦了《皇冠》雜誌,前前後後親力親爲,兩人也被視爲文藝圈裏很登對的一對佳偶,婚後生下兒女,可以說是家庭完滿。然而,也因爲幫丈夫籌辦了《皇冠》雜誌,讓當時還是這本雜誌寫稿作家的瓊瑤,有了跟平鑫濤往來的機會,於是就有後來的事……
而這樣一位優秀的女畫家,在得知丈夫出軌小三後,內心的痛苦會有多強烈?林婉珍的子女最近也在隔空喊話中,透露出了母親當時的狀態。她的子女們寫道:“您和父親感情的事,外人無從置喙,但身爲子女,我們從來不會忘記當年發生過的種種事情以及自己母親所受到的委屈和痛苦。如果一段感情是建立在傷害另一個人,建立在另一個女人的犧牲之上,那麼這樣的愛情無論如何並不偉大,也不值得拿來歌頌炫耀。”
不難想象,林婉珍當時的晴天霹靂。她委屈自己付出了一切,幫助丈夫創業,卻反而招來小三的“有機可乘”,痛苦自己丈夫薄情寡義,對自己竟能如此絕情……所以這樣的情緒有多少轉化成了恨?於是林婉珍才堅決不離婚,糾纏了十年光陰。
然而瓊瑤,卻還是“愛情至上”,平鑫濤還是對瓊瑤追求不斷對妻子視若無睹。所以觀衆們才唏噓,才分裂成了幾派。其實瓊瑤到如今還能保持一個對愛追求的心,對感情的浪漫和敏感,是確實很難得的,儘管在部分人看來,可能比較“矯情”、“奇葩”,但是這種狀態,試問又有幾個人能做到?大部分人都沒能找到一個肯花40年爲自己鑄造一座城堡的人,於是越活越麻木,越活越現實罷了。
瓊瑤的“少女心”,是因爲她被這座城堡保護並愛着,現實卻沒有幾個人能遇到和做到。她也甘願爲之付出,然而這個帶給她寵溺的平鑫濤,也帶給了她痛苦。因爲平鑫濤纔是造成兩個女人痛苦的最根本,如果他沒有追求瓊瑤,瓊瑤不會揹負這個罪名,或者可能也不會寫出那麼多愛情故事,這是一個因果關係。
很多人說瓊瑤對愛索求無度,其實並不是這樣的,恰恰是因爲被人給予了很多愛,所以才能活得依然純粹依然充滿情感,然而隨着丈夫失智,這座城堡的保護轟然崩塌,繼子女長期以來的芥蒂累積,瓊瑤的“涉世未深”,都暴露了出來。
當然,拋開瓊瑤跟平鑫濤的陳年舊事,單單就生命失去質量需不需要痛苦地繼續強撐這個問題上,瓊瑤跟繼子女都沒有錯,立場不同選擇不同,升級到了關於生命的問題,誰都不願輕易就範。我們換個角度,要不要尊重病人自己的意願?這個鑑定的“病危”標準,又是怎樣區分的,纔是這個問題的關鍵核心


82歲瓊瑤無預警道別 感嘆:真的累了

2020-03-12_101756



瓊瑤老公平鑫濤過世!享耆壽92歲
2019/06/04 17:18 https://bit.ly/2MtVSd5
 平鑫濤靈堂。(翻攝自臉書)
〔記者蕭方綺/台北報導〕皇冠文化集團創辦人平鑫濤2017年因為插鼻胃管一事,和瓊瑤與平鑫濤的兒女們槓上,扯出一家恩怨,最後瓊瑤憤而表明將照顧權交由平鑫濤的兒女們,自己還出版《雪花飄落之前》一書,談論長照一事,將家事浮上檯面。
今皇冠出版社發聲明稱他上月23日已過世,享耆壽92歲。
瓊瑤發文哀悼病傳達喪夫之痛。(翻攝自臉書)
瓊瑤剛剛在臉書用2693字弔念平鑫濤,並遵照他的指示,不發訃文,不公祭,不用任何追悼儀式,然後用灑葬方式,把他的骨灰灑到任何山明水秀的山林裡,最後她選擇用花葬,葬在陽明山的「臻善園」。
瓊瑤臉書全文
#悼鑫濤
親愛的鑫濤:
今天,(2019年6月4日)我帶著我的兒孫,跟你的兒孫,我們一起遵照你生前的指示:「我走後,請不要發訃文,不要公祭,不要任何追悼儀式,不要收奠儀,不要做七……」以及你對喪葬的指示:「請將我在最短時間內火化……然後用灑葬方式,把我的骨灰灑到任何山明水秀的山林裡,萬一不能灑葬,就用樹葬……」我們一一遵守,只是,因為樹葬區人滿為患,我選擇了我自己的方式,花葬。所以,我們在陽明山的「臻善園」,我和你的兒子,鄭重的將你的骨灰,放進了花葬的墓穴。我帶了一籃牡丹和玫瑰的花瓣,捧了一束你生前最喜歡的黃色小蝴蝶蘭。我把花瓣灑在你的新塚上。雖然這不是花葬的禮儀,但我知道你愛花。
「三分離恨,二分塵土,一分流水。細看來,花落花飛,點點都是離人淚。」我改了蘇軾的《水龍吟》,灑花時,一直在心裡默唸著。你的兒孫和我的兒孫,都心平氣和的團聚在一起,詳和的看著我灑花,最後,因為天氣太熱,我本想一片片扯下的蝴蝶蘭,就整束的放在你的花塚上,在花瓣翩飛中,終於讓你詩意的長眠了。
我是從「高雄行」回到台北,才知道你又發燒了,大家怕影響我在高雄的活動,把你發燒的訊息隱瞞了我。何況你插管維生之後,三年多來,你曾數度發燒,在抗生素的治療下,也都度過了危機。所以連醫院都沒有認為很危險。我還寫了我的臉書,細述我的高雄之行。5月8日早上11點多,我忽然得到消息,你已經進了「加護病房」。我猝不及防,心痛萬分。立刻直奔醫院去看你,當時你雖然在許多維生儀器包圍下,情況還好。5月9日是我和你結婚40週年紀念日,我再去醫院,和你共度了一個「相對兩無言,默默不得語」的結婚週年。那時,我依然認為,有這麼多醫療器材輔助你,你還是會回到普通病房的。可是,在我內心深處,一直有個聲音,在反覆低語:「鑫濤,放手吧!不要再被這些管子和器具折磨了!」
然後,你在加護病房裡,時好時壞,我每天提心吊膽,停下手邊所有的工作。5月23日那晚,我正在吃晚餐,剛剛吃了一口飯,醫院打電話來說,你的情況急轉直下,可能要走了。我放下飯碗,和中維、可嘉、淑玲立即趕去醫院。你的女兒平珩已在加護病房裡,其他人都還沒趕到。我直接走到你的床頭,看到你罩著一個「人工甦醒球及面罩」,兩位護士小姐正在用手輪番捏著那球,把氧氣擠壓到你的口鼻中。旁邊的監視器上,你的心跳、呼吸、血壓……等數字不規則的跳動著。我看到那透明的面罩下,你張大著嘴,吃力的呼吸著,每一口氣,都好像用盡了你的力氣。我知道你終於要離去了。你不要的插管維生,終將結束了!剎那間,各種心情齊湧我的心頭:是喜?是悲?是痛?是愛?是解脫?是不捨……我不知道,但是,淚已盈眶。我低俯下頭,在你耳邊輕聲說:「鑫濤,我來了,我來了,我來了……我來送你了……」
一位好心的護士,搬了張椅子給我,並貼心的把我的手,拉進棉被裡,讓我可以握住你那還有餘溫,卻全然不能動的手。接下來三個小時,我就這樣握著你的手,一瞬也不瞬的看著你,我記得,我很沉默,偶然開口,就反覆說著:「快了!鑫濤,你以後不會再痛了,不會再痛了,不會再痛了……」我一邊說,眼淚又衝進眼眶,不想讓人看到我的淚,我數度把頭轉向旁邊的帘幔後面拭淚,哭什麼?我不是一直希望你能早日解脫嗎?
在那三小時內,我和你的相遇,相知,和五十幾年的相愛和彼此扶持,都在我眼前一一閃過。記得我拚命幫你打拚事業的時代,記得我們拍電影的時代,記得我們拍電視劇的時代,記得我們也曾數度面對事業的低谷和打擊,這些,連你的兒女都不知道……奮鬥,奮鬥,奮鬥……我們用了多少青春年華來奮鬥,終於小小有成。你曾經說你是一條只會工作的牛,直到碰到我這個織女,你才有了另外一半的生命。可是,我這個織女,從此為你的事業心,為你的成就感,為你那狂熱的工作態度,努力的配合你,早期寫作到手指破皮,後來打電腦到指紋磨盡。我從來不曾抱怨,你給我的愛,就讓我滿足了。
可是,你我都是二度婚姻,當初明明是你拚命追求我,長達16年。讓我受了多少委屈!這個社會,對婚姻的兩方,看法是不公平的。我一直對於詆毀我的言論保持沉默。沉默!鑫濤,最近我才領悟出許多道理。沉默是金,沉默是禪,沉默是淚,沉默是愛。沉默,更是「忍」!我忍了多少?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尤其,因為我寫的書《雪花飄落之前》,主題就是用你我的故事,討論病人是否有自主權?有善終權?這本書引起軒然大波,你的兒女,因兩種不同認知的愛,跟我絕裂了。我能做的,依然是「忍」,忍是淚,忍是愛,忍是痛,忍是悲。到了你最後嚥氣的這一刻,我還在想,我們的相遇,是我的「命」?還是我的「緣」?或是我的「劫」?人生,不就是這三樣東西組成的嗎?
在那漫長的三小時裡,家人們一一到齊,平珩一直在向你報告:「爸爸!可嘉來了!爸爸,可柔來了!爸爸,平安在英國,不能來!爸爸,能來的,全部都來了!」我這時,才忽然驚覺,我問趕到的主治醫師:「醫生,這個『人工甦醒球』,如果不繼續擠壓,他是不是就走了?」醫生點頭說是的,說:「留他一口氣,為了等家人們到齊!」我這才環視陳家和平家的人,悲戚的氣氛籠罩著我們。在這一剎那,我心裡曾有的不平,委屈,憤怒……都悄然而逝。我問你的兒女:「那麼,我們讓爸爸安心的走吧!好嗎?」你的子女都點頭,我才對醫生說:「讓他去吧!」醫生示意護士放手。護士的擠壓剛剛停止,監視器上的數字,心跳瞬間歸零。我握著你的那隻手,變冷了!你在5月23日晚上9點8分走了!我很安慰,最後三小時,我一直握著你的手,如果我曾對你有怨懟,我也原諒你了!
鑫濤,你解脫了!我,也放下了。從今以後,我要活得快樂,幫你把過去三年多的痛苦一起活回來。你若有知,也會含笑於九泉吧!?至於那些對我們不瞭解的人,編出的各種故事,我也希望隨著你的去世,煙消雲散!讓我們用有愛的心,把過去一切的不快,都化為詳和。
安心的去吧!我相信你去的地方,是沒有病痛、沒有紛爭、沒有愛恨、沒有折磨、沒有矛盾、沒有報復、沒有貪婪、沒有嫉妒、沒有謊言……沒有一切貪嗔痴的地方!奔向那片美好的淨土吧!你九十二年的生命裡,也曾經有過很燦爛美好的日子。如果人有靈魂,讓那些美好陪著你,不好的,都隨著你的離去而消失。
你會永遠活在我記憶中。你還記得我寫的歌嗎?「也曾數窗前的雨滴,也曾數門前的落葉,數不清是愛的軌跡,聚也依依,散也依依!」鑫濤,聚也依依,散也依依!生也依依,死也依依!依依又依依,再見不可期!走筆至此,我又哭了,希望,這是最後一次為你流淚!你若有靈,保佑我在有生之年,只有笑,沒有淚,活得像火花。行嗎?好嗎?永別了!我愛!
你的妻子
瓊瑤(陳 喆)
2019年、6月4日
https://bit.ly/2MtVSd5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