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七號送信傳奇/106歲日師越洋信 尋得89歲學生

2015-03-22

聞《KANO》劇情 憶起台灣學生

〔記者陳建志/台中報導〕電影《海角七號》中的郵差傳奇有了《KANO》更新版!

《海角七號》中的郵差阿嘉,費盡千辛萬苦,終於將一封從日本寄到屏東小鎮的信件送達舊情人手上。七年後,一封裝著昭和十四年,台中烏日公學校畢業照的信件,日前悄悄寄達台灣。

高齡106歲的日籍女老師高木波惠,由女兒代筆寄信給「楊漢宗」,因地址年代久遠無法投遞,所幸烏日郵局郵差郭柏村(左)和同仁鍥而不捨查詢,順利送到楊漢宗兒子楊本容(右)手上。(記者陳建志攝)

高齡106歲的日籍女老師高木波惠,由女兒代筆寄信給「楊漢宗」,因地址年代久遠無法投遞,所幸烏日郵局郵差郭柏村(左)和同仁鍥而不捨查詢,順利送到楊漢宗兒子楊本容(右)手上。(記者陳建志攝)

郵寄76年前地址 整編多次難投遞

烏日郵局的菜鳥郵差郭柏村表示,二月廿七日發現這封從日本寄到「烏日鄉榮泉村中山路長壽巷廿四號」要給「楊漢宗」的信件,但這是七十六年前的地址,現在烏日區的地址早已整編過三、四次,根本看嘸,不知該如何投遞。

郭柏村的郵差資歷只有兩年,但是前輩告誡過他,郵差不只是送信,還要有熱情,要當社區的巡守員,經向「師傅」李明杰與專員陳惠澤請教,大家研判這封信厚厚一疊,一定藏有重要訊息,不宜輕易退回。

郵差地毯式搜尋 努力10多天送達

他們先到戶政事務所詢問楊漢宗地址,卻受阻個資法,碰了一鼻子灰,只得改採地毯式搜尋的笨方法,逐一請教地方耆老,要從舊記憶中比對出可能地址與收信人身分。前後努力十多天,投遞了四次,才找到已八十九歲的楊漢宗,原來他就是前榮泉里長楊本容的父親。

楊本容表示,這封信有兩張信紙和兩張昭和十四年(民國廿八年)烏日公學校(烏日國小前身)第十九屆的畢業紀念照,信紙上都是用毛筆寫的日文,直到女兒請人翻譯後,才知道竟是高齡一○六歲的日籍女老師高木波惠想要瞭解昔日學生的近況。

台 灣電影《KANO》今年一月廿四日在日本上映,票房破億,NHK電視台還專程來台製作專題報導,引起日本民眾重視,日治時期曾經在烏日公學校任教的高木波 惠,聽到《KANO》描寫台灣嘉義農林棒球隊遠征甲子園的劇情,讓她想起在台灣的學生,尤其掛念當時成績優異的楊漢宗,於是請女兒代筆,希望能找尋學生下 落,重敘師生情。

楊本容表示,父親現年八十九歲,一年多前因帕金森氏症住進養護中心,問起小學往事,往往答非所問。他從隨信附上的名單發現,父親其實不是該屆學生,可能是父親當時擔任過班長,讓老師印象特別深刻。

由於烏日郵差再度完成《海角七號》的送信傳奇,楊本容也決定去找尋父親的昔日同學,逐一拍照訪問後,再回信給高木老師,向師祖報告學生近況。

高齡106歲的日籍女老師高木波惠,由女兒代筆寄信給89歲的台灣學生「楊漢宗」,跨海想瞭解當年學生的近況。(記者陳建志攝)

高齡106歲的日籍女老師高木波惠,由女兒代筆寄信給89歲的台灣學生「楊漢宗」,跨海想瞭解當年學生的近況。(記者陳建志攝)

---------------------------------------

江西83歲老翁「手抄」中國4大名著 7年寫壞100支毛筆

▲手抄字跡工整,相當精美。(圖/東方IC,下同)

大陸中心/綜合報導

江西省1名癡心於書法與寫作的83歲老翁陳大容,7年前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下,決定開始抄寫中國古典名著,至今已經完成《紅樓夢》、《三國演義》與《水滸傳》等多本手抄本,毛筆也寫壞了100多支。他表示,只要生命不止,就會一直抄寫下去。

據《中國江西網》報導,陳大容年輕時曾當過老師,也種過農田,但自幼就喜愛閱讀、練習書法,儘管日子過得清苦,仍抽出時間看書練字。2008年偶然看見《每周文摘》上刊登有人抄寫四大名著,賣了20萬元的報導。他心想「我這麼大年紀的老人,又不能做其他的,但是寫字我又喜歡,我也可以抄寫」,於是踏上手抄四大名著之路。

他表示,每天都很認真抄寫,目前已經完成《紅樓夢》4本、《水滸傳》2本、《三國演義》3本、《西遊記》4本,字數近千萬,「毛筆寫廢了100多支,墨汁也不知道寫了多少瓶」。

朋友總勸他停止,但他笑說「7年時間裡,從來沒感覺到勞累,反倒是感覺很輕鬆、很愉悅。我喜歡寫這個」。為了珍藏這些手抄本,陳大容將手抄本全部裝訂成冊,希望將自己的精神一代代傳承下去,也希望藉此激勵後代子孫「有志者事竟成」。

---------------

海角七號送信傳奇/106歲日師越洋信 尋得89歲學生

 
2015-03-22

聞《KANO》劇情 憶起台灣學生

〔記者陳建志/台中報導〕電影《海角七號》中的郵差傳奇有了《KANO》更新版!

《海角七號》中的郵差阿嘉,費盡千辛萬苦,終於將一封從日本寄到屏東小鎮的信件送達舊情人手上。七年後,一封裝著昭和十四年,台中烏日公學校畢業照的信件,日前悄悄寄達台灣。

高齡106歲的日籍女老師高木波惠,由女兒代筆寄信給「楊漢宗」,因地址年代久遠無法投遞,所幸烏日郵局郵差郭柏村(左)和同仁鍥而不捨查詢,順利送到楊漢宗兒子楊本容(右)手上。(記者陳建志攝)

高齡106歲的日籍女老師高木波惠,由女兒代筆寄信給「楊漢宗」,因地址年代久遠無法投遞,所幸烏日郵局郵差郭柏村(左)和同仁鍥而不捨查詢,順利送到楊漢宗兒子楊本容(右)手上。(記者陳建志攝)

郵寄76年前地址 整編多次難投遞

烏日郵局的菜鳥郵差郭柏村表示,二月廿七日發現這封從日本寄到「烏日鄉榮泉村中山路長壽巷廿四號」要給「楊漢宗」的信件,但這是七十六年前的地址,現在烏日區的地址早已整編過三、四次,根本看嘸,不知該如何投遞。

郭柏村的郵差資歷只有兩年,但是前輩告誡過他,郵差不只是送信,還要有熱情,要當社區的巡守員,經向「師傅」李明杰與專員陳惠澤請教,大家研判這封信厚厚一疊,一定藏有重要訊息,不宜輕易退回。

郵差地毯式搜尋 努力10多天送達

他們先到戶政事務所詢問楊漢宗地址,卻受阻個資法,碰了一鼻子灰,只得改採地毯式搜尋的笨方法,逐一請教地方耆老,要從舊記憶中比對出可能地址與收信人身分。前後努力十多天,投遞了四次,才找到已八十九歲的楊漢宗,原來他就是前榮泉里長楊本容的父親。

楊本容表示,這封信有兩張信紙和兩張昭和十四年(民國廿八年)烏日公學校(烏日國小前身)第十九屆的畢業紀念照,信紙上都是用毛筆寫的日文,直到女兒請人翻譯後,才知道竟是高齡一○六歲的日籍女老師高木波惠想要瞭解昔日學生的近況。

台灣電影《KANO》今年一月廿四日在日本上映,票房破億,NHK電視台還專程來台製作專題報導,引起日本民眾重視,日治時期曾經在烏日公學校任教的高木波惠,聽到《KANO》描寫台灣嘉義農林棒球隊遠征甲子園的劇情,讓她想起在台灣的學生,尤其掛念當時成績優異的楊漢宗,於是請女兒代筆,希望能找尋學生下落,重敘師生情。

楊本容表示,父親現年八十九歲,一年多前因帕金森氏症住進養護中心,問起小學往事,往往答非所問。他從隨信附上的名單發現,父親其實不是該屆學生,可能是父親當時擔任過班長,讓老師印象特別深刻。

由於烏日郵差再度完成《海角七號》的送信傳奇,楊本容也決定去找尋父親的昔日同學,逐一拍照訪問後,再回信給高木老師,向師祖報告學生近況。

高齡106歲的日籍女老師高木波惠,由女兒代筆寄信給89歲的台灣學生「楊漢宗」,跨海想瞭解當年學生的近況。(記者陳建志攝)

高齡106歲的日籍女老師高木波惠,由女兒代筆寄信給89歲的台灣學生「楊漢宗」,跨海想瞭解當年學生的近況。(記者陳建志攝)

----------------------------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