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函照登 請施明德愛惜自己「名譽」(陳儀深)
2015年02月14日 更多專欄文章
在2011年12月27日即立委選舉前不久,施明德的現任妻子陳嘉君,弄不清楚「台灣國民會議」和「台教會」的界線,把我當假想敵,在《蘋果日報》寫文章汙衊我是1979年疾風集團「三劍客」之一,隔年1月18日我遂在《蘋果》寫《扭曲歷史 如何「向風車宣戰」》澄清,說明所謂疾風集團對抗美麗島政團的時代,我已經入伍當兵,也不曾在《疾風》寫過任何文章,總之與他們毫無干係;可是施先生(2/12)又在《蘋果》發表的文章,仍誣指我是當年「疾風集團反台獨的核心人物」。施明德難道都不必聽、不必看、不必查證,憑著想像就可以信口雌黃,還好意思宣稱「真相就是我的名譽」?

看新聞不加蘋果粉絲團對嗎?!

遵守規定何來御用
不但如此,施明德在同一篇文章中除了吹噓他對檔案開放的努力,卻莫須有地說陳水扁時代成立的檔管局,「檔案卻只供他找御用『史學家』陳儀深之輩取材來攻擊異己者」。事實是阿扁執政那八年我沒有一官半職,倒是參加了檔管局成立的台灣史學者團隊,辛苦到各機關去蒐集訪查二二八和戒嚴時期重大政治案件的檔案,其中有許多已經被國史館出版以供各界利用,可是其後我一旦要去檔管局申請閱讀檔案,一樣要遵守各種不便的規定,真不知「御用」從何說起?那八年確是難得的民主試驗─本土政黨執政的功過值得研究,其間我就事論事寫了不少評論,已經輯成《漂流台灣 虛擬執政》一書出版(2008年,前衛),想當然施先生是不知道、也沒看過,所以會有這些誤會。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