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南祀典武廟旁惜字亭及老屋被拆事件 | 台灣回憶探險團 - https://goo.gl/UBKAbe

臺南祀典武廟旁惜字亭及老屋被拆事件

twmemory_0029811413851229-3453147899  

今天傳出一起不幸的消息,大家來到臺南祀典武廟進出時很容易注意到的古老惜字亭,竟忽然遭拆除。報載「文化部文化資產局表示,該惜字亭並非屬於武廟古蹟的一部分,而且土地為私人所有,因此無法可管。」
上圖為1930年代臺南祀典武廟老照片,左側惜字亭入鏡了。下圖為被拆除後現貌。
感謝團友 Silicon Kai 分享

延伸閱讀:台南武廟旁惜字亭 遭拆毀
http://news.ltn.com.tw/news/life/breakingnews/1136154

--------------------------------

640_4cead4f56d21b4b88cbd21bc072ba6b5  2016-10-26_121606  

2014-10-21 20:16:47 | 人氣(69)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國定古蹟祀典武廟旁惜字亭遭拆事件台南市政府文化局說明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訂閱站台
〔記者林孟翰南市報導〕位在國定古蹟祀典武廟旁的惜字亭,前天下午遭鄰地地主拆除,雖經廟方緊急通報國定古蹟主管機關文化部文資局,但文資局表示惜字亭非屬古蹟本體,且多年來,廟方雖主張所有權,但地主主張土地權,兩者無法溝通協調,惜字亭遭拆涉及武廟和鄰屋地主間的產權糾紛,文化局獲知後立即派員前往勘查,希望阻止拆除,遺憾到場時惜字亭已被拆倒。
惜字亭位於武廟西側外牆正中央,地跨兩邊土地,面積僅0點四坪,土地分屬鄰屋地主及武廟所有,數十年來兩方均不聞不問,致使其殘破不堪。因廟方主張有建物產權,經文化局輔導,請廟方價購後,併入武廟國定古蹟本體提報文化部審議,廟方於審議前並已委託建築師完成規劃設計。惟鄰屋地主不同意價購條件,且以產權持分複雜為由拒絕,雙方始終未達協議,致使審議國定古蹟一事也無法成局。
文化局表示,惜字亭雖未屬國定古蹟本體,惟基於地方文化保存的立場,文化局葉澤山局長三次拜訪廟方,希望廟方提高價購條件,積極協調雙方,不過均無法獲致成果。面對拆除事件,文化局十分不解,廟方無敏感度查悉鄰屋地主的工程意圖,未能第一時間主張所有權出手阻止;也不解鄰屋地主明知廟方主張所有權狀況下,未知會廟方而擅自拆除。 本案因廟方已向警方報案產權爭議,文化局將主動提供資料予警方處理。文化局也願意再介入協調,呼籲雙方各退一步,促成文化保存。原地0點四坪土地由廟方出資價購,並由廟方委託建築師設計完成之修復設計圖,辦理復建,使惜字亭重現歷史意義。

2014年10月21日17:55
台南市祀典武廟旁的惜字亭昨天遭地主拆除,文史界撻伐文化局沒有積極作為,南市文化資產保護協會理事長曾國棟說,公部門若能把它劃入古蹟本體範圍內,該事就不會發生,並可達到約束的力量,台南市以文化首都自居,惜字亭被拆,顯示對文化的尊重不足,簡直是斯文掃地。
市議員邱莉莉說,文化局早就知道老舊惜字亭的文化價值,卻沒有積極做法試圖保存,站在文化資產保護的角度,是明顯失職,從武廟惜字亭被拆,又一次凸顯古蹟保存追在挖土機之後的老問題,現在追究已於事無補,文化局要做的是想盡辦法解決困難、而非找盡理由推責,文化局應在舊城區的文物和遺址保護拿出更多的權宜手段。
曾國棟前天路經惜字亭,發現磚造的亭子遭拆半毀,立刻到一旁的協會打電話求救,沒想到電話打完,再前往探查,亭子已整個拆毀。惜字亭原本有3層,因年久失修,最頂層已崩壞,剩下的兩層也相當殘破,但仍能看到亭上有「敬惜字紙」字樣,惜字亭被拆,各界都相當惋惜。
憤怒的網友在臉書群組上,怒喊「文化局出來面對」、「葉澤山下台負責」。網友表示,數年前就有文資人士呼籲有關單位加以保留,雖然該惜字亭部分在私有土地上,但維護文化資產,市府應有主動作為,文化局只會花大錢辦活動,不會設法救古蹟,文化首都這樣對待文化資產,非常令人惋惜。(辛啟松/台南報導)

日前(10/21)被拆的臺南祀典武廟旁惜字亭事件,這張照片是很早期的臺南武廟老照片,出自1915年出版的<大日本地誌>。照片中明顯已可看到武廟旁惜字亭的存在,也就是說至少已有接近百年歷史。並且由隔壁房舍的形狀刻意凹進去迴避惜字亭來看,很明顯惜字亭的出現早於民居,由該地沿革來判斷幾乎可確認是武廟附屬設施。
許多網友問到為什麼惜字亭會被拆毀?到底是誰的責任?政府有沒有錯?以下是筆者自己的理解與看法僅供參考:
惜字亭所在地武廟與隔壁民居有產權爭議,隔壁民居想維持門面完整可以理解,但據了解武廟廟方並未積極去悍衛廟產反而是以「不確定是不是自己的」這樣的態度推給市府。廟方消極處理,市府雖不能說完全沒動作但終究無強制作為,延宕多年之後終於有一天就這樣被拆了。隔壁施工當天,廟方甚至將門關上,若不是碰巧附近的文史工作者剛好路過,恐怕也不會有人通報。
試問若你的名車停在大門旁,隔壁在施工你會把門關上不去盯著看?這樣子的處理態度不知道武廟的信眾看法是如何呢?
再問明知有文資價值的古蹟,即使位於私有地上,難道政府沒有任何方法可以處理?一拖那麼多年沒有結果最終被拆有沒有責任?
當然這種事情要治本最終還是要靠普遍的文化素養提昇,文化資產才會被認為是有價值的,但那畢竟是一條漫漫長路。在那之前若我們沒有辦法盡可能的用各種方法將文物保存下來,恐怕到了那一天也沒有什麼東西可以保護了

感謝團友 Silicon Kai 分享

延伸閱讀:
臺南祀典武廟旁惜字亭及老屋被拆事件
http://www.twmemory.org/?p=7285
台南武廟旁惜字亭 遭拆毀
http://news.ltn.com.tw/news/life/breakingnews/1136154

本文同步刊載於
http://www.twmemory.org/?p=7307
Google+
https://plus.google.com/+TwmemoryOrg

☆☆☆☆☆
台灣回憶探險團 台灣回憶募集中,各位團友若有任何關於台灣的老照片、影片或是文獻,都歡迎投稿與大家分享討論哦~~!

10414512_637431609710860_7827198812538689452_n (2)  

-----------------------

台南武廟旁惜字亭 遭拆毀

2014-10-20  18:29

〔記者洪瑞琴/台南報導〕國定古蹟祀典武廟旁的惜字亭是南市僅存二座老舊惜字亭之一,多年來有廟產與相鄰民宅私權糾紛,今日中午民宅黃姓主人雇怪手拆老屋,連同惜字亭一併拆掉,武廟向警方報案,文化界則痛斥市府守護文化資產束手無策。文化資產管理處表示已派員了解。

  • 國定古蹟祀典武廟旁的惜字亭遭毀。(記者洪瑞琴攝)

    國定古蹟祀典武廟旁的惜字亭遭毀。(記者洪瑞琴攝)

  • 國定古蹟祀典武廟旁的惜字亭拆毀,古蹟解說牌灰塵滿佈。(記者洪瑞琴攝)

    國定古蹟祀典武廟旁的惜字亭拆毀,古蹟解說牌灰塵滿佈。(記者洪瑞琴攝)

緊鄰武廟與民宅中間的惜字亭,並未在古蹟涵蓋範圍內,成了一處三不管地帶,長年荒廢毀壞嚴重,讓文史界憂心,多年前就呼籲重視保留維修,勿讓古蹟門面蒙羞。

未料,民宅屋主今日拆掉老屋,連同惜字亭一併拆掉成廢磚土;黃姓屋主堅稱,該處屬民宅私地,惜字亭非指定古蹟,如果是廟產地,多年前廟方地籍鑑界早就屬廟方,由於百年老屋殘破不堪才雇工拆掉。

廟方則堅稱,惜字亭有上百年歷史屬廟產地,台南珍貴文化資產,今天早上怪手施工時,灰塵滿天飛,暫把廟門關起來怎知中午一打開,惜字亭全拆毀了,故意破壞行為,不只是廟方無法接受,「文化部恐怕也不會放過」!

文化界人士重評文化公部門,惜字亭殘破不堪,不能因為沒有文資身分,就推諉介入修復有困難,未縣市合併前,文化局說要妥善處理,升格直轄市後,依然束手無策,「文化古都」一切都是口談。

--------------------------------------

戀戀鎮北.原汁緣味(12)-武廟+赤崁樓 @ Vicky豬馬麻愛吃‧愛玩‧愛血拼‧愛蛋哥‧愛濃妹 :: 痞客邦 PIXNET :: - https://goo.gl/6cvt1Y

2016-10-26_121606ddsgfdggkTATSUYA020130702220301076c9ee0c43929f6c4f6c846ea0c443eec  

--------------------------------

地主擅拆惜字亭 武廟不滿報警

2014-10-21

〔記者洪瑞琴/台南報導〕國定古蹟祀典武廟旁的惜字亭是南市僅存二座老舊惜字亭之一,多年來有廟產與相鄰民宅私權糾紛,昨天民宅黃姓主人僱怪手拆老屋,連同惜字亭一併拆掉,武廟向警方報案,文化界則痛斥市府守護文化資產束手無策。

  • 國定古蹟祀典武廟旁的惜字亭,昨遭民宅主人僱怪手拆掉,南市文化資產保護協會理事長曾國棟,在惜字亭被拆掉前,拍下惜字亭最後身影。(曾國棟老師提供)

    國定古蹟祀典武廟旁的惜字亭,昨遭民宅主人僱怪手拆掉,南市文化資產保護協會理事長曾國棟,在惜字亭被拆掉前,拍下惜字亭最後身影。(曾國棟老師提供)

  • 國定古蹟祀典武廟旁的惜字亭,昨遭民宅主人僱怪手拆老屋,連同惜字亭一併拆掉。(記者洪瑞琴攝)

    國定古蹟祀典武廟旁的惜字亭,昨遭民宅主人僱怪手拆老屋,連同惜字亭一併拆掉。(記者洪瑞琴攝)

緊鄰武廟與民宅中間的惜字亭,未在古蹟涵蓋範圍內,成了一處三不管地帶,長年荒廢毀壞嚴重,讓文史界憂心,多年前就呼籲重視保留維修,勿讓古蹟門面蒙羞;另一座位在德化堂古蹟內的惜字亭,因在古蹟範圍內獲得維護保留。

產權持分複雜 列古蹟難產

文化局表示,惜字亭地跨兩邊土地,面積僅○.四坪,土地分屬鄰屋地主及武廟所有,數十年來兩方均不聞不問,曾輔導廟方價購後,併入武廟國定古蹟本體提報文化部審議,廟方於審議前並已委託建築師完成規劃設計,鄰屋地主不同意價購條件,且以產權持分複雜為由拒絕,雙方始終未達協議,致使審議國定古蹟也無法成局。

文化局也表示對拆除事件十分不解,廟方無敏感度查悉鄰屋地主的工程意圖,未能第一時間主張所有權出手阻止,鄰屋地主明知廟方主張所有權狀況下而擅自拆除,因廟方已向警方報案產權爭議,該局會再介入協調,呼籲雙方各退一步促成復建,使惜字亭重現歷史意義。

屋主昨天僱工拆掉老屋,連同惜字亭一併拆掉成廢磚土;黃姓屋主堅稱,該處屬民宅私地,惜字亭非指定古蹟,文化局也未再聞問,如果是廟產地,多年前廟方地籍鑑界早就屬廟方,由於百年老屋殘破不堪才僱工拆掉。

廟方人員則堅稱,惜字亭有上百年歷史,屬廟產地,是台南珍貴文化資產,早上怪手施工時灰塵滿天飛,只好暫把廟門關起來,怎知中午一打開,惜字亭全拆毀了,故意破壞的行為,不只廟方無法接受,「文化部恐怕也不會放過!」

文化界人士批評市府,惜字亭殘破不堪,不能因為沒有文資身分就推諉介入修復有困難,「以後有樣學樣,大家都這麼幹」;網友紛起撻伐,強調縣市未合併前,文化局說要妥善處理,升格直轄市後依然束手無策,「文化古都」一切都是口談。

復建台南惜字亭? 專家批:無濟於事

新聞圖片

武廟旁老巷常是背包客造訪府城最愛的巷弄之一。(記者洪瑞琴攝)

祀典武廟惜字亭將原地重建
CDNS記者陳銀全/台南報導2015-08-26

祀典武廟惜字亭去年遭拆除,不少人感到惋惜,祀典武廟說,日前已完成惜字亭所在私有土地購買等工作,將採原地重建,並送市府文化資產管理處審查,只要通過後,就會立即施工。已有百年以上歷史的祀典武廟惜字亭,由於惜字亭部分位置在緊鄰祀典武廟私有土地上,去年遭地主以房屋有塌陷之虞為由將其拆除,讓人惋惜。

廟方表示,經過協調,緊鄰祀典武廟旁的私有地主已同意把土地賣給廟方,並完成登記手續。由於廟方之前曾委託建築師,進行惜字亭保留研究,還留下設計圖,廟方採原地原貌方式重建,並把目前保留下來的磚塊,也設法融入新的惜字亭中,同時送文資處審查中。

祀典武廟說,對於廟的後方鄰民族路的人行道,因樹根亂竄,造成人行道凹凸不平,廟方將進行整平,廿六日和文資處開會後,文資處已同意廟方進行整平工程,廟方會儘快進行工程。對於惜字亭重建,文資處表示,已接獲廟方所提的重建計畫,預計九月間送審查委員會審查。


祀典武廟惜字亭可望重建

CDNS記者陳銀全/台南報導
祀典武廟惜字亭可望重建,祀典武廟表示,除了緊鄰的地主同意土地賣給廟方外,文化部文化資產局也同意祀典武廟進行西側牆壁整修,未來廟方將會以原地原貌重建方式,恢復遭拆的惜字亭。已有百年以上歷史的中西區祀典武廟旁惜字亭,由於惜字亭部分位置在私有土地上,日前遭地主以房屋有塌陷之虞為由將其拆除,讓人惋惜。

祀典武廟指出,為搶救惜字亭,除要求地主將部分惜字亭磚塊保留外,緊鄰廟旁的該塊土地約十四坪,所有權是家族九人共同持分,日前協調後,願售給廟方,目前辦理土地登記中。

由於之前曾委託建築師,進行惜字亭保留研究,當時也保有惜字亭設計圖,只要土地完成登記,就會以原地原貌方式重建,並把目前保留的磚塊,設法融入新的惜字亭。祀典武廟指出,鄰地拆除建築後,武廟和私有地相鄰的牆壁顯得斑駁,部分還有剝落情形,因此向文化部提出要求,希望進行整修。

文化部文化資產局日前南下和建築師會勘,確認建築結構還算完整,沒有受到破壞,同意祀典武廟所提計畫。廟方說,牆壁整修部分,將會儘快處理,以免影響遊客觀感。

搶救不及 武廟惜字亭剩破磚一堆

拆除惜字亭.jpg

【聯合報╱記者修瑞瑩/台南報導】

台南市的古蹟又少了一處!位在國定古蹟祀典武廟前方的惜字亭,昨天下午遭人拆除,文史界痛批,因相關單位處置不夠積極,讓古蹟一處處消失,空有文化古都之名。但文化部文化資產局表示,惜字亭並非武廟古蹟的一部分,土地為私人所有,因此無法可管。

該惜字亭據文史界人士估計至少有百年以上歷史,昨天下午遭到一旁施工中的民宅雇工拆除,台南市文化資產管理處人員獲報趕到現場想挽回時,「已來不及了」,只剩下一堆殘破的紅磚。

文史界指出,合併前的原台南市區裡,只剩兩座惜字亭,一在德化堂,一在武廟前,如今武廟前的惜字亭遭毀,讓人痛心。文史界從多年前就為武廟前惜字亭奔走,希望能列入古蹟範圍內,加以整修保存,經過多方協調,武廟同意買下該處私人土地,但之後雙方未談妥價購,拖延至今未買。

台南市文資保護協會理事長曾國棟昨天路經惜字亭,發現磚造的亭子遭拆半毀,立刻到一旁的協會打電話求救,沒想到電話打完,再前往探查,亭子已整個拆毀。惜字亭原本有3層,因年久失修,最頂層已崩壞,剩下的兩層也相當殘破,但仍能看到亭上有「敬惜字紙」字樣,古代受到科舉制度影響,崇尚書文,如書有文字的紙章要銷毀,必送往惜字亭,表達敬惜字紙的心意。

文資協會表示,惜字亭原本應屬武廟的一部分,但當年在畫分產權時並未列入,成為私人所有,多年來主管國定古蹟的文化部,未能積極協調,將惜字亭納入古蹟範圍,以至於惜字亭未能受到保護,對照其他縣市,有不少惜字亭被納入古蹟保存,台南市空有文化古都之名,卻不珍惜古物,坐視古蹟毀損。文資處則表示,之前曾介入協調,可惜未能有結果,對此感到遺憾。【2014/10/21 聯合報】

惜字亭原地重建瘂文史者批假貨

記者林雪娟/台南報導
祀典武廟惜字亭遭拆,市長賴清德雖然認為民眾隨意損毀應加以撻伐,但卻提出下不為例之說,另外,也要求文化局協調廟方「原地」修復重建;此話一出,被文史工作者重砲抨擊,批判若當初「原地」問題得以解決,就不會衍生後續事端,重建毫無意義,並以惜字亭上的「靜能生悟」四字,送給相關單位,盼能深切檢討。
文史工作者黃建龍表示,整個事件凸顯公部門可「有所為而不為」,既然廟方持有八成土地,就表示其上的物品屬古蹟範圍,即使有高度爭議,亦可以暫訂古蹟方式先行解決,事後再來說曾協調數次未果,全為推託之詞。

他也質疑,該地全拆,代表非改建而是重建,是否有建築執照應查明,若無,隨意興建應該開罰,且民眾隨意拆除和他人連續壁,雖屬民事但造成犯案事實。對於重建,他痛批毫無意義,認為全案應有人負責並拿出法令伸張公權力;他也諷刺表示,賴清德尊崇葉石濤,卻不知該惜字亭在其作品中,多次出現,保護不力,「打了市府一大巴掌」。

文史教授何培夫手上擁有惜字亭相當完整資料,從民國七十餘年、民國九十年前,他都多次紀錄惜字亭和土地的變遷。何培夫說,德化堂的惜字亭曾翻修,武廟的算是最為完整,當年當地荒蕪,垃圾堆積,他還特地撥開草叢完整拍攝亭上的對聯文字「靜能生悟」,也希望送給相關單位,記取教訓。

對於賴清德一心想重建,何培夫坦言毫無意義。他說,目前土地有所爭議,如何原地重建,若果真能原地重建,如此多年爭議,為何不見市府積極介入,若移至武廟內,,武廟屬國定古蹟,任何更動,都需相關小組審查,且原物已失,重建屬「假貨」,且惜字亭有三分之一在接連處,材料、形式都無法完全模仿。

〈南部〉復建台南惜字亭? 專家批:無濟於事
〔20141022 記者洪瑞琴/台南報導〕武廟惜字亭被鄰宅屋主拆掉,文化局昨再與廟方協調購地復建的可能性,不過,文化界批評復建無濟於事,未來涉及私權的文化資產保存,應藉此事件深切檢討政策才更重要。
武廟旁老巷常是背包客造訪府城最愛的巷弄之一。(記者洪瑞琴攝)
武廟旁老巷常是背包客造訪府城最愛的巷弄之一。(記者洪瑞琴攝)
拆屋現場獨留水管位置,百年惜字亭則成廢磚瓦礫。(記者洪瑞琴攝)
拆屋現場獨留水管位置,百年惜字亭則成廢磚瓦礫。(記者洪瑞琴攝)
拆除事件引發輿論,街坊鄰居議論,也有遊客好奇往裡探望及關心的文史工作者拍照紀錄,成了另類「觀光景點」;一片清空現場,只留下民生用水管,讓人感歎。
民宅與廟方鄰地爭議廿多年,黃姓屋主出示民國九十三年「前朝時代」官方主持的協議書,指出廟方同意維修惜字亭,但若要使用到土地時,廟方無條件拆除歸地。
黃姓屋主強調,惜字亭與屋壁相鄰,老屋有倒塌之虞才併同拆掉,未來只是簡易重建,並非為營利使用。土地屬自家產權,世代相承多人共有,不是說賣就賣,文化局及武廟若要復建惜字亭,可移至別處復建。
武廟執事則堅稱,惜字亭與廟壁花紋一致,原本就屬廟產所有,五十年前土地謄本仍屬廟方所有,對方侵占使用。
雙方各執一詞,文化資產管理處處長林韋旭表示,已請廟方再申請鑑界釐清土地所有權,原地○.四坪土地,若武廟取得所有權,由廟方出資價購及修復重現惜字亭。
南市文資協會表示,百年建物消失了,復建無濟於事,雖然惜字亭已不復回,但在國定古蹟四周建築物,是否有規範,否則任其拆除、修建,市文化局與文化部文化資產局就都無權可管?未來將會有其他更多令人遺憾的文化浩劫!
促修文資法 護古物
林韋旭表示,古蹟區周遭建築可依都市設計準則規範;但他直言,憲法保障民眾財產權高於文化資產法令,類似涉及私權的文化資產保護爭議,如苗栗八卦窯保留等各地案例都有,長遠之計盼望中央修改文資法,有適當的約制法條。
〈南部〉私權至上 文化崩毀

2014-10-22 記者洪瑞琴/特稿

台南文化資產守護,沒有文化政策升格該有的作為,一遇到土地私有權就沒轍,武廟惜字亭遭拆「非偶然,而是必然」,若不急思對策,未來仍會不斷重演類似「文化崩毀」憾事。惜字亭又稱敬聖亭、聖蹟亭、敬字亭,自古來代表重視載有文字的紙張,不能隨便丟棄,昔時官方或寺廟、書院設惜字亭,供焚化字紙之用。諷刺的是,這樣一個文化尊重象徵,竟發生在「文化古都」, 毀於市民之手,不僅公部門,恐怕凡有文化自覺的市民們,都會為「斯文掃地」汗顏!其實憾事不只這一樁,之前民權路近百年街屋被拆掉;見證妓院特種行業的百年真花園消失不復見。一旦卡到私權,文化資產守護便淪為口號,節節敗退。台南的味道就在於「古老」,獨具城市風情;但隨著觀光旅遊夯及市區寸土寸金,老城市能否守得住自己的文化驕傲,市府若再無積極策略與作為,就甭想市民會有文化共鳴,自覺保護這份尊貴榮譽。
〈南部〉武廟牆架鐵柵 文化界批沒人管
〔20141023 記者洪瑞琴/台南報導〕國定古蹟武廟旁惜字亭拆毀惹爭議,屋主昨日僱工圍柵,由於現地緊鄰武廟牆壁,文化界擔心要蓋鐵厝,有破壞古蹟本體之虞,痛批「國家古蹟沒人管了嗎?」
國定古蹟祀典武廟旁惜字亭遭拆後,地主僱工設圍柵。(記者洪瑞琴攝)
國定古蹟祀典武廟旁惜字亭遭拆後,地主僱工設圍柵。(記者洪瑞琴攝)
對於百年惜字亭遭毀,市長賴清德昨主持市政會議,除了重申歷史文化資產保存維護的重要,要求文化局長葉澤山檢討改進,也認為市民恣意毀損行為應加以撻伐,並引為借鏡,下不為例。
賴清德認為,對於文化資產的保存與維護,雖然政府部門責無旁貸,但全體市民也應該對於古蹟、文化資產及任何具有歷史意義的資產,有維護與保存的意識,用更高的標準加以尊重,惜字亭拆除事件,凸顯部分市民仍欠缺此觀念。
賴清德表示,檢討惜字亭事件,文資處如果更主動積極,或許就不會發生。要求文資處對於已受到關注、雖不具文資身分的歷史文化意義資產,儘速盤查清點,並建立預警機制,尋求各種解決之道。雖然祀典武廟是國定古蹟,屬文化部文資局權責,文化局應再出面協調,儘速原地修復重建,讓惜字亭重現歷史意義。

台南百年惜字亭被拆 文史界痛批

111
未拆除前的祀典武廟惜字亭。(圖:南市文資協會理事長曾國棟提供)

222

祀典武廟惜字亭被拆後,現場只剩一些磚塊。(記者陳銀全攝)

記者陳銀全/台南報導
中西區祀典武廟旁的惜字亭二十日遭人拆除,南市文化資產保護協會理事長曾國棟說,該惜字亭歷史久遠,遭拆實在可惜,他呼籲以文化首都自居的市府應更注重,以免斯文掃地。

惜字亭又可稱為敬字亭、聖蹟亭,曾國棟指出,早期因為書面資料取得不易,加上文字的發明象徵文明的開端,為表對文字的重視,地方重要廟宇有的於每年年底,也有則每月都會派人沿街蒐集字紙到惜字亭火化,以表重視,象徵神聖的字蹟回到天庭;至日據時期還可看到不少的惜字亭,目前原南市府前路的德化堂也有惜字亭,祀典武廟的惜字亭雖非唯一,卻也是歷史久遠。

對於祀典武廟惜字亭被拆,曾國棟認為公部門不夠積極,若能將其劃入古蹟本體範圍內,該事就不會發生,並可達到約束的力量。他說,南市以文化首都自居,如今惜字亭被拆,對文化的尊重不足,可說斯文掃地。

文資協會理事詹伯望更指出,對於惜字亭被拆感到遺憾,因為數年前就呼籲有關單位加以保留,雖然該惜字亭部分在私有土地上,但維護文化資產,市府應有主動作為,對這樣的結果更感到無奈。

詹伯望說,除了祀典武廟的惜字亭外,更應清查是否還有其他未列入保護的惜字亭,例如中西區永華宮前一個金爐,由於清朝時為許南英教書所地,是否是當時所留下的惜字亭,也應加以查明。2014/10/20 20:34

地主擅拆惜字亭 武廟不滿報警
〔自由時報記者洪瑞琴/台南報導〕國定古蹟祀典武廟旁的惜字亭是南市僅存二座老舊惜字亭之一,多年來有廟產與相鄰民宅私權糾紛,昨天民宅黃姓主人僱怪手拆老屋,連同惜字亭一併拆掉,武廟向警方報案,文化界則痛斥市府守護文化資產束手無策。
緊鄰武廟與民宅中間的惜字亭,未在古蹟涵蓋範圍內,成了一處三不管地帶,長年荒廢毀壞嚴重,讓文史界憂心,多年前就呼籲重視保留維修,勿讓古蹟門面蒙羞;另一座位在德化堂古蹟內的惜字亭,因在古蹟範圍內獲得維護保留。
產權持分複雜 列古蹟難產
文化局表示,惜字亭地跨兩邊土地,面積僅○.四坪,土地分屬鄰屋地主及武廟所有,數十年來兩方均不聞不問,曾輔導廟方價購後,併入武廟國定古蹟本體提報文化部審議,廟方於審議前並已委託建築師完成規劃設計,鄰屋地主不同意價購條件,且以產權持分複雜為由拒絕,雙方始終未達協議,致使審議國定古蹟也無法成局。
文化局也表示對拆除事件十分不解,廟方無敏感度查悉鄰屋地主的工程意圖,未能第一時間主張所有權出手阻止,鄰屋地主明知廟方主張所有權狀況下而擅自拆除,因廟方已向警方報案產權爭議,該局會再介入協調,呼籲雙方各退一步促成復建,使惜字亭重現歷史意義。
屋主昨天僱工拆掉老屋,連同惜字亭一併拆掉成廢磚土;黃姓屋主堅稱,該處屬民宅私地,惜字亭非指定古蹟,文化局也未再聞問,如果是廟產地,多年前廟方地籍鑑界早就屬廟方,由於百年老屋殘破不堪才僱工拆掉。
廟方人員則堅稱,惜字亭有上百年歷史,屬廟產地,是台南珍貴文化資產,早上怪手施工時灰塵滿天飛,只好暫把廟門關起來,怎知中午一打開,惜字亭全拆毀了,故意破壞的行為,不只廟方無法接受,「文化部恐怕也不會放過!」
文化界人士批評市府,惜字亭殘破不堪,不能因為沒有文資身分就推諉介入修復有困難,「以後有樣學樣,大家都這麼幹」;網友紛起撻伐,強調縣市未合併前,文化局說要妥善處理,升格直轄市後依然束手無策,「文化古都」一切都是口談。
邱莉莉:文化局明顯失職

CDNS記者姚正玉/台南報導
國定古蹟祀典武廟惜字亭被拆,引起文化界撻伐,市議員邱莉莉表示,文化局早就知道老舊惜字亭的文化價值,卻沒有積極做法試圖保存,站在文化資產保護的角度,是明顯失職,且從武廟惜字亭被拆又一次凸顯古蹟保存追在挖土機之後的老問題,文化局目前要做的是想盡辦法解決困難、而非找盡理由推責,文化局應在舊城區的文物和遺址保護上拿出更多的權宜手段。邱莉莉指出,有百年歷史的武廟惜字亭早在六年前就因產權糾紛而面臨保存挑戰,但縣市合併升格為直轄市後,惜字亭的命運並沒有獲得解危;惜字亭因未屬武廟國定古蹟本體所以沒有文資身分,但也正因如此,文化局更應留意產權糾紛是否會導致惜字亭人為損壞,但很遺憾文化局並沒有如此做法。

邱莉莉說,文化界普遍認為文化局在惜字亭被拆一事有失職之處,但文化局沒有深自檢討,還試圖向外界說明處理過程並無疏忽,她認為心態若不改,類此憾事仍會接連發生。邱莉莉強調,文化資產的保存可採很多權宜方法,尤其對那些具保護價值但文資身分又未明的文物,文化局要有明確處理進度、隨時掌握,否則事後再如何嚴厲追究也是師出無名。

古蹟剩紅磚 謝龍介批市府不用心

記者姚正玉/台南報導
祀典武廟惜字亭遭拆除,國民黨台南市黨部主委謝龍介廿一日痛批市府團隊很不用心,古蹟被破壞屢見不鮮,市長賴清德放任不管,態度消極,視文化古蹟如無物。

謝龍介指出,明顯看出賴清德對自己文化古蹟的輕忽與漠視,歷史文物及古蹟保存相當重要,但賴清德四年來對台南市的文化資產明顯維護不彰,像「惜字亭」這樣歷經百年歷史的真文化資產、真遺址,卻被賴清德行政不作為,刻意遺忘剩下一堆殘破的紅磚,不僅抹殺百年民主聖地的文資意義和價值!也證明賴清德要彰顯台南歷史地位,打造文化首都的決心,攏是「假」!

謝龍介指出,古代的人們對字很尊重,紙張上有寫字便不會亂丟,會將字紙拿到惜字亭燒掉,又因鄰近著名的擇日街,不僅讓敬惜字紙的傳統美德得以流傳延續,也讓「惜字亭」的歷史面貌得以保存,況且惜字亭毀壞已久,早已讓文史界看不下去,從大南門城委外,市府無法有效督導及掌握業者經營管理與保存維護情況,到最近一級古蹟億載金城淪為辦趴地,賴清德對文化維護的無感,實在讓人痛心,也讓台南市文化財一一消失殆盡。

洪玉鳳痛心:憑啥叫文化古都

記者姚正玉/台南報導
國民黨台南市議會黨團書記長洪玉鳳昨對祀典武廟惜字亭遭拆十分痛心,她表示二十年前她擔任台南市第十三屆議員時,就曾與友黨議員錢林慧君聯手爭取古蹟德化堂前的國有地變更,避免古蹟前土地被賣危及古蹟完整性,沒想到二十年後台南市升格文化首都,竟然還坐視國家級古蹟旁的歷史文物史蹟被拆。

洪玉鳳指出,府前路上德化堂有三百年歷史,當年錢林慧君議員發現堂前土地屬國有財產局所有,擔心一旦標售給私人,將危及德化堂的完整性,與同為中西區議員的她進行跨黨派合作,兩人並在議會提案,將德化堂前國有財產局土地變更為古蹟保留區,以致土地「不能蓋、不能賣」,逃過被標售的命運。

洪玉鳳說,幾年前質詢時她就提醒過市府,武廟惜字亭緊臨廟前廣場且屬於私有土地,文化局有必要透過都市計畫變更,專案將其保留,即使產權屬於民間,也可以由市府編列預算徵收,相信議會一定會支持,沒想到如今還是眼睜睜看著惜字亭被拆。

洪玉鳳強調,現在的市府能幫財團解套,卻不能解決古蹟的問題,台南市政府如果連一個古蹟、文物史蹟都沒有辦法保留下來,「台南市哪有資格稱為文化古都!」

武廟:將釐清惜字亭土地所有權

記者陳銀全/台南報導
中西區祀典武廟旁惜字亭遭拆除,祀典武廟副主委林培火指出,將先進行土地鑑界,若惜字亭在祀典武廟土地上,會按照圖樣設法重建。
祀典武廟旁惜字亭廿日遭拆後,副主委林培火及常務委員陳仁壽廿一日召開緊急常務委員會議,對惜字亭一案做因應。市府文化資產管理處長林韋旭、中西區公所區長黎燕玉,昨也至祀典武廟關心該案。

林培火指出,由於惜字亭所在位置剛好在廟方和民宅間,因為年代久遠,土地所有權難以釐清,因此將先申請土地鑑界,確定惜字亭的位置;目前也要求先把惜字亭拆下的磚塊保留。

由於之前廟方已請建築師把惜字亭圖樣先畫好,林培火說,如果鑑界後土地屬廟方所有,將採原地原貌重建方式,以示廟方保存古蹟的用心。林韋旭指出,昨至祀典武廟了解惜字亭修復的可能性,希望回復惜字亭原貌,若能恢復,對關公的信仰,相信將更重要,未來會盡最大努力,進行廟方和地主間協調,讓土地問題早日解決,目前將協助廟方先進行土地鑑界,等土地問題解決後再做後續處理。

 
永華宮旁金爐 可能也是惜字亭

記者陳銀全/台南報導
祀典武廟惜字亭被拆,不過中西區永華宮旁保有一個清末許南英時期所留下的「金爐」,南市文資協會理事詹伯望指出,該「金爐」有可能也是另一個惜字亭,希望能加以保存。

詹伯望指出,許南英於清光緒年間曾中進士,在永華宮未搬至府前路一段一百九十六巷廿號現址時,在該處設置「窺園」教書,同時設有一「金爐」。由於該「金爐」最上方有一隻鰲魚,有「獨占鰲頭」之意,一般金爐不會有此設計,因此推測,應該也是當時設置的惜字亭。永華宮附近耆老說,永華宮遷至現址前就有該「金爐」,至於是何時所有,只知是許南英時期所留下,但無法確定那個年代。

永華宮主委楊宗保指出,為保留該「惜字亭」,目前以保留原狀及不毀損為原則,除非專業處理,否則原貌容易走樣,廟方亦會盡力保存廟內古物,若該「金爐」未來經確定是「惜字亭」並被列為古蹟,再決定如何維護。
市府文化資產管理處長林韋旭表示,未來會針對重要廟宇、祠堂等進行清查,了解是否還有惜字亭,至於永華宮旁的「金爐」則需配合田野調查等方式,彌補資料的不足,才能確定是否為惜字亭。

未列古蹟 地主修屋拆除

記者陳銀全/台南報導
祀典武廟旁的惜字亭因部分土地為私有地,昨日上午黃姓地主僱工剷平惜字亭,引起軒然大波,呂姓民眾向本報投訴,希望設法搶救。昨日下午市警局二分局民權派出所受理廟方備案時,還至現場了解情形。

祀典武廟常務委員佘水木說,祀典武廟興建完成後,就有它的存在,為了保存惜字亭,還曾進行土地測量,但因惜字亭部分位置在私有土地上,為此還曾和地主及市府召開多次協調會,但因土地產權分屬多人所有,一直沒有下文。

雖然廟方也向文化部詢問,但所得到答案是惜字亭不在古蹟公告範圍內,但廟方曾提醒地主,希望要拆前先加以商量,沒想到昨日竟動工拆除,整個惜字亭只剩數塊磚塊在地上。

黃姓地主兒子指出,因房子緊鄰祀典武廟,隨時有塌陷之虞,加上惜字亭已有毀損且未列入古蹟,若要維修房屋便需要拆除惜字亭,基於維護房屋才將其拆除。文化部文化資產局表示,該惜字亭未在古蹟公告範圍,不是古蹟的一部分,不過對有價值的建物,市府應現勘,決定是否具保存價值。對此市府文化局表示,獲知後即派員前往勘查,希望阻止拆除,遺憾到場時惜字亭已被拆掉。

惜字亭位於武廟西側外牆正中央,地跨兩邊土地,面積僅零點四坪,土地分屬鄰屋地主及武廟所有,數十年來兩方均不聞不問,致使其殘破不堪。因廟方主張有建物產權,經文化局輔導,請廟方價購,但因鄰屋地主不同意價購條件,且以產權持分複雜為由拒絕,雙方始終未達協議,致使審議國定古蹟一事也無法成局。

文化局表示,面對昨日拆除事件,文化局十分不解,廟方無敏感度查悉鄰屋地主的工程意圖,未能第一時間主張所有權出手阻止;也不解鄰屋地主明知廟方主張所有權狀況下,未知會廟方而擅自拆除。文化局也願意再介入協調,呼籲雙方各退一步,促成文化保存。
新聞出處 http://www.cdns.com.tw/20141021/news/ncxw/T90046002014102020430793.htm

百年惜字亭被拆 文史界譁然
2014年10月21日 04:09 程炳璋/台南報導

台南市國定古蹟祀典武廟旁,有百年以上歷史的惜字亭,20日下午遭地主拆除,引發台南文史界一片譁然。市府文化局昨晚發表聲明,指廟方無敏感度,早在地主準備進行工程時竟無感,致百年惜字亭遭拆,也未出手阻止;但文化局未在事先防範,態度同樣招議。

惜字亭占地0.4坪,所在地祀典武廟與私有地主產權糾紛,未納入古蹟本體,在第一時間廢棄私人用地,6年前被發現倒臥1座殘破金爐,經考證70年前舊照片,認定是日據時代屬於武廟內的惜字亭,雖文化局尚未認定是古蹟,廟方珍惜古物,與黃姓地主斡旋買地贖回金爐,卻始終無解,20日下午黃姓地主無預警以山貓車拆掉金爐,文化局人員聽聞到場已慢了一步。

武廟根據文史資料中的老照片,找出這座「惜字亭」原屬於廟方一部分,相當於現在的金爐,起碼已存在70年以上,因為年代已久,外表殘破不起眼,6年前才遭人發覺,座落在廟旁西側外牆,黃姓民眾所有的空地上。

文化局表示,這座殘破金爐雖屬武廟部分,但至今尚未認定為古蹟,只能確定是武廟的一部分,源於日據時代古物,站在保存地方文物立場,建議保留。

私權爭議 無法可管

廟方主張擁有惜字亭的建物產權,黃家人始終堅持擁有地權,廟方數次有意向黃家連同古物購買這塊0.4坪土地,兩方卻因談不攏價格,協調破裂,即使文化局介入斡旋,仍始終無解。

黃家在殘破的惜字亭旁還蓋有1棟老木屋,因老屋漏水,屋外建有鐵皮覆蓋。20日下午,黃家人找來山貓,無預警拆除老屋,連同惜字亭也遭移除,廟方驚覺,緊急通報文化部文資局,但文資局表示惜字亭非屬古蹟本體,屬私權爭議,無法可管。20日傍晚文化局人員聞風趕到現場,見惜字亭已遭夷平成為一堆磚瓦,感到錯愕。武廟對惜字亭遭黃家逕自拆除大感光火,將行文給文化部再次確認是否為古蹟,並向轄區警方報案產權爭議,文化局則表示,會主動提供資料給警方調查。

2013》

地主不修 惜字亭也快不保
中華日報中華日報 – 2013年7月2日 記者黃微芬/台南報導

赤崁文化園區內不只陳世興古宅,因家族有意出售,面臨保存問題,緊鄰祀典武廟的惜字亭也因地主不賣、不修的態度,任其毀壞,同樣快要不保。

祀典武廟旁惜字亭毀壞已久,早已讓文史界看不下去,成大歷史系教授何培夫曾為此奔走多年,眼見惜字亭情況愈來愈遭糕,更是深感痛心,兩年多前再度大聲疾呼,促政府重視惜字亭的存在。已殘破的惜字亭就位在赤崁樓、祀典武廟、台南大天后宮三個國家一級古蹟中間,實有礙觀瞻,讓台南蒙羞。

當時何培夫這番建言,確實引起文化局長葉澤山、台南市文化資產管理處長林韋旭等人的高度重視,主動找地主溝通,甚至提出由市府或廟方出資,不花地主一毛錢的條件,對地主動之以情,希望能保存全市除了德化堂內,僅存的一處惜字亭,可惜未被地主接受,至今繼續「擺爛」,文化局也莫可奈何。

由於陳世興古宅已傳出要出售,恐怕面臨被拆命運,若惜字亭也不保,不只將使赤崁文化園區內文化資產的豐富性失色,也有損台南顏面;文化局長葉澤山表示,會再積極溝通,設法突破,取得地主保存的共識。

2011》

整修惜字亭 有勞武廟買下

記者黃微芬報導
一級古蹟祀典武廟門埕旁的惜字亭,長年缺乏維護,毀壞情況嚴重,經市府與廟方溝通後,建議由廟方買下惜字亭零點四坪基地,以利修復。武廟旁惜字亭土地產權屬私人所有,多年前廟方有意價購整修,已畫好設計圖,因價購不成而破局。

文化資產管理處處長林韋旭發現,原來土地產權複雜,內部意見不一,導致當年價購、修復計畫失敗。

台南市文化局長葉澤山了解內情後表示,近日將前往勘查,邀廟方及地主磋商,促成惜字亭妥善整修,保存下來,並彰顯其文化意義及價值。如果廟方願意出資買回及整修,最好不過。惜字亭是舊時對文字敬重的重要表徵,武廟旁的惜字亭,可能是台南目前僅存,對台南更具意義。

這處惜字亭早在祀典武廟被指定為國家一級古蹟前,便與武廟一體存在,卻因不在古蹟涵蓋範圍內而與武廟的命運大不同,長年沒維護,任其風化毀壞,甚至上層塌陷、消失。近日,歷史學者何培夫再次呼籲維修。

乏人管理 武廟惜字亭毀近半

記者黃微芬報導
緊鄰一級古蹟祀典武廟的惜字亭,因未被納入古蹟涵蓋範圍,土地又屬於民宅,成了一處三不管地帶,長年任其荒廢毀壞,整個亭目前只剩一半,損壞情況極為嚴重,令歷史學者何培夫深感痛心。祀典武廟旁的惜字亭保存狀況不佳,多年前何培夫即曾大聲疾呼並奔走,好不容易在九十四年一度傳出終於要修復好消息,可惜最後沒下文,在缺乏維護的情況下,惜字亭的狀況每況愈下,殘破不堪。

該亭原本共三層,目前最上層已經完全塌陷,僅存二層,下層因為遭民宅花盆遮蓋,僅存中層,風化嚴重的白灰牆上,依稀可以辨識出在爐口上方有「靜 能生悟」四個字,爐口兩側也有對聯,右聯是「字■ ■喜書群換」,左聯「爐就能令紙化灰」;另在亭右上旁的牆壁上,也有早已模糊不清的「敬惜字紙」幾個 字。

市府文化資產管理處長林韋旭表示,當初確曾邀古蹟審查委員前往現堪,但因惜字亭不在武廟古蹟本身範圍內,土地產權又屬於民宅,沒有文化資產 身分,市府要介入修復有困難,因此決議建請廟方買回土地,出資整修;據他所知,廟方當初確實曾委請建築師黃秋月做好修復設計圖,惟民宅沒答應,土地沒買成,所以最後沒修,該處會繼續與廟方及民宅溝通,力促惜字亭能獲得妥善的維護。
 

南市僅存德化堂、祀典武廟兩座惜字亭 學者籲重視

記者黃微芬報導
惜字亭具有「敬文重字,崇尚文風」的意涵,其所代表的文化價值,對府城作為開台首府來說,尤其重要;目前全市僅存兩座惜字亭, 一處在古蹟德化堂內,保存狀況良好,但位在祀典武廟旁的惜字亭卻長期漠視,歷史學者何培夫籲政府重視,彰顯惜字亭的文化資產價值及府城的文化古都特質。

何培夫表示,惜字亭又稱敬聖亭、聖蹟亭、敬字亭,主要是表達對文人和文字的敬字惜紙精神及人文素養,自清代以來,官方或民間常在街坊、寺廟或書院設惜字亭,供鄉民焚化字紙之用;國內一些客家聚落處還可見保存完好的惜字亭,甚至被列為古蹟。

他說,台南以文化歷史的特殊性升格為直轄市,對可代表台南文化歷史意義的惜字亭更應重視,如果政府也認同惜字亭的文化資產價值,更應設法正視惜字亭保存的困境,不能放任不管,何況祀典武廟是國家一級古蹟,旁邊卻有個破破爛爛的惜字亭也不雅觀。

--------------------------------------------

台南武廟旁「惜字亭」毀了 罵聲四起
中廣新聞網中廣新聞網 – 2014年10月21日 下午3:55
繼「玉井望明芒果綠色隧道」遭砍、及「億載金城哈雷趴」之後,位於台南市祀典武廟旁的「惜字亭」遭怪手拆除,各界一片譁然;市府文化局表示曾居間協調達成價購,但雙方始終談不攏,對於惜字亭被拆除感到遺憾,由於廟方已報請警方處理,市府強調會再勸和雙方,希望能夠讓惜字亭重現。
(劉怡伶報導)
古代的人對字很尊重,紙張上有寫字便不會亂丟,會將字紙拿到惜字亭燒掉,位於台南武廟旁的惜字亭多年來陷入產權之爭,始終殘破不堪,20日當天更遭怪手兩三下就拆個精光,在砍老樹及古蹟辦趴之後,讓台南古都再度因為破壞城市紋理而飽受譴責。
文史界有人點名文化局長葉澤山下台負責,資深議員洪玉鳳以20年前與民進黨籍同事「錢林慧君」合作搶救「德化堂」為例,爭取古蹟「德化堂」前國有地變更,免於土地被賣,危及古蹟完整性,她說質詢時就曾經提醒過市府要重視武廟惜字亭的事,不曉得市府為何一直不做?眼睜睜看著被拆。
國民黨市黨部主委謝龍介也說,從「大南門城」委外,到最近一級古蹟「億載金城」淪為辦趴地,賴清德對文化維護的無感,實在讓人痛心,也讓台南市文化財一一消失殆盡。
文化局對此則表示,0.4坪的「惜字亭」非屬古蹟本體,且多年來廟方雖主張所有權,但地主主張土地權,兩者無法溝通協調,文化局多次居間協調由廟方價購土地卻始終無解,致使審議國定古蹟一事也無法成局,如今地主仍然動手拆除,文化局表示將再進行協商,讓惜字亭可以重建。

823415_20141021.600_204  

台灣回憶探險團 - Google+ - https://goo.gl/sB3puc

===============================

File:Jing Zi Ting.jpg

惜字塔,亦稱為惜字樓、焚字庫、字庫、焚紙樓、文風塔、文峰塔、敬聖亭,在台灣多稱為聖蹟亭(惜字亭)[1],客家地區稱敬字亭[2],琉球稱為焚字爐(琉球語:フンジルー)。與用於燒金銀紙的金爐不同,惜字塔是用於燒毀書有文字的紙張的地方,是古代文人雅士「敬惜字紙」理念的體現之一。
受科舉制度影響,古人認為文字是神聖和崇高的,寫在紙上的文字,不能隨意褻瀆。即使是廢字紙,也必須誠心敬意地燒掉。《二刻拍案》卷一開篇詩曰:「世間字紙藏經同,見者須當付火中。或置長流清淨處,自然福祿永無窮」[3]。
惜字塔依史料所載始建於宋代,到元明清時已經相當普及。惜字塔通常建造於場鎮街口、書院寺廟之內、道路橋樑旁邊。有些大戶人家亦在自家院內建有惜字塔。武平城北李氏宗親理事會2004年3月編修的《李氏族譜》中記載,清朝中期李氏先祖已有敬字惜紙的風尚,「居恆敬惜字紙,拾即焚爐,其崇文愛士,已見一斑」,而且經常性地到縣試考場撿拾字紙,「每值縣試,必親送子弟入校場,後提筐至各號拾字紙焚於庫內,其敬惜字紙如此。」[4]。有些塔龕中供奉倉頡、文昌、孔聖等神位,並配以相應的楹聯與吉祥圖案。

臺灣

名稱圖片所在地備註
現存
東吳大學惜字爐[5]   臺北市  
新莊文昌祠敬字亭 新莊文昌祠敬字亭.JPG 新北市新莊區  
林本源園邸敬字亭[6]   新北市板橋區  
樹林聖蹟亭 樹林聖蹟亭.JPG 新北市樹林區  
龍潭聖蹟亭 聖蹟亭-001.jpg 桃園市龍潭區  
大溪齋明寺敬字亭 齋明寺後惜字亭FUJI0253b.jpg 桃園市大溪區  
中壢聖蹟亭[7]   桃園市中壢區  
竹山社寮敬聖亭   南投縣竹山鎮  
瀰濃庄敬字亭   高雄市美濃區  
金瓜寮聖蹟亭   高雄市美濃區  
龍肚庄敬字亭   高雄市美濃區  
里港鄉敬聖亭[8]   屏東縣里港鄉  
新北勢敬字亭   屏東縣內埔鄉  
興南村敬聖亭   屏東縣內埔鄉  
和興庄頓水亭   屏東縣內埔鄉  
妙善宮字爐   屏東縣內埔鄉  
延平郡王祠文筆亭   屏東縣內埔鄉  
東勢庄文星閣   屏東縣內埔鄉  
石頭營聖蹟亭   屏東縣枋寮鄉  
慈雲寺敬字亭   屏東縣高樹鄉  
二崙庄敬字亭   屏東縣竹田鄉  
糶糴庄敬字亭   屏東縣竹田鄉  
滿州鄉敬聖亭   屏東縣滿州鄉  
「校長夢工廠」(社區型博物館)敬字亭[9][10] Jing Zi Ting.jpg 花蓮縣鳳林鎮  
已毀
臺南武廟旁的惜字亭[1]   臺南市中西區  

-----------------------------------------

尚未認定是古蹟 武廟旁惜字亭遭拆
2014年10月20日 23:12 程炳璋
中西區國定古蹟祀典武廟旁的廢棄私人用地,6年前被發現倒臥1座殘破金爐,經考證70年前舊照片,認定是日據時代屬於武廟內的惜字亭,雖文化局尚未認定是古蹟,廟方珍惜古物,與黃姓地主斡旋買地贖回金爐,卻始終無解,20日下午黃姓地主無預警以山貓車拆掉金爐,文化局人員聽聞到場已慢了一步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