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顧崩潰-長照悲歌/照護殺人/介護殺人-喘息服務-多胞胎居家喘息服務+喘息咖啡 家庭照顧者免費喝咖啡-「家事」、「居家服務」、「居家照護」、「生活輔具」/殺死祖母後跳樓/全責護理/避免照顧崩潰的10大救命法/台灣的「介護殺人」案例越來越多-不堪照顧壓力而殺害親人,在日本叫「介護殺人」/照顧者反而崩潰,長照制度應更關心家屬-長照重擔經常落在身心狀況最差的家屬肩頭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 - https://goo.gl/Fsxlmq


見女上吊母追隨輕生 女是文化部10職等專委
見女上吊母追隨輕生 女是文化部10職等專委 - Yahoo奇摩新聞 - https://goo.gl/SStxpq
台北市松山區八德路四段某大樓今(31日)下午16時許,驚傳一對母女上吊疑似輕生案件,初步了解該對母女分別為79歲及50歲,發現時已明顯死亡,確切死因仍待警方進一步調查釐清。據悉,文化部消息證實,該名50歲女子為文化部簡任10職等官員,平常個性開朗,對此噩耗不敢置信。
該名50歲女子疑似因心情鬱悶,選擇在家中上吊輕生,79歲的母親返回家中看到女兒冰冷的遺體,打給小女兒表示「我也不想活了!」隨即也在家中上吊輕生。小女兒接獲電話後趕緊報警並趕回家中,警消獲報趕抵現場時,輕生的2人早已身亡,目前警方正對死因進行進一步調查釐清。
據《自由時報》報導,文化部證實,輕生的50歲女子為文化部法規會黃姓專門委員,是簡任10職等高官,平常個性開朗、做事嚴謹,對此噩耗完全不敢置信。據悉,黃女在現場留有遺書,並未提及動機,僅簡單分配遺產,家屬猜測因是照護久病父親,承受不住照顧壓力,才選擇輕生。


兒子勒斃病父長照悲劇再起 買對失能扶助險先看懂7種理賠金
▲▼東森保代以AIA友邦人壽長保幸福終身保險(失能扶助險)為例,假設一位30歲男性保額5萬元、繳費20年的保單試算各項理賠金。(圖/記者李蕙璇繪製)
▲假設一位30歲男性保額5萬元、繳費20年的失能扶助險保單試算各項理賠金的示範例。(圖/記者李蕙璇繪製)
記者李蕙璇/台北報導
高雄傳出長照悲劇,55歲兒子不堪長期照顧85歲須要復健病父,先勒斃老父再上吊身亡,也讓大眾再意識到提早準備未來生活可能遇到疾病看護的退休議題。而目前國人透過商業保險轉嫁長照風險成本的投保率也僅有3%,相當低,保險局也一再宣導提醒民眾重視。
依衛生福利部2017年死因統計年報,失能總人數高達114萬1,677人中,疾病占比57%的65萬756人,職業傷害、交通事故、意外也占了13%,達14萬8,418人,平均每天407人,都是提醒「意外」和「疾病」導致失能的人數,遠比我們想像中的多。
壽險資深主管表示,許多民眾以為是年長者較會擔憂失能問題,其實現在年輕族群也注意到扣除老年化疾病因素,騎乘機車上下班或是為家庭主要經濟支柱者,一人受傷就會連帶影響全家,而家人若無法提供長期扶持者,更是得靠親友及社會救助。
由於意外事件中也有涉及火災引起重大燒燙傷案,有的失能扶助險保單也顧及到以上多種狀況等,需要長期看護、輔具、營養費等生活開銷的龐大壓力,而提供7種保險金給付,希望藉此讓保戶一旦失能時,可透過提早準備的保險來轉移未來生活中可能的事故風險。
而且這類失能扶助險有的還會設計若是健康生存時也能領取生存保險金,非只有在失能時才用到保險,身故時也是會退還保費,便是看準民眾偏愛還本型商品的特色。
民眾可先了解長期照護、失能扶助險給付相關的7種保險金。
1、    身故保險金或喪葬費用保險金
被保險人身故當時的「累積已繳保險費總和」或身故當時的「保單價值準備金」,保險公司會就二者之中取其高給付給保戶,給付後契約效力即終止。
2、失能保險金
因「疾病」或「傷害」致成「失能程度與保險金給付表」所列1~11級失能程度之一者︰按失能等級依比例給付【5%~100%】×診斷確定日當時「保險金額」的30倍。
3、失能扶助保險金
因「疾病」或「傷害」致成「失能程度與保險金給付表」所列1~6級失能程度之一者︰於被保險人診斷確定日後之每一保單週月日,按診斷確定當時「保險金額」,每月給付一次,給付期限為180個月。
4、失能關懷保險金
因「疾病」或「傷害」致成「失能程度與保險金給付表」所列1~6級失能程度之一者︰按診斷確定日當時「保險金額」之5倍給付,以一次為限。
5、重大燒燙傷保險金
燒燙傷面積達全身20%以上或顏面燒燙傷合併五官功能障礙等,按診斷確定日當時「保險金額」之30倍給付,以ㄧ次為限。
6、生存保險金
被保險人於「保險年齡」達99歲之保單週年日止,每屆滿5年之保單週年日仍生存者︰按當時「保險金額」的30%給付。
7、祝壽保險金
「保險年齡」達100歲之保單週年日仍生存者︰按當時「累積已繳保險費總和」給付,給付後契約效力即行終止。


又見長照悲歌!男勒斃久病父後上吊輕生雙亡
2019年1月11日 上午7:26
昨(10日)晚間高雄大樹區驚傳一起人倫悲劇,一名55歲吳姓男子疑因不堪長期照顧久病老父,將父親勒斃後在舊鐵橋上上吊輕生。
高雄市仁武分局九曲派出所昨晚近19時接獲報案,有人疑似在大樹舊鐵橋上吊尋短,員警趕抵現場後發現一名男子吊在樹上已明顯死亡。警方在確認該名男子過程中,同時接獲該男子家屬報案,指稱男子白天開車在父親外出後即失聯不知去向。
家屬到場指認後,確認死者正是失聯的吳姓男子,警方在事發處附近尋獲吳男座車時,車內竟倒臥另一名老翁,脖子上有明顯勒痕,已明顯氣絕多時,隨後也證實老翁即為吳男父親。
警方調查後在吳男住處發現遺書,並寫著「父親我帶走了,所有責任我來扛」,因此研判吳男疑似不堪長期照顧久病老父才做此決定,已報請檢察官進行相驗,相關案情仍待進一步調查釐清。

----------------------------------------


沒有政府或制度提供的喘息空間,在被照護的主體消失之前,可能這些拿「家人親情」作為照護後盾的照護提供者會先倒下,或與受照護的人同歸於盡。
你還以為老年長照跟帶小孩一樣嗎?
opinion.cw.com.tw查看原始檔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除非自己經歷過或正在經歷父母的老人照護問題,否則不會知道其中的壓力。雖然很多人說,當初自己還是嬰兒的時候,父母還不是這樣容忍我們,上廁所不會講,吃東西要人餵,不會自己洗澡,闖禍了只要哇哇哭就能獲得原諒……所以,父母逐漸走向老化,不管是身體或頭腦的失能,也不管是家人自願照料或旁人指責的壓力,光是靠情感和責任來支撐長照,其實是非常危險的。
普遍來說,如果是照料健康的嬰兒,只要時間經過,他們就會越來越進步。幾個月會翻身,幾個月開始爬,幾個月學會走路,幾個月可以拋開尿布。他們一路進步,也就一路卸下父母必須勞心勞力的重擔,父母的付出是可以看到盡頭的。雖然說,父母對小孩的牽掛是一輩子的,但牽掛是一回事,實際必須付出的勞力與時間應該都會慢慢減少,直到小孩不想跟你說話,不想跟你出遊,不想讓你加入他的臉書──但其實小孩玩臉書的已經不多了。
當父母開始變得邋遢、暴躁、難相處……
然而父母的老年照護,是眼看著他們越來越失能退化,有很大機率不可能恢復過往的水準。以前他們會去張羅自己的三餐,會去買牙膏牙刷衛生紙,甚至有很嚴謹的潔癖,會指責你的房間為何總是髒亂,為什麼賴床。他們的動作敏捷,思緒很清楚,他們曾經是你可以倚靠的天與地。但是在他們漸漸退化,甚至出現失智的跡象之後,你會以為他們變得懶惰或愛找麻煩,但真相是他們逐漸流失那些原本讓你倚靠且信任的種種能力。
他們會因為病情越來越惡化,認為你不花時間陪伴他們,有時候忍不住對他們大聲一點就生氣說你這個不孝子,但他們以前明明脾氣不會那麼暴躁。
他們拿洗臉的毛巾去擦桌子,甚至一條毛巾用了很多年也不更換,你猜想或許是老人家的節儉,但那是因為他們失去判斷清潔或髒汙的能力。
以前他們會要求你吃過飯後要幫忙洗碗,或至少將碗筷拿去水槽,現在他們把骨頭吐在桌面,丟下碗筷就離開餐桌去電視機前面打瞌睡。甚至你想盡辦法迎合他們的口味準備一桌菜餚,他們卻毫不留情跟你說,這麼難吃,吃不下。
照護過程中,往往因為這些情緒上的衝撞,難免出現,「這些事情,你們以前不是都會自己做嗎?為什麼現在都不會了?」類似這樣的無力感。
諸如此類的照護日常,起碼還在被照護者可以自理的範圍,光是這樣,照護者還是會處在一種看不到盡頭的挫折中,因為照護盡頭來到的那天就是死別,很多壓力是自己害怕去承認也不敢說出來的,以為說出來就是不孝或無情。如果沒有向外求援,沒有政府或制度提供的喘息空間,在被照護的主體消失之前,可能這些拿「家人親情」作為照護後盾的照護提供者會先倒下,或與受照護的人同歸於盡。
只依靠「愛心」和「親情」,真的就夠了嗎?
選舉之前,一場透過電視轉播的市長辯論會上,提問者問到參選者的長照政策。一位候選人認為,只要有愛心跟社福團體的投入,就沒有問題;另一位候選人認為家人親情是主力;再一位候選人則是提出,只要將沒有房子的年輕人跟寂寞無人陪伴的老人,透過配對居住在一起,就同時解決了年輕人買不起房,跟老人照護的問題。
聽著那場辯論的當時,我想起正在閱讀松浦晋也書寫的一本新書《媽媽,對不起~獨身中年大叔的照護奮鬥記》,紀錄像他這樣的50幾歲單身男子,如何獨自照顧失智的母親。松浦先生是長年從事太空探索採訪的獨立記者,最初面對母親的失智時,他有很多愧疚。起初他以傳統孝道的價值觀念,認為父母衰老「理應由孩子來照護」,但是他在母親的失智狀態越來越嚴重、甚至大小便失禁,超越他體力和理智所能負荷的程度之後,出手打了母親耳光,才意識到自己必須向外求助;也才理解到,高齡照護是一門專業,「必須擺脫感情」,絕不是「只要孩子、家人努力一點」或是靠「孝心」來支撐就辦得到。
他認為,老人照護在本質上並非全屬於家庭的責任,利用政府提供的長照保險是人民的權利,不應該一味燃燒自己,而是應該積極地依賴和使用制度,達到適度喘息。否則自己倒下,連照護都沒辦法了,最糟的狀況,還可能發生照護殺人或同歸於盡的悲劇。
然而,讀到松浦先生描述他自己與長照顧問討論之後,決定將母親送往長住型的安養中心時,我還是忍不住跟松浦先生一樣,在心境上產生極為悲傷的愧疚,忍不住一邊閱讀一邊掉淚,這應該是身為人子都會遇到的掙扎,也難免想到自己老後,勢必要倚賴的政府長照政策,或自己必須準備的長照保障,應該要提前做好準備,心理和金錢上的準備,缺一不可。
對於幾位市長參選人對於長照政策的觀點,我情願相信他們只是因為發言時間太短,或過於緊張,或因為表達能力不好,或把長照想得太過簡單而已,否則真是讓人擔心啊!
你還以為老年長照跟帶小孩一樣嗎? | 米果 / 台北捌玖零 | 獨立評論 - https://goo.gl/VDXVr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icecasio 的頭像
nicecasio

姜朝鳳宗族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