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獵梅花鹿 出草使用「火焚法」/捕鹿是原住民的集體性的重大經濟活動,名為「出草」/原住民把「出草」當作是一種神聖的行為,出獵前必須守戒禮,凡家裡有喪事或孕婦的不准出獵,獵具不許婦女撫觸。狩獵的勝利品,全家男女老少都可以享用,但野獸的頭骨要留下來,掛在屋內或專門的「男子公廨」內,作為聖物,也作為青年獵手榮耀的一種標誌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


消失在濁水溪口的神祕獵鹿人

2021-03-03_090704

九月連續下大雨,把雲林斗六的雲林溪沿岸,沖出了許多 死人骨頭 陶片和清代的青花瓷碎片!在經過劉益昌博士等專家鑑定後,發現這些古文物的主人,可能跟某一群原住民的祖先有關……
Favorlang,消失在濁水溪口的神祕獵鹿人 | Mata Taiwan 台灣原住民族資訊匯流平台 https://bit.ly/3qb2c7Y
答案就是:費佛蘭人!
誰是費佛蘭人?
費佛蘭人的確不叫自己是「費佛蘭人」;根據荷蘭人的說法,事實上,他們還很討厭被叫「費佛蘭人」……
大約在 300 多年前的 17 世紀初,濁水溪沖積平原住了一群原住民朋友;這群朋友操著巴布薩語(Babuza)的某種方言,由於附近部落中,以費佛蘭部落(Favorlang 社)和貓兒干部落為商業及交通的樞紐中心,因此這裡的方言被稱作「費佛蘭語」,而這裡的原住民,也被稱作是「費佛蘭人」。
所以我們第一個關鍵字出來了 ──「貓」── 因為這次從雲林斗六挖出來的古文物,正是跟「貓」兒干文明有關,也就是費佛蘭人的文化!
好的…… 各位看倌不覺的,「費佛蘭」這個名字很不像原住民會取的名字嗎?
是的,因為費佛蘭人的確不叫自己是「費佛蘭人」(Favorlang);根據荷蘭人的說法,事實上,他們還很討厭被叫「費佛蘭人」@@”
原來這名字是來自他們的世仇 ── 西拉雅人!
住在台南的西拉雅族人,長期和雲林彰化的費佛蘭人,處於敵對關係。據語言學家說,「費佛蘭」(Favorlang)這名字,可能是西拉雅語的 vavoy「豬」,再加上閩南語的 lang「人」。若是真的,那還真是相當難聽啊!
所以我們第二個關鍵字出爐 ──「豬」 ── 可能是「費佛蘭人」名字的真正意思
鹿的專家:成也鹿,敗也鹿
費佛蘭人大概可以很輕鬆地辨識出鹿的性別、年齡等,甚至有可能用來控制鹿的數量,以避免濫殺母鹿和小鹿。
知道是費佛蘭人,那麼第三個關鍵字「鹿」的由來,也不難猜了:因為費佛蘭人,正是鹿的專家!
我們常從某種語言中,特定方面的詞彙的豐富,來了解這個民族的生活背景。例如阿拉伯語有超過一百種形容駱駝的詞彙、愛斯基摩人對於「冰」的形容描述也異常豐富、阿美族有超過百種的野菜名稱…… 而鹿的博士,費佛蘭人,當然也有非常豐富的字彙來形容鹿喔!
例如 binnan 泛指所有的「鹿」、masorro 是「山羌」、sinni o binnan 是「母鹿」、bag o basan 是「成熟的公鹿」、bao binnan 是「一歲的鹿」、chaddoa 是「長短角的鹿」,而 masham,則是「老公鹿」!
因此啊,我們大概可以想像,費佛蘭人大概可以很輕鬆地辨識出鹿的性別、年齡等,甚至有可能用來控制鹿的數量,以避免濫殺母鹿和小鹿。
然而好景不常,當 17 世紀的時候,荷蘭人把台南附近的鹿隻都快獵光後,也開始把壞主義動到北邊彰化、雲林的費佛蘭人部落。
於是,荷蘭人和結盟的幾個西拉雅族部落,一起攻打費佛蘭人:以前部落間打架,頂多獵幾顆人頭,但這些外強一到,燒殺擄掠,常常把好幾個部落的人都滅了,把部落都燒了。
後來鄭成功來到,趕走了荷蘭人,但情況完全沒改善,反而帶來了更多漢人入侵費佛蘭人的生活。於是,漸漸地,費佛蘭人的獵場不再,文化也沒了。費佛蘭人的人數,就和曾經成千上百奔馳在濁水溪沖積平原的梅花鹿一樣,漸漸消失了……
費佛蘭人,就此消失了?
荷苞崙、他里霧等,還有雨天後,沖刷在河岸邊的陶片和青花瓷,還透漏著原本這塊土地主人的故事。
喔不,費佛蘭人並沒有消失!
許多費佛蘭人在巴宰族朋友的帶領下,翻山越嶺來到美麗的後山 ── 宜蘭,在這裡和噶瑪蘭族朋友一起討生活;後來有些人則和其他台灣西部的平埔原住民一樣,舉家搬到南投,在這裡住了下來,加入南投平埔原住民的大家庭。
雖然如此,那些選擇留在家鄉生活的族人,都漸漸地被強勢的漢文化影響,只有偶爾一些聽起來特殊的地名,像荷苞崙、他里霧等,還有雨天後,沖刷在河岸邊的陶片和青花瓷,還透漏著原本這塊土地主人的故事。Favorlang,消失在濁水溪口的神祕獵鹿人 | Mata Taiwan 台灣原住民族資訊匯流平台 https://bit.ly/3qb2c7Y


來看一個漢化的平埔公廨~高雄內門大埔公廨
來看一個漢化的平埔公廨~高雄內門大埔公廨 @ 海洋信仰文化 :: 隨意窩 Xuite日誌 https://bit.ly/3881It3
    內門的大埔公廨,是我找尋許久的地方,在這些年中參加了幾次的內門迎佛祖的活動,但重點都在其藝陣與美食上,每次都想說找個時間去看一下內門的平埔文化,在年輕的時候曾經幻想過,我是否能像伊能嘉矩一樣做一次台灣踏查,走這他的腳步前進,在「台灣踏查日記」中,有看到一篇在描述內門平埔族的一段記載,加上之前我父親有一個朋友他是內門大埔人,好玩的是他的姓相當特別「机」,他拍了一張他家祖墳給我,太神奇了,你知他的堂號竟然是「新港」,漸漸的從這邊認識平埔族。
     在西元1897年的10月15日伊能先生來到內門這個地方,113年後的3月我隨這他的腳步來到內門,去到以宋江陣聞名的的一個村落「溝坪」,在那好友服務的國小旁聳立了一家媽祖廟「溝坪與天宮」,萬萬沒想到我去過的「溝坪」原來就是伊能筆下的「猴坪」。我爸朋友住的大埔,竟然是我之前在找尋的一個大埔公廨的所在地,忽然113年間就這麼巧妙的連起來了。
    內門大埔公廨,已經是一個漢化相當嚴重的公廨了,如果沒有這些歷史的紀錄,我看到他的外表一定不認為他是公廨,內部把所有的平埔祖靈都神明化了,看不出一點平埔的象徵,除了他神明的名字外,可能完全漢化了,在祂聖誕的日子,跟朋友分享一下這個漢化的公廨。
來看一個漢化的平埔公廨~高雄內門大埔公廨 @ 海洋信仰文化 :: 隨意窩 Xuite日誌 https://bit.ly/3881It3

483339336_m483338346_m483337500_m483337678_m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