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津湖戰役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2021-10-21_1336302021-10-21_1336182021-10-21_1335562021-10-21_1329382021-10-21_1329322021-10-21_1329252021-10-21_1329212021-10-21_132908FireShot Capture 153 - 長津湖戰役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 zh.wikipedia.orgFireShot Capture 154 - 長津湖戰役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 zh.wikipedia.org

長津湖戰役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雙方戰略目標都未達成
美軍在突破中國軍隊包圍時,大量使用了空中投擲的凝固汽油彈,令志願軍遭受了重大傷亡。根據中方史料記載,整場長津湖戰役中,志願軍第9兵團戰鬥傷亡1.9萬人,凍死凍傷約近3萬人,總計減員4.8萬人,減員幅度過半。盡管中國阻止了美軍攻克朝鮮半島全境的戰略企圖,但是其全殲美軍陸戰一師的戰略目標同樣沒能達成。
歷史上的長津湖戰役 https://bit.ly/30CqRuY
長津湖戰役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s://bit.ly/3aV4MK3
長津湖戰役(韓語:장진호 전투/長津湖戰鬪;英語:Battle of Chosin Reservoir)[註 8],又稱抗美援朝第二次戰役東線[註 9] ,是韓戰中中國人民志願軍參戰後第二次戰役中的一場重要戰役,屬於韓戰的東線部分。美國海軍陸戰隊第一師(師長奧利弗·史密斯少將)、美國陸軍第7步兵師(師長巴大維少將)下轄的4個師屬野戰炮兵營和第31團級戰鬥隊(中國方面稱其為「北極熊團」)為聯合國軍主要作戰單位[11]。中國人民志願軍冒著嚴寒進行突襲把聯合國軍包圍。聯合國軍無法阻擋中國軍隊的持續攻勢轉而往38度線以南撤退,中國人民志願軍持續追擊聯合國軍,最終聯合國軍靠海空優勢成功突圍並撤退至38度線以南的釜山,而中國軍隊則持續進攻至38度線以南,直到占領了大韓民國首都漢城(今「首爾」)為止。長津湖戰役為韓戰的轉折點,使得聯合國軍隨後撤出北韓,自此放棄了原先以大韓民國統一朝鮮半島的目標[12]。而這也是由16個國家組成的聯合國軍(United Nations Command)繼溫井戰役後第二場挫敗,而韓戰的走向也演變成聯合國軍與中國人民志願軍雙方間的攻防。
長津湖是朝鮮北部最大的湖泊,由發源於黃草嶺的長津江向北在柳潭里和下碣隅里之間形成長津湖,最後注入鴨綠江。長津湖戰役對整場韓戰的進程有重大的影響,戰役共包括防守下碣隅里、防守柳潭里、美國海軍陸戰隊第5團及第7團從柳潭裡突圍撤向下碣隅里 、美國陸軍第31團級作戰隊在長津郡東面的戰事四部分。
中華人民共和國參戰後不久,中國人民志願軍第9兵團悄悄渡過鴨綠江,搶先進入朝鮮東北部並在長津湖包圍聯合國軍。令長津湖地區的美國陸軍第10軍十分意外,雙方隨即在嚴寒氣候下展開一場歷時17天的殘酷戰鬥。在1950年11月27日到12月13日期間,愛德華·阿爾蒙德少將指揮三萬餘[5] 人的聯合國軍部隊(戰後被授予綽號:長津少數者,英文:The Chosin Few)被宋時輪指揮的6.7萬餘[3]人的中國部隊分割包圍。中國軍隊由於後勤補給不足,一部分軍隊必須進行急行軍穿插,在行軍過程中丟棄了棉衣。最後因為沒有冬裝和缺少食品補給,志願軍饑寒交迫死傷很大。於此同時,志願軍由於武器裝備落後低劣而受到美軍空軍、炮擊與火箭彈等武器嚴重打擊。不久後聯合國軍突破包圍圈撤退,但美國陸軍第31團也遭受了重創。美國陸軍第10軍從興南港的撤離,標誌著聯合國軍完全撤出了北韓境內。
長津湖戰役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s://bit.ly/3aV4MK3
背景
美軍由南向北行進的半島地圖
聯合國軍向鴨綠江推進地圖。
1950年9月15日,美國第10軍成功登陸仁川。在聯合國軍南北夾擊之下,釜山周圍的朝鮮人民軍主力遭到殲滅性打擊。9月末,聯合國軍攻占漢城(今首爾),韓戰的結束已經在望了。[13] 10月初,聯合國軍越過38線,進入朝鮮,意圖在1950年底重新統一南北韓[14]。聯合國軍以貫穿朝鮮北部的太白山脈為分界線[15],沿西海岸進攻的為美國第8軍團,東海岸則為大韓民國第1軍與美國第10軍[15]。10月19日,隸屬美國第8軍團的韓國陸軍第1步兵師率先攻入平壤。20日,平壤被聯合國軍占領。朝鮮人民軍至此基本被消滅殆盡。絕大多數聯合國領導人,包括聯合國軍總司令道格拉斯·麥克阿瑟將軍,認為韓戰將在聖誕節前結束。
麥克阿瑟在不晚於11月15日的某個時候給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發了一封電報,其中提到了他「不能同意」關於「重新審議聯合國軍使命」的意見。並強調「聯合國的基本政策是消滅所有朝鮮的武裝抵抗力量」以建立一個「統一和自由的國家」。電報中麥克阿瑟還表示:「我計劃11月15日發起總攻勢,目標是進至鴨綠江,佔領全朝鮮。任何與此計劃背道而馳的方案都將徹底瓦解我軍的士氣,並造成無法估量的心靈創傷。」[16]「聖誕節回家」攻勢隨即展開部署。
此時,西方世界不知道中華人民共和國悄悄地介入了這場戰爭。10月24日,從東線進入朝鮮的志願軍第42軍進入了黃草嶺、赴戰嶺地區,與向北推進的大韓民國陸軍第3師發生戰鬥。隨後,隸屬該軍的第124師在黃草嶺一線,與聯合國軍後續的美陸戰一師陸戰7團,進行了近2個星期的戰鬥(黃草嶺阻擊戰)。11月7日,第124師放棄黃草嶺一線的阻擊陣地。美陸戰一師越過黃草嶺一線,進入長津湖地區。11月10日,美國第1海軍陸戰師陸戰7團進占古土裡。11月15日,進占下碣偶里。11月24日,進占柳潭裡。同時,美陸軍7師第31戰鬥團進入長津湖地區,接替長津湖東海軍陸戰隊第1師陸戰5團在新興里及內洞峙的陣地。
至11月26日,美第10軍進入長津湖地區部隊部署如下:
內洞峙: 陸軍第7師32團第1營、31團重迫擊炮連;
新興里:陸軍第7師31團第3營、第57野戰炮兵營A連B連及第15防空炮營D連;
後浦:陸軍第7師31團團部和坦克連(22輛坦克);
泗水裡:陸戰1師第1工程營A連;
柳潭裡:陸戰5團、陸戰7團(欠2營營部、F連及機炮連)、陸戰炮兵第11團第1營、第4營和第3營G連I連;
德洞山口西北無名高地:陸戰7團1營C連(欠1個排);
德洞山口:陸戰7團第2營F連;
下碣隅里:陸戰1團第3營(欠G連)、陸戰7團2營營部及機炮連、陸戰炮兵第11團第2營D連和3營H連、陸戰1師第1工兵營D連、第10軍第10工兵營D連以及一些排級零散支援單位;
古土里:陸戰1團團部及第2營、陸戰炮兵第11團第2營E連、陸軍第7師31團B連、陸軍第185工兵營以及一些零散單位;
真興里:陸戰1團第1營;
長津湖戰役前中國人民志願軍誓師出戰,當時氣溫零下30攝氏度,但官兵僅穿單衣。
而聯合國軍一無所知的是,中國人民志願軍124師從黃草嶺撤出之後,從中國境內趕來的志願軍9兵團接替了其在東線的防務。志願軍9兵團即中國人民解放軍第9兵團,隸屬華東野戰軍。該兵團為華野精銳,下轄20軍(原華野1縱),23軍,27軍(9縱),26軍(8縱)共12個師。11月初開始,20軍,27軍各部均隱蔽前進,進入長津湖地區。11月26日,20軍四個師(第58、59、60和89師)和27軍的3個師(第79、80和81師)均進入指定攻擊位置。59師,79師,89師在柳潭裡周圍,目標為柳潭裡的陸戰一師部隊。58師在下碣隅里周圍。80,81師在新興里/內洞峙周圍。60師在土古里和下碣隅里之間。
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對聯合國發出一系列警告之後介入衝突。[17] 1950年10月19日,大規模的中國軍隊以中國人民志願軍的名義秘密跨過邊境進入北韓。[18] 志願軍第42軍是最早到達長津湖地區的中國軍隊之一,目標是阻止東線聯軍的推進。[19] 10月25日,正在推進的韓國第1軍與中國軍隊遭遇,並在長津湖以南的黃草嶺山口停下。[20] 元山登陸後,第10軍的美國第1海軍陸戰師於11月2日遭遇志願軍第124師阻擊,在後續戰鬥中給中國軍隊造成重大傷亡。[21] 11月6日,志願軍42軍受命向北撤退,意圖將聯合國軍誘至長津湖。[22] 到11月24日,第1陸戰師分別占領了湖東面的新興里和西面的柳潭裡。[23]
面對中國軍隊對第8集團軍所部的突然襲擊,道格拉斯·麥克阿瑟將軍命令第8集團軍發動「聖誕節回家」攻勢。[24] 為配合攻勢,麥克阿瑟命令第10軍從長津湖向西進攻,切斷至關重要的滿浦鎮-江界-熙川補給線。[25][26] 因此美國第10軍指揮官愛德華·阿爾蒙德少將在11月21日制定了一個計劃。該計劃要求美國第1海軍陸戰師從柳潭裡向西推進,美國第7步兵師派出一個團級戰鬥隊在新興里保護其右翼。美國第3步兵師在保障後方地區安全的同時也保護其左翼。[27] 這時第10軍已被分散在長達400英里(640公里))的戰線上了。[23]
中國方面,由於海軍陸戰隊在元山突然登陸[28],中國的毛澤東主席10月31日致電第9兵團司令員宋時輪和副司令員陶勇 [註 10],要求立即消滅韓國首都師、韓國第3步兵師,美國第1海軍陸戰師和美國第7步兵師[29]。在毛澤東的緊急命令下,第9兵團於11月10日迅速進入北韓[30]。然而在9兵團進入北韓之前,出於某些原因,毛澤東在給彭德懷的復電中卻改變了試圖全殲東線美軍第10軍的計劃,11月4日,在其復電志司的時候提到:「以誘敵深入與伺機殲敵為方針。」並在11月7日給志司的回覆電報中再次強調說:「爭取在本月內至12月初一個月內,東西線各打上一兩場仗,共殲敵七八個團,將戰線推進至平壤-元山間鐵路線區域,我軍就在根本上勝利了。」[31]由此可見,中國人民志願軍的目標最初確實是試圖全殲美第10軍,但很快毛澤東由於某種原因放棄了這個想法,轉而將「殲敵七八個團」和「將戰線推進至平壤-元山間鐵路線區域」作為抗美援朝第二次戰役的戰略目標。
隨即,在未被聯合國軍情報機構發現的情況下[32],11月17日第9兵團悄悄進入長津湖地區,同時第9兵團第20軍在柳潭裡附近接替了第42軍[22]。
戰役過程
A map showing force emplacements around a lake
長津湖之戰。紅色箭號線中國人民志願軍進攻路線圖,藍色線聯合國軍防守圖,藍色箭號線聯合國軍撤退圖。
聯合國軍從長津湖突圍,撤退示意圖
1950年,中國人民志願軍第九兵團司令員宋時輪(中)在長津湖前線
中國人民志願軍向聯合國軍的陣地衝鋒:「不同於很多人的刻板印象,中國軍隊並沒有使用所謂的『人海戰術』,而是採用50-100人聯繫緊密的戰鬥群」[33]
由愛德華·阿爾蒙德指揮的美國第10軍當時被分散部署在朝鮮東北部,第10軍與其它支援單位距離相當遠,在長津湖的第10軍部隊包括史密斯少將的美國第1海軍陸戰師的主力、巴大維少將的美軍第7步兵師的部份單位及英國皇家海軍陸戰隊第41獨立突擊隊。中國軍隊的猛烈攻擊破壞了聯合國軍的攻勢,麥克阿瑟及阿爾蒙德命令海軍陸戰隊第1師師長奧利弗·普林斯·史密斯及轄下部隊突破包圍,從1950年11月26日起,「聯合國軍」開始且戰且退撤向興南港。為了保持部隊集中及謹慎地推進,史密斯主動進攻以突破包圍。
在11月27日夜,志願軍第9兵團第20、27軍發動了多起進攻,並沿長津湖至古土裡的公路埋伏起來。在柳潭裡,第5、第7和美國第11陸戰團被志願軍第59師、第79師和第89師包圍並受到攻擊。同樣,第31團級戰鬥隊在新興里被志願軍第80師和第81師分割並遭到伏擊。最後,志願軍第60師從北面包圍了古土裡的第1陸戰團的一些單位。[34]到11月28日,聯合國軍被出乎意料地分割在柳潭裡、新興里、下碣隅里和古土裡。[35]
柳潭裡的戰鬥
11月27日,按照阿爾蒙德的指示,史密斯命令第5陸戰團向西面的武坪里發起攻擊。[36]攻擊旋即被中國人民志願軍第89師阻截,迫使陸戰隊員在柳潭裡周圍的山脊上掘壕防守。[37][38]到了晚上,中國第79師的3個團從北和東北方向對柳潭裡的山脊發動了進攻,意圖一舉殲滅守軍。[39]攻擊部隊悄悄接近陸戰隊的陣地後近戰隨之展開,[40]但第5和第7陸戰團守住了防線,並重創中國軍隊。[41][42]11月28日拂曉時,中國軍隊和美國守軍在柳潭裡防禦圈周圍相持不下。[43]
在柳潭裡開戰的同時,志願軍第59師向第7陸戰團的C連和F連發起了攻擊,並封鎖了柳潭裡和下碣隅里之間的公路。[44]這次成功的進攻迫使C連撤進柳潭裡,於是只剩下F連被困在德洞山口,一個控制著公路的至關重要的山口。[45]在11月29日,第7陸戰團多次試圖營救F連,儘管重創中國軍隊,但未能成功。[46]在下碣隅里火炮和陸戰隊海盜式飛機的支援下,F連在遭到志願軍第59師持續不斷的攻擊下成功堅守了5天。[47]
志願軍第79師在柳潭裡遭到重大損失之後,第9兵團指揮部認識到柳潭裡駐紮的是第1陸戰師的主力,其兵力是原來預計的兩倍。[48] 宋時輪確信繼續進攻於事無補,因此命令第9兵團從11月28日到30日放棄柳潭裡,將主要攻擊轉向新興里和下碣隅里。[48][49] 與此同時,在朝鮮西部前線的美國第8集團軍在清川江戰鬥中被迫全線撤退,麥克阿瑟命令阿爾蒙德將美國第10軍撤退到興南港。[50] 按照阿爾蒙德和史密斯的指令,第5和第7陸戰團指揮官, 雷蒙德·L·默里中校和霍默·L·利曾伯格上校,於11月30日分別發出聯合命令,從柳潭裡向下碣隅里突圍。[51] 面對中國阻擊師與撤退中的陸戰團即將到來的激烈戰鬥,史密斯宣稱:「撤退個屁!我們不是在撤退,我們只是在另一個方向上進攻!」[52]
為了突圍,陸戰隊員編成了護衛隊,由僅有的一輛M4A3謝爾曼坦克打頭陣。計劃由第5陸戰團第3營作為護衛隊的先頭部隊,用3個營掩護後翼。與此同時,第7陸戰團第1營向F連方向攻擊前進以打通德洞山口的道路。[53]突圍之前,為掩護公路免受中國軍隊襲擊,第7陸戰團第3營必須首先向南攻擊占領1542高地和1419高地。[54] 在第1陸戰航空聯隊的空中掩護下,突圍開始了。[55]
一隊士兵在一個山頂巨石下參加戰鬥
陸戰隊員在一塊巨石的掩護下與中國軍隊交戰。
12月1日上午,第7陸戰團第3營在1542高地和1419高地投入與志願軍第59師第175團的戰鬥。中國軍隊頑強的防守隨即逼停了陸戰隊員,到下午護衛隊通過7團3營的陣地時,他們仍然困在公路與山峰之間的山坡上。[56][54]由於下碣隅里仍未攻取,志願軍高層急令第79師恢復對柳潭裡的攻擊,同時第89師向南面的古土裡急進。[57] 中國軍隊在夜間發起猛烈的攻擊,「聯合國軍」後衛部隊因此招來夜間戰鬥機來壓制攻擊勢頭。[58] 戰鬥一直持續到12月2日上午,所有的陸戰隊員成功撤出柳潭裡為止。[58]
與此同時,第7陸戰團第1營在12月1日還在設法突破中國軍隊在1419高地的阻截。志願軍不顧嚴重的戰鬥傷亡、飢餓和嚴寒,投入最後5個排堅守不退。[59] 在夜幕降臨前,第7陸戰團1營最終攻占了頂峰,並開始穿過公路東側山地前進。[60] 第7陸戰團1營以出其不意的行動,成功摧毀了數個公路沿線的中國防守陣地。[61] 在12月2日上午,F連和第7陸戰團1營的聯合攻擊肅清了德洞山口,至此打通了柳潭裡和下碣隅里之間的公路。[62]
雖然柳潭裡到下碣隅里的公路已經打通,護衛隊仍然需要從眾多俯瞰公路高地上的中國軍隊陣地中闖出路來。在撤退的第一個夜晚,大批的中國軍隊攻擊了護衛隊,並重創了第5陸戰團第3營。[63] 在餘下的行進過程中,儘管強大的空中掩護壓制了大部分中國軍隊,寒冷的天氣、騷擾火力、小股突襲和路障還是嚴重延緩了撤退,並造成了許多傷亡。[64] 雖然困難重重,護衛隊還是在12月3日下午井然有序地到達了下碣隅里,並在12月4日完成了撤離。[65]
長津湖以東
主條目:費斯特遣隊和北極熊團
一個身著軍服棕色頭髮的高加索人
小唐·卡洛斯·費斯中校。第31團級戰鬥隊因受其領導,後來被稱為「費斯特遣隊」
第31團級戰鬥隊(RCT-31),後來被稱為「費斯特遣隊」,是為保護向武坪里進攻的海軍陸戰隊右翼而由第7步兵師臨時組建的團級戰鬥隊。團級戰鬥隊(Regimental Combat Team)是美軍在二戰與韓戰中的一種基礎部署單位,類似於二戰德軍的戰鬥群(Kampfgruppe),通常由一個步兵團與數個戰鬥支援單位組成。團級戰鬥隊可根據任務需要擴大或縮小其編制。開戰前,第31團級戰鬥隊零散地分布著,其主要單位分別在新興里北部山區,新興里以西的入湖口和新興里南面的後浦鎮等不同的地方。[66] 雖然中國人堅信第31團級戰鬥隊是一個加強團,[48] 但由於第7步兵師的主力在朝鮮東北部分散著,特遣隊實際上缺了一個營的兵力。
在長津湖東面,「聯合國軍」美軍第7步兵師1支為數2,500人的第31團級作戰隊於11月27日深夜,中國人民志願軍第80師及第81師的3個團偷襲北部山區和入湖口地區,圍困第31團[67],第2天,志願軍總司令命令第81師其餘部隊南下長津湖東面增援,並留下第94師作為預備隊(這些單位原本在途中於下碣隅里發動遊擊戰)。第32步兵團第1營由於人數上處於劣勢,又遭到連續不斷的攻擊,在新興里以北遭遇重大傷亡,[68] 同時在入湖口的第57野戰炮營和第31步兵團第3營也幾乎被擊潰。[69] 中國軍隊將第81師第242團派往1221高地,[70] 這是個控制著新興里和後浦之間公路的未設防高地。[71] 在夜裡的戰事結束時,第31團級特遣隊已經被分割為三個部分。[72]由於相信入湖口守軍已被消滅,志願軍停止進攻,開始接收美軍陣地的食品和衣物。[73] 11月28日早晨,第31步兵團第3營在入湖口對志願軍第239團實施了反擊,致志願軍重大損失。[73][74] 在此戰役中,指揮官麥克萊恩上校中彈被俘、4天後死亡。接任的費斯中校於撤退時遇伏擊,經過反撲,率聯合國軍攻下1221高地大部分,獲追贈美國最高榮譽榮譽勳章。9名第31團的士兵被授與陸軍十字勲章,這是美軍第二最高殊榮之獎章。下午的時候,阿爾蒙德飛到第31團級戰鬥隊防禦圈,並相信第31團級戰鬥隊有足夠的兵力開始向北進攻,並能擊敗任何他們遇到的志願軍「殘部」。阿爾蒙德命令第31團級戰鬥隊指揮官艾倫·D·麥克萊恩上校繼續向北推進,並給麥克萊恩手下的三個軍官頒發了銀星獎章。第32步兵團第1營指揮官小唐·C·費斯(Don C. Faith, Jr.)厭惡地把他的獎章扔到了雪地裡。[75]
11月28日夜裡,志願軍第80師以3個團重新進攻[76]。在入湖口處,由於聯絡中斷,志願軍的進攻成為一場災難,美軍第57野戰炮營防空炮的壓倒性火力成批地橫掃了志願軍[77][78][註 11]。在此戰鬥以後,志願軍第238和第239團一共只剩下不到600名士兵。[79] 另一方面,由於志願軍第240團的進攻,麥克萊恩被迫下令從北部山區向入湖口撤退。[80] 11月29日,第1營成功突破中國人的封鎖到達入湖口處,但麥克萊恩卻因為誤將一些中國士兵當成美國人而失蹤[81][註 12]。志願軍最後在11月29日夜停止了進攻,等待新的增援部隊。[82]
在第31團級戰鬥隊遭到圍攻時,阿爾蒙德最終命令第1陸戰師從下碣隅里突圍去營救第31團級戰鬥隊——一個史密斯不可能完成的命令。[83] 只有第31團坦克連發動了對1221高地的攻擊嘗試營救第31團級戰鬥隊,[84] 但由於沒有步兵支援,28日和29日的兩次裝甲進攻均因道路濕滑,地形不利和受到步兵的近距離打擊而受阻。[85] 到了11月30日,美軍為防禦下碣隅里從後浦撤出,第31團級戰鬥隊的餘部完全被困了[86]。
11月30日,第7步兵師指揮官巴大維少將飛臨新興里入湖口,會見了目前成為第31團級戰鬥隊指揮官的費斯。費斯表達了突圍的困難,尤其是要攜帶31戰鬥隊的500名傷員。[87] 在同一天,作為第80師增援部隊的志願軍第94師到達戰場。[註 13] 到了午夜,志願軍4個團重新發起進攻,第80師師長詹大南命令在拂曉前徹底殲滅第31團級戰鬥隊。[88] ,第57營的防空炮再次使得志願軍陷入絕境,[89] 但第57營也幾乎用光了炮彈。[90] 在12月1日白天,費斯終於下令第31團級戰鬥隊從新興里突圍撤向下碣隅里。[90]
12月1日,一旦天氣允許第1陸戰航空聯隊提供空中掩護,美軍立即開始突圍。[91] 在美軍組成護衛隊準備離開防禦圈時,第241團立即蜂擁殺入美國軍隊,[92] 其他3個團也包抄過來。[93] 擔任掩護的飛機不得不向31戰鬥隊的前方不遠處投擲凝固汽油彈,這對中美兩軍士兵都造成了傷亡。[94] 猛烈轟炸的結果掃平了阻擊的中國連隊,[93] 使得護衛隊得以前進。[95] 在31戰鬥隊的前鋒奪路前進時,密集的輕武器火力使得許多後衛隊士兵放棄保護卡車車隊,而到公路下邊尋找掩護。[95] 志願軍的火力也打死打傷了卡車裡的人,還包括那些把開車工作看成是自殺的卡車司機們。[96] 護衛隊在下午晚些時候漸漸靠近了1221高地下面的一個路障。[97] 幾隻小部隊嘗試清除1221高地,但在占領了一部分高地後,失去指揮的士兵們沒有回到隊伍中,而是一直逃向冰凍的湖面。[98] 在費斯親自率隊攻擊路障時,他被志願軍的手榴彈擊中,後來傷重不治。[99] 護衛隊成功攻破第一個路障,但在到達位於後浦的第二個路障的時候,第31團級戰鬥隊在志願軍的攻擊下潰散了。[100]志願軍宣稱27軍80師殲滅美軍步兵第7師第31團、第32團1個營以及1個加強炮兵營和1個坦克連,是志願軍參加韓戰初期唯一一次成建制殲滅美軍1個團[101]。美軍則報導步兵第7師第31團於12月1日突圍後,原編制的2500人只剩下1050人,其中385人還能戰鬥,編成一個臨時營。[102][103]
下碣隅里周邊戰事
士兵們注視著他們前面的一個高地,飛機正向那裡投彈
F4U Corsair向中國軍隊陣地投擲凝固汽油彈。
A convoy in the snow with men resting on the vehicles
在戰鬥暫停期間,海軍陸戰隊正在車隊旁邊休息
草地上的帳篷群
下碣隅里的空中支援指揮中心
1950年11月中,大約300名隸屬英國皇家海軍陸戰隊第41獨立團的士兵在海軍中校道格拉斯·萊斯戴爾指揮下,被配屬在美國第1海軍陸戰師中,這是歷史上第2次美國及英國的海軍陸戰隊共同作戰[104](第一次是在義和團運動)。
為了支援海軍陸戰隊向武坪里的進攻,下碣隅里成為美軍一個重要的補給站,還有一個正在修建的機場。史密斯和第1陸戰師的指揮部也在下碣隅里。[35] 因為第1陸戰師的主力集結在柳潭裡,下碣隅里只有來自第1和第7陸戰團2個營薄弱防禦,駐軍的其餘部分由來自於陸軍和海軍陸戰隊的一些工兵和後勤支援單位組成。[105]
志願軍最初的計劃要求第58師在11月27日夜裡向下碣隅里發起攻擊,但該師因使用過時的日本地圖,在野外中迷路了。[106] 直到11月28日拂曉以後,第58師才到達下碣隅里。[106] 同時,由於前一夜發生的戰鬥和伏擊,下碣隅里的守軍注意到了他們周圍的志願軍。第1陸戰團第3營指揮官托馬斯·L·里奇預計,志願軍將在11月28日夜裡展開進攻。[107] 美軍因為人員短缺,幾乎所有的人都被派上前線,包括戰鬥訓練很少的後勤部隊,[108]並在21:30之前進入高度戒備狀態。[109]
志願軍第20軍第58師第172團3連連長楊根思,他是志願軍在韓戰中僅有的兩名特級英雄之一(另一名是黃繼光)。
過了不久,志願軍第173團在防禦圈的西側和南側發起攻擊,第172團同時攻擊了防禦圈北側的高地。[110]志願軍在防禦陣地上打開了幾個缺口,併到達陣地後方。[111] 但這卻導致了混亂,起因是志願軍的紀律崩潰,士兵開始哄搶食品和衣物,而不是擴大戰果。[112] 防守的美軍在反擊後成功摧毀了志願軍突入部隊,趁志願軍各團之間聯絡中斷堵住了缺口。[108] 當戰鬥結束的時候,志願軍只取得北部防禦圈的東高地。[108] 當時第41獨立團正在和由崔斯提·普勒指揮的美國海軍陸戰隊第1旅在一起,11月29日早上,美國海軍陸戰隊第1師師長奧利華·史密斯命令普勒派出1支戰鬥隊打通江東里與下碣隅里之間的道路,當時海軍陸戰隊第1師的主力正在下碣隅里,突圍部隊包括萊斯戴爾皇家海軍陸戰隊第41獨立團、美國海軍陸戰隊第1旅第3營B連、美國陸軍第31團及數個總部和支援單位,突圍部隊共有大約900名士兵和140輛車輛[113]。
突圍部隊在11月29日早上9時30分開始突圍,由於志願軍的堅決阻擊,美軍到下午4時30分才向目的地推進了一半的距離。在長津郡下碣隅里外圍1071.1高地東南小高嶺的作戰中,志願軍第20軍第58師第172團3連連長楊根思指揮連隊擊退美軍多次進攻。在耗盡彈藥、戰鬥只剩他一人的情況下,楊根思懷抱炸藥同進攻高地的美軍士兵同歸於盡[114]。志願軍在名叫「地獄火岟谷」的地方伏擊美軍,將美軍分割成幾個部份,美軍在此地被包圍、孤立及失去無線電通訊連繫,在第1裝甲團D連的支援下,美軍在下碣隅里與海軍陸戰隊第1師會合,史密斯命令萊斯戴爾說:「把所有力量投入突圍。」萊斯戴爾回答說:「很好,我們將上演一場好戲。」[115]他傳令要冒著炮火向下碣隅裡前進。
11月29日晚上,志願軍集結準備進攻,但在行動之前,集結的志願軍被陸戰隊第542夜間戰鬥機中隊的空襲擊垮。[116]
士兵們把一個傷員送到直升飛機上
由陸戰隊第6偵察中隊的HO3S-1直升機撤出的陸戰隊傷員
聯合國軍從長津湖抉突圍,撤退示意圖
由於下碣隅里兵力的極其短缺,史密斯命令從古土裡向北派出一個特遣隊打通下碣隅里南方的道路。[117] 作為回應,一個包括第41皇家陸戰突擊隊,第1陸戰團G連和第31步兵團B連的921名士兵的特遣隊組建起來。[118][119] 該特遣隊因其指揮官為道格拉斯·B·德賴斯代爾而被稱之為「德賴斯代爾特遣隊」,他也是第41突擊隊的指揮官。[118] 在11月29日下午,德賴斯代爾特遣隊在志願軍第60師的連續攻擊下開始從古土裡向北推進。[120][121] 特遣隊之後的悲慘經歷使這條公路贏得「地獄火山谷」的別稱。[122] 隨著志願軍攻擊線的拉長,特遣隊開始混亂起來,[123] 護衛隊一輛被擊毀的卡車後來把特遣隊分割成兩段。[124] 雖然特遣隊的前半部分於打開道路11月29日夜裡進入下碣隅里,但後半部分被殲滅了。[125] 特遣隊儘管遭受159人負傷162人陣亡或失蹤的損失,還是給下碣隅里的防禦帶來了300個急需的步兵。[119][126] 在晚上,第41獨立團的大部份士兵、美國海軍陸戰隊第1旅第3營B連和第1裝甲團D連的坦克到達下碣隅里,當時1名亦叫萊斯戴爾的傷兵走入指揮部宣佈:「第41獨立團的任務已完成。」實際上發生了誤會,大約400名突圍部隊士兵仍被困在地獄火岟谷,他們與主要部隊失去無線電通訊連繫及被中國軍隊包圍,後在保姆上尉領導下突圍成功,保姆上尉被授與勳章,是長津湖戰役中11位授勳的其中1人[127]。
由於更多來自後浦的增援在11月30日到達,[128] 守軍企圖奪回東高地。儘管摧毀了一個志願軍連,但所有努力全都失敗了。[129][130] 當夜幕降臨,第58師集結了剩下的1,500名士兵,為奪取下碣隅里做最後一搏。[131] 增強了的守軍消滅了大部分的進攻部隊,只剩下東高地周圍的陣地沒被控制。[132] 當志願軍嘗試從東高地推進時,被第31步兵團坦克連擊敗。[133]美國海軍陸戰隊首位華人軍官呂超然中尉組成500名特遣隊員,支援重要撤退關口,帶領他們死裡逃生,他獲頒軍中最高榮譽,並破格晉升為陸戰隊少校,他的事蹟被載入美軍的各種戰史,最後榮譽退伍[來源請求]。
被包圍的部隊包括60名皇家海軍陸戰隊員、美國陸軍第31團B連的士兵、海軍陸戰隊所屬指揮部及支援單位,他們被分割為4部份,其中一部份士兵陣亡、受傷或被俘,一小部份士兵突破中國軍隊的封鎖線及退回到江東里,在晚上,第31團第1營B連在阿爾弗雷德·安達臣中校指揮下在一處地方組成環形防線及重組部隊。11月30日早上,安達臣接到命令指揮部隊撤退,他指揮部隊安全撤回到江東里。[127]
為數900人的萊斯戴爾戰鬥隊,大約300人到達下碣隅里,300人陣亡或受傷和大約135人被俘,其餘的返回到江東里,141輛車輛的其中75輛被擊毀,其中一部份不能修復,海軍陸戰隊第一師師長史密斯將軍認為取得局部勝利,因為將300名士兵及1個裝甲連送到下碣隅里防守[134]。
到12月1日,志願軍第58師實際上已經被摧毀,[135] 其殘部在等待第9兵團第26軍的增援。[136][137] 但讓宋時輪最感到失敗的,就是第26軍沒有在陸戰隊員從柳潭裡突圍之前到達。[10] 機場在12月1日建成通航,聯合國軍得以獲得增援以及撤走死者和傷員。[138] 隨著柳潭裡的陸戰隊員於12月4日完成撤離,被圍的聯合國軍終於可以開始向興南港突圍了。
突圍
經過短暫的休息,[誰?]12月6日開始突圍,第7陸戰團作為撤退部隊的前鋒,第5陸戰團在後面掩護。[139] 與此同時,姍姍來遲的志願軍第26軍抵達下碣隅里,其第76師和第77師替換了第58和第60師。[140] 在第7陸戰團在下碣隅里南面向第76師推進時,第5陸戰團接管了防禦圈並從第76師手中奪回了東高地。[141][142] 為阻止突圍而做的最後努力中,[141] 志願軍又恢復了慣用的夜間攻擊,第76和第77師對下碣隅里防禦圈進行了全面進攻。[136] 陸戰隊員最終擊退了志願軍的進攻。[143]
同時,第7陸戰團奪取了公路周圍的高地,打通了下碣隅里和古土裡之間的公路。但只要陸戰隊員一離開,第77師立即回到兩側山峰並攻擊撤退隊伍。[144][145] 混戰在隊伍中爆發,撤退進展極其緩慢。[146] 海軍陸戰隊的夜間戰鬥機恢復了對志願軍的壓制,[145] 大部分阻擊部隊在戰鬥中被摧毀。[147] 12月7日,餘下的隊伍成功輕鬆抵達古土裡,最後面的單位也在當夜到達。[148]
下碣隅里的第26軍失敗後,志願軍高層命令第26軍和第27軍追擊撤退的聯合國軍,第20軍堵截撤退路線。[147][149] 但由於第20軍大部已經在柳潭裡和下碣隅里被摧毀,在古土裡與興南之間的部隊只有第58和第60師殘部。[150] 絕望中,宋時輪命令這些部隊在黃草嶺山口築壕據守,同時炸掉至關重要的車轍橋,希望這些地形因素和障礙能讓第26軍和第27軍趕上撤退的聯合國軍。[10][150] 占據1081高地的志願軍第180團連續炸毀了原來的水泥橋和兩個臨時替代橋,確信其無法修復。[151][152] 第1陸戰團第1營反擊,從南面攻擊1081高地,並於12月9日在守軍戰鬥到最後一人後成功占領了該高地。[153] 與此同時,第7陸戰團和第31團級戰鬥隊從北面進攻車轍橋,只遭遇到已經凍僵在散兵坑中的防禦者。[154]
一隊士兵走過一輛被摧毀的坦克
一個美軍第3步兵師道格特遣隊的巡邏隊於12月9日進入黃草嶺山口。
由於通向興南的道路在黃草嶺山口被截斷,美國 第314軍事運輸機聯隊用8架C-119運輸機來空投便攜橋組件。[155][156] 便攜橋包括8個獨立的18英尺(5.5米) 長,2,900磅(1,300公斤)重的組件,每個組件使用一個48英尺(15米)降落傘,每次空投一個組件。[157] 海軍陸戰隊的工兵們和美國陸軍第58工兵舟橋連在12月9日將其中的4套組件及附帶的木質附件組裝成一座臨時橋,使「聯合國軍」得以通過。[158] 志願軍第58師和第60師經過幾周的連續作戰,加起來只剩下200名士兵,仍然發動伏擊和突襲,試圖阻滯「聯合國軍」的推進。[159] 最後一支聯合國軍部隊於12月11日離開了黃草嶺山口。[160]
撤退過程中最後戰鬥之一是追擊的志願軍第89師在水洞的一次伏擊,[159] 被第3步兵師的道格特遣隊輕鬆擊退。[161] 被圍「聯合國軍」部隊最終於12月11日21時0分抵達興南防禦圈。[162]
戰役之最後階段
在聯合國軍到達興南之前,麥克阿瑟已經在12月8日命令撤走美國第10軍,以增援那時已精疲力竭並快速撤向38線的美國第8集團軍。[163][164] 按照他的命令,韓國第1軍,韓國第1陸戰團,美國第3步兵師和美國第7步兵師已經在港口周圍布置了防禦陣地。[165] 一些小規模的戰鬥發生在美國第7步兵團,第17步兵團和第65步兵團與追擊的志願軍第27軍之間,[166] 但已經被重創的第9兵團面對來自美國海軍第90特遣艦隊的強大海上火力,根本無法靠近興南防禦圈。[164][167] 在被美國歷史學家稱為「美國軍事史上最偉大的海上撤退行動」中,[168] 一個有193艘船隻的艦隊在港口組成,不僅撤走了聯合國軍士兵,也包括他們的重裝備,還有大約三分之一的朝鮮難民。[169] 一艘勝利輪,「美國海軍梅雷迪思號勝利輪」撤走了14,000名難民。最後一個聯合國軍單位在12月24日14時36分離開,為防止中國和北韓軍隊使用,港口被摧毀。[168] 志願軍第27軍在12月25日上午進入興南。[170]
在撤退中,美軍或發動攻擊以消除志願軍的封鎖線及山頭陣地,或處在志願軍的猛攻之下,零度以下的氣溫亦增加美軍的傷亡,但美軍握有制空權,美國海軍、海軍陸戰隊及空軍轟炸機每天飛行數百架次猛烈攻擊包圍的志願軍,在行動中超過4000名傷兵被送走。
美陸戰一師基本全身而退,而且運走了近10萬難民。中方都付出了較大的傷亡。 中共黨史出版社《開國第一戰》記載:第九兵團戰鬥傷亡19202人,凍傷28954人(其中死亡3000多人),凍死1000多人,總計減員48156人,減員幅度過半。第20軍和27軍缺席了3,4次戰役,參加了第5次戰役,但不再被當作主力使用,主要對付南南韓軍隊。前期未參戰的預備隊第26軍情況稍好,但缺席了第3次戰役。
根據美軍戰後公布的資料,陸戰1師從10月26日至12月15日(是從元山登陸進入東線戰場到從興南登船撤出整個東線作戰,而非僅指長津湖之戰)。陣亡604人,傷重死亡114人,失蹤192人,傷3508人,戰鬥傷亡總數為4418人,另有7313名非戰鬥減員,主要是凍傷和消化不良,但在戰役期間大部就已傷愈歸隊。此外陸戰隊飛行員還有8人陣亡,4人失蹤,3人負傷。美第7師第31團級作戰隊傷亡約2200人,其中大部分為長津湖東岸被擊潰的三個營的成員。這三個營中,有約1700人陣亡、失蹤或被俘
長津湖戰役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s://bit.ly/3aV4MK3

長津湖戰役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長津湖(朝鮮文:장진호[註 1])即長津水庫,是朝鮮北部的一個人造湖泊,位於咸鏡南道長津郡,由發源於長津郡黃草嶺的長津江在北流注入鴨綠江的途中,經水電站大壩截流形成。平均海拔約1300公尺,湖周邊有崇山峻嶺,但僅有數個村落,人煙十分稀少。長津湖處於嚴寒地帶,一般10月下旬便會入冬,11月下旬氣溫低至 -27℃。
1950年11月至12月韓戰期間,曾在此發生長津湖戰役。
長津湖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s://bit.ly/2XAi1wO
--------------------
《長津湖》是2021年中國大陸歷史戰爭片,陳凱歌、徐克、林超賢執導,吳京、易烊千璽主演,段奕宏特別出演。該片是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獻禮片。[3]《長津湖》同《中國醫生》《無名》一起,共作為博納影業推出的「中國勝利三部曲」。[4]
長津湖 (電影)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s://bit.ly/3G69ovq
劇情
此條目劇情摘要未貫穿故事主軸,如迴避了關鍵情節或僅介紹了開頭。
請以時序為綱簡單闡示劇情,交代故事始末和重要過程,讓讀者了解作品大局。
1950年9月28日,聯合國軍在越過三八線的平壤-元山戰役中向鴨綠江邊的滿浦進攻,中華人民共和國派出中國人民志願軍參戰,彭德懷任志願軍司令員兼政委,毛澤東之子毛岸英隨軍出征。
1950年11月27日到12月13日期間,中國人民志願軍和美國軍隊在朝鮮長津湖地區交戰,中國人民志願軍第9兵團將美軍1個多師分割包圍,重創第31團級戰鬥隊並全殲其團指揮部,並繳獲北極熊團團旗[註 1]。因後勤補給嚴重匱乏,志願軍第9兵團有三個連的官兵在執行埋伏任務時被活活凍死,遺體仍保持準備戰鬥的姿勢,這一幕震撼了向南撤退途中的美軍軍官,他們後來被稱為「冰雕連」[5]。志願軍第20軍第58師第172團3連連長楊根思在彈盡糧絕的情況下,懷抱炸藥包,與美軍同歸於盡[6]。
相關原型
片中穿插七連的原型是志願軍第27軍80師239團4連,連長伍千里的原型是4連連長李昌言
長津湖 (電影)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s://bit.ly/3G69ovq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