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報記白話--冥報記

冥報記 -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踏花歸去馬蹄香/韓幹《牧馬圖》/畫院是中國古代一些君主為教化人民或個人的喜好而設立的一個繪畫專職部門,為朝廷正式機構並獨立管理。中國最早出現「畫院」這個名稱大約是在五代後蜀(934年-975年)/宋徽宗時期,畫家要進入畫院,必須經過考試。畫院的考試按題材分六科,並摘取古人詩句為題,由宋徽宗自己主考、評畫。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 - https://goo.gl/HztR4F


十殿閻羅(或十殿閻王、十殿閻君、十代冥王、地府十王等),即十位閻羅王。十殿閻羅在漢字文化圈裡的佛、道和民間信仰,是統治陰曹地府的主宰,下轄城隍土地、府縣境主、文武判官、日夜遊巡、陰陽諸司、牛頭馬面、黑白無常、夜叉鬼卒等諸部鬼吏,負責審判陰魂,給予受報投入六道輪迴。[1][2]
今據《玉曆寶鈔》(又稱《玉歷寶鈔》)所載,十殿閻王各有其主專職,掌管八重大地獄(民間訛傳「十八層地獄」),每重大地獄有十六遊增地獄,合一百二十八地獄。[1][3] 唯《玉曆》所載與道教典籍略有出入,道教典籍常為八殿平等王、九殿都市王,《玉曆》則反之。
民間傳說,地府是天庭下轄負責管理人間事務,共有十殿掌管不同事務。一旦人死後第七天,將來到地府第一殿接受審判,如此每逢做七、百日、對年、三年之期,依序送往地府各殿受審,民間謂為「過王官」、「參詳十王」。[4]民間相傳,此時若無繼嗣為其作功德、積冥福,在生時又無種下善因,將審定其生前罪業,打入地獄受報;所以,陽世的親屬每隔七日為亡者辦法事、修功德,謂之「七七齋」或「七七追薦」。[5] 有傳說指目連尊者暨治下四大判官負責計算死者「七七日內,所修佛事檀施」之功德。
依佛教而言,人死後離魂被稱為「中陰身」,在七七四十九天內必定入輪迴轉世,不能逗留。佛教傳六道輪迴有天、修羅、人、鬼、地獄、傍生。「天道」是大善少惡業者,方可無轉生。「人道」是少善少惡者。「鬼道」是犯重貪惡業者。「地獄道」是犯重嗔惡業者。「傍生道」是犯愚痴重業者。「修羅道」有如天之善者,確有大嗔業,故不得為天道,而生為修羅,在世可享如天之福,善業盡,則墮入地獄。
做七是為了鬼道眾生而作,鬼道是因貪惡業而生,故鬼道多貧苦飢餓,人間子孫若積福迴向,則可使鬼道眾生稍得福報,飽餐幾頓,暫免飢餓之苦。地府神職乃是由有善業的鬼道眾生,不受飢餓之苦,但還是有其他方面苦厄,善惡業是不能相抵的,都必須受報,因此雖有善業,但還是要轉世為鬼道眾生,直到惡業盡。若轉世為其餘五道,無法收受作七積福,不過積福本身也是為自己積福。輪迴轉世是由業力所決定,其為天地大道自發而成,公正無私,非一人所能執掌。
地獄道並非由閻羅王所掌,閻羅王不具有審判眾生,入輪迴之能,此乃人間誤傳。地獄道是地獄眾生自身業力所化囚牢,共可分四大類八重大地獄、近邊地獄、寒冰地獄、孤獨地獄,依不同惡業而受不同苦刑,直到業盡為止。其中「無間地獄」是最痛苦的地獄,且刑期直到世界毀滅為止皆不可脫出,被謠傳是永不得超生。犯五逆罪必定下至無間地獄,殺父、殺母、破和合僧、殺阿羅漢、出佛身血,此為「五逆」。
各地民間傳說是融合佛教和道教而成。十殿閻羅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 https://goo.gl/XKh6Vh

十殿閻羅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唐朝婦女成為攝魂使者 民初司法界名人任職冥判
www.epochtimes.com查看原始檔五月 21日, 2018
圖為元 陸仲淵繪《地獄十王之.五七閻羅大王圖》。(公有領域)
有人生活在陽間,却能到陰間任職,這些人都具有雙重身份,能够穿梭陰陽兩界。這聽起來讓人感到匪夷所思、難以置信,不過,從古代到近代,不少典籍中都有記載類似這樣的奇聞。
唐朝婦人病癒 成爲攝魂女使者
當皇甫氏受陰間差遣攝取人的神魄時,她都會像昏死一樣地躺著,一動也不動。圖為明 唐寅《蕉葉睡女圖》。(公有領域)
唐朝吏部尚書唐臨在其所著的《冥報記》中,就記載著這樣一樁穿梭陰陽兩界的故事。
唐朝兗州曲阜倪買得的妻子皇甫氏曾因生病之故,向泰山府君虔心祈禱,不久後病情好轉。不過此後,她多了一個身份——陰間攝魂使者,奉命攝取人間的魂魄。
每當陰間差遣她攝取人的神魄時,她都會像昏死一樣地躺著,一動也不動,每次幾乎都持續一兩天。待完事之後,她才甦醒,恢復平常的樣子。
前前後後,她攝取了不少人的神魄。她說,有一次她奉命去攝取龐領軍小女兒的魂魄。由於龐家的庭院前設了誦經的齋壇,眾人在此誦經,她因此徘徊很久,都進不了門
後來,趁著誦經的休息時間,她看到有人拿著蠟燭進入病女的房間,她也跟著進去,才把龐領軍小女兒的魂魄攝走。
有人問皇甫氏爲什麼要取龐領軍小女兒的命,她說,是泰山府君的四兒子要取她的命,而府君並不知道這件事。
皇甫氏還說了許多地獄見聞。她說,地獄裡井井有條,很有規矩。她還說,地府的人告陽間人的狀,多得很。不過,只要被狀告之人有一些微小的福報,地獄使者就無法攝取他的魂魄;如果這個人有罪的話,要攝取他的魂魄,就很容易了。
《冥報記》中還寫到,當時,這位在陰間當差的婦人還活著。而像她一樣在地府任職的,還有三四個男子,但很遺憾的是,唐臨不知道他們的名字,沒有記錄下來。
司法界名人擔任地府冥判
過了四五天後,那名夢中人再次出現在黎澍的夢中,並用馬車接黎澍到地府公堂,審問罪犯。圖為唐 韓幹《牧馬圖》。(公有領域)
在清末民初,也有陽間人穿越陰陽兩界的事例。
當時,司法界有個名人叫黎澍。黎澍在19歲那年,一天晚上,他做了一個夢,夢中有人請他幫忙,當下他就答應了。過了四五天後,那名夢中人再次出現在黎澍的夢中,並用馬車接黎澍到地府公堂審問罪犯。
從此,每天午後或者夜裡黎澍睡眠時,都會在夢中進出地府。就這樣,他做了四五年的地府冥判(法官)。
黎澍的朋友得知他的事跡後,將黎澍的陰間見聞整理成《幽冥問答錄》。根據書中記錄,黎澍屬東岳大帝的部下,擔任分庭庭長的職務,管轄華北五省。五嶽大帝之一的東岳大帝,是玉皇上帝下派至人間考察善惡的神,同時也是十殿閻君的上司、陰間的掌管者。
黎澍主要負責審判死亡十個月以內的亡者,審理他們的善惡。超過十月的期限,另有其他官吏負責。
黎澍說,他在好幾世以前當過冥判,因此,當八國聯軍攻打北京時,由於死於兵亂的人很多,陰間太過忙碌,所以找黎澍協助審理亡者。
地府鬼眾簡況
黎澍在陰間做了四五年的冥判,對陰間觀察入微。
他說,陰間也有飲食,但比不上陽間的美味。陰間的鬼道眾生進食一次,就可以飽足多日,不需一日進食三餐
陰間有節慶、有應酬,也有婚娶與生育;有小規模的街道商店,賣一些飲食、雜貨,用陽間所燒的紙錢,就可以購買。
陰間鬼眾的穿著和陽間穿著相同,也有床鋪、棉被等物品,但是黎澍沒見他們使用過。因爲鬼魂都是隨處依靠,閉目休息,不會像陽間人要睡上七八個小時
陰間冥判斷案公正 忌殺和淫
陽間有刑罰,陰間也有刑罰。黎澍說陰間的刑罰,不僅種類眾多,而且比陽間殘忍百倍。圖為位於重慶大足的石刻寶頂山摩崖造像。(維基百科)
陽間有刑罰,陰間也有刑罰。黎澍說陰間的刑罰不僅種類眾多,而且比陽間殘忍百倍。
有人問起,陰間冥判是否也會判錯案子?黎澍回答說:「絕不會發生錯誤。」他說,因為地府對亡靈的罪狀,都有精密的調查和確鑿的證據,地府判案非常公允。而且地府最尊重的德行,在男爲忠孝,女爲節孝;最痛恨的罪業就是殺生和淫亂。
唐朝攝魂女使者皇甫氏和清末民初的黎澍穿梭陰陽兩界,帶回不少地府見聞,讓人們對另外看不見的空間,有了更多的了解和敬畏。這些記錄也爲熱衷探索生命真相的人們打開一扇窗,去認知另外的世界


流失日本的元代佛畫:陸仲淵繪 地獄十王之《五七閻羅大王圖》賞析_慧日佛藝_新浪博客


中國元代陸仲淵繪  絹本著色金泥掛軸   縱85.9 cm橫50.8 cm
14世紀  奈良國立博物館收藏1006(絵194)  隆日編譯
    本圖是傳至日本的中國元代十王圖中的三幅之一,估計原有十幅。三幅之中兩幅落有“陸仲淵筆”的署名,由此可知此為作者姓名。當時南宋時期寧波民間畫坊十分興盛,通過寧波海路向日本和朝鮮大量輸出佛畫作品,其中陸信忠為當時寧波畫坊之佼佼者,陸信忠的《十王圖》流傳很廣。此畫作者陸仲淵與陸信忠同為同時代的寧波畫坊的民間畫家,不知他們有怎樣的關係。但其畫風與陸信忠筆下的一系列十王圖相似。
    本圖生動的描繪出五七閻羅大王正在辦案時的場景;大王頭戴王冠,身披法袍,案台上擺放有筆墨紙張,一幅長卷已展開,那是記載有正在接受審判亡靈的善惡資料。大王此時雙目圓睜,舞手拍案,神情激動的大聲呵斥亡靈,估計亡靈生前一定造了很多惡業,審判的結局不言而喻。
    大王身邊有代表善和惡的二名官吏侍立,其中惡吏面貌猙獰,肩扛一大卷記載惡行的書卷,可謂罪惡累累;而著粉紅色服飾,代表善行的善吏,面目祥和,但雙手空空,以示此亡靈生時未行半點善行,難怪閻羅大王如此生氣。案台左前方立有一牛頭獄卒,右手持叉戟,左手立有一面大圓鏡,這面鏡子叫“業鏡”,即你生時的一切善惡似電影一般,一幕幕展現,使亡靈心服口服,自作自受。畫面中正有一亡靈被獄卒強行揪住,摁在鏡前觀看自己生時的惡行。案台右下角,另有二位亡靈正在等待接受審判。
    在畫面下方很大篇幅是描繪刀山地獄的各種情景。鋒利的尖刀從地面或岩石中升起,凶狠的獄卒正在驅趕亡靈向刀山行,亡靈赤身裸體,在刀山上或爬或臥,萬劍穿身,慘不忍睹,痛苦萬分中死去,業風一吹又復活,再被驅往刀山,如此循環往復,永無出期。
    刀山地獄是中國民間傳說中十八層地獄的第七層。如有以下二罪之一者,死後將被打入此地獄。
    1、褻瀆神靈者;你不信沒關係,但你不能褻瀆他;
    2、有殺業者;無論你殺了再小,再微不足道的小生靈,即使是殺害蒼蠅蚊蟲類也算造了殺業。
    犯以上二罪之一者,死後被打入刀山地獄,脫光衣物,令其赤身裸體爬上刀山......視其罪過輕重,也許“常駐”刀山之上。
流失日本的元代佛畫:陸仲淵繪 <wbr>地獄十王之《五七閻羅大王圖》賞析
    大王頭戴王冠,身披法袍,案台上擺放有筆墨紙張,一幅長卷已展開,那是記載有正在接受審判亡靈的善惡資料。大王此時雙目圓睜,舞手拍案,神情激動的大聲呵斥亡靈,估計亡靈生前一定造了很多惡業,審判的結局不言而喻。身邊侍立者為記載善行的善吏,面容祥和,但雙手空空,無有記載善行的宗卷,說明此亡靈生時無有善業。
流失日本的元代佛畫:陸仲淵繪 <wbr>地獄十王之《五七閻羅大王圖》賞析
流失日本的元代佛畫:陸仲淵繪 <wbr>地獄十王之《五七閻羅大王圖》賞析
惡吏面貌猙獰,肩扛一大卷記載惡行的宗卷,可謂罪惡累累;
案台左前方立有一牛頭獄卒,左手持叉戟,前面立有一面大圓鏡,這面鏡子叫“業鏡”,
即你生時的一切善惡似電影一般,一幕幕展現,使亡靈心服口服,自作自受。雞和鵝也在引頸觀看。
流失日本的元代佛畫:陸仲淵繪 <wbr>地獄十王之《五七閻羅大王圖》賞析
畫面中正有一亡靈被獄卒強行揪住,摁在鏡前觀看自己生時的惡行。
案台右下角,另有二位亡靈正在等待接受審判。
流失日本的元代佛畫:陸仲淵繪 <wbr>地獄十王之《五七閻羅大王圖》賞析
    在畫面下方很大篇幅是描繪刀山地獄的各種情景。鋒利的尖刀從地面或岩石中升起,凶狠的獄卒正在驅趕亡靈向刀山行,亡靈赤身裸體,在刀山上或爬或臥,萬劍穿身,慘不忍睹,痛苦萬分中死去,業風一吹又復活,再被驅往刀山,如此循環往復,萬死萬生,永無出期。流失日本的元代佛畫:陸仲淵繪 地獄十王之《五七閻羅大王圖》賞析_慧日佛藝_新浪博客 - https://goo.gl/GQswcW


《五七閻羅大王圖》賞析
  本圖是傳至日本的中國元代十王圖中的三幅之一,估計原有十幅。三幅之中兩幅落有“陸仲淵筆”的署名,由此可知此為作者姓名。當時南宋時期寧波民間畫坊十分興盛,通過寧波海路向日本和朝鮮大量輸出佛畫作品,其中陸信忠為當時寧波畫坊之佼佼者,陸信忠的《十王圖》流傳很廣。此畫作者陸仲淵與陸信忠同為同時代的寧波畫坊的民間畫家,不知他們有怎樣的關係。但其畫風與陸信忠筆下的一系列十王圖相似。
  本圖生動的描繪出五七閻羅大王正在辦案時的場景;大王頭戴王冠,身披法袍,案台上擺放有筆墨紙張,一幅長卷已展開,那是記載有正在接受審判亡靈的善惡資料。大王此時雙目圓睜,舞手拍案,神情激動的大聲呵斥亡靈,估計亡靈生前一定造了很多惡業,審判的結局不言而喻。
  大王身邊有代表善和惡的二名官吏侍立,其中惡吏面貌猙獰,肩扛一大卷記載惡行的書卷,可謂罪惡累累;而著粉紅色服飾,代表善行的善吏,面目祥和,但雙手空空,以示此亡靈生時未行半點善行,難怪閻羅大王如此生氣。案台左前方立有一牛頭獄卒,右手持叉戟,左手立有一面大圓鏡,這面鏡子叫“業鏡”,即你生時的一切善惡似電影一般,一幕幕展現,使亡靈心服口服,自作自受。畫面中正有一亡靈被獄卒強行揪住,摁在鏡前觀看自己生時的惡行。案台右下角,另有二位亡靈正在等待接受審判。
  在畫面下方很大篇幅是描繪刀山地獄的各種情景。鋒利的尖刀從地面或岩石中升起,凶狠的獄卒正在驅趕亡靈向刀山行,亡靈赤身裸體,在刀山上或爬或臥,萬劍穿身,慘不忍睹,痛苦萬分中死去,業風一吹又復活,再被驅往刀山,如此循環往復,永無出期。
  刀山地獄是中國民間傳說中十八層地獄的第七層。如有以下二罪之一者,死後將被打入此地獄。
  1、褻瀆神靈者;你不信沒關係,但你不能褻瀆他;
  2、有殺業者;無論你殺了再小,再微不足道的小生靈,即使是殺害蒼蠅蚊蟲類也算造了殺業。
  犯以上二罪之一者,死後被打入刀山地獄,脫光衣物,令其赤身裸體爬上刀山......視其罪過輕重,也許“常駐”刀山之上。
  本圖是傳至日本的中國元代十王圖中的三幅之一,估計原有十幅。三幅之中兩幅落有“陸仲淵筆”的署名,由此可知此為作者姓名。當時南宋時期寧波民間畫坊十分興盛,通過寧波海路向日本和朝鮮大量輸出佛畫作品,其中陸信忠為當時寧波畫坊之佼佼者,陸信忠的《十王圖》流傳很廣。此畫作者陸仲淵與陸信忠同為同時代的寧波畫坊的民間畫家,不知他們有怎樣的關係。但其畫風與陸信忠筆下的一系列十王圖相似。
  本圖生動的描繪出五七閻羅大王正在辦案時的場景;大王頭戴王冠,身披法袍,案台上擺放有筆墨紙張,一幅長卷已展開,那是記載有正在接受審判亡靈的善惡資料。大王此時雙目圓睜,舞手拍案,神情激動的大聲呵斥亡靈,估計亡靈生前一定造了很多惡業,審判的結局不言而喻。
  大王身邊有代表善和惡的二名官吏侍立,其中惡吏面貌猙獰,肩扛一大卷記載惡行的書卷,可謂罪惡累累;而著粉紅色服飾,代表善行的善吏,面目祥和,但雙手空空,以示此亡靈生時未行半點善行,難怪閻羅大王如此生氣。案台左前方立有一牛頭獄卒,右手持叉戟,左手立有一面大圓鏡,這面鏡子叫“業鏡”,即你生時的一切善惡似電影一般,一幕幕展現,使亡靈心服口服,自作自受。畫面中正有一亡靈被獄卒強行揪住,摁在鏡前觀看自己生時的惡行。案台右下角,另有二位亡靈正在等待接受審判。
  在畫面下方很大篇幅是描繪刀山地獄的各種情景。鋒利的尖刀從地面或岩石中升起,凶狠的獄卒正在驅趕亡靈向刀山行,亡靈赤身裸體,在刀山上或爬或臥,萬劍穿身,慘不忍睹,痛苦萬分中死去,業風一吹又復活,再被驅往刀山,如此循環往復,永無出期。
  刀山地獄是中國民間傳說中十八層地獄的第七層。如有以下二罪之一者,死後將被打入此地獄。
  1、褻瀆神靈者;你不信沒關係,但你不能褻瀆他;
  2、有殺業者;無論你殺了再小,再微不足道的小生靈,即使是殺害蒼蠅蚊蟲類也算造了殺業。
  犯以上二罪之一者,死後被打入刀山地獄,脫光衣物,令其赤身裸體爬上刀山......視其罪過輕重,也許“常駐”刀山之上。
  惡吏面貌猙獰,肩扛一大卷記載惡行的宗卷,可謂罪惡累累;
  案台左前方立有一牛頭獄卒,左手持叉戟,前面立有一面大圓鏡,這面鏡子叫“業鏡”,
  即你生時的一切善惡似電影一般,一幕幕展現,使亡靈心服口服,自作自受。雞和鵝也在引頸觀看。
  在畫面下方很大篇幅是描繪刀山地獄的各種情景。鋒利的尖刀從地面或岩石中升起,凶狠的獄卒正在驅趕亡靈向刀山行,亡靈赤身裸體,在刀山上或爬或臥,萬劍穿身,慘不忍睹,痛苦萬分中死去,業風一吹又復活,再被驅往刀山,如此循環往復,萬死萬生,永無出期。

【大紀元3月10日訊】
絹本淡設色 縱27.5釐米,橫34.1釐米
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唐代大詩人杜甫《丹青引》,曾間接評論曹霸的弟子韓幹畫馬的技巧。《牧馬圖》描繪駿馬肥碩雄駿馬的英姿。圖中畫黑白二馬,一奚官虯髻戴頭巾,手執韁緩行。此圖線條纖細遒勁,勾出馬的健壯體形,黑馬身配朱地花紋錦鞍,更示出其神彩;人物衣紋疏密有致,結構嚴謹,用筆沈著,神采生動,純是從寫生中得來。元湯垕《畫鑒》說韓幹“畫馬得骨肉停勻法……至於傳染,色入兼素”。宋董卣《廣川畫跋》說;“世傳韓幹凡作馬,必考時日,面方位,然後定形骨毛色。”這些記載從這幅《牧馬圖》可得見其大概。《牧馬圖》原為《名繪集珍》冊中之一幀,左有宋徽宗趙佶的“韓幹真跡,丁亥御筆”題字。


被譽為'獨步古今'的韓幹與《牧馬圖》
唐以來,“鞍馬”畫獨立成一畫科,其中影響最深廣,被稱之“獨步古今”的,就是唐代畫家韓幹。韓幹出身低微,少年時極好塗畫,曾作酒店小廝,一次到王維家收賬,主人未歸,他便信手在地上畫人、馬。王維見了,“奇其意趣”,就每年資助他錢二萬,讓他從師學畫。十多年後卓然藝成,擅畫肖像、人物、鬼神、花竹、尤工畫馬,師曹霸而重寫生。天寶年間(742-755)召入供奉,官至太府寺丞。玄宗李隆基命他向陳閎學畫馬,但觀其所作卻不似陳的風格,就質問他,韓幹說:“臣自有師,陛下內厩之馬皆臣之師也。”據說玄宗好大馬,異域均有名馬進獻,禦厩中飼馬四十萬頭。而歧、薛、寧、申等王爺的厩中皆有善馬。於是韓幹一一擇其名馬,如“玉花驄”、“照夜白”等,寫生成圖,在朝廷眾多的畫馬高手之中穎脫而出。當時畫馬重骨,流行畫瘦馬,有“螭體龍形”之說。而韓幹則重畫肉,用筆細勁渾穆,馬身雄壯驃悍,威武英俊,姿態強健。但是似乎有違時尚,難免被人非議。杜甫有一首贈曹霸的《丹青引》長詩,其中就說到韓幹:弟子韓幹早入室,亦能畫馬窮殊相。幹惟畫肉不畫骨,忍使驊騮氣凋喪?似乎也有點看不慣。                                   
 點擊查看放大圖
唐·韓幹《牧馬圖》
然而韓幹畫的馬,從寫生中來,展示了駿馬的英武雄強,漸漸深入人心。《牧馬圖》縱27.5厘米,橫34.1厘米,絹本,淺設色。圖繪前後兩匹馬,前面的黑馬渾身漆黑,唯鼻子及腳踝微有白毛。背置朱底花紋錦鞍,頸下垂一紅纓球,艷麗奪目。後面的白馬只露出部分身體,背上坐一奚官,頭戴巾,虯髯絡腮,右手執韁,腰插馬鞭,兩眼遠望,炯炯有神,似正在放牧中。馬與人都微微有點胖,但似乎更感覺其強悍。畫面勾线精緻,尤其是奚官的衣衫摺紋,簡括而流暢,足見韓幹精深的寫實功力。用色也極富創意,只在極小處著鮮豔的硃砂色,而大部則以墨色的濃淡對比醒出組合及層次。整幅畫十分簡練,但給人一種非常優雅的享受。                                  
 點擊查看放大圖
唐·韓幹《照夜白》
在欣賞古代名畫時,我常常由衷地欽佩古代畫家精湛的寫生能力。寫生其實是所有繪畫的基本技能。寫生是寫實的基礎。唐、宋時期的中國畫重寫實,元以後漸趨寫意。但這“寫意”,只是用最簡括的筆墨來表達物象,寫其大意,並非西方繪畫概念中的“抽象”。中國畫的寫實和寫意,在歷史上一直是互依互存,相生相長的。雖然歷代文人多有崇尚“率真”、鄙視“寫實”之語,但最初不過是為張揚個性,後人著書立說,似成定論,寫實遂成大忌,其實這也就無異挖了寫意的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icecasio 的頭像
nicecasio

姜朝鳳宗族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