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方要拆廟 挨批「乞丐趕廟公」

2016-06-23

〔記者王捷/台南報導〕「真的是乞丐趕廟公!」位於北區長北街的小北鎮山城隍廟,被列入公園新村眷改基地範圍,面臨軍方拆廟還地的危機,廟方指出小北城隍廟沿革早在國民黨政府遷台以前就存在,當時該處是一片亂葬崗,為了安撫亡靈,地方人士建廟替無名屍骨收屍,這些屍骨至今都存放在廟宇底下,如今國軍打著「依法辦理」旗幟,真的是乞丐趕廟公。

  • 昨日陳亭妃服務團隊到現場會勘。(陳亭妃服務處提供)

    昨日陳亭妃服務團隊到現場會勘。(陳亭妃服務處提供)

  • 鎮山城隍廟主委余日千也率廟委員出示在該廟周邊出土的古錢、手環及瓦片等古物全力護產。(陳亭妃服務處提供)

    鎮山城隍廟主委余日千也率廟委員出示在該廟周邊出土的古錢、手環及瓦片等古物全力護產。(陳亭妃服務處提供)

立委陳亭妃服務處接獲廟方陳情後,居間協助,二十二日軍方與廟方現地會勘協調,鎮山城隍廟主委余日千率廟委員出示在該廟周邊出土的古錢、手環及瓦片等古物全力護產,余日千說,國民政府民國三十八年遷台前,該廟即已存在,軍方豈可「乞丐趕廟公」,將廟地劃入眷改基地,希望軍方能將廟地排除在眷改基地外。

廟方雖提出請求,希望依三十五年公告土地現值計價讓售,但軍方土地管理機關國防部政治作戰局以「有違眷改計畫及眷改條例規定」不同意廟方所請,致廟方面臨廟產不保的危機。

陸軍第八軍團指揮部軍眷服務組長李時漢說,希望廟方提供相關有力的證明,包括六十二年的都市計畫航測地形圖及當地耆老切結證明該廟國民政府民國三十八年遷台前即已存在等相關佐證資料,以便爭取將廟地從眷改總冊剔除,先將廟地保留下來再辦理後續的撥用或價購等事宜。

---------------------------------------------

歷史建築悲歌 普安堂產權爭議不斷
newtalk.tw查看原始檔
新北市土城區歷史古蹟普安堂與慈祐宮因產權問題歷經8年纏訟,最後判決慈祐宮勝訴,但普安堂住持之子李長俊、李榮台夫婦仍不甘心,向新北市政府申請歷史建築認定,並於2014年1月完成歷史建物登錄。對此,慈祐宮不服,對新北市政府提出行政訴訟,希望新北市撤除公告。這次訴訟於28日在台北高等行政法院開庭,並針對普安堂土地面積變更問題進行審理。
普安堂為新北市土城區媽祖田的齋教廟宇,於1914年創建,屬於先天道。台灣日治時期,寺產被歸給新莊慈祐宮管理,2014年1月新北市政府公告登錄為歷史建築。

對於新北市於2014年認定普安堂為歷史建築,慈祐宮認為,此處分將影響後續開發進行,而提出行政訴訟,希望撤除歷史古蹟公告。

聲援普安堂的吳同學表示,這次普安堂與慈祐宮的訴訟爭議在於,新北市對於法令解釋錯誤,主張歷史古蹟認定應通過土地所有權人同意,而文化部來函指正,表示不須經過同意,並須以活動範圍、不可分割與必要性土地劃分範圍,兩者矛盾,而衍生爭議。

至於先前普安堂部分建築被慈祐宮強制拆除,文史工作者李榮台表示,當初新北市文化資產審議委員會評估普安堂為歷史建築,但新北市政府違反《文化資產保護法》,說要土地所有人同意,而遲遲不公告,因此,部分建築被慈祐宮強制拆除。

李榮台說,歷史古蹟是公共財,應該極力保留,也質疑「100年的清朝開墾史與歷史古蹟,難道沒有保存的價值嗎?」她表示,目前有足夠的資料,未來還會提供更多歷史證據,向新北市政府提出古蹟申請,也呼籲新北市正視問題,保留北部僅存的齋教先天派歷史建築普安堂。


圖為普安堂的「外山門」。圖:新頭殼資料照片

普安堂廢墟 文史工作者爭取重建

2015-07-26

〔記者翁聿煌/新北報導〕位於土城山區的齋教名勝普安堂,因為土地所有權糾紛官司敗訴,除少部分歷史建物保留外,其餘建物被拆除成為廢墟,關心普安堂文史的學者和社團民眾昨天重返遺址,盼爭取更多的文史資產,包括四米高的古佛地藏王菩薩能列入保存,前普安堂住持李應彬之子李長俊、李榮台夫婦,期待各界正視普安堂的歷史文化價值,支持普安堂邁向重建之路。

  • 高4公尺的地藏王菩薩,盼列入重要文化資產。(記者翁聿煌攝)

    高4公尺的地藏王菩薩,盼列入重要文化資產。(記者翁聿煌攝)

  • 聲援普安堂的團體和文史工作者昨天重返現場,盼爭取重建。(記者翁聿煌攝)

    聲援普安堂的團體和文史工作者昨天重返現場,盼爭取重建。(記者翁聿煌攝)

土城媽祖田的普安堂與地主慈祐宮兩年前因土地所有權屬打官司,法院判決普安堂敗訴,需拆屋還地,經文史工作者與聲援團體奔走,僅舊堂四處歷史文物指定為歷史建築,其餘均遭拆除,李長俊和文史工作者認為,普安堂應該「全區重建」,零星指定幾處做為歷史建築,只會成為四散的文史遺跡,難以完整保存。

創台灣佛寺三紀錄

李長俊夫婦昨天再度邀請文史學者重回普安堂遺址會勘,普安堂創立於一九一四年,大家對古廟被拆成廢墟不勝唏噓,李長俊指出,普安堂創下台灣佛寺三項紀錄,一是台灣先有佛像才有佛殿的代表,二是像為藝術家住持親自雕塑,三為使用創作難度極高的水泥材料,快速雕塑完成,並上漆仿青銅效果,極具藝術價值。

淡江大學建築系老師黃瑞茂說,普安堂融合有形與無形的文化資產,在北台灣開發史上不容忽視,本應設法妥善保存,遺憾竟然因為土地權屬被拆,滬尾田野工作室紀榮達說,普安堂古佛就圖像學來說,展現獨特的齋教文化特色,非常值得保存。

李榮台指出,普安堂被拆時,有四處文史地點被列為歷史建築,其中之一為摩崖佛字石刻,但與佛字石刻同時完成的古佛地藏王菩薩像,遺憾卻未被列入重要文化資產。

新北市文化局文化資產科長曾繼田說,地藏王菩薩像算文物,可向文化局申請古物認定,至於普安堂想要重建,依法必須得到土地所有權人的同意。

-----------------

普安堂週一拆 信眾嗆誓死守護

百年古剎普安堂信眾及支持者手捧媽祖神像,下跪期盼市府以指定古蹟方式保存普安堂。(記者翁聿煌攝)

〔記者翁聿煌、郭顏慧、趙靜瑜/綜合報導〕「誓死捍衛媽祖的家」、「朱立倫不要當古蹟殺手!」百年古剎普安堂因土地爭訟敗訴,請求新北市文化局列為古蹟緩拆又不可得,堂主李榮台與三十多位信眾及支持者昨天上午跪在市府前陳情;率隊的社運人士潘翰聲嗆聲,十六日強拆,支持者會「誓死守護」。

文化部表立場 就是依法行政

而昨天到場調停未果的文化部文資局長施國隆表示,站在文化部的立場,就是依法行政。

新莊慈祐宮主委陳圓光說,土城區媽祖田三百甲土地是清乾隆五十三年間,由李維芝與李武侯兩兄弟獻給新莊街慈祐宮,土地所有權人兩百多年來均登記為慈祐宮、從未改變,因此產權絕無疑慮普安堂數度無視慈祐宮釋出善意,仍悍然拒絕,反指慈祐宮假借媽祖名義強取豪奪,令人無法接受。

文化局主任秘書李玟說,普安堂坐落土地為新莊慈祐宮所有,但普安堂不願支付慈祐宮要求的土地租金,慈祐宮要求普安堂「拆屋還地」,雙方民事訴訟歷經十餘年;普安堂主張擁有土地,但已三審定讞敗訴、兩次訴願被文化部駁回,副市長許志堅四度協調租地事宜,仍未能達成共識。

登錄歷史建築 慈祐宮不同意

文化局也多次受理普安堂申請指定古蹟,委員會建議部分建物可登錄「歷史建築」,但需要土地所有人慈祐宮同意,因此無法登錄。普安堂於十二月二日最後一搏,以「齋教文化」為新事證,盼文化局重啟古蹟指定程序,但相關事證與三月所指雷同,礙難重啟。

---------------------------------------------------------------------------------------

拒拆普安堂絕食第5天 文化部:尊重司法

 

2013年12月25日  
普安堂流浪文物陪伴李榮台絕食昨進入第五天與現場民眾。田裕華攝

123  

【陳威廷╱台北報導】不滿普安堂園區內部份建築遭拆除,關注普安堂保存的民眾20多人昨天上午持續在文化部前陳情,長期守護該園區李榮台絕食也逾140小時。
陳情民眾將文化部1樓藝文空間貼滿普安堂相片,還放置兩尊神像、木魚及缽,抗議文化部不顧《文資法》賦予文化主管機關的權力,放任產權凌駕文化價值,成為拆毀文化資產的幫兇。文化部表示,普安堂經新北市府2次文化資產審議委員會審議,確認其新堂不是指定古蹟。具文資價值之部分建造物,則已認定為歷史建築。文化部已於上周四函請新北市政府儘速依法登錄。 文化部強調,普安堂的文化資產價值已有定論,文化資產局也居中協調15次,但當事人雙方無共識才導致對簿公堂,全案已三審定讞,文化部尊重司法判決,並呼籲勿將產權爭議與文資混為一談。

----------------------------------------------

1501829_10152050613823618_967509624_n  

--------------------------------------------------------

2013/12/15 苦勞評論
回看普安堂
開發推土機前的宗教與藝術
孫窮理 苦勞網記者
責任主編:王顥中

明天(12/16)一大早,土城媽祖田普安堂就將面臨遭法院「拆屋還地」給新莊慈祐宮強制執行的命運。

可疑的租約條款

媽祖田居民與慈祐宮的爭議由來兩百年,但搞到由國家權力介入強拆世居者房屋的,還沒發生過,對於據說已經脫離野蠻、封建時代的「現代」法律體系,是出了什麼問題,在這一篇評論裡(相關評論)已經有所討論。被慈佑宮告的,不只是普安堂一戶,不過普安堂是最後還堅持不願與慈祐宮簽「租約」的。

租約簽下去,也就是承認了慈祐宮的所有權,在土地誰屬的爭議上認了輸,不過,另外的大問題,是在「租約」上面寫著:

甲方(即慈祐宮)為開發本件土地或為政府徵收時,得於三個月前以書面通知乙方終止租約,乙方應無條件返還土地,不得請求任何補償或主張任何權利。
「開發或徵收」,那是什麼?眼前看得到的,也就是未來可能的「BOO殯葬園區」。先前情提要一下,台北縣(新北市)政府2010年,進行「第二殯儀館規劃設置可行性評估」,2011年1月由三峽砂石場業者昌溢公司勝出(相關報導),但是在居民強烈的反彈下,2012年7月,決定停辦。

停辦,事情就沒有了嗎?當然不是這樣,會有「二殯」的計畫,有一個推力、一個拉力,拉力是BOO這種「特許經營」型態的利益,推力是位在板橋的「一殯」面臨遷移的壓力(當然也是利益),既然昌溢玩不下了,接下來形勢大好,現在,正是在評估中敗下陣來,屈居第二的慈祐宮重整旗鼓的好時機。

2010年,慈祐宮以「土地取得困難」在「二殯」的爭取上,輸給三峽砂石廠的昌溢(資料來源新北市政府《第二殯儀館規劃設置可行性評估報告》
BOO殯葬園區,路通了

慈佑宮為什麼敗給昌溢?輸最多的地方,就是「土地取得」的困難度,打算拿出來競爭的「媽祖田」土地,還有一百多戶不肯走,是最吃虧的地方。而現在可好,最大競爭對手昌溢這顆大石頭滾開了,只需要把剩下來的小石頭踢掉就行了。

對慈佑宮來說,路通了,對市政府來說,「二殯」的路通了,甚至「一殯」的路也通了,嗯嗯,事情還不清楚嗎?地政機關是誰的?文化局(相關報導)是誰的?還有,16號,我們就要看到的警察,又是誰的?而居民,不是跑過來,攔路當石頭的,他們一直在那裏,路要過去,所以變成了石頭。

這是普安堂與媽祖田面臨的最真實的現狀,也是新北市所有岌岌可危的文化資產共同面對的狀況,在行政院副院長任內,主導「國有土地活化清理政策(相關報導)」,開起一連串公有地及週邊土地炒作災難的朱立倫,2010年入主新北市,在這片土地上,再度施展了他的拿手絕技。

「食菜事魔」的民間宗教

文化資產是這個國家拿來妝點門面的東西,前提是它們不能擋路,12號,文化部長龍應台在立法院答詢的時候,語出驚人地表示將和中國一起申請「世界遺產」,如果從文化部自己列出台灣的18處潛力點(相關連結)來看,實在找不出有哪些地方,是需要和中國一起申請(中國又有興趣和你一起申請)的,如果真的有甚麼東西是兩岸共有,龍部長可能得從「非物質文化」上去想一想了。

非物質文化?對,其實慈祐宮所代表的「媽祖信仰」就是其中之一,而今天慈祐宮怪手之所向的普安堂,所代表的「齋教文化」,則是另一個。

談到齋教,常常會讓我聯想起被金庸寫活了的中國宋元時期重要的民間宗教:明教,在歷史上,明教與中國的農民起義是相關聯的,1127(宗欽宗靖康2)年,鍾相打著「等富貴、均貧賤」的旗號起義,勢力最大的時候,占領十幾個縣,席捲官府、寺廟、富豪,建立某一種意義的共產體制。

在1133(宋高宗紹興3)年,鍾相餘部楊么被岳飛剿滅之後,強調「在家修行」,由茅子元創立的白蓮教代起,這些民間宗教,與傳統佛、道有廟宇、出家人主導的修行或宗教儀式不同,外界往往視之為異端,以「食菜事魔」稱之,為了圍堵這種難以管束的民間組織,歷代中國政府也不遺餘力地加以打壓。

而民間宗教一直延續到今天的,就是「正德皇帝」明武宗朱厚照(1505-1521在位)時期產生的「齋教」了。

台灣的齋教

齋教有龍華、金幢、先天三個派別,以佛教禪宗六祖恵能為初祖,恵能重要的思想,本就在將佛經中「見性成佛」的精神發揚光大,既然萬物皆有佛性,佛只在自己心中,這符合齋教不依賴出家人,靠著皈依者自己的修行,可以得道的教義,齋教以「在家修行」建立起自己的宗教組織。

所以,嚴格地說,要說慈祐宮拆普安堂是「大廟拆小廟」,這是不對的,普安堂不是「廟」。

傳統齋堂的建築,其實更接近一般的民居,沒有出家的僧侶或者道士,在此修行者成為「菜公、菜姑」,堂上祀奉觀世音菩薩,也備有先天派的老母燈、淨瓶水,齋教信仰,逐漸融合了儒、釋、道三家的特色,在普安堂,也保留了過去「扶鸞」遺留的器具、鸞書等重要的文物。

不過,當然普安堂更重要的特色,是第五代住持「龍泉老人」李應彬(1910-1995)所創造出來的,新堂內供奉的地藏王菩薩,是這位國寶級藝術家於1969年塑造,齋教認為,他們的初祖恵能就是地藏王菩薩的「應化身」,而新堂前一尊濟公禪師的雕像,一手執蒲扇、一手執酒壺,一副自在模樣,是李應彬在1984年,以75高齡親手塑出的。

普安堂的外山門外,刻著「龍泉普安」四個篆字。(攝影:孫窮理)已經頹圮的普安堂舊堂,建於1928(日昭和3)年,為具代表性的傳統的齋堂建築。(攝影:孫窮理)舊堂的紅磚牆與拱門,也呈現日本時代中式建築的特色。(攝影:孫窮理)李應彬手繪素描的地藏王菩薩畫像,李應彬的繪畫及中西之長,1949年曾以水彩畫或省展西畫特選,被藍蔭鼎譽為「台灣第一人」。(攝影:孫窮理)新堂前濟公的塑像,體現李應彬晚年體會「自由自在」修行境界的代表作品。(攝影:孫窮理)舊堂旁的石刻。(攝影:孫窮理)
現代國家的終極謀殺

「那個時候,大家看到這個雕像,都喊他『李阿伯』,因為他們覺得牠和李應彬本人實在太像了」,李應彬的媳婦、這幾年積極奔走保留普安堂的李榮台說,事實上,李應彬本人早年在「一貫道」與「先天派」之間遊走。同樣是台灣重要的民間宗教「一貫道」源自先天派,濟公在「一貫道」擁有很特殊的地位。

「濟公的精神,就是自由自在」,這是一種悠遊於體制外、不受拘束的精神,而這座塑像,也體現了老先生在普安堂修行多年,到了老來的心境,李榮台說。

台灣的齋堂,這幾年普遍地遭遇到「空門化」的困境,菜眾流失,堂內無人可以主持,往往引入僧侶等出家人,這樣就變得與一般佛教的寺廟無異;如果我們從齋教初祖恵能(638-713)算起,可以上朔一段超過千年的歷史,那是相對於既有的寺廟、戒律、規則,乃至於國家權力之外,屬於民眾,特別是農民的宗教史,在政治上,國家的力量對這樣的民間組織,經常是畏懼,而加以彈壓的,在民間,也一直遭受到「食菜事魔」這樣不了解的污名。

到了今天,國家成為與地產、金融霸權結合的形式,以開發作為推動力,逼向每一個人生存的空間,民間宗教的反撲力量早已不復存在(明教鍾相、楊么所處的中國宋代,也被認為是某個古代資本主義的高峰),而新北市政府結合同樣身陷開發逐利的廟宇新莊慈祐宮,將推倒普安堂的這件事情,回看歷史,實在讓人感到無盡嘆息。

有些話,現在談起,但願不是晚了。

夢想如何實現?

「齋教文化現在的確碰到教脈中斷的危機,不過,現在從兩岸、到東南亞、泰國,先天派的衍流,還是可以重新找、廢墟也許不是馬上可以建起來,但是儀式、教義、經典卻可以重建…」,李榮台說,她也在思考普安堂未來的方向。

「先天,說的是人回到還在母親肚子裡的狀態,和自然合一、過簡單的生活,保存土地的記憶…」說這個話的時候,一直不斷忙著電話聯絡提異議、希望緩下16號執行的事情;最急的時候,說著最緩的事情,李榮台的思緒有些難以集中,「希望未來普安堂可以提供一個空間,讓各種文化層面的東西可以進來,至於先天派的儀式與修行方法,也希望可以重新努力,讓他們恢復起來」。

李榮台感嘆自己與夫婿李長俊(李應彬之子)在美國留學返國後,忙著在南部籌設藝術的系所,沒有掌握老人家還在的時間。

不過,現在應該是我們整個社會都該想一想,我們是不是已經要掌握不到普安堂還在的時間了…。

----------------------------------------------------------

救普安堂老樹 民團再槓市府

聲援普安堂人士昨天到新北市府前抗議,要求市府保護普安堂的文資、老樹。(記者陳韋宗攝)

〔記者陳韋宗/新北報導〕爭議許久的土城普安堂日前遭拆除,聲援團體昨天拿著拆除現場照片到市政府前抗議,控訴猶如「新北齋教文化慘案」;「台灣護樹團體聯盟」發言人潘翰疆說,拆除現場有許多珍貴老樹岌岌可危,希望市府救救普安堂的文資、老樹。景觀處回應,將派員會勘,若符合要件,會依樹保條例列管。

潘翰疆說,市府同意將「舊堂現存正身壁面」、「外山門」、「石砌步道」、「山壁石刻」等四處登錄為「歷史建築」,但形同「文化屍塊」,難代表百年齋教文化的全貌,希望能「全區保留,暫定古蹟」。

文化局:護文資不改變

文化局主任秘書李玟表示,市府經十餘次協調,現在普安堂四處具文化資產價值的建築都已獲保存,市府一直站在保護文資的立場,絕對不會改變。

潘翰疆說,普安堂周遭有百餘株樹齡超過五十年的珍貴老樹,日前已經緊急申請,希望拆除過程不要推倒這些老樹。

景觀處:合條件就列管

景觀處處長陳淵泉說,前天收到護樹團體申請,若樹齡逾五十年、離地高度一.三公尺處的樹幹直徑達九十公分以上,就符合列珍貴老樹要件,會先確認位於私有或國有地,經公告並徵求相關單位意見後,依樹保條例列管。

慈祐宮:一定保護老樹

「我們一定尊重老樹、保護老樹。」慈祐宮主委陳圓光表示,保護老樹是所有公民的責任,拆除過程完全沒有動到任何一棵老樹,未來市府有相關公告,也會尊重。

-----------------------------------------------

搶救普安堂 聲援團體槓上文化部

普安堂發言人李榮台(盤坐者)及聲援團體,昨天帶著被拆毀的石碑到文化部前靜坐陳情。(記者陳奕全攝)

〔記者蔡明倫、凌美雪/綜合報導〕土城普安堂、新莊慈祐宮及新北地方法院十六日簽署協議三天內搬離文物,明天將執行強制拆除普安堂不具文資保存意義的建物,聲援團體及居民持續抗議。

昨天早上淡水愛鄉協會將文化景觀請願書送至土城區公所,並往監察院申請補件。土城區公所主任秘書祝養廉表示,對於珍貴景觀被拆感到相當可惜,但全案已經進入法律程序,將代轉民眾心聲給新北市文化局。

昨天下午兩點,包括全國文化資產守護聯盟、專業者都市改革組織、淡水愛鄉協會等文化團體成員帶著日前被拆除的石碑至文化部抗議,要求文化部重新審議,指定普安堂為文化資產及行文新北地方法院暫停執行,普安堂發言人李榮台也絕食靜坐抗議。

針對普安堂產權爭議事件,文資局副局長王蘭生出面回應,重申普安堂與新莊慈祐宮已於十六日達成三點協議:文化部所建議的舊堂緩拆部分將延展執行;無爭議部分依法續為強制執行;普安堂同意於三日內自行搬離物品。

王蘭生對於普安堂「土地產權」表示文化部必須尊重法院判決的說法,引起現場一陣譁然,反嗆文化部沒搞清楚狀況,「不是產權的問題,是作不作為的問題」。

龍應台晚間現身 未回應聲援民眾

據現場聲援民眾臉書表示,在寒風中絕食五個小時後,文化部長龍應台於昨晚七點十五分現身關心;沒有對聲援民眾回應,僅攬著普安堂發言人李榮台在耳邊說悄悄話,親了李額頭一下,便離去,據李榮台轉述,龍應台僅重複說著「這裡很冷別再坐著」之類的話。

--------------------------------------------

11325508815_088c1afc57_c11325512915_284befdcd9_c11325568936_0aafa1ffb9_c11325661503_bc88b8d24f_c11325662863_9b2c92c745_c11325663233_cf0c2936b0_c  

11374193023_2bbc10becb_o

------------------------------------------------

文化部逆轉︰普安堂四建物速登歷史建築

文化部門前持續陳情活動。(記者王文麟攝)
新堂內除無法移動的佛像,都已清空,慈祐宮人員開始搭起鷹架。(記者余衡攝)

新莊慈祐宮︰質疑但尊重這決定

〔記者郭顏慧、翁聿煌、凌美雪、蔡明倫、余衡、黃邦平/新北報導〕新北市土城「媽祖田」上的普安堂被法院判決拆屋還地,聲援群眾幾度抗議無效,昨天上午起強制拆除;昨晚文化部竟然發表聲明,要求新北市文化局儘速登錄四個舊建物為歷史建築,法令規定要求地主同意的部分也不管了。

將被列為歷史建築的部分原本就列為「暫緩拆除」,新莊慈祐宮主任委員陳圓光質疑文化部「立場前後不一,令人無所適從」,但也只能尊重這決定。

文化部︰新建築物尊重法院判決

文化部昨晚聲明,強調已依文資法要求新北市政府儘速登錄普安堂「外山門及現存石砌步道、山壁石刻、合院磚造建築現存之正身壁體」為歷史建築,但新建築物部分,尊重法院三審定讞的判決。

文化局︰依文化部最新函文速辦

新北市政府文化局昨晚也發布新聞稿,強調尊重法院的判決與執行,並強調,在文化部與文化局努力下,「具有文化資產價值的部分都沒有遭到破壞」。

文化局聲明中強調,不過,文化部去年開會附帶決議「一旦普安堂得到土地所有人同意,即可登錄歷史建築」,「尊重地方政府審議結果」,去年八月再以同樣法條向立委解釋,普安堂也曾因不服而提起訴願,遭文化部駁回,十八日文化部發函要求指定普安堂舊堂等四個部分為歷史建築,雖與以往回覆有所差異,「新北市政府表示尊重,仍會依據文化部最新函文,儘速完成登錄程序」。

昨上午強制執行拆除到晚間八點

文化局解釋,新北市去年三月三十日古蹟審議委員會,建議普安堂具有文資保存價值的建築部分,包括「舊堂現存正身壁面」、「外山門」、「石砌步道」、「山壁石刻」,於取得土地所有人同意後,登錄為「歷史建築」,其餘建物都在民國六十八年以後興建,沒有文化資產保存價值。

土城普安堂原訂十六日強制拆除,延至昨早九點半普安堂、慈祐宮、法院三方最後協商。普安堂代表李長俊指已向高等行政法院提假處分;慈祐宮主委陳圓光堅持拆屋還地;新北地方法院司法事務官科志龍要求提出文化部公文或行政法院假處分書,因李長俊等人拿不出來,十點十五分宣布強制執行。

聲援者潘翰疆、劉麗蘭等人高呼「保護古蹟、拆廟會下地獄」,被警方以涉嫌妨害公務罪逮捕。

慈祐宮廟方動員協助搬遷,下午近一點,陸續拆廁所、新堂旁的廂房及禪修房等,架設鷹架前,還誦經送神;其間一名聲援者趁機爬上樹高喊抗議口號,一個多小時後,體力不支被救下;拆除工作持續到晚上八點。

---------------------------------

-------------------------------------------------------------

抗議普安堂遭拆 民團要朱立倫負全責

台灣護樹團體聯盟發言人潘翰疆今(24)日與護樹團體到新北市府抗議,控訴新北市長朱立倫毀文資、毀老樹的粗暴行徑。圖2之1:陳冠廷/攝

新頭殼newtalk2013.12.24 陳冠廷/新北報導

新北市土城區普安堂與地主新莊慈祐宮的私權糾紛,迄今仍餘波盪漾,並衍生出數百株老樹恐遭砍除的案外案!台灣護樹團體聯盟發言人潘翰疆今(24)日與護樹團體,控訴新北市長朱立倫毀文資、毀老樹的粗暴行徑外,並高喊「拆廟搶地下地獄,朱立倫負全責」、「普安堂全區保留,暫訂古蹟」等口號。

為聲援文化部絕食已經140小時的普安堂發言人李榮台,文史團體今(24)日早上9點,也帶拆遷遭破壞的文物前往文化部抗議;而新北市各護樹團體與台灣護樹團體聯盟則於10點赴新北市政府前,控訴從樂生、新店十四張、碧潭吊橋、新莊老街、淡水小白宮,到現在最危急的淡水施家古厝與土城普安堂,為地產的利益,朱立倫與新北市議會議長陳幸進聯手犧牲古蹟,破壞市民生活環境,並針對淡水施家古厝案按鈴控告朱立倫與陳幸進2人毀損文化資產。

新北市政府文化局主秘李玟表示,經過市府10餘次協調與努力,普安堂「舊堂現存正身壁面」等4處,具有文化資產價值的建築部分已獲得保存,但普安堂與新莊慈佑宮仍未能達成共識,除深感遺憾外,基於秉持保護文化資產的立場,呼籲普安堂與慈祐宮能各退一步。

而農業局綠美化環境景觀處長陳淵泉說,潘翰疆昨(23)日有發文申請將普安堂的樹木,依樹保條例的規定列為老樹保存,不過樹木位於私人的土地上,需取得所有權人的同意,才能依相關的程序公告。

潘翰疆則痛批,新北市政府拒絕文化部要求將普安堂暫定古蹟的程序,目前只保存「舊堂現存正身壁面」、「外山門」、「石砌步道」、「山壁石刻」等4處,以「暫緩拆除」的方式作為緩兵之計,文史團體抨擊有如保存4處文化的屍塊,且新北市將延至明(2014)年1月份才公告,更有如分屍完成後才公告;同時就算倖而保存,也難有百年齋教文化與先民墾荒史、老樹清幽環境禪修境地等文化保存的意義,因此要求全區保留,應立即指定暫定古蹟,審議文化資產保存。

土城在地民眾李宜潔指控,新莊慈祐宮毫無慈悲的毀廟、滅佛,12月20日在優勢警力的配合下,濫權逮捕、非法留置護樹護文資聲援的志工潘翰疆、劉麗蘭、林晉暘等3人,並將新堂的牆面與天花板、地板,挖出多個大洞;12月23日更以怪手等大型的機具,將普安堂正面的禪修堂拆毀剩下斷垣殘壁,下午又出動第2輛怪手開上山,沿路輾過或推倒為數不少的老樹,上山加速新堂的拆除工作。

潘翰疆認為,新北市政府與新莊慈佑宮為推動殯葬園區,而正在拆除的百年齋教清修勝地--土城普安堂,恰好是殯葬園區最佳座落的地點之一,市政府簡直把古蹟當作地產利益炒作的擋路石,急著要強拆外,新北市接連發生古蹟文化大浩劫與老樹被毀的情形,空有文資保存法與樹保自治法,卻是文資老樹皆不保,朱立倫應該負全責。

對此,民政局則解釋,當時各界有建議三峽火葬場、土城媽祖田、深坑公墓,或汐止公墓等區域作為殯葬園區的用地,但僅有評估未定案。

-----------------------------

2013-12-25_0911412013-12-25_0912422013-12-25_0913492013-12-25_091509

才登錄歷史建築 普安堂3匾聯失蹤

普安堂未拆除前,三塊匾聯都掛在門上。(資料照,記者蔡明倫攝)
元旦回到現場,普安堂正門口的三塊匾聯已經不見。(記者蔡明倫攝)

〔記者蔡明倫/新北報導〕新北市文化局前晚才決議不經土地所有權人同意,將普安堂外山門及現存石砌步道、山壁石刻及舊堂的正身壁體登錄為歷史建築,但正門上三塊日治時期的匾聯卻下落不明。文化局回應,匾聯並非指定歷史建築部分,應由所有權人自行保管。

文化局︰所有權人應自行保管

上月二十日,普安堂與慈祐宮最後協商破裂,家當及部分文物由慈祐宮陸續打包遷出,並開始拆遷部分建築;強制拆除期間,除地方法院及慈祐宮的拆除人員,都無法進入現場。但昨天早上普安堂人員重回現場,卻發現舊堂正門上三塊日本大正三年的匾聯不翼而飛。

普安堂發言人李榮台表示,當天協議是搬遷完再拆,沒想到變成邊搬邊拆,場面混亂,什麼東西留下或不留,都無法確認,除了匾聯遺失,原本在新堂上要帶走的一塊匾額也被埋在瓦礫堆。

文化局文化資產科長曾繼田解釋,舊堂登錄的部分為「合院磚造建築現存的正身壁體」,雖然留下會比較完整,但匾聯及其小門為非必要性的附加品,應該由所有權人普安堂自行保管。

文史工作者紀榮達批評,把人請出去,又要別人保管園區裡的東西,是什麼道理?人家來看古蹟是來看整體,包括擁有齋教佛道雙修精神的匾聯,而不是來看牆壁的,「怎麼會只留廟,而把石獅子拆掉呢?」

曾繼田坦言,一經登錄為歷史建築後,若要更動,需經文化局審議同意,但若是所有權人執意不按程序修改,也無法源可管,僅能函文要求改善。

 

 

創作者介紹

姜朝鳳宗族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