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自------1991.5.1 中華民國政權宣告動員戡亂時期終止 | 台灣回憶探險團 - http://goo.gl/ahhUvr

1991.5.1 中華民國政權宣告動員戡亂時期終止

twmemory_009869

【歷史上的今天】
1991.5.1 中華民國政權宣告動員戡亂時期終止

因對岸爆發國共內戰,1947年中華民國政權下令動員戡亂,制定了凌駕於他們憲法之上的《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實施後,經過多次修改增訂,使得總統可連選連任不受任期限制、宣布戒嚴發佈緊急命令可完全不受立法院監督,以及在對岸選出的民代可持續執行職權,任期竟長達45年。最終在1991年5月1日才公布廢止《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

延伸閱讀:
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
http://nrch.culture.tw/twpedia.aspx?id=3860

--------------------

查毒查到軍火庫 長短槍13支、子彈2038顆

警方起出的以色列製「犢牛式」突擊步槍。(記者許國楨翻攝)

2016-05-01  12:34

〔記者許國楨/台中報導〕台中市警方昨傍晚集結重兵前往彰化縣一處鐵皮屋查緝販毒集團,攻堅進入壓制3男1女起出2千多公克K毒時,竟意外查獲13把子彈均已上膛的長短槍、2千多顆子彈的重裝備軍火庫,其中包括3把罕見以色列「犢牛式」突擊步槍,及國外特勤人員專用的仿奧地利製克拉克衝鋒槍,強大火力讓警方都捏了一把冷汗。

台中市警局少年隊今年2月間接獲情資,指一名以綽號「忠哥」為首的販毒集團,以彰化縣福興鄉秀厝一街附近某鐵皮屋做為毒品便利商店,全天候提供毒品予特定人販售牟利,也是台中地區許多藥頭的上游,且該集團為防止毒品交易時遭黑吃黑擁槍自重,儼然將鐵皮屋住處當成軍火庫,隨時準備與仇家火拚。

少年隊進一步查出「忠哥」是54歲的尤姓男子,昨天傍晚見時機成熟會同市刑大偵五隊、保大特勤中隊執行攻堅行動,當場將尤嫌在內的3男1女毒販查緝到案,並起出各式長短槍13枝、各式子彈2038顆、K他命2144公克及贓款10萬多元等贓證物。

警方調查,起獲槍械中計有長槍3枝,短槍10枝,殺傷力超強,每把黑市價格都超過百萬的長槍部分有以色列製「犢牛式」突擊步槍、美國大毒蛇公司製突擊步槍、仿奧地利製克拉克衝鋒槍,其中以色列製「犢牛式」突擊步槍原專為方便士兵進出裝甲車作戰而設計,適合在城鎮小巷或室內等狹窄環境作戰,使用上甚具靈活性。

另仿奧地利製克拉克衝鋒槍槍體不大,折疊後僅一張A4紙大小便於攜帶,則屬國外特勤人員使用的隱藏式衝鋒槍,強大火力連參與攻堅的特勤中隊幹員都自嘆不如,訊後全案依毒品、槍砲罪嫌送辦。

☆少一份毒品就多一份健康,自由時報提醒您遠離毒品☆

相關影音

警方現場起出大批槍彈。(記者許國楨翻攝)

警方會同特勤中隊前往鐵皮屋攻堅。(記者許國楨翻攝)

警方共起出各式長短槍13枝、各式子彈2038顆、K他命2144公克及贓款10萬多元等贓證物。(記者許國楨攝)

警方訊後將全案依毒品、槍砲罪嫌送辦。(記者許國楨翻攝)

----------------------------------

半導體倒 台灣經濟跟著倒

推文到plurk
2016-05-02 06:00

中國購併台灣半導體產業的企圖遭逢嚴重挫敗?具指標性意義、金額高達五六八億台幣的中國紫光集團參股矽品私募案,與一億美元入股物聯網作業系統廠商明辨科技均宣告破局。近年紫光打著中國國家隊旗號大軍壓境,然而,大筆金額的矽品與相對小額的明辨科技等參股案皆草草收場,顯見紫光根本不是貨正價實的中國國家隊,只是鴻海董事長郭台銘所稱「一個炒股的投資者」。然而,紫光的失敗,並不意味中國對台灣半導體的野心已經破滅。
導體是我國的核心產業。根據資策會產業情報研究所統計,去年總產值達二兆一千六百多億元,占GDP的九分之一,出口值的五分之一,且從IC設計、製造、封裝、測試,上下游產業鏈建構完整,更在半導體各個領域中,如台積電為全球晶圓代工霸主,IC設計與封測亦為強項,堪稱台灣最具全球競爭力的產業。當我經濟下滑,對中國的依賴不斷加深之際,半導體仍然屹立不搖,這一產業區塊對台灣的重要性不言可喻,因此阻擋中國購併我半導體產業,無論就國家整體利益或產業競爭力,均為不得不然的政策手段。
然而,扶植半導體產業是中國建立本土產業的重點項目。半導體堪稱科技之母,多數科技的發展,均須仰賴晶片作為核心,若不能建立自主的半導體產業,則產業轉型勢必落空,而科技與網路之發展終難擺脫受制於人的困境。況且,中國一年進口的晶片逾二千億美元,堪與石油進口相比,因此無論市場或科技發展需要,半導體產業的自主化,亦為中國產業發展必走之路。然而半導體屬於高端科技,若是自主發展,循序漸進,很難跟上全球科技發展的腳步,因此購併參股便成為壯大自我的方便之門。中國乃於前年發布「國家集成電路產業推進綱要」,成立「國家集成電路產業投資基金」,以首期一二○○億人民幣的規模,扶植晶片產業鏈中的主要廠商,對外推動購併,並以反壟斷調查為恫嚇手段,迫使外商屈服,提供技術轉移與合作。
台灣不僅是中國晶片進口的最主要來源,二○一三年從台灣進口的晶片占中國晶片進口總值卅一%。所以,中國半導體意圖崛起,不論是購併、合作或競爭的對象,台灣都是被鎖定的主要目標。但是,台灣至今仍反對中資購併IC設計產業,且中國國家隊的角色太過顯眼敏感,因此乃有紫光這類假國家隊以資本市場炒家的角色,對台灣進行試探,意圖測知我政府與輿論風向。果然,馬政府不改傾中本色,雖任期將屆仍有意擴大開放,幸而產業界與學界深知此舉對我經濟與國家安全的衝擊,大力反對,終於使中資的進逼動作踩了煞車,及時阻止了一場半導體產業被中資蠶食鯨吞的浩劫。
而紫光入股軟體公司明辨科技的毀諾也凸顯另一個警訊,即台灣的軟體人才已成為中國獵取的目標。未來的科技產業將是軟體勝過硬體,中國這個後發展國家的優勢在於可以採取跳躍式發展模式,直接跳過舊產業,進入工業四.○與軟體領域,達到後發先至的效果。而台灣是一個科技產品生產大國,卻是以硬體製造為主,如今產業的價值鍵轉移到軟體,不論是網路或各式APP的開發,台灣均嚴重缺席。不過,台灣在軟體產業的落後,並非缺乏軟體人才,而是以硬體為主的企業經營者不知如何充分運用軟體人才,使其發揮所長,提升企業的發展,造成這類人才在前途茫然與中國新創公司積極拉攏下,投向對方的懷抱。如此的人才流失,短期內似乎對台灣沒有影響,長期而言卻阻斷了產業提升轉型之路。
兩岸的產業由早期的上下游分工,中國只是扮演生產基地的角色,至今產業趨勢丕變,其透過購併與資金的挹注對台灣步步進逼,半導體尤其成為首要獵物。台灣產業面臨轉型與興衰的關鍵,以及新政府的五大創新產業,均仰賴半導體甚巨,這座城池必須固守,不能被敵人由內部或外部攻破,否則台灣經濟將陷入萬劫不復。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