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場講座 - https://goo.gl/a7oekx
傳道法師(1941年-2014年),俗名朱溫清,生於臺灣臺南縣白河鎮,台灣佛教出家眾,曾任台南妙心寺住持,在台灣推動人間佛教。
生平
傳道法師出身貧困,在家中排行第七。小學畢業後開始進入社會工作,曾在農場打工,在高雄唐榮鐵工廠當學徒。1957年,進入台灣機械公司當技工。
1959年,歸依三寶,參與佛教課程。1962年進入部隊服役。1964年退役後,在高雄宏法寺開證上人門下出家,受具足戒。隨後進入戒光佛學院、中國佛教研究院進修,在白聖法師處學習。其思想受到印順法師影響,被視為是印順法師在台灣的重要弟子之一,藍吉富在《臺灣佛教辭典》中,將他與釋昭慧、釋宏印視為印順學派中的三大法系。
1973年,負責台南妙心寺寺務,以此為據點,進行傳教活動。曾至馬來西亞等地弘法。
妙心寺第四任住持 傳道法師
--------------------------------------
懷念傳道法師
侯坤宏(國史館前修篆處處長)
  說真的,其實我不想寫這篇文章,因為傳道法師在我的心目中是一位充滿生命活力,講真實話又具有真性情,於佛法義理能真正掌握的僧人,這種印象總是留存在我的深刻記憶當中;沒想到傳道法師竟離開這個世間了!「不想寫」是希望他還健在人世間,為苦難的眾生再多盡一點心力。2014年12月30日接到闞正宗教授來電,2015年1月2日江燦騰教授的email及電話,他們都告訴我傳道法師圓寂的消息,我真是不敢相信這會是事實。1月5日回辦公室上班,看到弘誓佛學院陳悅萱居士寄來的,由昭慧法師和藍吉富教授共同具名邀請傳道法師生平好友撰寫追悼文章的邀稿函,想起過去與傳道法師的交往情形,真的是「不能不寫」。
  初識傳道法師,是在「印順導師思想之理論與實踐」學術會議上,這項以弘揚「印順思想」為主軸的學術會議,至2014年已舉辦了12屆(2015年5月將舉辦13屆),每屆會議開會期間,是我與法師見面的機會。會議場上,聽法師的痛快發言,總讓人有意猶未盡之感;而在臺下的傳道法師,對我更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讓專研近代佛教史的我,可以了解許多書面資料所沒有記載的臺灣佛教史,所以就更能掌握佛教界中某些隱諱但卻是關鍵的問題。法師離開我們了!讓我失去一位隨時可以請益的法門師友,想來心中充滿無限的哀傷與感懷。
  傳道法師出家於傳統道場,但在佛法抉擇上,對開啟他慧命的「印順導師思想」最為傾心,當代臺灣佛教界中,傳道法師是「印順學派」的一員大將,在臺灣南部長期落實「人間佛教」的理想。2008、2009年,因個人撰寫的《印順法師年譜》、《真實與方便——印順思想研究》相繼出版,使得學界出身投入佛教史研究的我,對「印順思想」帶給我在研究佛教史的引導(啟示),有了更深一層的體會。或許因為這樣,每次與傳道法師見面,總是感覺特別高興。他總會親切的和我握手,要我坐在他旁邊的坐位,像是對待多時未見的老朋友一樣。傳道法師不是學術研究者,但他重視從事學術研究工作的學者,從他身上,可以感受到他對學術研究的尊重。而更難得的是,法師在與學者間的互動關係上,始終能保持一種「不卑不亢」的態度。
  回思前後,有幾件與傳道法師的互動,讓我印象十分深刻。2010年,妙心寺舉辦慶祝建寺五十週年感恩系列活動,時間從10月9月迄12月31日,我曾應邀前往出席「新書發表會」的活動,《人間佛教的理論與實踐──傳道法師訪談錄》與《珍惜人間.典藏妙心:妙心寺建寺五十週年紀念特輯》同為這次活動發表的新書,我是以《人間佛教的理論與實踐──傳道法師訪談錄》訪問人身份和闞正宗教授等應邀出席,看到許多參與活動的其他來賓與妙心寺的義工與信眾們,對於傳道法師如何領導他的「菩薩團體」留下極深的印象。在妙心寺,可以感受到法師與信徒間的「平等無差別」互動方式,有一種自然輕鬆的氣份,在法師心目中,僧俗間或男女間,沒有所謂尊卑的問題,由此可以顯現出他對眾生的平等心,這就是真正的人間菩薩行者的風範。
  其後,在2011年及2014年,我有兩次應妙心寺「成長教育講座」之請,前往各做一場專題演講。第一次是在2011年12月10日,所講的題目是〈佛教史研究的視野、角度與方法〉;第二次是在2014年5月3日,講題是〈中共佛教史研究的若干省思〉。第二次以中共佛教史研究為題,其因緣是在2012年12月拙著《浩劫與重生:1949年以來的大陸佛教》由妙心寺出版,此書是過去10餘年來個人持續關注中國大陸佛教的初步研究成果,法師能不考慮是否能回收成本,願意出版這部「冷門」但卻又亟需有人關注的學術領域專著,對於身為作者的我,總是滿懷感激之心。法師能理解:身在臺灣佛教環境中,除對本土的臺灣佛教史應有基本的認識外,於對岸(中國大陸)的佛教史,也不能一無所知,否則如何掌握兩岸佛教交流過程中應該保持的態度與尺度。妙心寺的「成長教育講座」,時間都是訂在星期六的晚上,記得第二次演講那天的上午,我從臺北先到臺中養慧學苑,講了一堂〈口述歷史的理論與實務〉,隨後再南下臺南,到妙心寺已近用晚餐時間,餐後至演講前還有一點時間,在法師帶領下,參觀他剛蒐集到的大批佛教相關文物,在他如數家珍的介紹下,讓我眼界大開,原來還有許多佛教文化資材並沒有受到好好的維護與利用,也更了解法師多年來關懷文化、關懷本土的苦心。演講結束,已近晚上10點,在法師引導下,一起坐在走廊上喝茶聊天,所談內容主要以教內軼聞密史為主,讓我更加了解臺灣佛教史的另一面向。回想起這些過往,法師身影歷歷在目,又憶起法師已遠離我們而去,心理感覺異常的沉重。
  過去10餘年來,筆者與國史館同仁卓遵宏教授等,針對臺灣佛教人物進行口述訪問,為推動此項工作,有時也會邀請館外學者參與進行,如闞正宗、江燦騰等教授。由於傳道法師是臺灣佛教非常具有特色的人物之一,所以也被我們選為訪問對象,《人間佛教的理論與實踐──傳道法師訪談錄》是訪問的成果。訪問是由闞正宗、卓遵宏和我負責,時間自2005年10月24日至12月24日,前後共計訪問了14次,不過因時間關係,我只參與其中第1次,其他訪問是由闞正宗教授利用每週前往成功大學歷史研究所博士班上課期間抽空進行,訪問後的文稿整理,由闞正宗、吳文宗、圓智法師、伍麗滿、呂姝貞等人負責,最後再經法師修訂多次始成定稿。在國史館出版「臺灣佛教人物口述訪問系列」中,除傳道法師,我們也曾訪問宏印法師(《人間比丘之路:宏印法師訪談錄》2007年出版)和昭慧法師(待出版),他們都是弘揚「印順思想」的法門龍象,可惜「『弘印』法將的龍頭老大」——傳道法師(昭慧法師語)已先行離去,同願同行者應當更加努力!
  據筆者與傳道法師交往及多年來觀察,由法師早年親近白聖法師,參禪頗有心得,他原本可以是一位很具有中國傳統風格的出家人;但在因緣聚會及個人努力下,成為一位關懷眾生、關懷生態、關懷文化、關懷臺灣本土的法師。除富有行動力外,傳道法師也很善於說法,不管是北京話還是臺灣漢語,凡是聽過他講話的人,少有不被他生動的言說、巧妙的譬喻所吸引。由於長年對印順導師「人間佛教思想」的弘揚,在法師的周遭,有許多人對於佛法,都能具有人間佛教應有的正知正見。
  走筆至此,又憶起一事:即在2012年12月18日下午4點左右,我正在臺北辦公室上班,突然接到傳道法師從臺南妙心寺打來的電話,糾正我在《印順法師年譜》第206頁有一段引文,將《寶積經講記》誤認為是《勝鬘經講記》;能夠指出這個錯誤,表示他對印順法師的著作內容非常熟悉,我特別向他表示感謝之意,並說明在《印順法師年譜(增訂本)》中,一定遵照改正。
  在臺灣,要經營好一座道場並不容易,將經營的重心放在佛教文化上,更是難得,傳道法師非常重視佛教文化事業,其成果表現在《中華佛教百科全書》、《重編一切經音義》、《印順.呂澂佛學辭典》、《臺灣佛教辭典》上。值得一提的是,傳道法師也重視本土文化,收藏了許多與臺灣歷史有關的文物史料,在臺灣的文物市場中,有不少人依靠買賣文物獲利維生。傳道法師蒐集文物,是出於對臺灣本土的關心。與此相應的是,法師強調「此時、此地、此人的關懷與淨化」,從佛教「緣起」觀出發,用大乘菩薩淨化生命(成熟有情)與淨化環境(莊嚴國土)的悲濟行,來實踐人間佛教。可惜,法師離開我們了!希望妙心寺的住眾與信眾,能持續秉持過去法師弘揚大乘菩薩道的理念與精神,走向更寬廣的人世間。
  近日讀誦《佛說無常經》,其中有段經文說:「有三種法,於諸世間是不可愛、是不光澤、是不可念、是不稱意。何者為三?謂老、病、死。」更想起傳道法師業已圓寂一事,心中更為難過與不捨。不過,作為人間佛教的踐履者,希望法師早日乘願再來,為未來人間淨土的實現,再貢獻另一番心力。因為,「人菩薩行」不只是一生一世的事業,累生累世中都要非常努力才行。
  侯坤宏敬述2015年1月12日
-----------------------------------------
作者:盧俊義(基督教長老教會牧師)
認識傳道法師是在1992年,我和天主教王敬弘神父很榮幸地同受釋昭慧法師邀請,參與她發起組成的「生命關懷協會」。協會成立那天選舉理監事,我和王神父都被推選為理事,傳道法師為監事。當時我就覺得非常奇怪,怎麼會有佛教法師取法名為「傳道」?因為在我狹隘的認知裡,只有基督教會講「傳道」這個名詞,佛教怎會用「傳道」這詞?
然後在1993年初,台南鹿耳門天后宮在農曆過年舉辦所謂的「文化活動」,由民俗學家劉環月等人策劃,活動的內容包括抓春雞、泥鰍等活動,協會決定對此活動表達嚴重關切,我們幾個理監事有個共識,希望透過民眾日報闢專欄撰稿對天后宮這項春節活動表達異議。我因為身為基督教傳道者,若是撰稿用詞造句稍有不慎,很可能引起更大的糾葛,因此,寫好之後還是先傳稿到協會請他們看過且潤稿。但當協會理監事等同仁所撰寫的稿子陸續刊登出來後,引起鹿耳門天后宮的幹部相當不滿,特別是策劃此項「文化活動」的民俗學者劉環月等人相當忿怒,該宮除了向關懷生命協會提出嚴厲抗議外,也表示要「打官司」。
協會因為剛成立,認為有必要和該宮及這些民俗專家討論對生命關懷的意義,並說明協會對關懷所有生命權的態度。因此,決定由理事長釋昭慧法師、我,以及在台南妙心寺住持的傳道法師參加,地點就在台南文化中心會議室。
對方來勢洶洶,不但揪了許多信徒,並出動一部三噸半重的小貨卡車,且車上確實是有些棍棒之類的物品,不過我不認為那些東西是衝著我們而來,但看了心中已經有點寒意。傳道法師大概是看見我臉部的表情有點膽怯吧,他站在我耳邊說了這句話:「盧牧師,這種場面我看多了,不用擔心。」這句話讓我從此對傳道法師和其他法師有另一種新的認識:佛教法師對人世間生態的瞭解之多,遠勝於一般學者專家,更勝於我們這些自命見識廣聞的基督教傳道人,他們只是深藏不露而已。
果然,在會談中,對方看見我是基督教牧師(因為我穿著牧師服),有意想要掀起「宗教對抗」的態勢,卻沒有想到傳道法師說了這樣的話:「不要以為我們人少就會怕你們,你們要怎樣?」他的話剛說完,整個會場的氣氛就轉趨緩和的許多,真的令我刮目相看。因為這樣,接續昭慧法師就解釋說明協會的主旨和用意,特別是佛法對眾生之生命的態度和觀點。會談是圓滿結束,而廟方也決定此後不再舉辦類似的活動。也讓我第一次認識到佛教法師在事理的分析之敏銳大開眼界。
有了這次的認識,加上幾次召開理監事會的互動,我們有了更緊密的聯繫。他曾邀請我去他住持的台南妙心寺為他的子弟專題演講,有一次,我提早到該寺,他特地帶我參觀圖書室,並且讓我知道那些都是他的藏書,放在寺院裡讓子弟使用,也正在著作一套關於佛教經典詮釋之書,好教導子弟之用。
那時圖書室正有一位子弟拿著毛筆在案桌上書寫著,他告訴我說那位子弟發願要抄寫一部「大藏經」,讓我感到敬佩萬分。因為那讓我想起過去基督教在宗教改革之前,許多進入修院的修士就是發願要抄寫聖經一樣。
後來我從嘉義西門轉換到台北東門教會牧養時,有一個禮拜五早上,我突然接到他的電話這樣說:「盧牧師,我有位子弟得知台南這裡有間基督教會拆禮拜堂準備重建,搬運拆毀廢棄物的工人在垃圾堆中發現有一支十字架,上面還有一尊耶穌的雕像,覺得怎可以將耶穌和十字架丟棄在垃圾堆中,且發現該耶穌的雕像很尊貴,因此,我的子弟特地來告訴我,我就要這位子弟去把這支有耶穌的十字架買了下來。我發覺這是很尊貴的聖物,不知道你是否有意願要這十字架和雕像?」我二話不說,隨即就回說「我要」,而他在電話中也立即說「我送上去給你」。
我以為可能還會等幾天,或是下次協會開理監事會時會戴上來,卻沒有想到當天晚上我在帶領查經時,傳道法師突然來到東門教會,我嚇了一跳,然後看見他用氣泡紙將該支有耶穌雕像的十字架包得非常整齊,且是雙手捧著下車走到禮拜堂門口,他說「專程來奉送,現在要趕回台南去」,這件事讓我感動到不行。回到查經班,我當場拆開來拿給所有學員看。有好幾次我在查經班都會對學員說:「佛教法師是這樣子對待我們,而我們直到現在都還是拿著劈柴刀將佛教神像給劈了下去!」
我將該尊有耶穌雕像的十字架放在客廳,兩次搬家要移動時,我都想起傳道法師很小心翼翼地捧著這十字架和耶穌雕像的影像,一直到現在每天看見這十字架和耶穌,我就會想起他的愛和尊重基督教信仰的嚴謹態度,反省我基督教傳道者,我就感到相當汗顏和慚愧!
跟昭慧法師和傳道法師一起開會,總是讓我學習很多,特別是他們在分析事理,以及對有可能引起紛爭的案件,堅定且明確的果斷裁定,總是讓出身長老教會的傳道者感到自己的幼嫩和不足。
傳道法師雖然走了,但他留給我的將會是永遠學習榜樣,特別是對我這個出自基督教的傳道者,他寬懷大量的胸襟是一輩子學習的典範
--------------------
傳道法師生平
法師俗姓朱,民國30年3月2日生于臺南巿白河區。青年時期即親近開證、懺雲二長老。服役期間因車禍等意外,切感無常真諦,而益發堅定其出家學佛之淨志,遂于民國53年依開證上人披剃。旋負笈北上,就讀戒光佛學院。民國55年于臺北臨濟寺受具足戒,並于白聖長老所創設之中國佛教研究院繼續研修佛學。在學院就學期間,對佛法有較深之認識;為人處世及世學,則頗受授課教師顧季熙與范雲白二位居士之啟迪。
法師畢業後,于志仁補校進修世學,同時展開對大專佛學社團之弘化志業,以引領知識青年學佛。民國62年銜剃度恩師之命,南下任臺南妙心寺副住持,此後即以該寺為據點,大力推動正信佛教,並陸續創辦妙心幼稚園、妙心寺慈恩婦女會(民國89年更名為慈恩護法會)及中華佛教百科文獻基金會。民國81年正式陞座,擔任妙心寺第四任住持。
法師致力於佛法教育,以正法廣結善緣,歷任臺南縣佛教會理事長、高雄佛教堂董事長、關懷生命協會理事長、中華佛教百科文獻基金會董事長、妙心出版社發行人、美國妙緣內觀學苑(Mindful Living Alliance)理事長,以及臺南法雲文教協會、高雄淨心文教基金會導師。曾任臺南監獄及看守所榮譽教誨師長達十年,曾任教于福嚴佛學院、寶華佛學院、開元禪學院、妙雲蘭若、法印講堂、慈明佛學研究所、高雄正信佛青會、高雄淨心文教基金會與社會大學。
民國73年4月,為支援百科全書之編務而設立佛學資料中心,主動蒐集各類佛學及文史哲相關文獻(已達三萬餘冊),以為各界研究佛學之士提供資訊服務。
民國88年9月,妙心文教大樓落成,法師於此設立「妙心人間佛教研修院」,以專弘印順導師依循「佛陀本懷」之「人間佛教」思想,期從思想教育紮根,結合同願行者,共同建設人間淨土。復成立妙心社區教育中心,以多元方便接引社區民眾學佛。
民國103年11月,復宣布成立妙心佛學研究中心,委請藍吉富教授擔任主任,預計於民國104年元月啟動,擬為臺灣佛教界乃至華人佛教圈,培植講經、說法、研究佛學之人才。
  佛教文化乃至為重要且又極其冷門之工作,法師於佛教文化工作投入甚深,除個人著作外,法師長年嘔心瀝血,保存重要文物,編印期刊、專書,策畫影音紀錄,並製作部類龐大之工具書。故其文化建樹卓著,嘉惠後學甚鉅。舉其犖犖大者:
一、 著作四(五)冊:《法句經講記(一)》(編校中)、《印 
順導師人間佛教思想概說》、《學佛行儀》、《佛法十
講》、《印順導師與人間佛教》。
二、 編印四種:《妙心雜誌》(迄民國103年12月,共計發行145
期)、《朱玖瑩書法選集》、《蘇雪林山水》畫冊、《珍惜
人間.典藏妙心──五十週年紀念特輯》。
三、 策畫完成之紀錄片有三:「人間佛教的播種者──印順導
師」、「朱玖瑩書法天地」與「淨土的吶喊──臺灣環境和環
保的故事」。
四、 編製完成之工具書有四:《中華佛教百科全書》(民國83
年,光碟版民國90年出版),《重編一切經音義》(民國86
年),《印順.呂澂佛學辭典》(民國89年;光碟版民國91
年出版),《臺灣佛教辭典》(民國102年)。
  另有學友、門生為慶祝其七秩壽誕而集成祝壽文集《法喜與悲願》一書,國史館則為其出版《人間佛教的理論與實踐──傳道法師訪談錄》(民國98年,國史館出版,口述歷史叢書55)。
法師深感文物保存之重要,遂隨緣蒐藏佛教與臺灣早期暨日治時期文書(已加入國科會數位典藏計畫),以提升、淨化國人之文化素養,並為國家保存珍貴史料,可謂價值不菲。
  法師年輕時曾受白聖長老傳統佛教教育之熏陶,其後精研當代佛學思想大家印順導師之著述,故能糅合傳統與新式研究之特質於講學與著述之中。法師之利他根性猛利,入世情懷深厚,故於印順導師之思想甚為契應,畢生以弘揚人間佛教、實踐人菩薩行為職志。弘法足跡遍及全臺、馬來西亞、美加等地,其演講生動活潑,善述佛法正見,因此廣受各地佛友之愛戴。
  法師以「凡夫菩薩」自許,廣行嚴土熟生之事。平生關懷佛門現象、生態環境與政治社會,恆以正直心與慈悲心點評時事,並將其對生態環境與政治社會之關注付諸實際行動。於佛門開風氣之先,投入反核、動保等社會運動,甚受社會各界之敬重。
  民國103年12月30日,法師安詳示寂。法師所開創之菩薩事業,將嗣追隨者之共同承繼,發揚光大,俾毋辜負法師畢生心血之建樹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icecasio 的頭像
nicecasio

姜朝鳳宗族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