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仙」陳摶的預知功能
陳摶像
古代修佛修道的人有一種奇特的修煉方法,那就是長時間睡覺,有的甚至可以睡上幾十年。五代至宋初,就有這樣一位嗜睡的修道人,名叫陳摶,人稱「陳摶老祖」或「睡仙」。他經常閉門睡臥,往往累月不起。
史載,陳摶是亳州真源人。出生後就不能發聲。四五歲時,他在渦水岸邊遊戲玩耍,有青衣老婆婆給他哺乳,從此之後他就能說話了,而且日益聰穎。長大後,他讀經史百家,一見成誦,記憶力超強。但陳摶一心嚮往出世,於是散盡家財,遨遊山水間,其後聲名鵲起。
五代後唐時,唐明宗親手書寫詔書請陳摶入宮。陳摶到後,長揖不拜。明宗待他卻愈加恭敬,並賜給他三個宮女服侍他。陳摶辭謝後離去,隱居在武當山九室岩修行,一共二十多年。此後他又移居到華山石洞中繼續修行,有時睡一百多天也不醒。一次,一個樵夫看到山谷裡有個死人,頭和臉上滿是土,仔細觀瞧,才認出是陳摶老祖。過了很長時間,陳摶醒轉過來,說道:「我正睡得酣暢,你為什麼要打擾我?」
《陳希夷(陳摶)睡圖》,日本畫家長谷川等伯繪,日本石川縣七尾美術館藏。(公有領域)
後周世宗喜好道士燒煉丹藥點化金銀的法術,聽說陳摶的道行後,就命人將其接到宮中住了一個多月。周世宗問其點化金銀的法術,陳摶回答道:「陛下為四海之主,應當以致力治國為念,怎麼留意黃白方術這樣的事情呢?」周世宗沒有責怪他,反而任命他為諫議大夫。陳摶辭謝離去。
一天,陳摶騎驢正在華陰間遊歷,突然聽說宋太祖登基了,便拍掌大笑著說:「天下自此太平矣!」不久後,宋太祖兩次召見他,陳摶推辭道:「九重仙詔,休教丹鳳銜來,一片野心,已被白雲留住。」
宋太祖過世後,宋太宗即位,亦召見陳摶。陳摶去見太宗,太宗對其禮遇有加。幾年後,陳摶再次來見太宗。太宗宰相宋琪等人說:「陳摶獨善其身,不為勢利所干擾,這就是所謂的世外隱士。陳摶在華山居住已經四十多年,估計他的年齡將近一百歲。陳摶自己說他經歷五代離亂之世,慶幸現在天下太平,所以來朝廷覲見。與他交談,很值得聽一聽他的想法。」
於是宋琪等人問陳摶可否傳授修身養性的方法,陳摶說自己並沒有什麼方術可以傳授,他認為,「現在正是君臣上下同心同德、興起改革致力於治理天下的時候,努力修煉,沒有超出這個範圍的。」宋太宗深以為然,下詔為其賜號「希夷先生」,並賜給他一套紫衣,挽留他住在朝宮裡,命令官吏擴增修葺他所居住的雲台觀。幾個月後陳摶才離去。
超強的預知功能
如其他修煉人一樣,陳摶也具有超強的預知功能。明代《仙佛奇蹤》記述道,當初兵荒馬亂時,陳摶在路上看到一個逃難的婦人挑著兩個竹筐走過,筐內坐著兩個小孩,當老婦從他身邊經過時,他吟道:「莫道當今無天子,都將天子上擔挑」,那老婦便是宋太祖趙匡胤、宋太宗趙匡義的母親。後來,陳橋兵變,趙匡胤黃袍加身。
宋 陳摶《神相全編》插圖。(公有領域)
還有一次,陳摶見太祖、太宗和後來的大臣趙普同遊長安城,在酒肆裡,趙普坐在太祖、太宗的右側,陳摶對趙普說道:「你不過是紫微垣(古代的帝星)上的一個小星星,怎麼敢坐在上座呢?」
宋代《東都事略》中也記述了這樣一件事。宋太宗為選定皇太子,特意讓陳摶到各王府給皇子看相,再做最後的決定。陳摶的車經過壽王府門口就回去了,太宗問他為什麼,陳摶說:「壽王門衛皆將相,那就不用見王了。」壽王即是後來的宋真宗趙恆。
《宋史》載,陳摶的齋室中有大瓢掛在牆壁上,道士賈休復心裡想要這個大瓢,陳摶旋即知道了他的意思,對賈休復說:「你來不是有其它事情,是想要我的大瓢而已。」於是叫侍者取瓢給賈休復。賈休復大為吃驚,認為陳摶是神仙。
還有個叫郭沆的人,小時候居住在華陰,曾夜宿雲台觀。陳摶半夜叫他趕快回家,郭沆猶疑不決。過了一會兒,陳摶又說:「你可以不回去了。」第二天,郭沆回到家中得知,他的母親在那天半夜突然得心痛病幾乎死去,一頓飯的工夫又好了。
令人稱奇的是,陳摶不僅可以預知他人之事,還可以預知自己離世的日子。端拱初年(公元988年),陳摶忽然對弟子賈德升說:「你可以在張超谷鑿石為室,我將要在那裡休息。」端拱二年秋天七月,石室鑿成,陳摶親自寫了幾百字作為奏表,奏表大略說:「我氣數將盡,聖朝難以依戀,隨後將在這個月二十二日化形於蓮花峰下張超谷中。」後果然如期離世,終年118歲。經過七天四肢身體還有餘溫。當時有五種顏色的彩雲掩蓋堵塞洞口經月不散。@*#
參考書目: 
1. 《宋史‧陳摶傳》 
2. 明洪應明《仙佛奇蹤》 
3. 宋代《東都事略》


人生有劇本?唐朝暢璀的官路按照劇本演出
www.epochtimes.com查看原始檔一月 13日, 2019
有人對暢璀說,部下伍伯就是陰間的判官。圖為明朝寶寧寺水陸畫《天曹府君天曹掌祿主算判官》局部。(公有領域)
明天將是什麼天氣?看一下天氣預報就會知道。是否有颱風地震?會有儀器出示相關數據,世人也可以提前知道,早做防備。可是人的官運,又不是坐標上的變化曲線,在沒有電子儀器的時代,古人是如何預知官運的呢?
唐代宗時期,戶部尚書暢璀很有口才,喜歡談論王霸謀略。任職期間,行事謹慎,也沒有犯下太大過錯。他做過判官、大理評事、諫議大夫、吏部侍郎、御史大夫、集賢院待制等,官至戶部尚書。他早年有件趣聞,有人事先將他一生擔任的官職都記錄下來。他的人生,就像是按照記錄簿所寫的「劇本」在人間舞台上演,聽起來真令人感到匪夷所思。
暢璀入仕為官,一直到六十多歲,才當上河北相州、衛州之間的一個縣官。他覺得自己懷才不遇,於是在縣裡尋找術士,想詢問前程,可惜一直沒有找到。一天,有一人悄悄地對他說:「您何必到處找呢。您的部下伍伯就是陰間的判官。」言外之意,問伍伯就行了。
暢璀心裡很高興,於是穿上正式的官服,手執笏板,將伍伯請來,向他恭敬地行禮叩拜,又設宴招待他。伍伯不明就裡,茫然不知所措。
笏,古代大臣朝見君主時所執的手板,用玉、象牙或竹製成。圖為明 象牙笏。(公有領域)
過了很久,暢璀說:「我覺得自己有才能,不會落於人後。現在我已經六十歲了,官階也只是個縣宰。碌碌無為,守著官職倒也罷了,只是不甘心位居下流(指官階卑微)。如果我知道將來之事,還有升遷的可能,我就繼續作縣宰。如果到最後還是像現在這樣,我應當辭官進山,尋仙修道好了。我現在拿不定主意,知道您是冥間判官,請為我說一說吧。」
伍伯聽後,急忙避開席位,神情沮喪地說:「小人蒙受大人禮遇,如果今天隱瞞不說,就辜負了您的恩情。如果照實說,我就要遭殃。眼下我不得不說。其實,我不是陰間的判官,只是陰間的伍伯。我的職責,以杖打的數量衡量人的生死。凡人將遇到災厄,都要先挨杖打,打二十棍杖以上者都必死無疑;打二十棍杖以下,就會大病一場。」
暢璀忙問:「現在冥府,誰是主管?」伍伯回答說:「我告訴您,您千萬不要泄漏。正是鄰縣縣宰。聽說他要來,您可以直接懇求他。但您不要說是我告訴您的!」
過了十天,鄰縣縣宰果真要來,約暢璀一起前往州裡,參加每個季度的集會。暢璀收到消息,一早就出城迎接,並在縣衙為縣宰安排了房間,準備宴席。
縣宰到來以後,暢璀一看,原來是一個七十多歲的老翁。當時大唐天下太平,河北各地的長官都是豪門富貴子弟。於是朝廷下令要選拔有名望的長者擔任各地縣令。暢璀親自來迎接,老縣宰向他致謝,又慚愧地說:「您的名望很高,而我出身貧寒卑賤。只因通曉律法當上鄰縣縣宰。您待我如此優厚,怎麼敢當?」
兩人一同到郡裡,又一起回到縣裡,暢璀將縣宰安置在縣宅,二人交談很是投緣。第二天,老縣宰就要離開了。這天晚上,暢璀將縣宰請到深室,隆重地向他叩拜,懇切地向他詢問日後的前程。老縣宰一聽,嚴厲問他是誰說的,表情很是憤怒。暢璀不得已,只好說是伍伯告訴他的。老縣宰低下頭,克制自己的憤怒。不一會兒,差吏來報:「伍伯在酒坊裡,突然死了。」
暢璀聽到消息很是驚訝,對老縣宰也愈加敬畏,誠心誠意地懇求他。老縣宰緩緩地說:「請給我準備一個乾淨的院子,凡是有孔隙的地方都要塗抹堵上。嚴肅地告誡你的家人,切記不可偷看,違者會引禍上身。在堂裡放一張床榻,桌上放好筆墨紙硯,紙要七八張。」
老縣宰請暢璀在堂裡放一張床榻,桌上放好筆墨紙硯,紙要七八張。
攝像者: Fotolia
暢璀很快就準備好了,老縣宰就進到院子裡,讓暢璀親自把院門鎖上,叮囑他天亮後,再帶著鑰匙來開門。天剛亮,暢璀就來開門。老縣宰帶著滿臉的喜悅走出來,向他道賀:「你的官祿很高,不用擔心。」於是交給他一個冊子,叮囑他:「千萬不要現在打開看。你要每經一件事,每次改任官職,才能打開查看。」
此後不久,暢璀升任為從事,又升為殿中侍御史,當上省郎諫議大夫。每次改任官職,暢璀都會打開冊子查看,發現上面寫的升遷日期絲毫不差。後來,暢璀被貶為展州司馬,取出冊子一看,上面連他被眨的原因都寫得清清楚楚。再後來,他當上左丞,最後官至工部尚書。
所有這些事,都被老縣宰詳細地記在冊子上,沒有差錯。這個冊子真像是他的人生劇本呢。老縣宰早早就看透了。問題是,官職變動,調任不同的地方,這些事都還沒有發生。老先生是怎麼知道、看到了這些還沒有發生的事情呢?@*#
事據《太平廣記》卷304、《舊唐書》卷111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icecasio 的頭像
nicecasio

姜朝鳳宗族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