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珈

大埔案被拆戶在更審勝訴了,這是正義的勝利嗎?

如果歷史即便不重演也能具有警示意味,那麼可以想見的,之後將會有更多不斷的更審,政府用國家機器代打官司,不痛不癢,可是老百姓卻必須面對冗長、耗費金錢與體力的地獄。最後,輸家永遠是被拖到精疲力盡的老百姓,這就是我們引為傲的司法正義?

很生氣,但為什麼這個歷史就像吃飯喝水一樣成為每天的一部分?因為我們不敢革命、不想革命、不願革命、不能革命,我們不革命,所以腐敗的政府繼續《飢餓遊戲》,正義都是笑話。

對於華人社會來說,帝王制度甚至比民主制度還來得更民主,因為在皇帝的掌管下,我們知道面對腐敗的國家怒吼是沒有用的,要揭竿起義打倒皇權。但是在民主國家,我們以為擁有言論自由、擁有參政權利,我們以為自己是國家的主人翁,所以我們以為只要怒吼、只要上街、只要萬人凱道送仲丘,政府就不再黑暗、國防布就會透明。

我們以為手裡握著希望。

如果帝王制度是一個毒藥,那麼台灣民主就是包裹著希望糖衣的毒藥。

我們一次次的上街遊行、一次次的牽手護台灣、一次次的爆掛爆料,然後順便嘲笑一下台灣海峽對面都不能示威遊行好可憐,然後我們繼續施打著民主的嗎啡減緩死亡前的痛苦;看著新聞媒體不斷的轟炸,群眾熱血的走上街頭,我們以為明天事情就會好轉,充滿了希望。司法系統不斷的提供勝訴與敗訴的輪迴,我們以為正義有被實現的一天,充滿了希望。選舉制度讓我們投下一張張對未來的期許,我們以為未來掌握在自己手裡,充滿了希望。

對!就是希望!唯一比恐懼更強烈的東西就是希望!我們不斷的在玩著民主的《飢餓遊戲》,而且我們還很自豪。任何想要推翻這民主遊戲的人,都會被視為帶來戰亂的禍首,然後被群眾唾棄,因為我們害怕,執政者不斷的告訴我們過去的革命犧牲多少人命,電視劇有、教科書有,所以我們害怕革命、不想革命,我們擁抱民主的希望。

我們遲早會在民主嗎啡的麻痺之下死去。臨死前,我們該如何告訴下一代,因為我們不敢革命、不想革命,所以他們必須參加《飢餓遊戲》?所以他們的人生就成為大旬祭,即使成為贏家,也只是政客跟奸商賭桌上的玩物?

(作者為國立台灣師範大學資訊教育研究所博士班研究生 )

-------------------------------------------------

◎ 陳金泉

看到報紙大字「我們為什麼不革命?」,非常驚惶!台灣真的已經到要革命的地步?但是看完這篇讀者投書以後,我感覺悲傷。一位博士,照理前途光明,可是台灣的環境太差,台灣的未來看不到希望,莫怪這位博士會這麼悲觀。

對我們這些六、七十歲的人來講,我們相信認真、打拚就會出頭。這四、五十年來,台灣確實有非常多的機會,沒讓我們失望。但是最近十幾年,一方面中國經濟發展很快,很多台灣企業家去大陸發展,一方面馬英九做總統之後,把這個門整個拆掉,台灣的資金、人才已經一直向中國流過去,台灣哪有可能再興旺起來?

新聞一直報台灣的薪水倒退十六年。這我相信。民國八十幾年我請一個高中畢業的業務,薪水差不多二萬五,不算多;沒想到現在大學生畢業,拿兩萬五滿滿是,甚至根本找不到頭路!

目前服貿協議擋在立法院,但是未來如果通過,中國人就好像做大水,會淹死台灣。台灣這些少年家薪水想要升,沒可能的事情!

產業界的狀況不好,當然其他商業、服務業也不會好。只有吃公家頭路的人沒影響,變成好野人階級,整個政府變作統治階層百姓繳的稅七、八成都拿去飼米蟲。想到這裡,我非常同情這位博士的悲觀。大家應當鬥陣來想辦法,讓少年人看得到前途,台灣才有希望!

(作者為退休生意人,新北市民)

 -------------------------------------

◎ 陳清偉

兩年來瓦斯、油電雙漲帶動萬物飆漲,加上實質薪資倒退十六年,造成人民怨聲載道。但令人困惑的是,一片哀嚎聲中,軍公教仍能愜意生活,毫不受影響,怎會如此呢?因而我慢慢注意到媒體有關軍公教各種福利制度的報導與討論,終於明白,原來政府給他們的保障真是超乎想像,數不盡的優渥福利,難怪對萬物齊漲與痛苦指數創新高均毫無感覺。

令人咋舌的是,軍公教人員退休後,有些所得替代率超過一百%,退而不休領雙薪以上的也不在少數。更令人憤憤不平的是,有些軍公教退休後還能領年終獎金、慰問金以及其他種種補助,真是令人無法認同!

反觀一般受薪階級,卻仍被困在惡劣薪資結構中,不但薪水倒退,政府還巧立名目徵收費用。去年補充保費徵收數百億,看到官員喜形於色,令人寒心!這政府只會欺壓弱勢者,真不知道這是多少打工族辛苦血汗錢嗎?

筆者不是在挑撥對立,只是把看到的事實陳述而已。既得利益者在佔盡優勢及好處的同時,不但沒有感同身受去關心其他人,有些人還自認是受害者,大言不慚的說風涼話,天下不公不義之事,莫此為甚!

(作者就讀真理大學休憩系碩士班,台北市民)

------------------------------------------------------------------

竹市長率主管赴星參訪 被質疑犒賞

2014-01-11
〔記者洪美秀/竹市報導〕新竹市長許明財下週要與市府一級主管到新加坡參訪四天,且名為人事處一級主管教育訓練,有市府員工抱怨,一級主管已出國多次,美其名是教育訓練,實際是要犒賞一級主管,拿著經濟部招商獎勵金出國吃香喝辣,實在觀感不佳。
許明財︰為海埔新生地取經
許明財則說,這次參訪新加坡目的是要活化香山海邊海埔新生地的再利用,希望一級主管集思廣義,讓已閒置四十多年的海埔新生地能有再發展的契機。
新竹市長許明財下週三將與一級主管到新加坡參訪及做教育訓練,不僅府內員工批評一級主管已出國多次,就連民代也批評是拿百姓納稅錢出國享樂。(記者洪美秀攝)
新竹市長許明財下週三將與一級主管到新加坡參訪及做教育訓練,不僅府內員工批評一級主管已出國多次,就連民代也批評是拿百姓納稅錢出國享樂。(記者洪美秀攝)
市府人事處長陳旻解釋,這次一級主管出國參訪是利用產發處獲經濟部招商獎勵金出國,約有卅一人,總經費近一百萬元,並非公務預算,目的是要促進地方經濟發展,將參訪新加坡的港務局、金沙集團、環球影城集團及購物中心,期許吸取新加坡民間促參經驗,但仍有部分一級主管留守,副市長游建華也未隨行。
任內出國頻繁 挨批
有市府員工私下表示,市長許明財任內出國頻繁、次數已達廿多次,包括中國、美國、帛琉、波蘭、澳洲等國家,到中國各城市更多達十三次,下週三又要與一級主管前往新加坡,讓市民觀感不佳,市長與一級主管常出國,但對約聘雇人員加薪問題遲無動作,好像只犒賞一級主管,而促進地方經濟發展應找專業人士,不懂為何業務不相關的一級主管也能跟著出國﹖
市議員蔡錕鈺抨擊,市府預算吃緊,就連食安檢驗及稽查預算,一個人一年度都不到兩塊,且年關將近,市民都在哀嘆怎麼過年,市府團隊此時卻到新加坡取經,目的何在﹖市府團隊本身業務都處理不好,還要出國取經,根本說不通。
也有里長抨擊,民眾日子不好過,就只有官員日子好過,可以到處玩,且都是用公費出國,根本是浪費公帑,兩週前市府人事處就在宜蘭福山植物園辦一級主管市務會議,現在又讓一級主管出國,美其名是參訪,根本就是招待一級主管,難怪大家都搶著當官。

◎ 王萊

桃園市青溪國中一年級學生周仕軒,撿到三萬八千元,拾金不昧,送到警局,失主包給他三千元酬金,他婉拒了,之後警所長送警察公仔到學校鼓勵周生,學校主任說本週要在朝會表揚他。

報紙的社會版已難見有這麼顯現人性光輝的事了,我看了很感動,也覺得很溫馨,看看回應,竟只一則留言,大概是新聞不聳動吧!或是我的感動點太低?

在這則報導裡,我發現了四個好人,第一個好人就是周同學,據報導,他家境並不富裕,一下拾獲三萬八,對一個孩子而言,並非小數目,他毫不猶豫的立刻請媽媽帶他把錢送至警局,更可貴的是這孩子不收酬金的心,是基於同理失主賺錢不易,見利卻不忘義,真是個不可多得的好孩子!

第二位好人是警所所長,他的用心很值得敬佩,警所事務龐雜,百忙中他仍如此細膩用心的、帶著刻有周同學名字的警察公仔至學校鼓勵一個孩子,真是很有心的好警官!

第三位好人是學校的主任,他得知後,馬上想要在朝會上表揚周同學的善舉,希望學校同學能見賢思齊,不愧是重視教育的好老師!

第四位好人是失主,他擺攤兩個月才湊足三萬八貨款要交給廠商,失而復得固然高興,所賺不多的艱苦人,還願拿出三千元酬謝小朋友,很有感恩之心!

一人行善,旁人會受到感動,感動會感染,這四個好人,顯示了善的連鎖效應。

(作者曾任校長,現為歌手)

------------------------------------------------------------------

 

2014-01-05_084117  

◎ 陳儀深

邁入近代的台灣,先是日本的一部分,繼而被宣稱是中國的一部分,九○年代民主化以後則「已經獨立說」漸成主流。問題是,台灣何時、以何方式成為一個國家?

儘管陳隆志教授認為解除戒嚴以後,經過李登輝的民主改革,包括國會全面改選、總統直選,已經使台灣「演進」成為一個獨立國家,這套說法被民進黨接受,相當程度表現在一九九九年該黨全代會通過的「台灣前途決議文」,但是前述何時誕生的問題仍未解決。如果在中國國民黨執政的九○年代台灣成為一個獨立國家,那麼豈不是應該以中華民國(在台灣)為國名、應該尊稱李登輝為國父?換句話說,相信「已經獨立說」的人不能把國民黨或中華民國視而不見,不能不對一九四九年開始、造成台海兩岸分裂為兩個政治實體的過程,予以重新解釋、重新看待。

國民黨政府得以在一九四五年接管台灣,是在美國同意且協助之下為之,蔣介石於一九五○年在台北宣布「復行視事」也得到美國政府的祝賀,不過在韓戰爆發以後杜魯門總統明揭台灣地位未定論,卻支持國民黨政府在聯合國的中國代表權,這些現象之間不乏矛盾,但政策效果是誕生了台海兩邊的「分裂國家」。吾人在法理上固然要注意一九五二年生效的舊金山和平條約,但在現實上要注意的是一九四九年開始的分裂分治。

一九四九年一月,美國國務院注意到中國海空軍正在台灣建立總部,重要中國官員的家屬與財產也撤往台灣,顯示中國政府正在建設台灣作為撤離大陸後的堡壘,國務院主張確保台灣不會被赤化,但「應該極力避免粗糙的單方面介入」;同月美國國安會草擬的報告又說:「福爾摩沙人反日本也反中國,希望在美國或聯合國的保護之下獨立。但是本土福爾摩沙人缺乏政治經驗,沒有組織,也沒有很強的領導。…」同年三月三日國務卿在國安會又說:「在嘗試將福爾摩沙與大陸切割之際,我們面對了遍及大陸的『收復國土』主義所可能造成的威脅。…我們不能公然顯示對福爾摩沙的興趣,…想讓福爾摩沙脫離大陸掌控,我們必須小心隱藏這個願望。」

這一段資料所由來的一九四九年美國對外關係檔案(FRUS)中的對台政策部分,友人雲程先生和他志同道合的網友們一兩年來辛勤翻譯校正,終於公開出版了《福爾摩沙˙1949》。當台灣的國家身分日漸凸顯,同時也面臨更多質疑挑戰的時候,感謝他們的努力。畢竟我們重新看待、重新解釋一九四九的時候,不能無中生有,必須根據史料與現實的需要,找到最適當的國家論述。(作者為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員)

--------------------------------------------------------------------

◎ 劉威良

跟德國友人談陳水扁,他很驚訝,台灣還是這樣野蠻對待一個受刑人。

監禁受刑人的目的是要更生,不是要凌虐至殘甚至致死,因為這不是一個人道的社會應該有的態度,也不應該是解嚴後台灣對待受刑人的方式。

台灣解嚴後,國際社會基本上把台灣當成一個民主國家;二○○八年台灣自己讓國民黨全權執政後帶來的反民主,是國際社會料想不到的事。一個民主選舉的國家,會自願選一個不人道的政權殘害人民,有誰可以理解這裡面糾葛著多少的利益瓜分與長期共犯結構下常民的選擇。台灣人民要自愛,才能愛人愛世界,選舉如果只看利益,到時失去了自由與民主是自取其辱,國際人權團體根本無法有立場干預,這也是國際人權組織只能觀望台灣人權被迫害的原因。

陳水扁被關五年後的今天,已身心殘廢─智殘體殘,無法康復。這些傷害是永久的,一個人道國家領導人應該問:我們怎麼把好好的人關成傷殘?而不是只問罪與不罪。

罪與救人之間孰重孰輕?至今還有人說阿扁的病是假裝的,我想他們是沒有當過病人。從醫療團隊中提到的,腦神經退化症、合併中度巴金森氏症候群、中度語言障礙、重度睡眠呼吸中止症,都是科學儀器可以偵測判讀的,而尿失禁更是無可假裝,他不過就是一個人,一個被殘害的人,不應再被污名化。那些說他是裝病的人,是惡魔,因為他們實在已經失去了人類最珍貴的良知。

(作者為旅居德國護理師)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