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匿疫情是官場文化,官員在瘟疫蔓延時「睜眼說瞎話」,其中最為經典的就是(西元1728年)間地方官員上奏皇帝雍正的奏疏,內容提到當時發生全國大流行的疾病-江西巡撫布蘭泰,當皇帝向他問及江西疫情時,他竟回奏「民間多病是因為百姓好吃懶做,並非疫情流行」,讓雍正氣炸回應「可笑之極」,怒斥布蘭泰一番。 https://is.gd/32Bs1M

96688558_2957309877686110_4761080932490805248_o

RyrKM8lCQdywhpRyrKMA7Gq1U8Xf

雍正因「1件事」痛罵下屬!奏疏曝全場感嘆:人類的通病-焦點-HiNet生活誌


雍正因「1件事」痛罵下屬!奏疏曝全場感嘆:人類的通病 - Yahoo奇摩股市
-----------------------
雍正因「1件事」痛罵下屬!奏疏曝全場感嘆:人類的通病
NOWnews今日新聞 (2020-05-13 17:17)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友善列印
▲(圖/翻攝故宮臉書)
▲昨( 12 )日故宮就曬出一張清朝雍正皇帝的奏疏,跟現在新冠肺炎疫情竟出現極相似巧合。(圖/翻攝故宮臉書)
新冠肺炎疫情延燒,也讓全球對於遏止病毒提高重視,歐洲、美國、澳洲也出現不少聲音,要求隱匿疫情的中國大陸給個交代。不過隱匿或不重視疫情在數百年前早有先例,昨( 12 )日故宮就曬出一張清朝雍正皇帝的奏疏,內容讓不少網友大嘆,「不記取教訓是人類通病」。
昨( 12 )日國立故宮博物院在臉書上揭露雍正六年(西元1728年)間地方官員上奏皇帝雍正的奏疏,內容提到當時發生全國大流行的疾病,範圍包括江西、江蘇、安徽、湖南、河南甚至山西、陝西、甘肅、直隸、熱河都出現病例,感染者都出現「頭疼身熱」的病癥,但病不至死,患者在發病三至五天後就能自行痊癒,這也讓雍正皇帝在在甘肅巡撫莽鵠立的奏摺上批示:「今歲時氣竟徧天(下),從來未聞,大奇!」
▲(圖/翻攝故宮)
▲江西巡撫布蘭泰在瘟疫蔓延時「睜眼說瞎話」,遭雍正痛罵。(圖/翻攝故宮) 
此外在當時更有少數官員在瘟疫蔓延時「睜眼說瞎話」,其中最為經典的就是江西巡撫布蘭泰,當皇帝向他問及江西疫情時,他竟回奏「民間多病是因為百姓好吃懶做,並非疫情流行」,讓雍正氣炸回應「可笑之極」,怒斥布蘭泰一番。
一百年前的疫情卻與現代不少地方出現類似情況,也讓網友紛紛感嘆,「真有既視感」、「往世界各國領導人言論一掃,果然不記取教訓是人類通病」、「江西巡撫就說贛話啊」、「官場練肖話也是蠻強的」。(編輯:潘毅)
https://is.gd/32Bs1M


故宮翻出300年前巡撫涉嫌「隱匿疫情」 雍正批奏摺飆罵:可笑之極 | ETtoday生活 | ETtoday新聞雲

2020-05-14_10354796688558_2957309877686110_4761080932490805248_o

雍正六年的一次時疫大流行😷
細菌病毒以各種不同形式、途徑傳播,構成人類生存的夢魘。數月以來,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COVID-19,武漢肺炎) 病毒肆虐全球,超過407萬人確診,更造成28萬餘人喪命。這種病毒疫情所帶來的恐慌災害,勢將成為人類疾病史上無法磨滅的悲劇篇章。
自史前以迄今茲,各種不同的瘟疫、傳染病曾造成人類大量傷亡,付出沉重代價,然文字記載卻總是模糊不清,相關紀錄又屈指可數。日前,故宮圖書文獻處同仁意外翻檢出若干清代奏摺文書,載述雍正六年(1728)春夏之交發生於全國的疾疫大流行。當時,疫情蔓延區域包括江西、江蘇、安徽、湖南、河南,以及山西、陝西、甘肅、直隸、熱河等地,感染者一致性地出現「頭疼身熱」病癥,所幸發病三至五天後即可自愈。病患雖未至死亡,但疫情看來相當嚴峻,以致雍正皇帝在甘肅巡撫莽鵠立(1672-1736)的奏摺上批示:「今歲時氣竟徧天(下),從來未聞,大奇!」
有趣的是,當大部分地方官員動員抗疫,卻仍有少數官員糊塗裝傻,江西巡撫布蘭泰即為一例。雍正皇帝曾詢問省內疫情,布蘭泰竟奏覆「民間多病」係因「飽食貪眠」,意謂百姓好吃懶做,「並非疫氣流行」。雍正皇帝閱後大怒,連珠式地責備他「所奏可笑之極」、「看你有些昏憒」、「精神甚不如」;最後終於大爆發,怒斥布蘭泰「係中才庸常人」,直指他才具平庸。職任一省之長,抗疫如此茍且,看來也是另一種災難。
〈奏復地方並未發生時疫〉
江西巡撫布蘭泰奏摺
雍正六年六月十一日(1728-07-17)
402019565/故宮022855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