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婆達多入無間地獄
1053印度篇
提婆達多一心想出家修行,一天,他來到佛陀的精舍,跪在地上向世尊頂禮之後,
對佛陀說:「我想在世尊座下出家修行。」
「你適合在家修行,設香檀廣為布施,行善積德。」佛陀對提婆達多說。
提婆達多見佛陀不答應,便再三懇求。
佛陀慈愛地說道:「出家實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你的本性不適合出家啊!
夠在家修行也是很好的。

提婆達多聽了佛陀的話,心中很不高興,就產生了壞念頭。他想:
「世尊一定是心裡嫉妒我,怕我修行後也變成佛。
 現在我應該自己落髮,自己修行,哪裡用得著世尊答應呢!」
於是,提婆達多自己剃了頭,自顧自的修行了多日。
表面上看起來的確像個修行人,但是他心裡卻充斥著嫉妒之心,
 時時擔心有人修行贏了他。只是,修行哪裡還有論輸贏的呢?
忌妒薰心的提婆達多終於犯下了五逆罪的惡行。
所謂五逆罪就是殺父、殺母、殺阿羅漢(就是殺害聖人)、
出佛身血(就是殺害已經成佛的聖者,哪怕只流一滴血般的小傷口)、
破合和僧(就是在一個修行的團體中挑撥離間,使這個團體解散,令他們不能修行)。
提婆達多幾次想殺害世尊都沒有成功,但有一次推下大石頭想壓死佛陀沒有成功,
卻也讓世尊的腳劃破流血,這已犯了五逆罪中的出佛身血,墮地獄的業報是逃不了了。
世尊知道犯了五逆罪的提婆達多勢必感召身陷地獄的果報,便為此來到提婆達多的住處。
眼見提婆達多所站之處,從地底下升起大火,火順著風勢直往提婆達多身上撲去。
提婆達多被火燒身,怎麼躲也躲不開,他口中還念著「南無佛」,
心中還沒弄明白是怎麼回事,地上裂出一道大縫,提婆達多就這樣墮入地獄中。
佛陀的侍者阿難尊者見到這一切,心中非常悲傷,便問佛陀說:
「提婆達多在地獄中要待多久?」
「這是他的大劫難!但是他善心未眠,死前依舊勤念佛號,終有解脫地獄苦果之日。
提婆達多地獄業報終結後,將會轉生到天上,歷經六十劫難,不墮三惡之道,最後將成為辟支佛。
這是因為他死前口中稱頌『南無佛』的緣故。」佛陀對阿難說道。
目犍連尊者對佛陀說:「我想到阿鼻地獄中去看提婆達多。」
說完,目犍連尊者便屈起雙臂,一會兒就來到了無間地獄的上空。
在虛空中,目犍連尊者命獄卒叫提婆達多來。「希望我此行可以讓你覺悟。」
目犍連尊者在空中對提婆達多說:「你抬起頭,看看空中。」
提婆達多仰起頭來,只見目犍連尊者站在虛空中,
他問尊者說:「聖潔的尊者,您為何屈身前來地獄?」
目犍連回答:「我聽世尊說,你因為犯了五逆之罪,所以墮入地獄中,
等到你地獄果報歷盡,你可以生天,世尊為你授記最終修行可以成為辟支佛。
我來探望你,是希望你可以堅持下去,莫忘正確的修行。」
目犍連又問提婆達多在獄中遭受了怎樣的苦痛。
「獄卒用熱烙鐵烙我的身體,我的身體已被燙壞。他們又用鐵杆砸我的身體,
就像有一頭凶惡的大象踩著我一樣。接著,又有火山來燒我的臉。」
提婆達多感慨地說:「我在人世時穿的袈裟,如今化為銅鏈,被烈火烤得熾熱難耐。
以前的我以為修行很簡單,甚至還瞧不起世尊,實在是愚痴啊!」
雖然在大乘佛法中,世尊為提婆達多授記將來可以修行成為辟支佛,
然而提婆達多所犯下的五逆罪苦果還是逃不了,證明因果業報是壁壘分明的


昔日,佛陀住在王舍城的竹林精舍時,五百位大比丘跟隨佛陀修行。一天,一位比丘來到阿難尊者的住處,徐徐道出心中的疑惑:「聽說,佛陀公開懲誡提婆達多離開僧團,不得與我們共住、共修,還說他會受業報罪苦一大劫,無可救拔!尊者,這個消息是真的嗎?」阿難尊者頷首默然。
「有什麼因緣,作出這麼嚴重的懲處呢?尊者,佛陀真的清楚提婆達多的修為嗎?他真的是罪不可赦,深重惡極到被逐出僧團的地步了嗎?難道沒有轉寰的餘地?」比丘問道。
阿難尊者語重心長地說:「雖然我的修行、智慧遠不及世尊,但是在他身邊長久以來,深切體會到──佛陀從來不打妄語,身教、言教始終如一。所以一旦佛陀對提婆達多提出懲誡,我相信,必然有其道理。」
這一番懇切的開導,似乎還是無法解開比丘的疑惑。望著他悵然離去的背影,阿難尊者一路思索著、來到了佛陀的住所,並將剛剛發生的事情娓娓道來。佛陀告訴阿難尊者:「去把這位比丘請到這兒來吧!他一定才出家不久,薰修不深,所以不能相信如來的教導。帶他來解開心中的疑惑吧,否則會成為修行的障礙!」不久,兩人相偕來到佛陀住處,至誠頂禮後,佛陀問比丘:「是什麼原因使你懷疑我的教導或處置不當、誑惑眾人呢?」比丘回答:「很多人都親眼見過提婆達多顯大神通,非常敬仰他的修行,為什麼佛陀反而說他會墮落、受一劫重罪呢?」
「無知的人啊,要善護口業,否則將如長夜受無量苦。」佛陀深切地告誡弟子:「如果提婆達多心中還有毫釐善法,終不致墮落受苦一大劫!提婆達多雖然修行上有些成就,但因貪著世人恭敬利養,犯下出佛身血、壞和合僧等五逆惡業,所以命終將墮地獄受苦。這也提醒我們,利養心重,壞人善本,行者應當引以為鑑。」
比丘聽了幡然醒悟,原來自己也同樣迷失在名利的追求上,所以起了執著煩惱。他立刻向佛懺悔,從此拔除疑根,歡喜依教奉行。 
典故摘自《增壹阿含經‧卷五》
省思
俗諺云:「以管窺天,以蠡測海。」眾生的愛執深重,往往見相著相,還不自覺,伴之而起稱、譏、毀、譽、利、衰、苦、樂,作繭自縛種種苦受,所以淨土不得現前。薰修,就是常常聽經聞法,學習佛的知見,放下我執、法執,才能真正體證「應無所住而生其心」,如經云:「吾視王侯之位,如過隙塵;視金玉之寶,如瓦礫……視禪定,如須彌柱;視佛道,如眼前花」,這念心窮遍十方、涵融無盡,豈是名聞利養所能迷惑。所謂「信為道德功德母,長養一切諸善根」,有了正知正見,滋長信根,才有力量拔除邪疑等煩惱之根。
-----------------------------------------
提婆達多(梵語、巴利語:देवदत्‍त,Devadatta)[1],一譯提婆達兜、地婆達兜、諦婆達兜、調婆達兜,法顯略譯作調達[2];Deva即提婆,意為天神;Datta意為授予、啓予、賜予,亦有義譯為天授或天啟者。為釋迦牟尼佛的堂哥,曾經加入釋迦佛的僧團,但是後來因為意見不合與權力鬥爭,另外成立教派。提婆達多溺水而死,其教派並沒有因為他溺亡而解散,東晉法顯、唐代玄奘遊歷天竺時,還曾看過此派活動。法顯、玄奘記載提婆達多派只供奉過去三佛,獨不奉釋迦文佛(釋迦牟尼)。
《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破僧事》[3]記載佛和佛弟子吃肉,但提婆達多批判佛和佛弟子吃肉是殺生,所以禁止弟子吃肉。《十誦律》[4]記載提婆達多破和合僧時在佛教僧團推行完全素食主義,佛拒絕提婆達多,並說一向允許三淨肉,之後提婆達多召開破和合僧布薩[5],有504位比丘追隨提婆達多,成立不吃肉的新僧團。
提婆達多在原始佛教中犯下五逆重罪,破壞僧團,背叛佛教,設計謀害釋迦佛,是極為負面的人物。《增壹阿含經》[6]記載提婆達多在地獄中「身體苦痛如斯」。大乘佛教的《妙法蓮華經》中,則紀錄提婆達多亦被釋迦佛授記,將來成佛。有些佛教典籍說,其實提婆達多是來示現作反派角色,讓眾生體悟作五逆罪者會墮落地獄。在《大方便佛報恩經》中說過去諸佛皆有提婆達多,而提婆達多在阿鼻地獄中「如比丘入三禪樂」。
生平
出身
提婆達多出身剎帝利釋迦族,祖父為師子頰王,師子頰王有淨飯王、白飯王、斛飯王、甘露飯王四子。提婆達多之父為斛飯王,但不同經典則有異說。
提婆達多為釋迦牟尼佛堂兄[7],佛侍者阿難羅漢親生兄長。佛典載其「四月七日食時生,身長一丈五尺四寸」[8]、「大姓出家,聰明,有大神力,顏貌端正」[9]。
出家
釋迦牟尼成佛後,返回故國迦毗羅衛城,向宗室說法,淨飯王鼓勵臣民出家追隨佛陀,有釋迦族五百人出家,其中有拔提王、阿難、阿那律陀、優婆離,以及提婆達多等人。
《十誦律》中記載提婆達多:「出家做比丘,十二年中善心修行:讀經、誦經、問疑、受法、坐禪。爾時佛所說法,悉皆受持。」[10]《出曜經》中則言其:「十二年中,坐禪入定,心不移易,誦佛經六萬」[11]。由此可見其廣學博文,精進難得。《西域記》一書記有「大石室,提婆達多於此入定」。他弘化王舍城時,受到摩竭陀國王子阿闍世的尊敬,「阿闍世日日將從五百乘車,朝暮問訊提婆達多,並供養五百釜飲食」[12]。等到佛陀沿恆河回到王舍城,不久就引起「破僧」事件。
提婆達多的惡行
破僧
主條目:破僧
提婆達多以其聰明、口才、博學、禪定、苦行,在摩揭陀國弘法時,以種種神通,深受王子阿闍世的禮敬,在王舍城一帶受到僧俗二眾崇仰,自認與佛陀同「姓瞿曇生釋家」。因而提婆達多乃以佛陀「為諸四眾,教授勞倦 」為由,向佛「索眾」。要求「令僧屬我,我當將導」,佛陀則以舍利弗智慧第一,目犍連神通第一,都未交託統攝教授眾僧之責,何況提婆如此的「噉唾癡人 」。遂令提婆達多心生嫌恨,而提婆達多所理解教義,也與舍利弗、目犍連不同。提婆弟子瞿迦梨、迦留盧提舍等則時常謗毀佛陀兩大脅侍 。
阿闍世篡奪父王頻婆娑羅之位後,提婆達多更受王家利養恭敬,地位聲勢益加尊隆。因此「名聞利養」,反而損害其修行,於是苦行修養更加精嚴,我慢愈熾,更加企求統攝僧眾的權力 。
佛旨,從佛出家之弟子,不分種姓出身,一律平等。然而佛為釋迦族太子,部分釋迦族的比丘則不免自覺優越,以為佛滅後,當由釋迦族比丘統攝僧團。提婆達多四伴黨三聞達多、騫荼達婆、瞿迦梨、迦留盧提舍等皆出身釋迦族[13];而擁護堤婆達多的「六群比丘」也都以出身釋種[14],或與佛陀關係密切,而自覺優越,不願接受十方比丘攝化教誡。而這種心態顯與佛法不合。
提婆達多五法
主條目:天授五法
提婆達多在戒律上有不同的見解,提出五項更傾向苦行但不利弘法的新戒律,這不為釋迦牟尼佛所採納,後世稱為提婆達多五法,天授五法或調達五事。
關於這五項戒律的內容,在經典上有許多不同的說法:
南傳上座部佛教律藏:
「盡形壽應為住蘭若者。至村落者罪。」
「盡形壽應為乞食者。受請食者罪。」
「盡形壽應著糞掃衣者,受居士衣者罪。」
「盡形壽應為樹下住者。住屋者罪。」
「盡形壽應不食魚肉。食魚肉者罪。」
《四分律》卷4:1.盡形壽乞食,2.盡形壽著糞掃衣,3.盡形壽露坐,4.5.盡形壽不食酥、鹽、魚與肉。
《五分律》卷25:1.不食鹽,2.不食酥乳,3.不食魚肉,4.乞食,5.春夏八月日露坐、冬四月日坐於草庵。
《十誦律》卷4:1.盡形壽坐著納衣,2.盡形壽受乞食法,3.盡形壽受一食法,4.盡形壽受露地坐法,5.盡形壽受斷肉法。
《根本說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卷10:1.不食乳酪,2.不食魚肉,3.不食鹽,4.衣服長績,5.住在村中、不住阿蘭若[15]。
《大毗婆沙論》:「云何五法?一者盡壽著糞掃衣,二者盡壽常乞食,三者盡壽唯一坐食,四者盡壽常居迴露,五者盡壽不食一切魚肉血昧鹽蘇乳等。」
共通的點為
不吃肉不吃魚,遵守頭陀苦行,乞食(化緣),在森林空地中禪坐修行,遠離人群,不居住在房屋中。
另立僧團
主條目:提婆達多派
提婆達多以此五法行籌表決,有四伴黨及五百初學比丘依循他,於伽耶山住下,另立僧伽,又有「非法說法法說非法、善說非善非善說善、犯說非犯、非犯說犯、輕說重、重說輕、有殘說無殘、無殘說有殘、常所行法說非常所行法、非常所行法說常所行法、言說非言、非言說言」等各種非法非律,於「界內別行僧事」,於是破僧[16]。經舍利弗、目犍連化解,只餘瞿迦梨等四伴黨留下,提婆達多則因五逆重罪墮入地獄。然已衍生釋迦族比丘與十方比丘不和,導致後來佛教分化之因 。
害佛惡行
依南北傳佛佛典記載,提婆達多索眾不成後心懷嫌恨,舍利弗、目犍連帶領五百比丘返回佛所,誓報此怨,慫恿阿闍世王子禁錮其父,自立為王。遂有刺客殺佛、推石壓佛、狂象害佛、爪毒傷佛、拋車擊佛等害佛惡行。並因阿闍世王日漸疏遠,斥責、毆打蓮華色比丘尼致死。而往昔宿世與佛結怨,誓言生生世世為佛伴友,壞佛亂佛,有爭女、漁師兒、共命鳥、金色鹿等本生因緣。
與富蘭那·迦葉的相識
提婆達多失手殺害蓮華色比丘尼後,心中甚憂,以手支頰,退在一邊,愁思而坐[17]。此情此景被六師外道之一的富蘭那·迦葉看到,並加以誘導,告訴提婆達多無善惡業報[18],至此提婆達多一切善根皆斷絕。
佛教經典中的形象
部派佛教
《增一阿含經》卷四十七記載,提婆達多身陷地獄,佛為阿難說提婆達多未來生處,因提婆達多命終之時,受地火所燒,生懺悔心,「經歷一賢劫,當生四天王上,復輾轉生三十三天、焰天、兜率天、化自在天、他化自在天,六十劫中,不復墮三惡道,往來天人中,最後受身,剃除鬚髮,著三法衣」,後成「辟支佛」。名曰南無。
《根本說一切有部破僧事》則記載:提婆達多造三無間業,遭受無間地獄火燃炙,痛苦不堪。阿難見其受苦,心生悲愍,要提婆以至誠皈依世尊。提婆達多「深心慇重,口自唱言:今日我身乃至徹骨,於薄伽畔,至心歸伏」。隨後即墮無間地獄中。世尊告諸比丘:「提婆達多善根已續,於一大劫生於無隙大地獄中,其罪畢以後,得人身。輾轉修習,終得證悟缽剌底迦佛陀,名為具骨。」
大乘佛教
《妙法蓮華經‧提婆達多品第十二》則記載佛告諸菩薩及天人四眾「我念過去劫,為求大法故,雖作世國王,不貪五欲樂。椎鐘告四方:誰有大法者,若為我解說,身當為奴僕。」而有阿私仙人為其宣講妙法華經。而此阿私仙人即為提婆達多,以其多善知識,成就佛陀「波羅密、慈悲喜捨、三十二相、八十種好,紫磨金色,十力、四無所畏、四攝法、十八不共神通道力,成等正覺。」
因此佛陀為其授記,預言「提婆達多卻後過無量劫,當得成佛,號曰天王如來,應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世界名天道。時天王佛住世二十中劫,廣為眾生說於妙法,恆河沙眾生得阿羅漢果,無量眾生發緣覺心,恆河沙眾生發無上道心,得無生忍至不退轉。」
《大方等大集月藏經》本事品第四記載,於過去世第三十一劫毗舍浮如來時,有一婆羅門弗沙耶若精進修行,應誓而千年之中不坐不臥七日七夜限食一揣,感化了其弟八人修行。弗沙耶若就是釋迦牟尼佛的過去生。弟八人中,二人但樂離欲化眾生,故修六波羅蜜而得無礙智,就是後來的彌勒與維摩詰。餘六人以欲心修行,喜好障礙他人,就是後來的羅睺羅阿修羅王、毗摩質多羅阿修羅王、波羅陀阿修羅王、婆稚毗盧遮那阿修羅王、波旬、提婆達多。
----------------------------------
一天,比丘們齊聚一堂,同聲讚歎佛陀大慈大悲,即使提婆達多常懷惡心,毀害如來,佛陀仍不以為患,反而為其哀愍,放大悲光,遠照其身。佛陀告訴大眾:「提婆達多並非只有今世傷害我,過去世時也常傷害我,我以慈悲力才得以保全性命。」
當時,阿難尊者觀察到在場大眾心中有疑,即從座起,右膝著地,恭敬合掌請示佛陀:「提婆達多過去世時曾毀害世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佛陀開示:「提婆達多三番兩次欲傷害如來,有次在手指甲上塗以能致人於死的毒藥,準備在頂禮時抓住佛足。沒想到頂禮佛足時,毒藥頓時變成甘露。可是提婆達多仍不死心,又想了一計:『佛陀現在在耆闍崛山下,我可以從山頂將大石頭推下,砸死佛陀。』但這次只傷到佛的腳趾,提婆達多也隨即身陷阿鼻地獄。」
佛陀又為大眾開示:「過去久遠劫前,應現如來出現於世。佛滅度後,有一比丘獨在林中坐禪,卻深受虱蟲之苦,於是與其商量坐禪時勿來擾亂,虱子即依教奉行。經過一段時間,有一隻土蚤詢問虱子:『為什麼你的身體如此飽滿肥盛?』虱子告訴土蚤:『我所依附的主人常修禪定,又教我在適當的時間飲食,因為如此,所以所需充足,無有匱乏。』土蚤聞言,即表示要與蝨子一起生活,蝨子說:『只要你能遵守我們的約定就行。』但當比丘開始坐禪時,土蚤聞到血肉香,便忍不住大飽口福一番。結果,這位比丘心生苦惱,即脫衣以火燒之。」
佛陀表示:「那時的坐禪比丘是迦葉佛,土蚤則是提婆達多,虱子即是我,提婆達多為貪利養而傷害我,乃至今日成佛,亦因利養而出佛身血,身陷阿鼻地獄。事實上,提婆達多無數劫以來一直懷著惡心,欲毀害如來,而如來常以慈悲心力憐憫他。我亦因為提婆達多而速得成佛,所以發慈悲心感念他成就我的恩德。」
於是佛陀即遣阿難尊者前往地獄,探視提婆達多是否能忍受地獄之苦。阿難尊者來到地獄門前,向牛頭阿傍說:「請為我傳喚提婆達多。」牛頭阿傍說:「尊者是問哪一尊佛的提婆達多?過去每一尊佛皆有提婆達多。」阿難尊者說:「我是要找釋迦牟尼佛的提婆達多。」牛頭阿傍隨即喚提婆達多:「阿難尊者在外面,希望和你見面。」提婆達多十分感動地說:「阿難你來了!如來是否還憐念我呢?」阿難尊者回答:「佛陀派我來關心你,是否能夠忍受地獄之苦痛?」提婆達多說:「我雖處阿鼻地獄,卻猶如比丘入三禪之樂。」
佛陀開示大眾:「菩薩為接引眾生修大方便法,雖受生死無量大苦,卻不以為患。所以不要認為提婆達多入阿鼻地獄即是惡人,實是提婆達多微密妙行大方便之示現。」在場無量百千菩薩得無生法忍,無量百千人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無量百千人得須陀洹果乃至阿羅漢道。天人散天花遍覆大眾,並作天伎樂,放大光明。一切大眾聞佛所說此微妙法,歡喜作禮而去。 
典故摘自《大方便佛報恩經‧卷四》
省思
每一尊佛都有提婆達多來成就其道業,當我們遇到逆境時,是否也能正念思惟,這都是善知識的示現?修行唯有秉持正念、修持正見,才能破除執著,看清每一個當下的因緣,都是成就菩提的方便。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icecasio 的頭像
nicecasio

姜朝鳳宗族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