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話,叫做「人眾者勝天,天定亦能勝人」。在中國大陸有一個成語叫「人定勝天」。我們必須要澄清一個概念,就是在中國古代是沒有這個成語的。最接近的就是申包胥寫的這番話,叫做「人眾者勝天,天定亦能勝人」。它的意思是,如果萬眾一心的時候,有可能改變過去上天的安排,但是終究上天的安排,才是最重要的,所以說「天定亦能勝人」
許多時候一個人做好事還是做壞事,那都是人自己自由的選擇,但是每一個人都得為自己的選擇承擔責任。我記得大陸一個教授在講史的時候,曾經談到過一個問題,就是「上帝到底是不是全善、全知、全能」呢?他舉了個例子說,如果亞當和夏娃在吃那個蘋果的時候,上帝不知道,那麼上帝就是不全知;如果上帝知道卻沒有阻止,那麼上帝就是不全能,或者說不全善。
其實這個問題很好回答。上帝的「善」體現在他告訴你不能吃果子,但是每一個人都有自由的意志。因為上帝造你的時候,就賦予了你自由的意志,用我們現在通俗的話來講,就是「天賦人權」。如果說你什麼決定、做了任何一個微小的動作、一思一念都要上帝替你做決定,那上帝就造一個機器好了,為什麼要造一個人呢?造一個人,就給了你自由的意志。
上帝告訴你不能吃蘋果,這就是上帝的「善」,但是你可以選擇吃還是不吃,這就是你自己的選擇。只要你吃了,你就一定要為結果承擔責任。這就是為什麼你可以吃蘋果,但是你要被攆岀伊甸園。所以我看到亞當和夏娃在選擇了吃蘋果,後來被攆岀伊甸園的時候,我就想起中國《太上感應篇》中的一句話,叫做「福禍無門,唯人自召,善惡之報,如影隨形」
像申包胥講的這個道理,就是說「人眾者勝天」,你們可能在某一個程度上,在某一個時刻,由你的精誠所感,或者一定要做什麼事情,最後你把事情做成了。但是你違背了天的意旨,將來「天定亦能勝人」,這就是你一定要承擔相應的報應。所以說作為一個有宗教信仰的人來說,他們很容易做好事。為什麼呢?因為他相信天命,相信神在造宇宙的時候,制定了一個絕對公平的規則。在一個絕對公平的原則下,如果你對別人好就會得善報,其實是對自己好;如果你對別人壞就會得惡報,其實是對自己壞。這就是如果一個人相信天命,他就很容易成為一個有道德的人。
(旁白)申包胥和伍子胥之間有個約定,申包胥為全朋友之義,而沒有抓捕伍子胥。他聽任伍子胥滅掉楚國。但之後,他要為國盡忠,恢復楚國。他寫了一封信警告伍子胥,雖然人的努力可以一時達到自己的目的,但是絕不能逆天而行,否則最終要付出代價。那麽伍子胥會聽從申包胥的勸告嗎?
伍子胥看過申包胥的信後沉吟半晌,他對送信的人說,我現在軍務繁忙,沒有時間給他回信,你代我給申包胥傳話,說我就像一個在外面旅行的人,太陽已經要落山了,可是我還要趕很遠的路,所以我不得不違背常理來做事。在《史記》上的原話是,「日暮而途遠,吾故倒行而逆施之」。這就留下兩個成語,日暮途遠、倒行逆施,就是從這個地方來的。
使者回報申包胥,申包胥就說伍子胥滅楚的決心是不可挽回了,唯一能夠救楚國的就是秦國。於是申包胥就準備去秦國求救。為甚麼呢?因為當時楚平王娶了孟嬴,孟嬴是秦國國君秦哀公的妹妹。所以楚昭王實際上是應該管秦哀公叫舅舅的。作為這樣聯姻的國家,楚國被滅之後,申包胥認為秦國理應出兵。
這時闔閭在幹甚麼呢?在楚國的國都中每日置酒高會,大家在慶祝勝利。孫武面對著這場巨大的勝利,仍然保持了非常清醒的頭腦。他向闔閭提了一個非常重要的建議。孫子說我們應該把公子勝帶回楚國,立他為楚國國君。因為公子勝是伍子胥養大的,如果一旦立為國君之後,雖然說做國君的是公子勝,但是其實吳國已經達到了對楚國整個國家政權的控制。結果闔閭不聽。
孫武為甚麼要提這麼一個建議啊?這是一個非常聰明的做法。因為吳國是一個很小的國家,人口少、地方小,它的軍隊也很少。如果你用這麼少的人口、這麼少的軍隊去佔領一個很大的國家,你靠軍事征服,是根本就控制不住的。所以你會看到一個小國在征服一個大國後,經常要在大國扶植一個傀儡政府。當時日本在侵華的時候建立了一個偽滿洲國,後來又扶持了汪精衛偽政府。為甚麼呢?就是一個小國在取得軍事勝利,佔領一個大國之後,它不扶植一個傀儡政府,是不可能把這個國家馬上就完全控制住的。
當時孫武提出的就是這樣一個建議,把公子勝立為楚國的國君。結果闔閭不聽。
而在此時,申包胥已經離開了隨國,就是楚昭王的所在地,開始向秦國走。隨國當時是在湖北省的隨州市附近,那麼秦國在現在的陜西省寶雞市附近。當時這個地方叫雍,很遠的路程。申包胥日夜趕路,走得腳後跟都裂開了,步步流血。到了秦國之後,他就跟秦哀公說趕快出兵吧,吳國「貪如封豕、毒如長蛇」,就是像大豬一樣的貪婪,像長蛇一樣的毒,一旦占了楚國之後,就已經靠近秦國東面和南面的邊界,下一步如果繼續擴張,就會危及到秦國。所以請秦國現在趕快出兵。
秦哀公根本就不想出兵做戰,當年楚平王直接娶了他妹妹,他心裡面可能也不太痛快,就不答應申包胥。申包胥憂心如焚,站在秦庭上痛哭失聲,一連哭了七天七夜,一口水都沒有喝,最後哭得涕淚俱盡,繼之以血。《左傳 定公四年》的記載是,「申包胥立,依於庭牆而哭,日夜不絕聲,勺飲不入口七日」。秦哀公最後實在不能硬起心腸,最後跟申包胥說,我替你出兵,請大夫吃一些飯,喝一點水。說完秦哀公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脫下來,披在了申包胥的身上。
大家知道,古人是非常重視衣服的。楚漢相爭時,曾經有人勸韓信造反。韓信當時就說,我為什麼不能造反呢?因為漢王劉邦把他的車子給我坐、把他的飯給我吃、把他的衣服給我穿,然後他說「乘人之車者載人之患,衣人之衣者懷人之憂,食人之食者死人之事」,坐著人家的車子就要替人家分擔憂患,穿著別人的衣服就要把別人的憂愁當作是自己的憂愁,吃了別人的飯就要為他盡忠而死。
所以古時候把衣服跟別人共用,那是非常大的殊榮。秦哀公把衣服披在申包胥身上,後來還寫了一首詩收錄在《詩經》裡,叫做《無衣》,「豈曰無衣?與子同袍。王於興師,與子同仇」,就是難道你沒有衣服嗎?我跟你穿同一件衣服,現在我就替你出兵去攻打吳國,你的仇人就是我的仇人。
申包胥在得到了秦哀公的承諾之後才開始吃飯喝水。秦哀公說,你在館驛中稍微休息一下,我們現在開始整軍出兵。申包胥說,我的國君現在在草莽之中,吃飯睡覺都不安穩,我請求馬上回去,先通知一下我的國君,秦兵馬上就要出兵了。
申包胥回到隨國之後,當時楚國的殘兵敗將也漸漸聚集了起來,秦國的軍隊也開到了。申包胥跟秦國的軍隊說,我先跟吳國作戰,等到打得難解難分的時候,秦國再出兵。
當時跟申包胥作戰的人是夫概,根本就沒有把申包胥放在眼裡。結果戰鬥膠著的時候,秦兵突然出現,打得夫概一個措手不及。夫概一看到秦國軍旗的時候說,甚麼時候秦國來軍隊了?立刻下令收兵。結果他當時一下子就損失了大概一半的人馬。(待續)#
(《笑談風雲》是新唐人製作的視頻版中國通史,目前已出版《東周列國》、《秦皇漢武》和《隋唐盛世》三部。第四部《兩宋繁華》將於2018年年底出品,第五部《大明王朝》2019年面世。點播節目視頻和音頻,請訪問《笑談風雲》官方網站 https://xtfy.ntdtv.com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icecasio 的頭像
nicecasio

姜朝鳳宗族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