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2-28_215341  

11828753_803979276389425_3418022794184425040_n  


 

1956.7.24 丁窈窕遭中華民國政權槍決 | 台灣回憶探險團 - https://goo.gl/hBzmWs

1956.7.24 丁窈窕遭中華民國政權槍決

1956年7月24日,一位被孩子緊緊抓住的母親,在「我媽媽是好人,不要殺死她」的哭喊聲中,硬生生被中華民國政權拖出去槍決。
她叫 丁窈窕 – 一位在白色恐怖時代被中華民國殺害的媽媽,而這不過是當時遍地血腥中的冰山一角。

這位母親究竟犯了什麼錯?由判決書來看,是涉及「台南市委會郵電支部案」,原來她不過是提醒好友別和心術不正的人交往,結果被該人檢舉閱讀禁書,檢舉信函被在郵局工作的吳麗水發現攔截銷燬,東窗事發後,一路牽連數十人。當時這位被羅織罪名不得已帶著孩子一起羈押等待判決的母親丁窈窕,有一天被通知有「特別接見」,於是抱著孩子前去監獄大廳。獄卒硬生生的將她們分開,她就這樣無預警的被拖出去處決,留下瘋狂哭喊的孩子。

一位認識丁窈窕的朋友郭振純,因被誣指通匪遭到逮捕,在羈押時藉故以刮鬍刀片割傷自己以便接觸在醫務室內的丁窈窕。丁窈窕自知難逃一死,輾轉將訣別的話與一撮頭髮交給他。郭振純遭遇拔指甲等酷刑都未招供,最後被判處無期徒刑,一直到1975年蔣介石斃命後才特赦出獄。出獄後他將丁窈窕的頭髮用紙袋裝好,埋在臺南女中操場旁的一棵金龜樹下。

這棵見證白色恐怖歷史的樹,在莫拉克風災中不幸傾倒,之後在許多人悉心照料下,終於又恢復了生機(圖左)。
而中國官方於2013年設立「無名英雄廣場」,將臺灣白色恐怖時期被指為「匪諜」遭中華民國處決者,一一列入成為他們的先烈,意圖消費政治受難者。在臺灣的黨國信徒對此消息如獲至寶,主張當年「殺得好、殺得對」,企圖合理化中華民國在白色恐怖時期種種泯滅人性的行徑。

為什麼事情依然無法過去?為什麼轉型正義不能等?

因為加害者陣營,至今根本不覺得自己有什麼錯。
因為還有數不盡的人,還在緬懷那一段「社會一片祥和」的日子。

左圖:臺南女中人權樹現況
右圖:丁窈窕審判及被處決照片(翻攝自民主紀念館)

丁窈窕冤獄完整來龍去脈:
http://www.taiwantrc.org/fact_memory.php?index=2
郭振純 將亡友頭髮埋在樹下:
https://www.facebook.com/nan.rebellion/posts/1500674226849371


台南女中校友丁窈窕與施水環的故事,他們兩人當時都是二十幾歲的荳蔻年華,只因有不肖人士求愛不成,惱羞成怒,向國府特務機關密告她們是「匪諜」,最後她倆都被槍斃
陳澄波長女陳碧玉女士,曾上前與國府帶隊長官理論,說他父親絕不可能是叛亂犯,對方無動於衷,還是殺了人家,可謂禽獸不如,人神共憤,蔣介石、陳儀、柯遠芬等高官難辭其咎,國民黨如同納粹黨一樣都是邪惡政黨,理應從台灣消失,才符合天理
灣就是台灣,卻被國民黨「鳩佔鵲巢、張冠李戴」,拿他們自己已經作古的名字,當作我們的國名,以致今天淪為世界孤兒!目前參加各種國際會議與賽事,只能用「中華台北」這種不三不四的名稱參加,讓我們的代表、運動選手與國人很沒尊嚴
如今國民黨還在亂台,其台北市議員與統派媒體,連日來正不斷抹黑與汙衊北農總經理吳音寧,說她是「實習生」、「靠爸族」、「政治世家子弟」,說她年收入兩百五十萬,而民間年輕人年收入不到五十萬,卻故意不提他們黨的「韓國魚」更是不學無術,沒有農業背景,為何也可以當北農總經理,且推廣費是吳音寧的兩倍?「韓國魚」還被指控涉嫌囤積居奇,大賺消費者的錢當作自己員工的「紅利」,且有人指出,花數十萬元推廣費買洋酒做公關是「韓國魚」而非吳音寧。
嘉義女中學生所發起的正名運動,值得全國青年學生效法 【專文】論嘉義女中的正名運動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 https://goo.gl/Dnjhjf


 

她的秀髮長埋樹下… 台南女中一棵傾倒的金龜樹,見證了白色恐怖的悲劇
4419
by: BO 肥皂箱 2015-12-22 國民黨、歷史
文/台灣回憶探險團

颱風來襲,許多樹木倒下,街道滿目瘡痍。

其中一棵倒下的樹,位於臺南女中校園內,又被稱為「丁窈窕樹」或「人權樹」,這棵樹有著特別的故事。

這個名字是為了紀念 59 年前,一位抱著孩子,硬生生被國民黨政權拖出去處決的母親。
當時這位被羅織罪名不得已帶著孩子一起羈押等待判決的母親,有一天被通知有「特別接見」,於是抱著孩子前去監獄大廳。獄卒硬生生的將她們分開,母親就這樣無預警的被拖出去處決,留下孩子瘋狂哭喊著「我媽媽是好人,不要殺死她」。

這位母親到底犯了什麼錯?原來她不過是提醒好友別和心術不正的人交往,結果被心有不甘的人檢舉最後被處決。她叫丁窈窕 – 一位在白色恐怖時代被中國國民黨殺害的媽媽。而這不過是當時遍地血腥中的冰山一角。

一位認識丁窈窕的朋友郭振純,因被誣指通匪遭到逮捕,在羈押時藉故以刮鬍刀片割傷自己以便接觸在醫務室內的丁窈窕。丁窈窕自知難逃一死,輾轉將訣別的話與一撮頭髮交給他。郭振純遭遇拔指甲等酷刑都未招供,最後被判處無期徒刑,一直到 1975 年蔣介石過世才特赦出獄。出獄後他將丁窈窕的頭髮用紙袋裝好,埋在臺南女中操場旁的一棵金龜樹下。

這就是「丁窈窕樹」的故事,一棵見證白色恐怖歷史的樹。

近來許多人在緬懷戒嚴時期、懷念威權統治,這些血淋淋的歷史,真的離我們遠去了嗎?


許多知道這個故事的人得知這棵樹倒下後,希望能在原地建一個紀念碑或牌子,讓這件事能永遠被紀念。
請幫忙將這個故事廣泛流傳,大家一起來支持「丁窈窕樹」立碑紀念。

11828753_803979276389425_3418022794184425040_n
左圖:遭颱風吹倒的丁窈窕樹 (戴源甫老師攝影)
右圖:丁窈窕審判及被處決照片 (翻攝自民主紀念館)

丁窈窕(1927年12月21日-1956年7月24日)1],臺灣臺南市人,交通部郵政總局員工,在臺灣白色恐怖時期受冤案而被槍決,死時留有一幼女。
生平
丁窈窕出生於臺南市,排行第四,家中兄弟姊妹共十人1],有兩位姊姊,外甥有郭倍宏2]。1945年台南第二高等女學校第廿一屆畢業1],之後她在台南郵局工作。有一人追求其好友施水環,但丁女勸施女與此人保持距離。此人懷恨在心,適巧看到丁女桌上有禁書,於是從台南寄函到保安司令部,檢舉她為匪諜,先後寄了四、五封,都被丁女同事吳麗水藉職務之便截獲燒毀。3]
1951年,郭振純幫忙葉廷珪參選台南市長時認識丁窈窕,兩人因志趣相投相戀,但郭男考慮參與社會運動會彼此拖累而解除婚約,丁女另嫁他人1]。
台南市委會郵電支部案,1954年共逮捕五十一人,十四人被判刑,以吳麗水為案首,故又稱「吳麗水案」。當時因吳麗水受不了刑求,不僅供出之前燒毀檢舉信的事,其他沒有的事亂供。丁窈窕於是被指控受錢靜芝指示,發展「匪黨外圍組織之青年民主協進會」;並且受命成立台南郵電支部(由省工委台南市工作委員會朱某領導),由吳麗水擔任書記,丁窈窕和雷水湶分任組織及宣傳小組長。施水環則被指控參加該協進會和介紹兩名「匪犯」與丁窈窕聯絡。3]
丁窈窕被判刑已是大腹便便、身懷六甲的婦女,進來不久臨盆,生下一女4]5]。1953年,郭振純因叛亂罪被捕,之後關在臺灣省保安司令部等候判刑時,巧遇正抱著嬰兒去醫務室打針的丁窈窕。郭振純以刮鬍刀片割傷自己以藉機到醫務室,丁窈窕告說她自己已死罪難逃,明天會留言在一個新樂園香菸盒,丟在放風場邊的樹下,要他去撿。隔天,郭振純果然發現了丁窈窕預先放置的香菸盒,裡頭寫訣別的話以及一撮頭髮。1]
丁窈窕在綠島監獄的縫衣工廠工作,當時有些女性政治犯被捕,連年幼的孩子也一起帶進來坐牢,軍法處為此還特設托兒所3]。她女兒長於女子監獄,因為每次監獄唱名「某某某,出來。」該小女孩也就知道什麼叫做「槍斃」。4]5]
1956年7月22日,施水環在給姊姊的信中寫:「上次要求一件花洋布是想要做送給一個小孩子的,所以要比較可愛的花樣,下次如有了,再請給我寄二碼來好嗎?」6]
兩日後,也就是7月24日,丁窈窕正在做衣服,她的女兒和其他孩子在一旁嬉戲。一個女性獄官來找丁窈窕:「妳有特別接見。」丁窈窕以為有人來訪,就抱起女兒走向大廳。一到門口,獄方就把丁窈窕雙手反綁並上手銬,她女兒就抱住媽媽,回頭對所有被關在監獄裡面的人說:「我媽媽不是壞人,你們不要槍斃她。」所有人都把頭給低下來。獄方要把丁窈窕帶走的時候,小女孩跳上媽媽的背上緊緊抱住。獄方於是就把小女孩的腳往外一折、往後一拉,但她還是用手緊緊報抱住她媽媽,依然對所有人大喊:「我媽媽不是壞人,你們不要槍斃她。」小女孩手被獄方又打開來,沒離開還咬住她媽媽的衣服大叫:「我媽媽不是壞人!」最後獄方強行拉開,連小女生頭髮都被扯下來。小女孩的母親終究被拖出去槍決。3]4]5]
同日槍決者有丁窈窕好友施水環6]3]。
根據因台中地區工委會張伯哲等人案判十二年的女犯張常美回憶,當時小女孩子哭個不停,哭到抱回來時,下氣不接上氣,誰抱她都一直哭,後來才找丁窈窕丈夫帶走。她丈夫差一點發瘋。3]
想起在那遙遠的日子,同學丁窈窕在二二八事件中因白色恐怖,
在花樣年華被處死刑,心痛不已。
有此不幸的同學,在已達和平的現在,接受此殘福而萬感交集。
丁窈窕同學林月雲
「」
——〈懷念南女〉《台南女中九十週年校友會刊》(2007年編印)1]
身後
後來,1975年因為蔣中正總統去世,郭振純特赦減刑釋放,才得知丁窈窕是在1956年7月24日被槍決身亡,他想起丁女自己曾說在南女時是她人生最快樂的日子,因此他在1979年離開台灣前往瓜地馬拉前,將丁女頭髮用紙袋裝好,埋在台南女中操場邊的一棵金龜樹下。但他埋的校址為一高女所在地,非丁窈窕學生度過的校園。數年之後蔣公銅像被豎立在與金龜樹遙遙相對的南側花園,上面銘刻「永懷德澤」。1]
此金龜樹日後被稱為「人權樹」、「丁窈窕樹」,在2015年8月因颱風蘇迪勒而倒塌7]。此事引起中華民國文化部關注表示願意補助經費,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主動緊急辦理搶救該樹,經卓予修枝後已在原址扶正8]9]。
陳銘城曾在休士頓台灣同鄉會演講臺灣白色恐怖歷史,講了丁窈窕的故事,會後一位當時已八十多歲的老婦人走來告訴說她是丁窈窕的二姐,是她去領回三妹槍決後的屍體。她還曾去問觀落陰,結果只聽說:「她像隻鳥,被槍打得粉碎般。」2]
2005年,甘耀明從鹿窟基地案受難者得知丁窈窕母女的故事後,感到傷悲,因而影射在2009年小說《殺鬼》裡面5]。
2014年2月28日,台南女中南蠻社在成功大學南榕廣場演出一齣丁窈窕生平遭遇的行動劇10]。
2015年公視主頻電視劇《燦爛時光》裡傅小芸所飾演的角色即是影射丁窈窕11]。

--------------------=====================

比「返校」更恐怖的真實臺灣 | 台灣回憶探險團 - https://goo.gl/JK0qQv

比「返校」更恐怖的真實臺灣

twmemory_007850
臺灣以戒嚴時期為背景的自製恐怖遊戲「返校」暴紅,玩家對遊戲中恐怖的情節氣氛為之驚恐。但也許許多人不知道,在白色恐怖時期的臺灣,遠比遊戲描述的情節更為恐怖,告密者、檢舉者無所不在。在強力推行保密防諜的時空背景下,學校強制教唱《檢防歌》:「檢舉大匪諜,有功又有錢,獎金真正多,銀元有六千。你不檢舉他,他要把你害,匪諜最可恨,檢舉莫留情。」,許多人為了利益、為了自保、或與他人有恩怨而向當權者檢舉,許多人認為只要「安份守己」不要過問世事,就會天下太平。卻不知在那個時空下,無所不在的告密者,隨時都可能讓你莫名長期坐牢或含冤喪命。

甚至有檢舉他人沒收財產*還可以分紅(贓)*的條例:
「懲治叛亂條例」(1949/5/24通過)
「戡亂時期檢肅匪諜條例」(1950/5/23通過),
再加上強制設置兩人以上保證人互相監視連坐出事可處死的法律
「戡亂時期檢肅匪諜舉辦聯保辦法」(1953/8/18通過)
這些條款的實施,每當有人被覬覦財產陷害,背後往往就是至少兩個保證人跟著遭殃。整個臺灣成為了猜忌、懷疑、陷害與謀財害命之島,不知多少人因此入獄甚至被處決。

圖為白色恐怖時期受難者施水環,當時因有人追求貌美的她,好友丁窈窕警告該人素行不良,結果就遭到檢舉為匪諜,無端牽連了許多人。施水環入獄時寫給母親的家書提到:「媽媽您不要煩惱,我們期待辦事清明的法官,給無辜的我們澄清這次遭遇的災難。我們是個善良的老百姓,我們的一輩子是不敢做違背政府的法令的事。」。最後好友丁窈窕帶著年幼的孩子一同入獄,於1956年7月24日,被通知特別接見時,當著瘋狂哭喊的孩子面被硬生生拖往刑場槍決,施水環也同時被槍決。而這不過是白色恐怖時期受害案例的冰山一角。

《無法送達的遺書:記那些在恐怖年代失落的人》記錄了許多此類令人心碎的故事,誠心推薦每一個臺灣人都該閱讀: http://goods.ruten.com.tw/item/show?21508499038256

以下引述吳乃德老師《回憶蔣經國、懷念蔣經國》論文:
「蔣介石自從1950年代開始,就已經不太管事了 從國民黨統治臺灣的早期,蔣經國其實就是實際統治者。在他統治的近三十多年間,也正好是臺灣政治最恐佈的時期。根據官方宣布的數字,從 1949 到 1987 年間,臺灣總共有29404名政治犯。而根據他的左右手、軍中政戰系統
的長年負責人王昇的估計,這近三萬名政治犯中約有百分之十五(四千多人)遭到槍斃。」

這就是許多依然活在過去的人心目中「清廉愛民」、「史上最受歡迎的總統」蔣經國,帶來的「社會一片祥和」時代。

#玩返校該知道的時空背景

延伸閱讀:
施水環案完整來龍去脈:
http://www.taiwantrc.org/fact_memory.php?index=2
您所不知道的白色恐怖時代-「抓匪諜,賺大錢」的產業鏈:
http://bdp-taiwan.blogspot.tw/2016/03/blog-post_6.html
吳乃德老師《回憶蔣經國、懷念蔣經國》論文:
http://www.taiwantrc.org/images/images_read_article/read_article107_1.pdf

===================================

「丁窈窕樹」的故事 | 台灣回憶探險團 - http://goo.gl/G96fVR

台鄉物語: 聖山教育展版線上導覽---丁窈窕、施水環等執行槍決公文 - http://goo.gl/vTnyIC

「媽媽不是壞人,不要槍斃她!」在監獄生子,《燦爛時光》演活她絕望中的勇氣-歷史|台灣|白色恐怖|二二八事件|張常美|丁窈窕-風傳媒-謝孟穎 - http://goo.gl/3HZDWm

2015-12-28_2158512015-12-28_2159072015-12-28_220057  

 2015-12-28_2158512015-12-28_215907  

---------------------------

人間蒸發?國際強迫失蹤人口數以萬計

民報編輯部 2015-08-30 16:06
 
 
人間蒸發?國際強迫失蹤人口數以萬計
台灣白色恐怖的政治犯,幾乎每個都是被強迫失蹤,死刑則是秘密槍決。圖為1950年在馬場町被槍決的朱諶之。

今日(8月30日)是國際失蹤者日(International Day of the Disappeared),這是紀念世界各地因為各種因素(最常見的是政治因素)而陷入「強迫失蹤」狀態的人。國際人權團體稱,現今仍有數千人是強迫失蹤的受害者。但如果看中東的情形,特別是ISIS的暴行,這數字應該遠遠低估,最少是數以萬計。

「強迫失蹤」是指非自願性的失蹤,這個名詞有點文謅謅。換成比較淺顯的敘述,就是「秘密抓人」。在台灣白色恐怖年代,幾乎每個政治犯都是「強制失蹤」,他們被秘密逮捕之後,接下來秘密偵訊、秘密羈押、秘密刑求,直到被軍法起訴,家屬才被告知失蹤親人的行蹤。這已經是幾個月以後了。換句話說,家屬要忍受長達幾個月、因為親人生死不明,而飽受的心理煎熬與折磨。

2010年底,聯合國通過《保護所有人免遭強迫失蹤國際公約》,用以保障強迫失蹤受害者的司法權益和他們家屬的知情權利。聯合國官網的「強迫失蹤受害者國際日」網頁指出,「強迫失蹤」已成為一個全球性問題,經常被當成一種策略,在社會中散布恐懼,或作為打壓政治異己的手段。這種現象,特別令人關切的是:1.對人權維護者、受害者親屬、證人及經手強迫失蹤案件的律師,進行不斷騷擾;2.國家以反恐名義實施強迫失蹤;3.在強迫失蹤問題上,仍普遍存在「有罪不罰」現象。也就是說,對加害者不予追究。

國際特赦組織表示,敘利亞2011年爆發內戰以來,約8萬5千人在當地被強迫失蹤,包括政治異議人士、人權工作者和教師等。而斯里蘭卡、甘比亞和波士尼亞等國,仍有平民持續失蹤。該組織並未提及中國,中國的法輪功學員也是強迫失蹤人口的大宗。冷戰期間的強迫失蹤現象,常是因為國家暴力進行的政治整肅;但如今種族衝突、毒品交易和人蛇走私,也加深了失蹤問題。

----------------------

白恐受難者口訪資料將上網 盼世人認識
新頭殼作者: NewTalk 新頭殼 | 新頭殼 – 2014年12月27日 下午12:39

新頭殼newtalk2014.12.27 林雨佑/新北報導
文化部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與政治受難者關懷協會等團體合作,成立3年來共完成395名白色恐怖受難者的口述歷史訪問,並在今(27)日於景美人權文化園區內舉行成果發表會。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主任王逸群表示,預計未來2年內會再完成150人口訪,並於本階段計劃結束後,還會將口述稿內容、影像上傳到官網上,讓世人認識政治受難者的生命歷程。
文化部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今天上午在景美人權文化園區內舉行口述歷史成果發表會,邀請參與口述歷史計劃的政治受難人互助會、政治受難者關懷協會、50年代白色恐怖平反促進會代表,除了30多位與會者外,10多位白髮的受難者長輩也到場參加。
王逸群表示,籌備處成立3年來,前1年半完成100位政治受難者口訪歷史,而補助桃園、雲林、台南、高雄、屏東5縣市各40萬元的部分也已經完成145人,並出版多本書籍;再加上籌備處後一年半,也就是目前完成的150人,總計共完成395人。未來籌備處2年內也預計再完成150人。能夠達到這樣的成果,他相當感謝政治受難人互助會等3大協會的幫忙,
王逸群說,等本階段計劃結束後,還會將口述稿內容、影像上傳到官網上,讓世人認識政治受難者的生命歷程;此外,籌備處除了已經有跟東華、師大等學校建教合作外,將來對於研究主題跟228白色恐怖有關的博碩士論文也會有數萬元的獎學金補助。談到受難者,他也感嘆時間有限,目前最年輕的受難者都已經高齡85歲,口訪工作動作要快。他希望,歷史的錯誤不要再重來,讓過去受過的苦不要再受。
政大台史所教授薛化元表示,讀歷史的人都說「歷史不能忘記,但可以原諒」,但台灣的歷史卻從來很難記得,也很難原諒。如果真相未明,要讓大家記取歷史教訓就會變得很困難,也找不到該負責的人,連教科書要怎麼寫受難者故事意見也不是很一致。薛化元說他常跟學生講,如果只會看官方資料就不用研究歷史了,因為官方一定都說每個人都是有罪,所以,讓受難者的口述歷史可以跟官方說法對話,具有很重要的意義。
政治受難人互助會常務代表、受難者遺孀凃貴美說,這次有30位學生投入採訪口述工作,她在旁邊聆聽,常覺得非常感動,這些受難者從年輕時代為了理想而入獄,現在卻都已成為白髮蒼蒼老人,但很多人的理想至今仍沒有改變。
政治受難者關懷協會理事長蔡寬裕說,過去雖然有些民間團體做過白色恐怖受難者口訪歷史,但限於人力和經費無法很普及,現在由國家力量來做,過來人應該積極參與。他也說,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寫回憶錄,若接受口述歷史,也等於是寫下人生的一段故事。

 

白色恐怖受難者 395人說歷史  

 

見證白色恐怖老樹屋 屋主有意捐出

2014-12-29

〔記者林欣漢/基隆報導〕基隆暖暖街一間兩層樓的日治時期獨棟洋樓因長年無人居住,遭老樹盤踞成為名副其實的「樹屋」,屋主王瑜君日前與市府都市發展處、環保局人員會勘,王瑜君說,擬爭取政府資源及志同道合夥伴,讓老屋活化再利用展現新風貌,市府也樂觀其成。

  • 基隆暖暖街一間日治時期的獨棟洋房,與白色恐怖「基中事件」發生地相鄰不遠,現無人使用,屋主有意捐出活化。(記者林欣漢攝)

    基隆暖暖街一間日治時期的獨棟洋房,與白色恐怖「基中事件」發生地相鄰不遠,現無人使用,屋主有意捐出活化。(記者林欣漢攝)

王瑜君說,她父親曾是白色恐怖受難者,一九五○年在台北師範學院就讀時,某晚看完少棒賽返家,被大批便衣特務和警察帶走,刑求到好幾星期無法走動,十年後才從綠島獲釋。

王瑜君長期旅居國外,今年接到母親通知返台協助處理產權,三月發現父親身後留下的文件,才得知暖暖街十五號這間閒置已久的老屋有這段歷史,「這可能是暖暖地區民國五十年代至今仍未拆除的房子。」

「沒人用何不捐出來。」她說,老屋與白色恐怖「基中事件」發生地相鄰不遠,家人同意願意捐出老屋使用權,不論是由文化局列歷史建築,或民間自行整修經營做為文史、咖啡館據點或公益用途都好,希望讓這間有地方歷史意義價值的建築保留下來。

 

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主任王逸群(右)表示,在縣市政府及政治受難者關懷協會等協助下,完成395位白色恐怖受難者口述訪談。
記者王長鼎/攝影

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成立3年來,由縣市政府及政治受難者關懷協會等民間團體協助,完成395位白色恐怖受難者口述訪談。籌備處主任王逸群表示,未來2年將再訪問150人,內容與影像將上傳官網,讓世人認識政治受難者的生命歷程。

文化部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昨在景美人權文化園區舉行口述歷史成果發表會,參與口述歷史計畫的政治受難人互助會、政治受難者關懷協會、50年代白色恐怖平反促進會代表與政大台灣史研究所教授薛化元,與10多位已白髮蒼蒼的受難者,都到場參加。

50年代白色恐怖平反促進會員蔡焜霖感慨表示,受訪者普遍年長,最年輕85歲,健康不佳,訪問工作必須排除萬難,跟時間賽跑。

薛化元說,讀歷史的人都說「歷史不能忘記,但可以原諒」,但台灣有許多人不知白色恐怖時代這段歷史,「不曾記得,如何原諒。」就算要原諒,也要知道加害者才能原諒,但這段歷史連教科書中的陳述也不一致,要讓大家記取歷史教訓就會變得很難。

受難者遺孀凃貴美說,有30位碩、博士生由互助會協助採訪口述工作。受難者年輕時為理想入獄,如今都是白髮老人,希望大家面對歷史並好好反省。

籌備處主任王逸群表示,人權館明年將與大學合作,提供碩、博士生論文補助經費,讓更多年輕人共同關心台灣爭取人權自由所留下的歷史足跡。

【2014/12/28 聯合報】  http://udn.com/

 

白色恐怖血淚卷宗 國際人權日起開放調閱

2014-12-10

〔記者楊媛婷/台北報導〕白色恐怖時期,在當時兩蔣獨裁政治壓迫下,許多人為了爭取台灣民主自由入獄,也有不少是在當時風聲鶴唳、草木皆兵的時代氣氛下無辜受牽連,他們受到當時不公審判的卷宗都是說不盡、道不完的滄桑血淚史,背後也是牽連無數家庭與人生的故事,在國際人權日的今天,將開放首波共232筆白色恐怖政治受難者的判決書供大眾申請閱卷,文化部亦將同步公布申請閱卷辦法。

  • 文化部人權館籌備處將於今天、也就是國際人權日,開放民眾申請調閱白色恐怖時期審判書。(文化部/提供)

    文化部人權館籌備處將於今天、也就是國際人權日,開放民眾申請調閱白色恐怖時期審判書。(文化部/提供)

「財團法人戒嚴時期不當叛亂暨匪諜審判案件補償基金會」花費15年的光陰針對白色恐怖時期的冤、假、錯案件進行調查及補償,所建立10,067件卷宗是國內唯一以受難者「個人」為單位最完整的白色恐怖受難者史料,基金會解散後所有文件在9月上旬由文化部接手保存,預計將規畫恆溫恆濕專業庫房,並研擬卷宗對外開放的作法。文化部表示,卷宗資料彌足珍貴,人權館籌備處會以敬重謹慎的態度面對歷史。

為了促進民主的深化,加強人權意識, 文化部採邊整飭、邊開放的作法,首批將開放232筆經過數位化文字處理判決書供外界申請閱覽,將有助於學界、政治受難者團體進行歷史研究。

對於開放內容是否會侵犯隱私?文化部人權館籌備處表示,依據檔案法、個人資料保護法、政府資訊公開法的相關規定,提供給外界的內容將遮蔽涉及個人隱私的部分,例如被告住址、身分證字號、血型等。

文化部人權館籌備處首批開放的判決書等,將於今天起開放外界申請閱覽,開放目錄及作業要點請參見人權博物館籌備處官網:www.nhrm.gov.tw。民眾可依據「移交補償卷宗判決書開放應用作業要點」提出申請,人權館籌備處接獲完整書面申請資料後,於30日內會將審核結果通知申請人。

---------------------

白色恐怖受難者郭振純:政府沒有資格要被害者原諒
By Jerry, www.storm.mg查看原始檔
「你們先說,中華民國是什麼?」90歲的郭振純和過去訪問過的白色恐怖受難者很不同,才一坐定,他就出了個考題給我們,頓時間我們面面相覷,腦裡不斷揣測著他想聽到的答案是什麼。照著過去歷史課本的答案回答,郭振純顯然不太滿意,繼續逼問我們「為什麼中華民國會來台灣?」接著很認真地幫我們重新上了1堂歷史課,也作為述說白色恐怖經驗的開場白。

郭振純認為,當初《馬關條約》將台灣割讓給日本,而日本在《舊金山和約》中僅「放棄對台灣的權利」,並沒有討論台灣的歸屬問題;而中華民國與日本簽署的《中日和約》隨著中日斷交而遭日本否認,因此中華民國並沒有資格「接收」台灣,目前對台的統治完全是「軍事佔領」。「他是非法拘留嘛!哪有權利來治理老百姓!白色恐怖就是冤枉之下的冤枉!很多人說我又沒做什麼,這是兩邊的冤枉,全部的人都是冤枉的,不管是正統的共產黨或者台獨份子都是冤枉的啊!」郭振純氣憤地說。

應重視白恐成因 受難者:不該停留在悲情

1925年出生於台南的郭振純於1953年遭到逮捕,他被以「連續參加叛亂之集會」罪名判處無期徒刑,在1975年因蔣介石逝世獲得減刑而出獄。

在紀錄片《鏡頭下的白色人生第二輯》中,郭振純描述了一段年少時的愛情故事。他提到,當年曾與因台南郵電支部案判死刑的丁窈窕相識,2人曾一度論及婚嫁,但想到2人皆從事運動、不利於照顧小孩而作罷。而在丁窈窕另嫁作人婦、帶著初生的小孩被捕時,他們在軍法處的短暫重逢卻只能裝作不認識,丁窈窕留了1撮用新樂園香菸盒裝著的頭髮給郭振純,在郭出獄後,便將那束頭髮埋到丁的母校台南女中,希望丁能開心自在地回到母校。這一席話令在場觀眾心碎不已,但與郭聊到這段往事時,他卻認為「不值一提」。

「你們現在再說去了解白色恐怖,不要只了解你們當時在裡面有多辛苦,不要只停留在那個悲傷的歷史啦!」郭振純用一口純正台語認真地說著。不值一提的原因並非他不在意這段往事,而是極有個性的郭振純認為,最重要的應是了解白色恐怖歷史的成因及脈絡,避免悲劇重演,而不該停留在悲情或溫情的部分;儘管他並未細述個人生命史,但訪問過程中,他仍特別給了我記有自己及多位受難者生命經驗故事的《白色封印》一書作為參考,顯現出他體貼的一面。

他這麼看白恐:是蔣自導自演的悲劇腳本

解析起白色恐怖的成因,郭振純認為可以分為現實及心理2個層面來看。就現實面來看,國民黨由於過去做不好,才被中國人民聯合共產黨趕出中國,只好趕緊趁著大戰後各國疲於奔命的空檔,把台灣變成自己的財產;心理面上則是因國民黨被趕出中國,不甘於發勝利財的美夢破碎,進而想透過統治台灣重振威風。

而白色恐怖的進行過程,則是蔣介石「自導自演的悲劇腳本」,不僅《懲治叛亂條例》本身違法、審理的過程也違法,好比法官審判後仍需經過蔣介石這一關,「憑他自己的意思,隨便人家就5年、10年、判死刑,判決書上都寫得很清楚」。


郭振純說,這時的政策為「寧可錯殺一百,也不願漏掉一個」,搭配檢舉獎金,讓各處都充斥著打小報告的「抓耙仔」,不論是「匪諜」共產黨員或者反抗政府的台獨份子,全都是羅織入獄的目標。郭振純指出,當時政府對於赤色背景的匪諜較嚴厲、對台獨的懲罰則較輕,不過為了羅織郭振純輔選的無黨籍台南市長葉廷珪入獄,對於郭振純的追查便更為積極,希望能將葉廷珪以台獨首腦定罪,不過在郭努力忍受極刑、死不屈服的意志下,特務始終無法見縫插針。

不論共產或台獨 郭振純:人要走自己的路

談起自己的台獨理念,郭振純提起1951年左右依據《台灣省自治條例》所舉辦的第1屆縣市長選舉。當時負責籌辦地方自治事務的台灣省民政廳廳長楊肇嘉巡迴全台,講解選舉的重要性,郭還特別到台南全成戲院聽楊肇嘉演講,儘管現場坐了台南市長、台南市警察局長及國民黨台南總部主委等大官,楊肇嘉仍然無畏地在台上說出了「地方自治對我們來說是非常重要的事情,我們一定要贏……趕快學習要怎麼來管理台灣,如果我們做好了,就可以把這些豬仔(指國民黨官員)趕到海裡」的結論。郭振純說,當時白色恐怖尚未正式開始,這句話讓他印象深刻,也加深了他走這條路的勇氣及信心。

也許郭振純的台獨背景,會讓部分人士對他畫上「反中共、反共產黨」的等號,不過實際上郭振純在年輕時,也閱讀大量的社會主義書籍,好比《資本論》、《列寧論文集》等,他描述當時學生閱讀課外書籍的風氣分為硬派及軟派兩類,軟派者傾向閱讀愛情小說,硬派者則關心資本家剝削農民等的社會議題、支持社會正義,當時與硬派學生交好的他,也自然地傾向閱讀社會主義書籍。

至於曾經鍾情社會主義的郭振純是否曾考慮加入共產黨?郭則說,「我不是要支持共產黨啦!」郭認為共產黨也好、社會正義也好,如果沒有自己的理想也是白費,支持共產黨也只是做共產黨的奴才而已,對共產主義沒有貢獻。他說,不是說共產黨、社會主義比較好,我有理想、走自己的路,「他們那種的都是寄生蟲啦!對共產主義也不會有貢獻!」

郭振純認為,最重要的是「人必須體悟到自己是個獨立的人」,而不是輕易受組織操弄,好比台灣共產黨的代表人物謝雪紅是標準的共產主義者,但也同時提倡台灣自治而受中共打壓,不像許多統派打著共產主義旗幟,實際上只是指望由共產黨來養他們,而成為共產黨寄生蟲。

說到這裡,郭振純興高采烈地說自己曾經為此寫了1首《行家己的路》的詞,就是傳達人要有自尊心、堅持走自己的路的理想。
「你要走這條路你是自發的,自發的就是理想的,我經過我的生活、經過我的歷史、我的學習,我選擇這條路,我如果不走這條路我寧願自殺,我不要繼續在這樣的社會活下去了。這樣的人,不管你怎麼對他刑求,他也不會講,因為他覺得死也沒什麼,我如果沒走這條路我就自殺啊、就死掉啊、沒在怕死的!沒有這種理想,代表說雖然有這種想法但還沒很堅定的人,不是真的非這樣活不下去的人,還沒到這個地步的人會撐不下去就說出來了。」郭振純強調「人權在自己手裡」,白色恐怖僅能阻擋人權卻不能消滅,好比意志非常堅定的人選擇了自己的路後,為了捍衛自己的理想,犧牲生命在所不惜。

郭振純認為,許多學者呼籲政府「把人權還給人民」這句話不對,因為人權本來就是人民的事情,就算把人殺死了,人權還是在自己身上,沒有任何人拿得走,只是要「有勇氣及智慧」才能好好使用,像是參加太陽花運動是一種使用方式,不然支持台灣獨立者也可以先從自己講台語及鼓勵他人講台語上做起。

郭振純所說的「人權」,也充分展現在自己敢言的個性上,對於總統馬英九曾在向白色恐怖受難家屬致歉的場合上講到「歷史上犯的錯誤,或許可以原諒,但是歷史的真相不可遺忘」一說,郭振純顯得相當不平,他認為原諒並不是政府說原諒就原諒的,而要被害者自己說了才算,加害者並沒有資格要求被害人原諒。


因此,於人權日當天,郭振純曾向來參訪的前文化部部長龍應台反映「你們加害者不但還沒把加害者列出來,也還沒有道歉,為什麼叫我們原諒呢?原諒不是你們講的,是被害者可以原諒的時候講的。」而龍應台則表示同意,將請政府收回原諒一說,不過說到這,郭振純哈哈一笑說,「但她還沒表現收回的時候已經下台了」,但提起當時向龍應台建言的報導,郭振純仍顯得相當興奮,「報紙有登出來耶,用很大的紅字寫耶!我認為他真的會收回啊,我也想說藉著報紙登出來給我們所有受難者清醒一下,不要給人家摸頭摸摸。」

雖然還沒等到政府正式的一句道歉或收回原諒的說法,但有著強烈獨行俠風骨的郭振純,仍然會持續在台獨及督促政府的路上,靜靜地、果決地「走自己的路」,直到目標達成的那一天。


全聯廣告引爭議 https://youtu.be/VIUbRJtBYfo?t=17
中元節廣告餘波盪漾 全聯上傳完整版訴初衷- https://goo.gl/fqtmT1
全聯廣告三個角色都藏梗 網猜原型是這些人... - 生活 - 自由時報電子報 - https://goo.gl/eVrhdM

陳文成教授遇害/台大學生會在校務會議提議,於校內設立陳文成廣場,獲校長與眾多教授支持+應該去問那些仍被戒嚴幽靈盤據心頭的師長:台大可以,為什麼我們不可以?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