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田與一/造福嘉南平原百姓80年;八田與一長孫八田修則感謝水利會用心維護水庫,台灣民眾一直記得他祖父的貢獻。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PIXNET :: - https://goo.gl/qZVbAK


 

你不知道的八田與一!斬首案一刀揭開「人道工程師」
direct (79)direct (80)direct (81)direct (82)  
▲八田與一銅像位於烏山頭水庫園區中,是由當初興建嘉南大圳的舊部屬提議製作,委託日本金澤市雕刻家「都賀田勇馬」所雕塑。(圖/水利會提供)
網搜小組/綜合報導
「嘉南大圳之父」八田與一的銅像在5月8日每年紀念活動前被斷頭,引發熱議。為此,PTT上一名熟稔台灣古今人文的鄉民「sizumaru」,特地發文分享了「許多人不知道的八田與一」,希望能撇開特定立場和政治色彩,讓更多人了解八田與一的為人和事蹟。
在網上經營「活水來冊房」的知名藏書人的sizumaru表示,他曾與父親合編《台灣詩三百首》,雖然沒能成功出版,卻有系統性地認識了台灣古今傳統和風情人文,也進一步地認識了八田與一。
有「藏書界竹野內豐」之稱的sizumaru說,當時為了註解這些詩,他特地去翻了許多文獻,因而了解到許多課本上沒講到的內容。其實,除了嘉南大圳外,像是台北的下水道工程、桃園的桃園大圳、南投日月潭水力發電所、台南自來水計畫、高雄港建設,從北到南,都有他的足跡;但嘉南大圳是八田與一一生中最重要的成果,讓嘉南平原從原先大多是「看天田」的荒地,成為收穫豐碩的田地。
▲日治時期時,嘉南大圳濁幹線的第一制水門。(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Sizumaru解釋,清代雖然統治台灣200餘年,但由於採取中央集權制度,地方並無財力興築水利工程;再者,興建水利工程失敗率很高,萬一虧損,官員須自行賠償, 因此清代官吏除了少數如曹瑾興建高雄「曹公圳」之外,大多藉口「休養生息」,不願興建水利工程救助農民。為此,八田與一不惜與上頭抗爭,即便所需經費可以說是「動搖國本」的程度,也要實現嘉南大圳。
如此浩大的水利工程,不僅上頭抱持懷疑態度,連同一般民眾都抱怨費用太高,但嘉南大圳完成後,台灣的農產提昇了好幾倍是不爭的事實;儘管當時日本學者矢內原忠雄批評嘉南大圳是為了資本家開設的糖廠而建,但依現代學者的估算,大圳帶給糖廠的獲益並不大,反而實質提昇了一般農民的所得。
▲當時嘉南大圳的林內制水門。(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Sizumaru說,民眾感念其功績,在八田與一在世時,便執意鑄造銅像紀念。 這尊銅像,並非偶像崇拜或殖民主義下的產物。 台灣人在水利工程結束時,往往會建造寺廟祭祀功勞者, 如高雄曹公圳的曹公廟、彰化八堡圳的林先生廟、嘉義十股圳的蔡葉二將軍廟等, 與其說是信仰,不如說這是台灣人的人情味。
至於有人質疑八田與一是日本殖民政府的幫兇,Sizumaru認為「他身為日本人,處於那個時代,為日本國效力,豈不是正常的事?」批評他是為了殖民而建設的人們,根本與戰後告狀說「林獻堂等人在日治時代也當過官方代表,所以是漢奸」的民眾素質一樣愚昧,難道「當時的人一定要跨海幫中華民國建設才不是漢奸?」
事實上,八田與一還真的幫中華民國建設過,1935年,八田與一受聘為中華民國福建省顧問技師,赴福建擬定福建省水利灌溉設施計畫書,而聘請者正是鼎鼎大名的陳儀。
▲為紀念感懷八田與一技師對台灣貢獻與恩德,嘉南農田水利會在烏山頭水庫設置八田與一紀念館。(圖/嘉南水利會提供)
另外,八田與一是否剝削台灣人?從文獻上來看,八田與一未曾有歧視台灣人的紀錄,反倒是建設過程中,他舉家搬至工地與工人一起作息;當國家經費不足必須裁去一半員工時,他認為臺人勞工若被辭退, 臺人全家生計恐怕出問題,因此他先考量辭退日本技師。而水圳完成之日,立碑紀錄10年來工程罹難人員,他更主張名單不可依職位高低排序,應公平依姓名順序排列。
Sizumaru指出,八田與一的偉大,並非建造了當時亞洲第一、世界第三的水庫, 也並非他設計的圳道,長度加起來足足可以繞地球半圈。而是種種事蹟證明:他是無國界的工程師,真正的人道主義者。
文章一出,立刻獲得網友熱烈回響,紛紛大讚:「專業好文推」、「長知識了」、「這兩天看下來,我更敬佩八田了」,但也有人認為:「藏書界竹野內豐你要被打成皇民了」、「你越是這樣歌頌他,我就越懷疑這個人有問題」。
對此,Sizumaru笑笑回應:「抗日文獻收藏家、媚日部落客、綠營網軍、統派文人、華頭華腦, 能夠集這麼多互相牴觸的封號於一身,我自己也覺得蠻神的」,而且「我沒有否認日本是殖民政權,但就八田與一個人來講,他沒什麼罪過」。
▼Sizumaru認為,有形的銅像能被毀壞,無形的情感卻無法動搖,甚至會加強人民與歷史的連結羈絆。(圖/東森新聞)


 

飲水思源!一位深愛台灣的日本人,讓嘉南荒漠變良田:八田與一
www.peoplenews.tw查看原始檔
他是台灣「嘉南大圳之父」八田與一,因為他的努力和建設,灌溉了台灣十五萬甲的嘉南平原;每年的5月8日是他的紀念日,眼看逝世75周年就要來到,八田與一的銅像竟遭到狠心地斷頭......
台灣是個多山的島嶼,一望無際的嘉南平原是多麼的珍貴;然而,過去的嘉南平原多還是旱田,也就是俗稱的「看天田」,不僅水源完全來自天上的降雨,還可能遭受洪水、乾旱與鹽害。
這樣的情形,直到日本時代總督府確立「農業台灣、工業日本」政策後,才出現改變。
1910年,東京帝國大學工學部土木工學科畢業的八田與一,飄洋過海來到台灣,他希望能在亟需建設的台灣,發揮所學和一身長才。
八田與一從最基層的「技手」做起,很快就受到上司重用,要他全台走透透,從南到北看台灣每一個地方,需要哪些基礎建設。四年之後,八田與一升任「技師」,負責桃園台地的灌溉工程,282公里的水路,可灌溉22000多甲的農地。
之後,八田與一繼續他的台灣水源調查,並向台灣總督府提出「日月潭水力發電廠」和「嘉南平原灌溉計畫」。
來台已經七年了,懷抱建設夢想而來的八田與一已經31歲了,日本的家人都要他趕快回去,成家立業。
八田與一順家人之意,回到故鄉金澤,並透過媒妁之言與米村外代樹認識。
八田與一與妻子外代樹。圖/作者翻攝自 YouTube 日本人技師 [台湾にダム建設]八田與一さん
外代樹是醫生之女,家境非常優渥。她的母親聽聞八田與一還想回去台灣,她認為,台灣是一個很落後的地方,還有瘧疾等傳染疾病,因此強力反對女兒嫁給八田與一。
所幸,外代樹的父親是一位非常明理的醫生,他要妻子好好檢討,要結婚的是外代樹,不是你!你怎麼可以干預女兒的人生。
八田與一和外代樹終於順利成婚,婚後八田偕同妻子,定居台灣。
回到台灣之後,八田與一先前提出的「嘉南平原灌溉計畫」在土木部裡引發討論,若真的動工,將會是全亞洲最大的工程,然而,高額的興建經費恐怕拖垮財政;八田與一面對各方質疑,不改立場,他說:「有錢沒錢,我們的財政部門要去考量,我是在做我自己該做的事。想該如何把台灣的經濟、民眾的生活照顧好......」
八田與一的計畫極具前瞻性,卻因預算問題遭到駁回。
然而,1918年日本本土發生「米騷動事件」,總督府決定興建「嘉南大圳」。
台灣嘉南大圳貯水池堰堤工事。圖/本文作者取自 Wikimedia Commons
「公共埤圳官佃溪埤圳組合」於是成立,由八田與一率領80多位專業技術人員完成興建之前的實地測量以及相關設計規劃、工程事宜。
到了雲嘉南,八田與一看到當地農民的辛苦,要水卻苦無水可用,他更加深了要好好建設嘉南大圳給嘉南平原送水的信念。
讀土木工程的八田與一,念書時教授曾跟他說:「如果你要造橋,要做一條可以長久的橋,你做的這座橋,要讓大家100年後還能走。」
八田與一深受老師啟蒙,他希望他規劃的嘉南大圳,也能夠讓百年後的台灣農民都能夠有水可用,這就是他的初心。
他規劃嘉南大圳的心臟就是「烏山頭水庫」的建造,將引曾文溪上游的溪水,蓄水量可達1億5000萬噸,規模是當時東亞第一大、世界第三大。
除了烏山頭水庫還不夠,八田與一又規劃引濁水溪的給水路及其他錯綜的引水道,水道長達16000多公里,光是水道長度足足可以繞台灣13圈,總灌溉面積達到15萬甲地。
烏山頭水庫舊放水口。圖/本文作者取自 Wikimedia Commons
大家都認為經費太高、工程太浩大了;八田與一堅持他的理想,人工加上重機械的配合處理,經過10年的努力,1930年4月10日,全亞洲最大規模的水利工程「嘉南大圳」順利通水使用。
興建工程艱險,耗盡了人力和物力,更有134位同仁在興建過程中不幸因意外或是瘧疾等疾病殉職,因此特別立了「殉工碑」作為紀念。
石碑下的碑文是重情重義的八田與一親自撰寫,其中這麼一句是這樣寫的:
「如果曾文溪的溪水慢慢地還是在流,
你們的英靈永遠和烏山頭水庫,
照映了我們整個嘉南平原。」
碑文一筆一畫不分台灣人或是日本人,依照殉職時間先後,題寫了每一位殉職者的姓名。
烏山頭水庫殉工碑。圖/本文作者取自 Wikimedia Commons
完成嘉南大圳偉大工程,將嘉南旱田變水田,農作物產量大增了約四倍,從此奠定了台灣的農業經濟基礎。
當地人為了感念八田與一的貢獻,特別請日本雕塑家都賀田勇馬製作八田與一銅質塑像,1931年開始,這座身穿工作服、工作靴、席地坐在堤堰上沉思的八田與一,目視著一手建造的烏山頭水庫。
八田與一的銅像很特別,和一般做得又高又大的威嚴政治人物或是軍事人物銅像截然不同;他的存在,是因為大家的尊敬,因此顯得特別生活化、平凡又親民。
八田與一在嘉南大圳竣工後,則繼續台灣各地的水利發展規劃,他花了六年多的時間完成「全島土地改良計畫」,希望能夠提高土地的生產力,另外也提出大甲溪發電計畫等。
1930年完工的嘉南大圳。圖/作者翻攝自 YouTube 日本人技師 [台湾にダム建設]八田與一さん
1941年,太平洋戰爭爆發,無情的烽火,擾亂了日常。由於戰爭需要,政府到處收繳銅製品,佇立在烏山頭的八田銅像也就此消失。
而八田與一被派遣至菲律賓進行「棉田灌溉計畫」,但是他所搭乘的輪船「大洋丸號」卻在航行途中遭到美軍魚雷轟炸,「大洋丸號」就此沉沒,人在船上的「嘉南大圳之父」八田與一連同全船817人沉入海底,結束短暫卻貢獻非凡的一生。
約莫一個多月後,八田與一的遺體奇蹟似的被漁民尋獲,他的胸前放著一本羊皮記事本,雖然泡在水裡很久了,卻仍然可見筆跡寫下的地址;八田的遺體火化後,由長子將骨灰帶回台灣,從此長眠在烏山頭水庫。
八田與一與外代樹合葬之墓。圖/本文作者取自 Wikimedia Commons
而妻子外代樹一個人要帶著八名兒女,在戰爭中努力的生活,後來因為美軍空襲台北城,她們被疏散到烏山頭,這個永遠難忘的地方。
1945年,日本戰敗,所有日本人都要遣返離開台灣。
當時外代樹和子女都避居在這個丈夫投注畢生精力、歷經千辛萬苦建造的烏山頭水庫,她想大半輩子都在台灣了,如今丈夫因戰爭身亡了,她和八個子女竟落得狼狽遣返的悲慘命運.....
悲從中來的外代樹留下一封遺書:「愛慕夫君,我願追隨去......」
她在兒女熟睡之際,毅然跳入烏山頭水庫的放水口,投水自盡。八田與一夫妻倆,從此合葬在烏山頭珊瑚潭北側的大壩,夫妻再也不分離了。
而八田夫婦身後留下的二男六女共八名子女,全都在台灣出生、在台灣長大,台灣就是他們的故鄉,在戰後,全數遭到國民政府遣返,被迫離開台灣。
八田妻子帶著小孩的塑像。圖/作者翻攝自 YouTube 日本人技師 [台湾にダム建設]八田與一さん
儘管國民政府來台之後,氣氛巧妙轉變,嘉南農民感念八田與一,不僅為八田夫妻合葬立墓,更在每年的5月8日,八田與一罹難那一天舉辦紀念追思會,從不中斷。
多年之後,那尊為了戰爭收起來的八田與一銅像,竟由一位水利會員工在台南官田火車站的倉庫中發現,立即向政府申請設置許可。
然而,申請一直沒有核准,直到1981年,政府終於核准八田與一銅像設置許可。闊別多年,八田與一重新回到烏山頭水庫,守護嘉南平原的生命泉源。
2017年,適逢八田與一逝世75周年,豈料佇立烏山頭水庫的八田與一塑像卻遭利器破壞,頭部遭到割除。
知道歷史的人,知道八田與一是這麼一位深愛台灣的日本人,費盡千辛萬苦,讓嘉南從此荒漠變良田,看見風吹動一望無際的金黃色稻田。
身為台灣人,是不會忘記八田與一的。
直到今天,烏山頭水庫的水還是涓涓地流著,幾十年,溪水不僅灌溉了良田,也讓農人的每一滴辛苦汗珠終成稻穗,溪水也流入台灣人的心田。
飲水思源!在八田與一的銅像前,我們感謝他在台灣泥土中播下希望都來不及,我們慚愧自己愛台灣這塊土地竟不如一位日本人,怎還有人會去破壞呢!


 

砍斷八田的頭 砍不斷台日友誼2017-04-24

◎駐日特派員張茂森

台南烏山頭水庫的八田與一銅像慘遭「斷頭」事件,被日本全國性報紙與電視廣泛報導,顯示日本國內對此事的矚目。八田象徵的是台日人民的友誼,砍斷八田銅像的頭,不僅是毀損公物,真正的目的是想砍斷台日友誼。值此台日關係處於史上最友好的時刻,對八田「斷頭」的惡行,等於是同時和台日人民為敵。

  • 台南烏山頭水庫的八田與一銅像,斷頭一度被擺回,有遊客拍到斷頭還在銅像上,可看到切割的痕跡。(資料照,記者楊金城翻攝)

    台南烏山頭水庫的八田與一銅像,斷頭一度被擺回,有遊客拍到斷頭還在銅像上,可看到切割的痕跡。(資料照,記者楊金城翻攝)

一八八六年生於日本石川縣金澤市的八田,是一九一○年被派到台灣的水利工程技師,三○年完成嘉南大圳興建,讓嘉南大平原的農田獲得灌溉,而被稱為「嘉南大圳之父」。四二年,八田奉命前往菲律賓開發農田灌溉設施,當年五月從廣島搭乘「大洋丸」運輸船出發,不幸在五月八日遭遇美軍魚雷攻擊而沉沒。四五年日本戰敗後,他在台灣的妻子八田外代樹先將八個子女送回日本,自己則留在台灣,最後留下「愛慕夫君,我願追隨」的遺書,跳入丈夫興建的嘉南大圳自殺身亡,這是何等美麗而感人的故事。

八田不是政治人物,只是一名水利工程師,為嘉南大平原的農業提供灌溉,成為今天台灣農業發展的基礎,他沒有危害台灣人的生命,與台灣內部仇日和親日也沒有任何牽連,最後卻遭到「斷頭」命運,不但他的後代覺得悲傷,對台灣有好感的日本人民也受到莫大衝擊。

由於烏山頭水庫等於是八田的人生,也是八田愛妻追隨夫君自盡之處,更是象徵台日友好的所在,因此,到此一遊的日本觀光客逐漸增加,八田被「斷頭」雖然令人遺憾,但畢竟只是一個極端仇日的人所為,並不代表台灣人的想法,今後台灣政府如何加強保護八田的「安全」,是一個重要的課題。

安倍晉三內閣是日本史上對台灣最有善意的內閣,八田既然是台日友好象徵,五月八日八田忌日的紀念儀式,就不只是台南市長賴清德的問題,而是蔡英文總統必須重視的問題。蔡總統如果出面主持這項儀式,不僅日本駐日代表會出席,駐台日本媒體也勢必全員到齊。在八田被「斷頭」後,這是台灣對日本展現友好的絕佳機會。


八田與一雕像遭斷頭!奇美博物館決定切下自己的…出手神救援! | ETtoday地方 | ETtoday東森新聞雲 - https://goo.gl/Hkmzuj

八田與一雕像遭斷頭!奇美博物館決定切下自己的…出手神救援!
By Fb, www.ettoday.net查看原始檔
▲八田與一銅像位於烏山頭水庫園區中,是由當初興建嘉南大圳的舊部屬提議製作,委託日本金澤市雕刻家「都賀田勇馬」所雕塑。 
地方中心/綜合報導
台南市烏山頭水庫「八田與一」雕像16日驚傳遭人「割斷頭」,頭部遭人砍斷後不翼而飛。嘉南農田水利會一早向警方報案,如此惡劣的事情,引起不少網友怒罵,台南市長賴清德也相當重視,除指示市警局積極辦案外,也要求文化局研擬儘速修復。奇美集團創辦人許文龍得知後,立刻指示奇美博物館協助修復,將博物館內的八田與一半身銅像頭部割下,接給烏山頭水庫的塑像上。
嘉南農田水利會一名會務委員,16日清晨6時左右,晨運經過位於台南烏山頭水庫的「八田與一」雕像時,赫然發現雕像頭部竟然不見了,疑遭人持器械蓄意破獲切除,趕緊聯繫嘉南農田水利會長楊明風到場查處,警方獲報後,也派員到場採證,並調閱監視器,希望釐清案發過程及是否有作案歹徒影像或跡證,以利追查偵辦,不過雕像頭部在現場尚未發現。
嘉南農田水利會長楊明風獲悉十分憤怒與痛心說,無論破壞者是一時興起衝動,或是惡意蓄意為之,請能良心發現、自動把雕像頭顱歸還水利會或水庫園區;民眾如有協尋發現或得知雕像頭顱下落,請主動向水利會通報,水利會會酌給協尋獎金,嘉南水利會聯絡電話(06)2200622。
楊明風表示,一定會快點請警方調查清楚。鑑證人員到場採證,塑像很明顯是被人斷頭,切割的痕跡非常明顯,目前警方已先將塑像用粉紅色的布包圍起來,麻豆分局也成立專案小組,全力偵辦且調閱附近監視器釐清。八田與一遭砍頭後,不少日本媒體紛紛報導,也引起網友討論「友好の象徴」台灣怎麼了。
奇美集團創辦人許文龍得知後,立刻指示奇美博物館幫忙,博物館的顧問與雕塑藝術家下午也趕往烏山頭水庫,了解塑像情況。
奇美博物館指出,之前曾經仿照烏山頭水庫內的「八田與一」塑像,做出3尊「八田與一」半身銅像;1尊送到日本、1尊送給嘉南農田水利會,放在烏山頭水庫的八田與一紀念室,剩下1尊在奇美博物館。博物館決定先將博物館內的八田與一銅像頭部切下,先接到烏山頭水庫的塑像修復,約在1星期內完工。
出生在日本石川金澤市的工程技師八田與一,畢業於東京大學,但他最燦爛的年華及最有貢獻的地方在台灣,烏頭山水庫是嘉南大圳最主要的水利工程之一,由八田與一與水利工程師起興建完成,灌溉嘉南平原的農作物。
水庫內的八田與一塑像,總是吸引很多遊客前來參拜,包括八田與一的長孫八田修一與後裔子孫八田晃夫等,都曾特地來台追念。每年5月8日是八田與一冥誕,每年也都會舉辦追思會來緬懷這位「嘉南大圳之父」。
▼電影《KANO》日本影星大澤隆夫飾演歷史中的八田與一,坐姿與塑像一模一樣。(圖/威視) 
▼台南市府每年都會來追思紀念。

斷頭自拍的玄機

2017-04-19

記者鄒景雯/特稿

統一促進黨的李承龍去斬首了八田與一的銅像,昨天他與另一名同黨女子公布了照片,以資證明「人是我刣的」,這個小動作非常微妙,與中國向來的「打賞」模式很類近。

  • 統一促進黨的李承龍(右)去斬首了八田與一的銅像,昨天他與另一名同黨女子(左)公布了照片。(記者王涵平翻攝臉書)

    統一促進黨的李承龍(右)去斬首了八田與一的銅像,昨天他與另一名同黨女子(左)公布了照片。(記者王涵平翻攝臉書)

熟悉兩岸互動關係的人都知道,中國指使任何人從事特定任務,或者授權成為傳話的窗口,事成之後,都會要求拍照存證,確定所行為真、所言不假。一旦經過驗收,北京肯定記在功勞簿,少不了,也會有對價的報酬,絕對不會白幹。

隔著台灣海峽,怎麼確認?口說無憑,這照片怎麼拍,非常講究,凡是參與的,都要入鏡,沒入鏡的,無法向上呈報,當然就不能作數,這是中國標準的作業模式。

巧合的是,這麼多年來,不管是愛國同心會去騷擾李登輝、法輪功,或是日本旅客;白狼等人在太陽花運動時的登車演出,或者幫派率眾,近身香港民主人士等等,全都一樣,他們都有清晰的畫面。

中國把手伸到台灣來,從來就不是新鮮事,政府當局早就了然於胸,至於是否可以掌握台灣的人接受指揮、再赴中國或港、澳領錢的實證?這就完全要看安全單位有沒有心要查、有沒有能力肯辦。

八田與一事件,應該與去年日本核災區食品公聽會被黑衣人闖入鬧場,或者更早開始的一系列反日怪風,在網路、在坊間吹起,放在一塊來看待。按照現階段是鼓動台灣人反日仇日的手法看來,如果下一步,有心人士刻意偏離公共政策的理性討論,利用「美豬、美牛」及「美國對台軍售」等議題,操作反美仇美,將一點也不令人意外。

問題是,往者已矣,會發生的已經發生,對於今後,政府有沒有未雨綢繆之策?

-------------

南投這批雕像也落難 藝術家伸援手修復
www.appledaily.com.tw查看原始檔
烏山頭水庫的八田與一雕像遭砍頭,引發全國矚目。南投縣信義鄉的地利部落也有一批雕像落難。原來是921大地震後,南投縣信義鄉公所在地利部落放置的布農族群像,如釀酒、織布、帶狗狩獵等,供遊客了解布農族的生活文化,無奈歷時10多年風吹日曬雨淋,雕塑嚴重損壞,不是遭斷手斷腳,就是山羊、山羌等動物破壞,當地藝術工作者全得富接受委託負責修復,將群像擺放在展演場附近路旁。40歲的全得富琮中華藝術學校畢業後,原本在南部工作,想回部落務農定居,又去大學就讀精緻農業學系,實際務農後發現自己最愛的還是藝術,所以先南下高雄市幫老師雕塑公仔,5年多前日月潭管理處將潭南、地利、雙龍部落納入範疇,漸漸接到製造文化藝術品公仔、水泥雕塑造景等藝術創作工作。日月潭管理處工務課表示,去年10月發包興建部落展演場,當地居民反映布農族群像歷經風霜損毀,於是將布農族群像納入修復的項目之一,聘僱藝術工作者全得富幫忙修復雕塑群像。全得富說,群像雕塑毀損嚴重,大部分都斷手斷腳、獵槍及配刀遺失,或動物有一大半身體毀壞,當時拆除時,因腿部灌漿釘死在基座上,拆除後再度受損,所以費時兩個多月才修復。地利居民說,獵犬因為風吹日曬,四條腿都裂了,修復後這些群像個個栩栩如生,如獵到山豬高興的神情、獵犬洋洋得意表情,常有遊客站在群像前拍照,未來將成為熱門的打卡景點。(楊靜茹/南投報導)
藝術工作者全得富,歷時兩個月修復布農族群像雕塑。楊靜茹攝

創作者介紹

姜朝鳳宗族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