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書法同好知識交流園地 | 啟窗日日見青山 | Facebook

311595099_3333300893572636_8885778465332925987_n (1)

【詩詞賞析】 我問青山何時老   青山問我幾時閒
鄭有諒:
「啟窗日日見青山,
青山歲歲不改顏;
    我問青山何時老?
青山問我幾時閒? 」
    鄭有諒,金門縣 金湖鎮人,為陸軍官校 四十五期 六十五年班畢業,戰院 八十四年班、國防大學 戰略研究所 八十七年班畢業,歷任連長、營長、參謀主任、砲兵學校 總教官、馬防部 參謀長、軍團砲兵指揮官等重要軍職。
    鄭有諒,允文允武,少將退役後,轉任「行政院國軍退除役官兵輔導委員會」台東農場副場長,服務軍旅期間,勤練書法不輟,在台東農場,閒暇時 也喜歡舞文弄墨,並曾獲得 台東美展書法獎項 第一名的殊榮。
    鄭有諒 另外 嘗試「神雕書藝」創作。就是朽木創作 + 書藝,將每塊朽木,幻化成精緻的藝術品外,也 以感性詩句 融入創作。把 一塊塊 被 常人視為 廢物的木頭,變成了 一件件 令人驚嘆的雕刻藝術品。
意譯:
    開啟窗戶, 天天 看見 青翠的山峰,
青山 歲歲年年,樣貌 都那麼青翠, 沒有什麼改變;
    我問 青翠的山峰,你何時會老?
青翠的山峰,反問我 什麼時候, 有閒暇 去享受人生啊?
賞析:
    滾滾紅塵、芸芸眾生!跳不出 名韁利鎖,看不透 夢幻虛空。每天 從早忙到晚,為名利奔忙,轉眼間,年華老去,疾病纏身,已無法享受人生。
    何不 調整自己的腳步,「偷得浮生半日閒」,放下一切,即時行樂,讓自己體驗 更 多采多姿 的人生。
    人生無常,只不過 短暫數十寒、暑,聰明的您,應創造圓滿的生命,發揮生命的光輝,照耀人群。
※據聞,阿里山的「慈雲寺」牆上,刻著這一首詩。
慧律法師之「法語」也引用這一首詩。(有些法師的「法語」,並非全都自己所創作的。)
參考資料:
    李白《春夜宴桃李園序》:
「夫天地者,萬物之逆旅;光陰者,百代之過客;而浮生若夢,為歡幾何?古人秉燭夜遊,良有以也。……」
【詩詞賞析】 我問青山何時老 青山問我幾時閒@逸竹(y t)野叟- PChome 新聞台Blog|PChome Online 個人新聞台 https://bit.ly/3T5PM0j

(9) 書法同好知識交流園地 | 啟窗日日見青山 | Facebook


79 (1)zmgfsbZxRSdrBljlQElQQSSUcGcq5iNxgzMwADZxQzL1p2ZulWbvUGbpZ2Lt92YucmbhdnbhlGZpNmLj9yL6MHc0RHa (1)2022-10-15_092117490807918_m154506751_2608937162737979_9205945442336975778_n

《春夜宴桃李園序》/李白
【原文】
  夫天地者,萬物之逆旅。光陰者,百代之過客。
  而浮生若夢,為歡幾何?古人秉燭夜遊,良有以也。
  況陽春召我以煙景,大塊假我以文章。
  會桃李之芳園,序天倫之 樂事。
  群季俊秀,皆為惠連;吾人詠歌,獨慚康樂。幽賞未已,高談轉清。
  開瓊筵以 坐花,飛羽觴而醉月。不有佳作,何伸雅懷?如詩不成,罰依金谷酒數。
【譯文】
  天地好像是萬物的旅館,光陰如同百代的過客。而虛浮短促的人生就像做夢一般,真正歡樂的日子能能有多少?古人拿著點亮的蠟燭在夜裡遊玩,的確是很有道理的啊!何況溫暖的春天,用迷濛煙霧般美好的景色召喚我們,大自然把錦繡般美麗的風光供給我們。我們聚會在桃李爭妍的花園哩,父子兄弟同歡同飲,享受著天倫樂趣。諸弟都有謝惠運般傑出的才華,而我賦的詩卻自愧不如謝康樂。幽閒地賞玩景色還沒有停止,高談闊論已轉入了清雅。大家同坐在花叢間,擺設著珍美的筵席,不停地傳杯弄盞,一起醉臥在月色下。此情此景若沒有好詩,哪能表達自己高雅的情懷呢?假如有人作詩不成,就根據金谷園的前例罰酒三杯。 
【賞析】
  本篇記述著李白與他的堂弟們,相聚在桃李園中,飲酒賦詩、暢序天倫的情景。全文以駢句為主,緊扣題目,層次井然,文辭華美,鏗鏘動聽,瀟灑豪邁。隨著字句帶出了一幅幅的好風景,真是美不勝收,是一篇傳誦千古的名作。
  這篇文章一開頭,就石破天驚的忽來一筆:「夫天地者,萬物之逆旅;光陰者,百代之過客。」一下就點出了這千古之謎──哪兒才是我們真正的家呢?
  我們的一生,就像是住旅店一樣,暫居在天地之間,又像是過客一樣,來去匆匆。雖然感嘆著「浮生若夢,為歡幾何」,但終究是充滿了無奈。而這樣的限制與無奈,不只是古人碰到過,後來的人也會碰到它。那我們就來「秉燭夜遊」,縱情歡娛吧!但也只是及時行樂而己。其實李白會發出這樣的疑惑感嘆,一點都不奇怪,因為他一輩子也在找這個答案。
  在藝術上、在歷史上,李白的磅礡雄偉、才氣縱橫是無法取代的,而中國人對他的情感,也是濃得化不開的,即使在千年後的今天,各地還有許多紀念他的活動呢!然而跟才氣同樣有名的,就是他的「求道學仙」。他不但留下了大量修煉的詩篇,而且還是一個領有正式執照的道士呢!
  李白從小就受著道家的薰陶,早在二十歲前,他在四川漫遊時,就到處結交道士隱者,登峨眉山時,更表現出濃重的求仙出世的情懷。出四川以後,他就以「五嶽尋仙不辭遠,一生好入名山遊」,來抒發自己的志向。連聲譽極高的道士司馬承楨,也對李白的器宇風度十分嘉許。
  李白真正的成為「道人」,卻是在他四十四歲的時候。因為他在朝中的「翰林待詔」,始終是個閒缺,有志難伸,又受到高力士等人的讒毀,心灰意泠,於是唐玄宗就「賜金放還」,送了他一筆錢,讓他回家去了。痛心疾首的他,至此對於人生有了另一番的體悟,就在濟南的「紫極宮」裡,他接受了入道的儀式,由天師親自授他「道籙」,也就是他的執照。
  縱觀他一生的際遇,浪跡天涯,吟遊各地,去京城,到宮中,遊名山,走四海,也許看起來是想求得任用,或在等待機會,也許看起來是想濟世救人,或是求道尋仙等等,但其實撥開這些表相,他真正要找的,還是這個人生大夢的答案:「那裡才是我真正的家呢?」
《春夜宴桃李園序》/李白 https://bit.ly/3z5lR0z
------------------------------
夫天地者,萬物之逆旅;光陰者,百代之過客;而浮生若夢,為歡幾何?古人秉燭夜游,良有以也。況陽春召我以煙景,大塊假我以文章。會桃李之芳園,序天倫之樂事。群季俊秀,皆為惠連;吾人詠歌,獨慚康樂。幽賞未已,高談轉清。開瓊筵以坐花,飛羽觴而醉月。不有佳作,何伸雅懷﹗如詩不成,罰依金谷酒數。
譯:
天地,是萬物暫時居住的旅舍;光陰,是穿越百代不停的過客。飄浮不定的人生有如一場夢,快樂的日子能有多少?古人手持燈燭夜間游玩,確實是有其原因。更何況溫暖的春天用淡煙輕籠的艷麗景色召喚我們,大自然為我們提供靈感的源泉、寫作的素材。聚會在桃李芬芳的園子,敘談兄弟之間快樂的事情。眾位賢弟才智聰敏,都是謝惠連一流的人物;我們作詩吟詠,只有我比不上謝靈運的才華,感到慚愧。幽雅景致觀賞未盡,高談闊論更轉清奇。擺開盛大的筵席,坐在桃李花之間,酒杯如飛一般傳來傳去,在月下醉飲。沒有美妙的詩章,怎能抒發高雅的情懷?如果誰詠詩不成,就按照金谷園宴會的規矩罰酒三杯。


夫天地者,萬物之逆旅也;光陰者,百代之過客也。
李白 《春夜宴桃李園序 / 春夜宴從弟桃花園序》
名句出處
出自唐代李白的《春夜宴從弟桃花園序 / 春夜宴桃李園序》
夫天地者萬物之逆旅也;光陰者百代之過客也。而浮生若夢,為歡幾何?古人秉燭夜遊,良有以也。況陽春召我以煙景,大塊假我以文章。會桃花之芳園,序天倫之樂事。群季俊秀,皆為惠連;吾人詠歌,獨慚康樂。幽賞未已,高談轉清。開瓊筵以坐花,飛羽觴而醉月。不有佳詠,何伸雅懷?如詩不成,罰依金谷酒數。(桃花 一作:桃李)
李白詩詞大全
名句書法欣賞
李白夫天地者,萬物之逆旅也;光陰者,百代之過客也。書法作品欣賞
夫天地者,萬物之逆旅也;光陰者,百代之過客也。書法作品
譯文和注釋
譯文
  天地是萬物的客舍,時間是古往今來的過客。死生的差異,就好像夢與醒的不同,紛紜變換,不可究詰,得到的歡樂,又能有多少呢?古人夜間執著火炬遊玩,實在是有道理啊。況且溫和的春天以秀美的景色來招引我們,大自然又給我們展現錦繡風光。相聚在桃花飄香的花園中,暢敘兄弟間快樂的往事。弟弟們英俊優秀,個個都有謝惠連那樣的才情,而我作詩吟詠,卻慚愧不如謝靈運。清雅的賞玩不曾停止,高談闊論又轉向清言雅語。擺開筵席來坐賞名花,快速地傳遞著酒杯醉倒在月光中。沒有好詩,怎能抒發高雅的情懷?倘若有人作詩不成,就要按照當年石崇在金谷園宴客賦詩的先例,誰詠不出詩來,罰酒三杯。
注釋
桃花園,疑在安陸兆山桃花岩。從:cóng(舊讀zòng),堂房親屬。從弟:堂弟。
逆旅:客舍。 逆:迎接。 旅:客。 迎 客止歇,所以客舍稱逆旅。
過客:過往的客人。李白《擬古十二首》其九:“生者為過客。”
浮生若夢:意思是,死生之差異,就好像夢與醒之不同,紛紜變化,不可究詰。
秉燭夜遊:謂及時行樂。秉:執。《古詩十九首》其十五:晝短苦夜長,何不秉燭游。曹丕《與吳質書》:少壯真當努力,年一過往,何可攀援!古人思秉燭夜遊,良有以也。有以:有原因。這裡是說人生有限,應夜以繼日的遊樂。秉,執。以,因由,道理。
陽春:和煦的春光。召:召喚,引申為吸引。煙景:春天氣候溫潤,景色似含煙霧。
大塊:大地。大自然。假:借,這裡是提供、賜予的意思。文章:這裡指絢麗的文采。古代以青與赤相配合為文,赤與白相配合為章。
序:通“敘”,敘說。天倫:指父子、兄弟等親屬關係。這裡專指兄弟。
群季:諸弟。兄弟長幼之序,曰伯(孟)、仲、叔、季,故以季代稱弟。季:年少者的稱呼。古以伯(孟)、仲、叔、季排行,季指同輩排行中最小的。這裡泛指弟弟。
惠連:謝惠連,南朝詩人,早慧。這裡以惠連來稱讚諸弟的文才。
詠歌:吟詩。
康樂:南朝劉宋時山水詩人謝靈運,襲封康樂公,世稱謝康樂。
“幽賞”二句:謂一邊欣賞著幽靜的美景,一邊談論著清雅的話題。
瓊筵(yán):華美的宴席。坐花:坐在花叢中。
羽觴(shāng):古代一種酒器,作鳥雀狀,有頭尾羽翼。醉月:醉倒在月光下。
金谷酒數:金谷,園名,晉石崇於金谷澗(在今河南洛陽西北)中所築,他常在這裡宴請賓客。後泛指宴會上罰酒三杯的常例。
簡評
唐玄宗開元十五年(公元727年),二十七歲的作者“仗劍去國,辭親遠遊”來到安陸。《春夜宴從弟桃花園序》約於公元733年(開元二十一年)前後作於安陸,作者與堂弟們在春夜宴飲賦詩,並為之作此序文。
李白名句,春夜宴桃李園序 / 春夜宴從弟桃花園序名句
夫天地者,萬物之逆旅也;光陰者,百代之過客也。 詩詞名句 _字典網 https://bit.ly/3D05YL9


夫天地者,萬物之逆旅也;光陰者,百代之過客也。
李白 《春夜宴桃李園序 / 春夜宴從弟桃花園序》
名句出處
出自唐代李白的《春夜宴從弟桃花園序 / 春夜宴桃李園序》
夫天地者萬物之逆旅也;光陰者百代之過客也。而浮生若夢,為歡幾何?古人秉燭夜遊,良有以也。況陽春召我以煙景,大塊假我以文章。會桃花之芳園,序天倫之樂事。群季俊秀,皆為惠連;吾人詠歌,獨慚康樂。幽賞未已,高談轉清。開瓊筵以坐花,飛羽觴而醉月。不有佳詠,何伸雅懷?如詩不成,罰依金谷酒數。(桃花 一作:桃李)
李白詩詞大全
名句書法欣賞
李白夫天地者,萬物之逆旅也;光陰者,百代之過客也。書法作品欣賞
夫天地者,萬物之逆旅也;光陰者,百代之過客也。書法作品
譯文和注釋
譯文
  天地是萬物的客舍,時間是古往今來的過客。死生的差異,就好像夢與醒的不同,紛紜變換,不可究詰,得到的歡樂,又能有多少呢?古人夜間執著火炬遊玩,實在是有道理啊。況且溫和的春天以秀美的景色來招引我們,大自然又給我們展現錦繡風光。相聚在桃花飄香的花園中,暢敘兄弟間快樂的往事。弟弟們英俊優秀,個個都有謝惠連那樣的才情,而我作詩吟詠,卻慚愧不如謝靈運。清雅的賞玩不曾停止,高談闊論又轉向清言雅語。擺開筵席來坐賞名花,快速地傳遞著酒杯醉倒在月光中。沒有好詩,怎能抒發高雅的情懷?倘若有人作詩不成,就要按照當年石崇在金谷園宴客賦詩的先例,誰詠不出詩來,罰酒三杯。
注釋
桃花園,疑在安陸兆山桃花岩。從:cóng(舊讀zòng),堂房親屬。從弟:堂弟。
逆旅:客舍。 逆:迎接。 旅:客。 迎 客止歇,所以客舍稱逆旅。
過客:過往的客人。李白《擬古十二首》其九:“生者為過客。”
浮生若夢:意思是,死生之差異,就好像夢與醒之不同,紛紜變化,不可究詰。
秉燭夜遊:謂及時行樂。秉:執。《古詩十九首》其十五:晝短苦夜長,何不秉燭游。曹丕《與吳質書》:少壯真當努力,年一過往,何可攀援!古人思秉燭夜遊,良有以也。有以:有原因。這裡是說人生有限,應夜以繼日的遊樂。秉,執。以,因由,道理。
陽春:和煦的春光。召:召喚,引申為吸引。煙景:春天氣候溫潤,景色似含煙霧。
大塊:大地。大自然。假:借,這裡是提供、賜予的意思。文章:這裡指絢麗的文采。古代以青與赤相配合為文,赤與白相配合為章。
序:通“敘”,敘說。天倫:指父子、兄弟等親屬關係。這裡專指兄弟。
群季:諸弟。兄弟長幼之序,曰伯(孟)、仲、叔、季,故以季代稱弟。季:年少者的稱呼。古以伯(孟)、仲、叔、季排行,季指同輩排行中最小的。這裡泛指弟弟。
惠連:謝惠連,南朝詩人,早慧。這裡以惠連來稱讚諸弟的文才。
詠歌:吟詩。
康樂:南朝劉宋時山水詩人謝靈運,襲封康樂公,世稱謝康樂。
“幽賞”二句:謂一邊欣賞著幽靜的美景,一邊談論著清雅的話題。
瓊筵(yán):華美的宴席。坐花:坐在花叢中。
羽觴(shāng):古代一種酒器,作鳥雀狀,有頭尾羽翼。醉月:醉倒在月光下。
金谷酒數:金谷,園名,晉石崇於金谷澗(在今河南洛陽西北)中所築,他常在這裡宴請賓客。後泛指宴會上罰酒三杯的常例。
簡評
唐玄宗開元十五年(公元727年),二十七歲的作者“仗劍去國,辭親遠遊”來到安陸。《春夜宴從弟桃花園序》約於公元733年(開元二十一年)前後作於安陸,作者與堂弟們在春夜宴飲賦詩,並為之作此序文。
李白名句,春夜宴桃李園序 / 春夜宴從弟桃花園序名句
夫天地者,萬物之逆旅也;光陰者,百代之過客也。 詩詞名句 _字典網 https://bit.ly/3D05YL9
--------------------
本文
夫天地者,萬物之逆旅;光陰者,百代之過客;而浮生若夢,為歡幾何?古人秉燭夜游,良有以也。況陽春召我以煙景,大塊假我以文章。會桃李之芳園,序天倫之樂事。群季俊秀,皆為惠連;吾人詠歌,獨慚康樂。幽賞未已,高談轉清。開瓊筵以坐花,飛羽觴而醉月。不有佳作,何伸雅懷﹗如詩不成,罰依金谷酒數
譯文
天地,是萬物暫時居住的旅舍;光陰,是穿越百代不停的過客。飄浮不定的人生有如一場夢,快樂的日子能有多少?古人手持燈燭夜間游玩,確實是有其原因。更何況溫暖的春天用淡煙輕籠的艷麗景色召喚我們,大自然為我們提供靈感的源泉、寫作的素材。聚會在桃李芬芳的園子,敘談兄弟之間快樂的事情。眾位賢弟才智聰敏,都是謝惠連一流的人物;我們作詩吟詠,只有我比不上謝靈運的才華,感到慚愧。幽雅景致觀賞未盡,高談闊論更轉清奇。擺開盛大的筵席,坐在桃李花之間,酒杯如飛一般傳來傳去,在月下醉飲。沒有美妙的詩章,怎能抒發高雅的情懷?如果誰詠詩不成,就按照金谷園宴會的規矩罰酒三杯。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