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鮪魚捕撈季,不少東港、小琉球漁船常常前往台、菲交界海域捕撈黑鮪,不過卻又也發現毫不相干的越南漁船在該海域捕魚,我國漁民氣不過,通報海巡署大動作派艦出海護漁,果然抓到越南船越界捕撈漁獲1700公斤,該船遭漁業署開罰100萬元,透過代理公司繳清罰款後,今天被海巡署押解到領海界線外驅離 https://bit.ly/2Rjj2lj


這一口,你吃的不是黑鮪魚,是海洋中的渡渡鳥 | 泰拉斯.格雷斯哥(Taras Grescoe) / 獨評讀好書 | 獨立評論

黑鮪魚觀光季 來趟東港漁村人文輕旅行 | 黑鮪魚季 | 大鵬灣 | 小琉球 | 大紀元 - https://goo.gl/Kta4fg


黑鮪魚日本養殖成功
完全養殖「近大鮪魚」放眼全球 目標2020年外銷亞洲地區
asahichinese-f.com查看原始檔
已決定正式外銷的近大鮪魚
攝像者: 由豐田通商提供
  豐田通商與近畿大學已於5日對外宣布,將正式出口從魚卵開始養育、採完全養殖的「近大鮪魚(日文為:近大マグロ)」。預計以亞洲地區為出口對象,目標2020年出貨量2000隻。計畫在海外也會以「KINDAI TUNA」之名販售,確立品牌。
  近大鮪魚目前每年出貨3500至4000隻。豐田通商去年於香港及新加坡展開試賣,本次出口對象則拓展至台灣、泰國以及越南等地。據了解,成長至40至60公斤的鮪魚將不解體直接冷藏,再作為生食用途空運至各地。
  據聞在和食熱潮的順風助長下,海外對於新鮮鮪魚的需求正逐漸攀升,而豐田通商也考慮出口至中國大陸。據了解,價格設定將會高於一般捕撈幼魚後養大的養殖鮪魚。
完全養殖「近大鮪魚」放眼全球 目標2020年外銷亞洲地區 - https://goo.gl/unEE41

direct (95)  


 

兩天百餘尾 東港黑鮪魚大進帳

2017-06-10

累計捕獲五百六十尾 一掃陰霾

〔記者葉永騫/東港報導〕月光光黑鮪魚來見光,屏東縣東港兩天捕獲一百餘尾黑鮪魚,累計捕獲五百六十尾,一掃捕獲量不佳的情形,東港區漁會總幹事林漢丑預估,今年捕獲量可能維持在九百多尾。

  • 東港黑鮪魚大進補,兩天捕獲一百餘尾。
(記者葉永騫攝)

    東港黑鮪魚大進補,兩天捕獲一百餘尾。 (記者葉永騫攝)

今年魚肉油脂及體積比往年小

東港黑鮪魚文化觀光季將在本月底結束,受到氣候及海洋生態變化影響,今年的黑鮪魚捕獲量一直不理想,魚肉油脂及體積也比往年小,造成價格比去年差一些,平均每公斤約六百元,比去年少了快一百元,所幸最近幾天是月圓時間、氣候不錯,因此黑鮪魚游到比較淺的地方,吃餌的情況較佳,在短短兩天就捕獲一百一十二尾,黑鮪魚的捕獲量往上衝,讓鬱悶已久的漁民笑呵呵。

東港區漁會總幹事林漢丑表示,去年黑鮪魚共捕獲九百七十三尾,今年到八日止已捕獲五百六十尾,預估今年應該和去年的捕獲量差不多,不過今年捕獲的重量都比去年小一些,多數在二百多公斤,魚肉油脂比往年少一些,尤其是端午節後受到氣候和海流影響,所捕獲的魚體都較小一點,也讓價格無法攀高,但品質好的黑鮪魚因為量少反而更加搶手。


宜蘭第一鮪現身 捕獲208公斤黑鮪魚

宜蘭第一鮪現身,蘇澳28號進豐號捕獲208公斤黑鮪魚。(圖為李建盛提供)

2017-04-16  11:42

〔記者簡惠茹/宜蘭報導〕宜蘭第一鮪報到,蘇澳港籍漁船28號進豐號昨天上午8點半捕獲208公斤黑鮪魚,起鉤時為活魚,成為名副其實的今年第一鮪,今早漁船入港,船長李建盛開心表示,今年運氣很好,捕魚36年來,第一次捕獲第一鮪。

  • 宜蘭第一鮪現身,蘇澳28號進豐號捕獲208公斤黑鮪魚。(圖為李建盛提供)

    宜蘭第一鮪現身,蘇澳28號進豐號捕獲208公斤黑鮪魚。(圖為李建盛提供)

  • 宜蘭第一鮪現身,蘇澳28號進豐號捕獲208公斤黑鮪魚。(圖為李建盛提供)

    宜蘭第一鮪現身,蘇澳28號進豐號捕獲208公斤黑鮪魚。(圖為李建盛提供)

  • 宜蘭第一鮪現身,蘇澳28號進豐號捕獲208公斤黑鮪魚。(圖為李建盛提供)

    宜蘭第一鮪現身,蘇澳28號進豐號捕獲208公斤黑鮪魚。(圖為李建盛提供)

除了屏東,宜蘭南方澳也是黑鮪魚重要漁港,去年第一鮪由蘇澳籍漁船「裕協發號」船長陳生裕在4月16日捕獲183公斤,拍賣價格達109萬8千元標出,今年第一鮪也已經現身,由28號進豐號在西表島北方捕獲黑鮪魚。

李建盛說,20多條漁船都在海上打拚,大家都希望能捕到今年的第一鮪,因為第一鮪價錢最好,還有獎金,14日出海後,他一直很緊張,一天只睡1、2個小時,深怕錯過黑鮪魚的蹤影。

李建盛選定去年黑鮪魚現身的海域,出海第2天就在西表島北方抓到第一鮪,他說,去年出海一次曾經捕到6條黑鮪魚,都沒有今年捕到第一鮪這麼開心,尤其他今年54歲,捕魚36年來第一次捕到第一鮪,代表今年運氣真的很好。

「海面風浪大,還要被日本公務船驅趕。」李建盛說,抓黑鮪魚真的是一刻都不能鬆懈,除了要到處蒐集訊息哪邊可能有黑鮪魚出沒,還要憑經驗判斷到哪邊捕撈,而且面對日本公務船隻的鴨霸,明明沒有越界還要被驅趕,在海上漂呀漂的,種種困難下好不容易才撈到這條第一鮪,非常難得。

蘇澳區漁會表示,要取得「第一鮪」的資格,重量要超過180公斤、船籍是蘇澳籍,且起鉤時必須是活魚,經過委員評鑑,進豐號符合資格,將可獲得5萬元獎金,漁會這週也會選定時間公開辦理拍賣會。

 專訪/就是不服輸! 台灣女孩謝依旻創下日本棋壇奇蹟 | ETtoday生活新聞 | ETtoday 新聞雲 - http://goo.gl/x5LFXe

----------------------------------------------

鮪魚大學經營

日本人氣第一的「變態」大學

算不上A咖學府的近畿大學,不可思議的高人氣,就是因為「變態」!但這裡所指的變態,並不是那種在頭上戴著女生內褲就能激發出超人般潛能的變態,而是一種能順應時勢求新求變的態度。
作者:日本自由行2016-06-10 12:02

林翠儀

校本部位於大阪府東大阪市的近畿大學,2016年報考及推甄人數高達16萬3千多人,不但締造該校創校以來的新高紀錄,而且連續3年打敗東京的名校,穩居全國報考人數最多的私校龍頭。

近畿大學簡稱近大,前身為日本大學的大阪專門學校,1939年獨立,1949年配合新學制施行與大阪理工科大學合併成為現在的近畿大學。

近大是一所相對來說比較年輕的學府,而且不能算是A咖大學,甚至被歸類為關西地區的地方大學,該校出身的名人,最常被列舉出來的也只有射亂Q的淳君,還有拳擊選手出身的演員赤井英和等人而已。

但是這所大學卻能吸引學子的青睞,尤其在這種少子化時代,近大的高人氣,簡直像神話一般。

近大不可思議的高人氣,可以簡單地用兩個字來形容,那就是「變態」。這裡所指的變態,並不是那種在頭上戴著女生內褲就能激發出超人般潛能的變態,而是一種能順應時勢求新求變的態度。

會這麼說是有典故的。

近畿大學的「近畿」二字,日文發音為「kinki」,他們從1949年創校以來英文校名一直叫做「Kinki University」,就像傑尼斯的人氣雙人組「近畿小子」英文名也叫做「KinKi Kids」一樣,沒有人覺得不妥。

直到2014年近大籌設國際學系之後,才赫然驚覺「Kinki」的發音和英文的變態「kinky」雷同,為了避免學生出國被笑,2016年正式將英文校名改為「Kindai University」。

近畿大學原有英文校名Kinki University,被譏為變態大學。(http://www.kinkibio.com/venture/upload/2013/2013_00123_jp.jpg)

選擇用「Kindai」(近大)也是有典故的。

因為近大在2002年「完全養殖」鮪魚成功,而名滿天下。「完全養殖」有別於一般的養殖,不是從魚苗開始飼養,而是從魚卵人工孵化開始,難度非常高,近大是世界成功的首例,現在近大養殖的鮪魚掛上「近大マグロ」(近大鮪魚)的品牌在通路上販售。

因為實在太有名了,所以有人戲稱近大是「鮪魚大學」(マグロ大学)。

近大鮪魚為全球首例完全養殖鮪魚。(http://globe.asahi.com/feature/101101/04_2.html)

近大推出的限量鮪魚杯麵,湯頭以近大鮪魚的魚骨熬製而成。(http://www.acecook.co.jp/img_sys/product/226_main.jpg)

大家都知道大阪自古就是商人之都,商人的特質在於眼明手快,不會墨守成規,懂得隨機應變又很務實。近大強調實作勝於理論「活學活用」的教育理念,也頗為符合這種商人的特質。

一所創校不久的地方私立大學,想憑著學校招牌和國立的東大、京大,或私立的慶應、早稻田這種A咖名校搶學生,根本是自不量力。既然品牌比不過人家,那就另闢蹊徑用內容取勝。近大的畢業證書或許不能為畢業生加分,但在近大學到的東西,卻能讓畢業生在社會上立足生存。

據統計,近大畢業生有超過6千人為公司社長,全國排名第7,在西日本則高居第1。

大概就是基於這樣的理念,近大這幾年愈來愈「變態」,除了農學系水產研究所完全養殖鮪魚、以養殖鯰魚取代鰻魚等各種創新的嘗試之外,理工學系在2000年前後投入研究新能源,成功以茶葉渣、咖啡渣、蔬果和木屑等廢棄物壓縮製成人造煤炭(Bio-Coke),已取得專利,並和企業合作生產,預估市場規模可達6千億圓以上。

近大有14個學系,在大阪、奈良、和歌山、廣島和福岡共有6個校區,學生數超過3萬人全國排名第4,是一間規模龐大的私校。日本稱這種大學為「マンモス大學」,マンモス就是猛獁象(Mammoth),很巨大的意思,通常指大班大教室,老師還得用麥克風上課。

猛獁象大學一不小心就會變成「什麼都有,但什麼都很奇怪」的學店。但不曉得是太有自信了,還是純屬巧合,近大生物理工學系竟然在2009年推出「猛獁象復活計畫」

這項計畫和岐阜縣及俄羅斯共同進行,利用細胞核移植的複製技術,打算復活一萬年前絕種的冰原猛獁象。

這種帶點白目又自嘲的特質,也符合大阪人給人「愛說笑」的印象。

而這種搞笑底力的大爆發,則是始於2011年。

近大從2011年起每年年初都會在各大媒體刊登巨幅形象廣告,算是年初的一種「決心宣示」。

2011年的新年海報,文案為「世界がそうくるなら、近大は完全養殖で行く。」(世界潮流既然如此,近大就朝著完全養殖前進),海報中的機場全被鮪魚佔滿。

意思是鮪魚禁捕既然快成為世界潮流,那麼近大就只有朝著完全養殖的方向發展,很霸氣的宣言,畢竟是全球第一個成功完全養殖鮪魚的大學,有本錢這麼驕傲。

2011年近大年初海報。(http://www.kindai.ac.jp/archives/2010.html)

近大海報玩鮪魚的哏還不只有這一張。

2013年推出的「先頭を突き進む。近畿大学」(朝著最前方挺進,近畿大學),一隻鮪魚在游池裡奮勇前進的畫面。2014年的「固定概念を、ぶっ壊す」(徹底粉碎既有概念),富土山頂噴出一顆巨大的鮪魚頭,這兩張海報頗有與關西4大私校「關關同立」(關西大學、關西學院大學、同志社大學及立命館大學)叫陣的意味。

2013年近大年初海報。(http://www.kindai.ac.jp/archives/2012.html)
 

2014年近大年初海報。(http://www.kindai.ac.jp/archives/2013.html)

2015年近大新年海報繼續玩鮪魚的哏,不過這次有點不一樣,海報文案「マグロ大学って言うてるヤツ、誰や?」(說我們是鮪魚大學的,是哪位啊?)配上鮪魚斜眼盯人的圖片,有點恐怖又有點好笑。

今年的海報總算不是鮪魚了,但換來的卻是一隻鯰魚,文案「近大発のパチもんでんねん。」(近大出品的山寨貨)。近幾年因為鰻苗減少,日本的鰻魚貴死人,近大投入鯰魚養殖代替鰻魚,很多人認為鯰魚畢竟是山寨貨,但近大卻很有自信地嗆聲要讓鯰魚吃起來比鰻魚還美味。

2015年近大年初海報。(http://www.kindai.ac.jp/archives/2014.html)

2016年近大年初海報。(http://www.kindai.ac.jp/archives/index.html)

近大從2011年以來的新年海報,幾乎年年在各家刊登的報紙獲得當年廣告大賞,但真正稱為變態巔峰之作的,是今年4月新成立的「國際學系」海報。

操刀設計的是日本廣告大手「電通」的年輕團隊,據說近大全權交給電通的年輕創意人盡情發揮,承諾在海報完成前絕不過問,海報完成後也不得有任何抱怨或修改的要求。

結果出爐的海報,簡直是驚呆了所有老師、家長和學生。

5張主要海報請來了國際學系的系主任及4位老師入鏡,4男1女各自露出超級詭異的笑容或猙獰的表情,有人說氣氛類似昭和時代的黑道電影海報,海報上的紅色字體不但很顯目,而且內容更嚇人,網友簡評「抖S過火」。

來欣賞一下這5張海報,究竟有多嚇人。

系主任Virgil Craig:「授業で発言しない学生は欠席です。本当に。」(上課不發言,視同曠課。當真的。)(http://int-studies.kindai.ac.jp/)

副教授Todd Squires:「学費が高いと言われるが、将来を考えると爆安だ。」(雖然有人嫌學費太貴,但考慮到未來出路,根本是破盤價。)(http://int-studies.kindai.ac.jp/)

講師Carlos Ramirez:「15人以下のクラスで、居眠りができますか?」(15人以下的班級,你還能打瞌睡嗎?)(http://int-studies.kindai.ac.jp/)

講師本田里沙:「華やかな学生生活を送りたい人は別の学部へ。」(想要過著光鮮亮麗的學生生活,請選別系)(http://int-studies.kindai.ac.jp/)

副教授Todd Thorpe:「1年次から、全員海外追放」(1年級起就把全員丟去國外)(http://int-studies.kindai.ac.jp/)

這系列海報的副文案是「ドSすぎるカリキュラムで、グローバルリーダー育成」(以抖S過頭的課程,培訓全球領袖人才)。

抖S過頭的課程並非只是海報上的噱頭,當然是玩真的。

國際學系1年級上學期(4-9月)每週13.5小時英文課,9月到隔年6月出國留學,回國後參加托福考試。該系另外還有設中國語及韓國語課程,也是比照相同的流程,在1年級下學期1到台灣、中國或韓國留學1年。

其實近大從2006年底起在東大阪校本部設有「英語村E3」(e-cube),以輕鬆的方式鼓勵學生、教師在裡頭以英語交流,大學休假期間也開放在附屬學校、幼稚園及一般民眾利用。

這次新成立的國際學系,最猛的是請來的系主任Virgil Craig,竟然是日本知名英語會語連鎖補習班「berlitz Japan」關西地區統括教務主任,看來似乎想將補教名師的概念帶進大學,完全符合近大強調實作勝於理論的教學理念,完全不搞學院派的那一套。

比較正常的國際學系招生廣告,由副教授Todd Squires捧著一條鮪魚,文案寫著「近大不只有鮪魚」,還是忍不住又玩了鮪魚的哏。(http://www.kindai.ac.jp/archives/index.html)

圖日本報導作家山下柚實在2014年出版的「なぜ関西のローカル大学「近大」が、志願者数日本一になったのか」剖析近大的巔覆性的經營之道。(http://cdn-ak.f.st-hatena.com/images/fotolife/m/meganenokagayaki/20150625/20150625164316.jpg)

-----------------------------

別再黑鮪魚「祭」:看討海人月光下的智慧

2016-04-29 11:04

◎葉志杰

昨日看到臉書,有幾位東港朋友分享屏東第一鮪拍賣的動態消息。近10年來看著黑鮪魚文化觀光季的調整、興衰,再次提出一點看法。

黑鮪魚文化觀光季的癥結在哪?

筆者曾於2007年為文討論「黑鮪魚文化的迷思」,認為漁獵是人類向大自然採集,滿足生存與食慾的生物行為。既是生物行為就不該舉辦文化觀光季活動,雖然「季」有節令意味,但第一鮪高價拍賣可能會驅使漁民競捕,導致淪為祭典的過漁質疑。且,漁業活動拉起的網絡,第一線勞動、冒險的漁民最終能獲利者,實為少數,這就是「第一鮪」所帶來被驅使而不自知的迷思。

2007年「黑鮪魚文化的迷思」拙文

昨日(26)潘縣長說,「黑鮪魚是用釣的,每一尾都有身分證,漁民很辛苦。」我想,這是為十餘年來的黑鮪魚季定調,除了他身感、褒揚漁民搏浪的辛勞,也說明捕黑鮪魚所用的延繩釣魚法是自然漁法,願者上鉤而非逼脅。這裡,筆者就補述延繩釣漁法的生態與討海人智慧。

黑鮪魚季期間,東港魚市場常見魚種。

延繩釣漁法的月光、月暗作業

現代探魚機聲納普及,很難想像早期這漁法藏著人與自然、人與海洋之間的微妙關係,也就是利用魚的趨光性,筆者稱之月光、月暗作業。「月光」是農曆10日至20日期間,每到夜晚,月光照射海面,再經過海浪波光反射,大海彷如白晝,又以「正光」(14-16日)最好。月光的漁獲量較多,今年的第一鮪就在這時期上釣。反觀農曆20日至次月10日左右的「月暗」,夜間月光晦暗,漁民所使用的魚餌,就得換成虱目魚或皮刀魚等活餌,這兩種魚體鱗片白亮,游動時側身閃光,可吸引鮪旗魚的追食。今年冬天遇寒害,虱目魚凍死無數而價揚;若使用皮刀魚,就得航行至花蓮外海釣當活餌,油資、時間、人力成本墊高,漁民壓力就更大。

國內相較於延繩釣漁法利用自然光源,基隆北海岸的焚寄網、蹦火仔漁法同樣利用魚的趨光性,但差別在於人工燈源。所以,月光時不利焚寄網、月暗時才是良機,採捕時間正好相反,人造燈源豈與月光爭輝。

焚寄網漁船(攝於基隆鼻頭角)

人與自然的關係是理性抉擇的結果

我們都知道生物本能是覓食,於是構成食物鏈,人不過是其中一環,充其量是高明一點的生物。除非採素食主義,否則採捕生活與原始社會並無太大差別。延繩釣漁法就是利用魚類的生物本能,我們常以為這生物本能有擬人般的意志,彷如人類的理性行為一般。我想,答案應該是否定的,人類才是理性的動物,可以精確計算成本、利潤,決不做虧本生意。

就筆者所知,從黑鮪魚季第一鮪的催哄之下,東港捕鮪船大多不堪虧損而拆除,只剩不到1/3,連外籍漁工數量都大幅減少。筆者產生一疑問,所謂船隻與魚群數量的平衡點在哪?我想這是很難解惑的。其實人類向大自然採捕本就是理性行為,只要秉持生態漁法,少點人為干預、祭典驅使,那套規則就會浮現、分配秩序。

2007年,東港漁港停泊之延繩釣漁船,還備有港口清潔隊清理載運水域垃圾。如今,港口船隻大量減少,過去船體擠擁之況,難以復見。

因應黑鮪魚季而設置的大型吊具,經歷十餘年變遷,成為昔日採捕榮景的證據。

自然漁法也尊重自然的和諧共存

這些年來,東港舉辦黑鮪魚文化觀光季的熱潮逐漸衰退,可能的過漁現象也讓漁民背負些許指責,這些都是誤解、偏頗。人與自然、人與環境之間的關係,若維持順應、適度,待魚體成熟時令採捕、產卵期或稚魚生長期休漁,依食物鏈的族群數量多寡調節,多則捕撈、少則限釣。我想,如此將能確保彼此關係仍會是和諧平衡,且魚種多樣化,關鍵在於向大自然討生活的態度與方法,延繩釣漁法的月光、月暗作業,不正是寫照?

(東港漁村子弟)

----------------------

《衣櫃中的骷顱》:東歐轉型正義困境與面對歷史真相的艱難

轉型正義不見得都是因為「政權被推翻」,所以「被迫接受審判」,也有因為「預知到即將垮台的事實」,透過協商,直接和異議份子合作,主動放棄權力、推動民主化的例子。
作者:菜市場政治學2016-03-24 15:56

◎蘇慶軒/臺大政治所博士候選人

威權政體中握有政治權力的統治菁英,如獨裁政黨、軍隊或政治家族,若預期自己在民主化後會被「轉型正義」,必然會抗拒民主化,拒絕交出政治權力。另一方面,受到威權統治壓迫的政治異議組織,在民主轉型後必然會依據政府檔案調查政府暴行,對威權統治菁英進行司法制裁,讓正義降臨社會。因此可以預期,即使威權政體衰敗至全然失去統治正當性,統治菁英集團理應不會推動民主化,而是採用激烈的手段鎮壓反抗,直到統治菁英集團全然失去權力為止。換言之,民主化過程應該是統治者與反對者之間激烈的對抗,和平轉型的可能性幾乎不存在。

然而,為何有些威權政體菁英卻願意和平移轉政權,與政治反對勢力進行協商而推動民主化?這些國家的政治異議勢力掌權後,是否確實落實轉型正義,制裁前統治菁英呢?

協商式轉型的案例並非少數,在第三波民主化的國家中佔了一定的數量,如前東歐共產國家。然而,比較政治學者Monika Nalepa在《衣櫃中的骷顱》一書中,以東歐前共產國家為例(波蘭、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為主),提出了另一種見解:歷史真相帶來的艱難,將使政治異議勢力難以實行轉型正義,但由於面對歷史真相是如此艱難,反倒給予前威權統治菁英保障,使他們無懼政體轉型,而願意交出政權。

法國國王路易十六衣櫃中的骷顱,他是法國大革命期間的雄辯之士Mirabeau,後來被發現是王權派與反王權派之間的兩面人。(圖:維基共享)

東歐共產政權的轉型與轉型正義政策

前東歐共產主義國家是在蘇聯的庇護下進行統治,然而在1991年蘇聯垮台與冷戰結束後,東歐共產政權面臨統治正當性的瓦解,使這些國家開啟民主轉型的契機。這些國家在轉型期間,是由過去受威權壓制的政治反對勢力與過去掌權的共產黨進行協商談判,設定轉型的議程,諸如民主化後的政府體制、首次選舉的舉辦日期及選舉規則等。也就是說,政治反對勢力與過去的統治菁英將在談判桌上進行談判,談判結果不只決定日後政體的走向,也將決定前統治菁英的命運。

1989年2月波蘭首都華沙舉行的協商轉型The Polish Round Table Talks會場。(圖:1989.enrs.eu/)

Nalepa發現,東歐前共產國家多採用除垢法(Lustration Law)實行轉型正義,針對特定人士進行政治清算。除垢法是用來懲罰過去曾替前共產政權工作的成員,或者協助前共產政權壓迫他人的協力者(collaborators),剝奪這些人擔任公職的機會。除垢法的實行具有不確定性,檔案解密揭露了迫害人權或政治暴力的事件,但也可能同時暴露出不特定人士間接或直接參與或協助政權迫害他人。這樣的界定,看似用於處罰那些自願與政權合作的個人,但若將個人的行為放入更大的歷史脈絡來看,會發現這些「選擇」可能不是由個人意志所決定。

按《Transitional Justice in Balance》(2010)一書的定義,轉型正義的機制有以下幾種:

一、真相委員會:用於揭露過去迫害人權的真相,並釐清加害者的責任。真相不只是和解的重要基礎,且真相委員會亦能透過揭露暴行,承認過去確實存有人權迫害事實,並對暴行予以譴責。

二、特赦:個人或團體可免除被指控或承認過去迫害人權所應負的責任,國家宣告他們不會受到司法部門的起訴,甚或已因暴行而在監服刑者也將被釋放。

三、賠償:提供個人層次、團體層次或象徵性的賠償。《Transitional Justice in Balance》一書專注在個人層次,即國家對受害者或受害者家屬進行金錢、財產返還等物質上的賠償。

四、除垢:國家實行一種政策,針對特定人員進行清算,因為這些人過去的政治行動或意識形態曾經直接或間接涉入人權迫害的暴行(如前獨裁政黨),而要求他們不得從事某些職務或限制他們的政治參與資格(如選舉資格),特別是限制他們擔任政府官職與軍人。

Nalepa用波蘭電影《機遇之歌》形容共產黨統治下的東歐:誰將站在共產政權的一方,誰又將站在反對陣營的一方,並非自由意志可以選擇。人與人之間的境遇充滿了不確定性,這樣的比喻反映了前東歐共產政權的性質:共產黨從二戰後穩定統治超過四十年,政權統治機制穿透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穩定的統治結構讓多數人順從統治,習於與共產政權合作,如何區別全然與統治政權無關的無辜之人(innocent),顯得非常困難。

此外,經過多年的威權統治,政治異議組織(如反對黨或社會團體)被國家幹員與政治警察高度滲透,使異議組織內有政權協力者(collaborators)存在,也就是大家熟知的「抓耙仔」。

然而,政治異議組織無法識別協力者,這是因為組織有兩個困境:一、對這些協力者而言,無論他們是受到威脅還是利誘而與政權合作,他們都沒有誘因承認自己是協力者,因為這將使他在政治異議圈中失去名聲;二、組織若是被發現有內奸(informers),亦將失去長期以來從事政治反對運動所建立起來的名聲。

Nalepa以《衣櫃中的骷顱》命名她的著作,「衣櫃中的骷顱」在英文中指「令人羞愧的祕 密」,Nalepa以此比喻:這些過去與政權合作的抓耙仔,他們家中的衣櫃中可能藏著幾具骷髏,這些骷髏正是過去被他們出賣的同志。於是,「無法得知誰的衣櫃中有著同志的骷顱」成為一種資訊上的不確定性,是Nalepa解釋威權統治集團願意放棄權力、推動民主化,以及東歐國家轉型後採用除垢法的原因。

《機遇之歌》海報。(圖:維基共享)

東歐前共產黨願意放棄政權,舉行一個他們必然會大敗的選舉,原因在於他們對於政治異議組織受到滲透的資訊掌握程度高,知道誰的衣櫃中藏有同志的骷髏,他們甚至可以在轉型協商期間,誇大政治反對勢力被滲透的程度,威脅政治反對勢力

由此,我們可以理解為何東歐前共產政權會採用除垢法,這是因為除垢法具有暴露出不特定人士是協力者的特性,使得前共產政權菁英反倒能夠說服政治反對勢力,在民主轉型過程與民主化之後不要執行除垢法:因為執行除垢法可能會傷害到政治反對勢力自己

Kwaśniewski的威脅

Nalepa訪談一位波蘭參加協商的匿名異議人士便說,當時代表共產黨政府的Aleksander Kwaśniewski在協商過程中這樣威脅:

"Don’t mess with those files, let them be – the agents were mostly your own people."

(不要拿著檔案亂來,把它們放著就好——政府的臥底幾乎都是你們自己人。 )

結論

Nalepa的作品非常值得一讀,在研究方法上,她採用形式理論,以賽局推導出她的論點,並對參與協商轉型的重要政治人物進行訪談,以及透過民意調查結果呈現東歐社會對於轉型正義態度。她在後續的篇章中,也討論東歐國家如何解除「衣櫃中的骷顱」陰影,推動轉型正義。

然而,比較重要的是,這個作品對於台灣現今在轉型正義議題上的討論有什麼啟示。本文無意以東歐國家經驗做為台灣的對照,而「無差別地將民主化前政治異議者視為政權協力者」,以及「無差別將受過威權統治者視為共犯」,對獻身民主與受威權統治的世代也並不公平。然而,在政治檔案並未受到完整研究,甚至檔案本身總體的數量仍不確定的今日,本文希望對於轉型正義與歷史真相的討論,不會流於善惡二元對立的討論。

台灣的民主化雖然不是東歐國家的協商轉型過程,而是由國民黨主導,但台灣的轉型正義也可能面臨類似的困境,因為國民黨政權曾經穩定統治台灣將近四十年,這個政權雖然曾經迫害人權、殺害人民,但其穩固統治的基礎,並不是建立在全然的政治暴力之上。

1977年的國慶。(圖:中央研究院數位文化中心、外交部「放眼看臺灣」資料庫)

政治秩序的形成,是建立在被統治者向統治者順服,以及被統治者願意與統治機制合作的政治關係上。不過,行為上的順服不代表被統治者「願意」被統治,接過兵單和稅單的人想必都有非常深的體會。順服統治背後的原因,可能是價值一致,可能是利益一致,也可能是威脅使然。換言之,轉型正義所要處理的,不是將「萬惡」的國民黨送進歷史,而是面對台灣社會為何順從威權統治,願意與威權統治機制合作,以及合作的後果是什麼。這種合作與順從,必然有其歷史脈絡,而且必須考量到當事人的處境:是受到威脅而成為協力者?還是基於價值一致而主動與政權合作?抑或是利益使然?只有仔細耙梳並揭露這個脈絡,才能理解自由民主的可貴。

此外,近日保存檔案的討論熱烈,但其實檔案的性質也不該被忽略。吳乃德教授在《記憶與遺忘的鬥爭》中提醒我們,如果過度依賴前威權政體的檔案,不啻是在延續前威權政體祕密警察的影響力,讓這些特務機關繼續統治社會。換言之,台灣社會在面對檔案與探索歷史的同時,也要對這些政府官文書背後的意識形態與偏見有所警覺。

最後,負有實踐轉型正義的政黨,也不應將這個議題簡化,甚至只立法而不執法。繼承前政治異議組織的政黨,有著自身捍衛民主自由的傳統,但在重建歷史真相之際,如何面對自身的過去,也將是深化台灣民主價值的考驗之一。

臺灣警備總司令部臂章。(圖:維基,臺灣警備總司令部)

後記:Macierewicz醜聞(翻譯與摘要自Nalepa, 2010:14-17

(註:Nalepa挑選波蘭、匈牙利與捷克斯洛伐克進行比較,是有原因的。匈牙利在1956年發生十月革命,捷克斯洛伐克則有1968年的布拉格之春,兩場革命雖然都因蘇聯派軍鎮壓而失敗,但亦讓匈捷兩國保有抗共的傳統,而對共產政權的統治有所距離。波蘭就不同,在冷戰期間長期對蘇共與波共的統治保持沉默,因此政治異議勢力與波共關係曖昧不清。以下提供波蘭轉型正義的經驗,說明「衣櫃中的骷髏」帶來的陰影與困境。)

1992年波蘭議員Janusz Korwin Mikke提案,希望由內政部整肅公務員,清除過去曾和共產政權合作的協力者,這個提案獲得105位議員簽署支持,並在隨後的議會中表決通過,讓內政部長Antoni Macierewicz有二十一天的時間交出協力者名單。在時間短暫、僅有祕密警察檔案能夠參考,且無任何任清查檔案方針的情況下,Macierewicz向議會交出了一份清冊,協力者名單中有61名現任議員,除了前共產黨員之外,也包括前政治異議團體成員。數天之後,議會發動不信任投票,讓內閣總辭,Antoni Macierewicz當然也包括在內。

1992年波蘭內政部長Antoni Macierewicz。(圖:維基共享)

隨後,波蘭憲法法庭介入,宣告對內政部公務員除垢的法案無效,須組織新的委員會調查內政部在除垢程序上的錯誤。就在此刻,Macierewicz的調查清冊在社會大眾面前曝光,讓人難堪但可以預期的是,由前共產黨轉型的兩個政黨,過去曾和祕密警察協力的議員人數最少,有過協力的議員多來自過去的政治異議組織。這樣的結果,似乎證實了前述「Kwaśniewski的威脅」並非誇大。

調查清冊曝光後,波蘭社會要求要進行除垢,但前政治異議組織者已然意識到,協力者正在他們之中(甚至是他們自己),因此反倒讓這些前政治異議組織者撤回轉型正義的實踐。另一方面,委員會針對Macierewicz的除垢過程做出報告,雖然在除垢公務員的要求提出之前,Macierewicz已經花了三個月進行調查,並在法案通過後曾經「組織」(organizing)一下清冊,但他所提供的證據仍具有可信度。

「Macierewicz醜聞」讓波蘭政府直到1998年才脫離「衣櫃中的骷髏」陰影,由日益與過去威權統治連結較弱的菁英,落實除垢法與轉型正義。

-----------------------------------------

台灣政治人物要拜的神…老謝:慚愧祖師

名嘴謝金河指未來政治人物可能要多參拜慚愧祖師。(圖擷取自謝金河臉書)

2016-05-01  07:58

〔即時新聞/綜合報導〕台灣政治人物最該拜什麼神?財信傳媒董事長謝金河建議是「慚愧祖師」。

謝金河正率團走訪全台,路過南投時,他拍下一張「慚愧祖師」路標的照片,po到臉書上,還認真敘述慚愧祖師的起源,指來自福建,從唐代以來,已經有一千多年,在南投有很多供奉慚愧祖師的寺廟,像是在中寮鄉有6座,魚池鄉有兩座,南投市,竹山鎮有兩座。

  • 名嘴謝金河指未來政治人物可能要多參拜慚愧祖師。(圖擷取自謝金河臉書)

    名嘴謝金河指未來政治人物可能要多參拜慚愧祖師。(圖擷取自謝金河臉書)

不過,謝金河更認為,未來在政治爭議中,政治人物可以參拜「慚愧祖師」。

而網友更是熱情回應,「臺灣政治人物還沒見到會慚愧的哦..」、「現在官員都臉皮夠厚,不會慚愧」、「每代領導人都要去拜,實在太慚愧台灣人民」;「台北以後會出:

不見笑祖師!」、但也有網友正面看法「慚愧其實是正面的力量」。

--------------------------------

防止中國戰機蠢動 IDF戰機進駐澎湖

空軍派出IDF戰機中隊前進部署澎湖,這項前進部署任務的代號為天駒任務。(記者羅添斌攝)

2016-05-01  09:18

〔記者羅添斌/台北報導〕為爭取空防預警時間,空軍IDF戰機已前進部署到澎湖,成為台海空防的第一線部隊,空軍並進行緊急起飛等各項戰備訓練任務,以因應各種敵情威脅,確保空防安全。

軍方官員今天指出,我國空軍的各個戰鬥機聯隊,主要都是部署在台灣本島,但因為台灣海峽空域每年到了4到9月間,氣候十分適合戰機飛行,也就是有可能成為中國戰機出海飛行的時候,為了增加空防預警時間,軍方因此在每年的4至9月期間,由空軍台南基地派出一個中隊數量的IDF戰機前進部署澎湖。

空軍官員表示,這項前進部署任務,代號為天駒任務,IDF戰機中隊依令駐防澎湖馬公基地,成為我台海空防第一線作戰部隊,主要擔負防空警戒各項戰、演、訓任務,以增加用兵彈性及預警反應時間;空軍並遵從為戰而訓的宗旨,藉部隊移防的具體動作,強化戰備轉場與後勤補保的能力,以因應各種敵情威脅,確保空防安全。

空軍並開放天駒任務IDF中隊的緊急起飛等各項戰備演練,包括飛行員接命令後,立即趕到戰機待命,並由4架經過性能提升的IDFC/D型戰機進行緊急起飛。

執行這次天駒任務的是空軍台南聯隊第28作戰隊,作戰隊的分隊長呂德威中校指出,空軍是科技化的軍種,需藉由高素質的人員,透過持續不斷的精實訓練,方能發揮高科技武器裝備的效能,而IDF戰機為我國自行設計製造的高性能戰機,具有優異的空中運動及武器投射能力。

他說,從IDF身上不僅驗證了多年來我國在航空科技不斷努力的成果,也讓國人藉此了解空軍飛行員優異的戰鬥技能,對我空軍捍衛領空,保衛家園的能力增添信心。

進駐澎湖的IDFC/D型戰機緊急起飛演練。(記者羅添斌攝)

空軍28作戰隊中校分隊長呂德威。(記者羅添斌攝)

-------------------------------------

這5種人可能變共諜 國防部「戈正平」正盯著你 - http://goo.gl/2KUdk9

共諜高風險人物 有五大特徵

「戈正平」教導官兵辨識國軍軍營裡涉及間諜案的高風險人員,違常特徵分別有五大特徵:
涉陸背景:親友赴陸經商,求學及經常前往陸區觀光,或與離退赴陸就業之僚屬聯繫、餐敘頻密者。
財務失衡:投資失利,積欠債務或遭法院扣款等財務拮据人員,短期內經濟來源不明或出手闊綽者。
保密違規:遭內部稽核查獲持有非業管機密資料,或利用職務探詢、蒐集、影印、燒錄機密資訊者。
言行不檢:營外生活奢靡,經常涉足不正當場所、簽賭、沉迷網路交友或發生不正當男女關係者。
出國異常:經常前往東南亞地區觀光、搭乘郵輪旅遊、未攜眷出國旅遊或接受招待出國旅遊者。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