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文】牛背上的民主騎士——郭雨新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 https://goo.gl/KEcrVa

15017284332017-08-03_23332615017306532017-08-03_2333491501726777  

-----------------------------

2016-11-24_095304  

人民沒有記憶 何來轉型正義?
2016-11-23 10:09

e202714c-c0a8-4667-90a2-1e1c9e65aa631479808128  
許建榮
澳洲MONASH大學語言與文化學院博士,曾任台灣文化資訊站站長,現為澳洲MONASH大學兼任副研究員。
人民沒有記憶 何來轉型正義?
參加遊行的學生,除了領導群外(早已被打小報告成為黑名單),都戴上面具,避免被拍照打小報告回台灣。這是在當時中華民國的波士頓領事館前。圖/許建榮 著《馬經:你想像不到的馬英九》(照片由陳重信博士提供)
2016年11月19日,是中壢事件屆滿39週年的日子,不過,現在似乎大家只在意10月31日蔣中正誕辰紀念日與11月12日孫中山誕辰紀念日是否放假,卻不知道在台灣民主發展史上,具有重大意義的「中壢事件」。

對年輕人來說,民主是「天經地義」的事,中壢事件也僅是教科書中約莫30-80個文字就輕描淡寫的歷史,不僅沒有交代全貌,甚至還有教科書寫成是許信良執意脫離國民黨參選桃園縣長,以致造成對立衝突。

1980年代之前,國民黨依靠著坊間熟知的「買票」與「作票」操控選舉,黨外運動崛起後,國民黨的作票行徑遭到有效的遏止;不過,1992年,依然發生花蓮縣立委選舉作票事件,當時的國民黨候選人魏木村利用行政力量作票對付民進黨元帥東征的黃信介。

在那個國民黨依賴買票與作票的年代,國民黨的手法包含灌票、冒領選票、唱票不亮票、製造廢票、停電換票等等。「選舉買票、關燈作票」是過去台灣人形容國民黨選舉時的「兩票制」,兩票制故事深植台灣人記憶;以雲林為例,黨外人士黃蔴在1968年參選省議員時,古坑鄉在開票時全鄉停電三小時,黃蔴因此意外落選。郭雨新在1975年參選立委,獲得80398票落選,但廢票卻高達數萬張。後來還有一說,在日後挖馬路時曾經挖出一大袋投給郭雨新的選票。此外,根據當時幫郭雨新助選的邱義仁記憶,他在投票日當天與吳乃仁到瑞芳監票時,兩人站在門口計票,但開出的票數卻比他們紀錄的票數還多出不少。

中壢事件是台灣民主運動的轉捩點之一。1977年,許信良脫離國民黨參選桃園縣長,對抗國民黨屬意且出身調查局的歐憲瑜。1977年11月19日,縣市長選舉投票日當天,許信良出動大批部隊監票,卻還是傳出國民黨舞弊作票;其中,監票的邱奕彬等人發現,中壢第213號投開票所(中壢國小)監選主任范姜新林(中壢國小校長)將2名老人投給許信良的票,以拇指沾印泥壓印該選票,將有效票變成廢票。一時間場面火爆,2名老人得知後,回到投票所要求補發被拒,警方卻將2人帶回偵訊,檢、警偏袒國民黨行徑曝光後,群眾怒火包圍警察局。隨後在警民衝突中,中央大學學生江文國頭部中槍不治身亡,19歲青年張治平也送醫不治。由於群眾不肯離去,政府當局被宣布將范姜新林移送法辦,所有投票所全部重新開票,最後許信良大勝國民黨提名歐憲瑜。事件過後,檢察官以「證據不足」為由不起訴范姜新林,卻以「任意污衊依法執行任務之選舉監察人」為由起訴證人邱奕彬。

因為中壢事件引起不少美國台灣鄉親與留學生的憤怒,因此,波士頓、休士頓、紐約、洛杉磯等地的台灣人紛紛舉行示威遊行聲援台灣的民主。1978年1月28日,波士頓的台灣鄉親與留學生也舉辦抗議遊行。當年策劃波士頓遊行的陳重信博士在遊行前夕接到一位國民黨陳姓學生來電,陳姓學生說國民黨學生會到遊行現場拍照蒐證;因此,陳重信要求與會者一定要戴上Mask(面具),沒想到遊行當天是馬英九本人來到現場拍照。

1479808128

馬英九前往波士頓遊行現場「蒐證」,反而被遊行學生拍照存證的歷史照片。
圖/許建榮 著《馬經:你想像不到的馬英九》(照片由陳重信博士提供)

在遊行結束時,參加遊行的鄉親與學生紛紛取下面具準備離開時,兩位維持秩序的台灣同鄉飛奔向陳重信說看到馬英九在現場拍照,陳重信因此告訴兩位同鄉說:「你們可以去追打他,這種人竟敢來這裡拍照。」然而,當兩位鄉親要過去時,馬英九就轉頭溜走了。只是馬英九萬萬沒想到,他打算轉頭離開時,也被當時的左派學生拍照存證。

其實,中壢事件與波士頓遊行事件,都只是台灣白色恐怖政治的冰山一角。今日,許多台灣人只關心不當黨產委員會可以追回多少黨產,但台灣人卻忘了追究,過去國民黨用反共為由高壓統治台灣人的白色恐怖歷程。以前,國民黨要台灣人反共,現在,國民黨卻要台灣人恐共。而且,曾經高喊反攻大陸、殺朱拔毛的中華民國軍事將領,退休後領著高額退休金卻到中國向習進平表態示好。台灣人如此沒有記憶,無怪乎國民黨吃定台灣人。

再者,2008年大選,承諾沒有達到633就會捐半薪的馬英九,如今馬英九承諾跳票也不捐半薪,卻不見台灣人追究馬英九責任。如此的台灣人,如此的沒有記憶,這也難怪,台灣才會遲遲無法真正推動轉型正義

================

中壢事件,是1977年中華民國縣市長選舉中,由於中國國民黨在桃園縣長選舉投票過程中作票,引起中壢市市民憤怒,群眾包圍桃園縣警察局中壢分局、搗毀並放火燒毀警察局、警方發射催淚瓦斯以及開槍打死青年的事件。中壢事件被認為是臺灣民眾第一次自發性地上街頭抗議選舉舞弊,開啟爾後「街頭運動」之序幕[1]。
《新新聞》於2014年訪問到一位自稱當年為警備總部的便衣憲兵,擔任教育班長,混在群眾裡面搞破壞,以及搧風點火鼓動群眾,帶六個兵縱火燒中壢分局跟中壢消防局,並帶兵將雲林、嘉義榮民之家的人頭資料抄過來入籍桃園縣,調了二十幾萬人的資料,投票當天由士兵代為投票的情事,並於事後得到三千元的加給金[2][3]。
事件經過
1977年為臺灣的統一五項地方公職選舉(縣市長、縣市議員、臺灣省議員、臺北市議員與各縣的鄉鎮市長),中國國民黨提名司法行政部(今法務部)調查局出身的歐憲瑜參選桃園縣長,臺灣省議員許信良也有意參選桃園縣長,但因「黨紀考核記錄不佳」,未獲國民黨提名而自行宣布參選,1977年10月國民黨便開除許信良黨籍。
許信良投入選戰後,許多具有理想色彩的大學生及研究生,例如林正杰、范巽綠、陳國祥等人,都投入許信良的選戰中。由於當時國民黨買票作票情況猖獗,於是許信良選務中心在選前三個月布署一千多人前往各投票所監票,以免重蹈1975年増額立委選舉郭雨新落選的遺憾(當時郭雨新得八萬多張票,廢票卻有八萬多張,2萬民眾前往包圍縣政府抗議),但是各處監票人員卻回報被禁止靠近投票所,並被帶往派出所問話。
1977年11月19日投票日當天,桃園縣中壢市第二一三號投開票所(中壢國小)監選主任范姜新林(時任中壢國小校長)被證人邱奕彬等人指控舞弊作票(邱奕彬稱目擊監選主任以拇指沾印泥將投給許信良的票壓成廢票,但是監選主任范姜新林則稱上前查看投票時,引起邱奕彬與林火煉的誤會[4])。檢察官廖宏明獲報後卻將投票人移送警局,反而讓被指控的監選主任范姜新林繼續在場執勤。消息傳出,上百名民眾前往第二一三號投開票所找范姜新林理論,並與前來支援的警方發生衝突,警方與民眾互毆,警方則將范姜新林帶至中壢分局保護起來,民眾則陸續前往包圍中壢分局。其他地方國民黨舞弊的消息也不斷傳來。許信良的選務中心聽到消息後,請選民都到警局「關切」相關消息,而警局方面始終未有一個明確的主張。後來聚集一萬多名民眾包圍桃園縣政府警察局中壢分局,並將分局前面的臺一線縱貫公路完全堵塞。下午三點四十分,民眾打破警局第一片玻璃窗,不久後,中壢分局玻璃皆遭石頭砸破,檢察官則帶范姜新林從後門溜出。傍晚,群眾推倒警車,並將隨後駛入的2輛鎮暴車漏氣掀翻,警察棄車逃走,民眾又將趕來的白色憲兵車掀翻。入夜後,對峙加劇,附近警車都被掀翻,部分民眾進入分局搗毀器具,警方則撤往附近的消防隊。晚間七點,警方朝民眾發射催淚瓦斯,群眾四散待瓦斯稍退,又再回現場。黑暗中,警方從制高點開槍射擊民眾,造成國立中央大學學生江文國(苑裡人)頭部中槍不治,另一名十九歲的張治平(中壢人)亦不治,一名十六歲少年劉世榮(中壢人)重傷。之後民眾開始放火燒車。晚間八點多,保安警察開始撤退。十一點多,分局遭縱火,火勢延燒至宿舍與消防隊。此時全中壢外圍被軍憲警封鎖,車輛不得入內。群眾直到午夜三點多才散去。
事後
選後次日,全國報紙都對中壢事件輕描淡寫。一週後,聯合報頭版方始報導中壢事件。事件當天,臺北縣中和鄉的張龍昌目擊中壢警分局「失火」,冒險衝入火場搶救一面青天白日滿地紅旗,而被執政國民黨大肆宣傳。
由於中壢事件的教訓,桃園縣投票所全部重新開票,選務人員都異常小心,每張票都規規矩矩亮票唱票。監票員回報票數,許信良遙遙領先歐憲瑜。最後許信良以二十二萬票對十三萬票,勝過中國國民黨提名的歐憲瑜,高票當選桃園縣長,事件漸告平息。
因為中壢事件的影響,提拔許信良的國民黨組工會主任李煥因此辭職。李煥下台後,國防部總政治作戰部主任王昇的權力也因此擴大,當時有所謂「李換(煥)王升(昇)」之說。
檢察官廖宏明因「證據不足」不起訴范姜新林,但以「任意污衊依法執行任務之選舉監察人」之理由,起訴作票的目擊證人邱奕彬,邱奕彬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半,緩刑三年,引起司法不公之疑慮。之後美麗島事件爆發,不曾參與事件的邱奕彬無端被政府構陷逮捕,並遭受酷刑,咬舌自盡未遂[5]。
許信良擔任縣長約兩年後,於1979年1月的高雄橋頭事件,因參與遊行活動聲援被國民黨政府逮捕的余登發父子。於4月20日,遭監察院以擅離職守、參與非法遊行活動等理由彈劾,許信良接著被公務員懲戒委員會處以休職兩年處分[6]。
1979年12月美麗島事件期間,遭停職處分的許信良當時與家人於美國度假,被國民黨政府指控叛亂並發布通緝,又遭拒絕入境,從此長期滯留美國,形成被通緝的同時又被拒之於國門外的詭異現象。

---------------------------------------------------------------------------------

1977年 中壢事件
1977年 中壢事件 《台灣的歷史和現狀》 (2001年04月10日)

在每次選舉中,為了打敗黨外候選人,國民黨可以說是不擇手段,大做手腳,舉凡偵聽候選人電話、威脅選民投票、動用軍隊投票、冒領投票、故意唱錯票等等,不一而足。國民黨還有一項最擅長的舞弊手法就是賄選買票。曾有人撰寫了一符對聯,諷刺國民黨的賄選是“縣選價廉,省選價昂,兩三字換來幾許金錢,投稿何如投票樂?賣者得名,買者得利,千萬人選個無聊寶貝,代表原從代價來。”

  對國民黨操縱選舉、舞弊做假的行為,台灣民眾早就十分不滿,也曾發生過幾起衝突和騷亂。其中最大的一次是1977年的“中壢事件”。

  中壢是台灣桃園縣的一個小鎮,距台北約25公里。1977年11月,台灣將進行“地方選舉”。
原國民黨黨員許信良因國民黨拒絕提名他參選桃園縣長,於是退出國民黨,以無黨籍身份與國民黨正式的候選人歐憲瑜競選。為了對付許信良,國民黨採取了各種手段,而許信良也廣泛動員黨外人士尤其是青年為其助選,志在必得。在選舉之前,雙方就劍撥弩張,氣氛十分緊張。

  11月19日,開始正式投票。主持中壢鎮213投票所的國民黨籍監票主任奉命作弊,被許信良的助選人員當場抓獲,雙方發生爭執。桃園縣警察局派出大批警力趕赴現場,將監票主任帶走保護起來,引起群眾強烈不滿。隨後,其他地方國民黨舞弊的消息也不斷傳來,憤怒的民眾聚在一起,將中壢警察分局團團圍住。國民黨表示將對有關人員調查後“依法”處理,但民眾不同意,他們高喊“法院是他們開的,法律是他們的”,情緒越來越激動。到下午4時,民眾人數已達萬餘,開始用石塊襲擊警察分局的門窗,衝擊警察布的人墻,並搗毀了鎮暴警車。晚7時,民眾向警察分局辦公室發起衝擊,砸爛了室內所有設施,並放火焚燒了警車。國民黨調來大批軍隊和警察,用催淚彈也無法將民眾驅散。直到次日淩晨,台灣當局宣佈已將舞弊人員“移送法辦”,並公佈許信良以高票當選桃園縣長以後,民眾才逐漸散去,此時的中壢警察分局已被焚為平地。   
據統計,參與此次事件的民眾達2萬餘人,共焚燬警車8輛、警用摩托60輛,是歷次發生的與當局衝突中規模最大的一次。懾於民眾人數太多,同時也顧忌到島內外的影響,蔣經國沒有採取武力鎮壓的做法,而是下令前去鎮壓的軍隊和警察不準開槍,事後也未逮捕任何參與份子。但事件卻給蔣經國和台灣當局造成極大震動,體會到黨外勢力已漸成氣候,以及政治高壓政策可能帶來的危險性。負責此次選舉的國民黨中央“組工會”主任李煥、中央黨部副秘書長陳奇祿等辭職下臺。而黨外勢力則從事件中看到了自己的實力,受到極大鼓舞。

中壢事件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中壢事件,指的是1977年台灣的縣市長選舉中,由於桃園縣長選舉投票過程中的做票傳聞,引起中壢市民忿怒,上千名群眾包圍中壢市警察分局, 搗毀並放火燒毀警察局的事件。

事件始末:1977年為台灣的統一五項地方公職選舉(縣市長、縣市議員、台灣省議員、臺北市議員與鄉鎮市長),中國國民黨提名調查局出身的歐憲瑜參選桃園縣長,省議員許信良也有意參­選桃園縣長,但因「黨紀考核記錄不佳」,未獲國民黨提名而自行宣佈參選,1977年10月國民黨便開除許信良黨籍。

11月19日投票日當天,桃園縣中壢市第二一三號投開票所監選主任范姜新林被證人邱奕彬等人指稱涉嫌舞弊作­票而警察未積極處理。消息傳出,引起市民憤怒,一萬多名市民憤而包圍中壢市警察分局,搗毀並放火燒了警察局。整個事件過程­中,共有八輛警車、六十多輛機車被燒毀。事件發生時軍隊也開入中壢市但被民眾攔下,民眾亦威嚇士兵是否敢對其父老兄弟姊妹同胞開槍,最後軍隊退出中壢。而事件中警察為自衛而開槍,不幸擊斃國立中央大學學生江文國及青年張治平。

最後許信良以二十二萬票勝過中國國民黨提名的歐憲瑜,當選桃園縣長;但是也因為中壢事件的影響,提拔許信良的國民黨組工會主任李煥因此辭職,李煥下臺後,國防部總政治作戰部主任王昇的權力也因此擴大

================

校長與家長會 - https://goo.gl/oKvLmy

圖片搜尋結果

范姜新林

p3

范姜新林

-------------------------------------------------

210d296311349_1243346611BnFP  

民主陣痛,中壢選舉糾紛僞證案,桃園地方法院宣判被告邱奕彬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緩刑三年。 (宋文正 1978)

圖片搜尋結果

邱奕彬

------------------------------------------

莫忘來時路/11月19日-街頭抗爭第一把火 - 中時電子報 - https://goo.gl/POJLcr

圖片搜尋結果圖片搜尋結果圖片搜尋結果圖片搜尋結果圖片搜尋結果圖片搜尋結果圖片搜尋結果

中壢人也不知道的「中壢事件」

五月 4, 2014百年追求讀書筆記、前六八九專欄中壢事件前六八九
一、你聽過中壢事件嗎?

我出生於1989年,在中壢長大成人,我不知道什麼是「中壢事件」。

第一次聽到這個詞,來自一個歷史系朋友的口中,我們在立法院反服貿周邊見面聊天,他草草提到「中壢事件」、「許信良」等詞。中壢這個地方是我所熟識,但中壢事件?跟許信良又有什麼關係?一時間我感到心虛,卻又奇怪,如果這個「中壢事件」真的這麼重要,為何從小到大,我的歷史老師不曾教我,長在中壢的我,也不曾聽說?

二、回到靠兩張票的年代

一九七七年以前,執政的國民黨靠兩張票就能操控有限的地方自治選舉:「買票」及「作票」。「中壢事件」與「中壢人」改變了長久以來的死局。

當時的國民黨作票有多明目張膽,像我一般年紀的新世代,肯定不能想像;我只知道,光是閱讀這些史料,我就氣得連不存在的覽趴都要冒火。一九七五年,郭雨新參與立委選舉,以「台灣民意的領航者」為號召,文宣簡潔有力,被當時的媒體封鎖,他鼓動了一批台灣青年加入發傳單的行列。郭雨新選情看漲,政見發表會人山人海,大家都認為勝利在望。

郭雨新,被稱作不死的虎將。該次落選,亦被稱為『虎落平陽』。
郭雨新,被稱作不死的虎將。該次落選,亦被稱為『虎落平陽』。

一九七五年投票當日,郭雨新競選總部不斷接到選民電話「快來啊!他們在作票!」壯圍鄉開票所已被選民包圍,重驗廢票,當中開出五百張郭的選票;當時全宜蘭有九百多個投開票所。最後開票結果,郭得八萬多票落選,廢票高達八萬多張,憤怒群眾被郭勸離,部份人包圍縣政府抗議,深夜遭噴水驅離。

郭雨新事後提出當選無效訴訟,虎落平陽,狗吠火車,當然敗訴。

這就是當時國民黨的兩張票。因為這兩張票,終於點燃了台灣人心中的怒火,而這第一把火,就是在中壢這個小地方,在中壢人的心中,率先揚起。

三、「我們投給你,有用嗎?」

一九七七年三十六歲的桃園縣長候選人許信良脫黨參選,他以歡樂對抗恐怖,當時競選海報看板上寫著「選舉不是恐怖的事,讓我們輕鬆、愉快、公平、合法的參加選舉」,這樣的文宣,對照後來發生的事情,格外諷刺。

桃園有大量軍事機構和眷村,一直是國民黨的鐵票區,但許信良選縣長改變的這個情況,桃園縣民動了起來,政見會場場爆滿,許信良選情看漲;同時,國民黨違法助選的情況也同樣劇烈,小學校長在朝會大罵許信良,園遊會貼滿支持歐憲瑜(當時國民黨提名之候選人)的標語……支持者不免想問:「我們投給你,有用嗎?」。

買票之事不談,作票奇招盡出,手法包含:空白票不翼而飛、投票數超過公民總數的灌票、代收身份證投票、冒領選票、製造廢票、唱票不亮票、停電後偷天換票。讀過這些情形,無怪老一輩人政治冷感!他們的熱情,原來都被作掉了。

然而當時的許信良、其競選團隊及選民們並未放棄。他們在投票三天前便發起「保護你的選票運動」,並且準備了一千多人的監票部隊;當時桃園縣有三百六十九個投票所,在沒有手機、電視轉播的年代,監票相當辛苦,監票員可能被禁止靠近投票所、被要求登記身份證、被帶回派出所訊問乃至追打……選情相當緊繃。

四、中壢國小第二一三號投票所

我從小經過不下上百次的中壢國小,與對面的派出所,在一九七七年「出代誌了」。

搭火車回家時總會經過的中壢國小。就在分局對面,鄰近火車站商圈。
搭火車回家時總會經過的中壢國小。就在分局對面,鄰近火車站商圈。(作者原先選圖未詳查校對,誤將富台國小照片錯植為中壢國小,經網友指證後已經修改,在此致上歉意。)

七十七歲的鐘順玉與七十一歲的郭塗菊夫婦,由於投票速度慢,監察員范姜新林進入監票處查看。在一旁等待投票的林火鍊醫師和邱奕彬牙醫說,范姜把兩位老人投給許信良的票,以敷有印泥的拇指按於選票,做成廢票。

兩位老人得知此事,回到投票所要求補發選票遭拒,代誌於是發生……警察帶回兩老偵訊,但讓范姜新林繼續值勤。在場群眾因此不滿,消息傳開,群眾增至上百位,下午兩點,警方將范姜撤至中壢分局。

下午三點,民眾打破警局第一片玻璃窗;傍晚,群眾推倒警車,並將隨後駛入的鎮暴車漏氣掀翻;晚間七點,發射催淚瓦斯,群眾四散待瓦斯稍退,又在回現場。黑暗中警方開槍,一名中央大學的學生江文國(苑裡人)頭部中槍不治,另有十九歲的張治平(中壢人)送醫不治。十一點多,分局遭縱火,火勢延燒治宿舍,與消防隊……

當年民眾包圍分局的照片。
當年民眾包圍分局的照片。

暴動與年輕人的生命換得了什麼?

桃園縣全部的投開票所,選務人員都異常小心,每張票都規矩亮票唱票。許信良以二十二萬票對十三萬票,高票當選。國民黨被迫停止作票,中壢事件影響深遠。

重要事件發生的中壢分局如今恢復平靜。在國外,大概會立一個中壢事件紀念碑吧?長於斯土的我,怎能又為何不知道如此重要的事情?
重要事件發生的中壢分局如今恢復平靜。在國外,大概會立一個中壢事件紀念碑吧?長於斯土的我,怎能又為何不知道如此重要的事情?

四、血與暴力也換不到的正義

美國的新聞週刊報導中壢事件寫到:「中壢事件是台灣二十多年來最大的群眾運動,震撼了行政院長蔣經國的威權政府」……由於中壢事件,國民黨再不能明目張膽的作票,因人民憤怒已經到達頂點。

只是我們這一代人,沒有承接這些痛苦的記憶,也不曾付出這麼高的代價:以肉身、以生命去捍衛自己的權力;而我們的政府與媒體,也全然遺忘這一段重要,堪稱偉大的歷史。

一九七七年當晚新聞報票數,通通略過桃園縣不報,選後次日,全國報紙都對中壢事件輕描淡寫帶過;一週後,聯合報頭版報導中壢事件「舊聞」,檢察官廖宏明因「證據不足」對范姜新林不起訴,但以「任意污衊依法執行任務之選舉監察人」之理由,起訴證人邱奕彬,讓邱成為該事件的祭品、國民黨敗選的下臺階。

示威群眾用血與暴力換得了部份的「公正」,但依然有無辜的人付出代價為此坐了一年半的牢,該受罰的人安然下台,現在或許還領著納稅人貢獻的月退俸。想到這,就讓人憤怒不已。

五、還有一張票

朋友和我提到中壢事件的時候,是轉述她的母親,當時帶團出遊在機場,恰逢許信良因中壢事件的「餘波」而出國,「路過」拿到了一張傳單;情治人員於是跟監了這樣一個平民老百姓,還查到家裡,驚擾了外祖父,嚇得老人家連聲警告,而朋友的母親也因此決定,再也不會信任國民黨。[1]

「中壢事件」讓作票再不能行,但買票之事,難道就沒有了?我本以為是這樣的,畢竟公民課也都上過選罷法,大家都知道不能買票,檢舉還有獎金不是?但不久前,我住在新竹的大學同學才跟我分享買票之事:

「我們剛搬到新竹時,我媽和鄰居一起買菜才知道原來除了台北到處都在買票!」

「鄰居問我媽,有沒有拿到那『五百塊』?我媽說沒有啊!鄰居說,喔,那一定是你們里長A走了啦!」

同學震驚的與我分享,於是我震驚地和我老婆分享,曾經做過民進黨黨工的她說,「都是這樣的啊。而且他們一定會跟世居於此的人買票,畢竟人情比選情更重要,拿了熟人的錢,怎麼好意思舉發打壞幾十年的關係?」

「台灣人真的很有重義氣,拿了錢,就會去投啊!」

於是我震驚了。原來事情一直再發生。

或許是我天真愚蠢,可這樣的天真愚蠢並不是我本來的樣子,對於其他所有的事情,我都具有一定的判斷力;對政治的天真愚蠢,對歷史的昏昧無知,是這個政府這個國家所期待我成為的樣子。

如今我終於明白,為何父母對政治都如此冷漠,對自身歷史也一問三不知,因為他們正是長於那個年代,必須麻木遠離才能存活的年代。但我,必得從那個時代,營造的大夢裡醒來,重新做一個認識中壢事件原委的中壢人,然後,試著做一個能攜帶過去,突破未來的台灣人。

和每一個你共同分享,醒來後的每一個念頭,每一個新認知,以及,眼前的真實世界。

[1]雖然許信良是因為參與1979年橋頭示威遊行,而讓國民黨得有理由令其休職兩年,但背後原因其實是自中壢事件之後一直想找機會清算許信良之故。

[2]本文史事描述為閱讀百年追求後再為文寫出,詳情大家可自行閱讀百年追求第三冊。

==============

慘綠年少的第一顆爆彈──中壢事件三十年--
部落格: 山農木屋發布時間: 2007-11-19 23:22:23作者: adam6156瀏覽人數: 8478
Thomas 國民黨 我又 書包 社會學 報紙 聯合報

蕭瑟秋風起,多數人卻可能忘了(或者根本不知)十一月十九日這一天適值「中壢事件」三十周年。若用動機論來解讀,祇因事件當事人許信良如今不但反出本土泛綠陣營,還重返老K故土;而林正杰、張富忠等許系大將如今也全然站到民進黨的對立面,民進黨和獨派人士可不想藉著紀念這一事件重新揄揚許信良的當年勇。這樣的詮解或許未必無據,卻絕對不是主因。因為不止於政客,大多數人大概都不知「中壢事件」三十周年的回顧有啥意義?祇因滄海桑田、人事全非,回顧祇讓人歎老;再者,置身滿目瘡痍的福爾摩沙,虛無、挫敗的心緒早讓人望不見雲霧遮蔽的天涯路,來時路又遭風雨、土石流沖毀,困頓之中的沒有目標的回顧豈不祇是「白頭宮女話天寶遺事」!確實,若欠缺歷史意識的澆灌,少了實踐制高點的追求,「純粹」的史事遙想不是多數人渴求的。然而,一九七七年確如陳明通、高隸民(Thomas Gold)等眾多學者所言是台灣戰後政治發展史上重要的分水嶺。「這不單是因為選舉及其結果清楚標示了黨外作為準反對黨的資格,並促成(前述)國民黨、地方派系與黨外三方賽局結構的改變,選舉時在中壢引發的群眾暴動事件同樣有不可忽視的指標性意義。它彰顯民眾已走出戒嚴統治下自我設限的心態,走出恐懼與互不信任的陰影,成為日後群眾運動的先聲。……若非有此期望結構上的突破與改變,也不會有後來的美麗島事件。」(湯志傑,〈勢不可免的衝突:從結構╱過程的辯證看美麗島事件之發生〉,《台灣社會學》第十三期,頁九十六)簡言之,這是個結構與意志丕變的年代,從鄉土的召喚到政治的覺醒,七○年代可謂台灣的青春期,那麼斯時剛進入高中的我又何嘗沒受雨露均霑哩!更貼近地講,「中壢事件」於我是場震撼教育,是生命中政治啟蒙的發端。

還是來個抽絲剝繭的記憶重整吧!

雖然徜徉於自由的高中生涯,讓我好不快意;然我向來對於報紙的政治新聞未曾輕漏。所以一九七七年,省議員許信良(傳媒冠以「流氓議員」的稱號)出版《風雨之聲》批評其同僚,引發的軒然大波我有所感,爾後他脫黨和歐憲瑜(調查員出身)競逐桃園縣長的過程,我也密切觀察中,直到十一月十九日投票當日,關於中壢發生重大選舉紛爭的耳語傳遍各地;但所有的傳媒都祇輕描淡寫。一個星期之後的十一月廿六日,《聯合報》以「獨家」形態在整個三版作了「中壢事件」的專題報導(見文末附錄)。作為國民黨政權的鐵衛軍,《聯合報》自然不是基於什麼「滿足閱聽人知的權利」、「以自由正義發聲」為籲求;這樣的經緯刻度必是黨政軍特協同後,以恢復人心秩序為標的所精心剪裁的「淨化版」!

可在那資訊遭壟斷、扭曲的年代,我還是仔細啃嚼這種「獨家」(兩年之後對於「美麗島事件」的報導和審判過程,我亦以這種態度視之),深怕遺漏其中的關鍵細節。因而我對「中壢事件」的重要人事時地大體都清楚,爾後《新新聞》第卅七期(一九八七年十一月廿三~廿九日)曾以「中壢事件十年後」為封面故事,分訪諸當事人:許信良、歐憲瑜、范姜新林(當年中壢國小校長,第二一三號投開票所監察員)、邱奕彬(牙醫師,中壢事件證人)、吳仁輔(許信良助選大將)、林正杰、許國泰、羅子俊(當年國民黨桃園縣黨部主委)、王善旺(當年桃園縣警察局長)、廖宏明(當年承辦中壢事件的檢察官)、周天瑞(當年《中國時報》採訪主任)、陳祖華(當年《聯合報》採訪主任),讓他們細說重頭。當時已是各說各話,卅年後的今日恐怕「羅生門」疑雲更為深濃吧!

諸當事人之中,我特別留意范姜新林的說法。他仍堅持「我做事一切憑良心,我絕對沒有弄髒鍾老先生的選票」,他更決定退休後親自寫回憶錄,會把當年的經過情形寫下來,然而迄今未聞任何的訊息。如果范姜新林如今仍在世也有八十二、三歲的高齡,他還有意否?至於出面糾舉范姜校長舞弊的牙醫師邱奕彬固然一夕成名,但「最偉大的證人」名號也讓他成為獨裁政權亟欲追捕的獵物,所以「美麗島事件」發生之時,即使他並未南下高雄,仍然遭羅織入罪,出獄後曾代表民進黨當選國代,政權改易之後改穿台聯戰袍卻競選立委失利,今年八月廿四日不幸因車禍往生。至於許信良這三十年來的動態變易,就毋須贅言了。

經過一星期市井間的言語流傳後,我不知還有多少人相信黨國體制和御用媒體共同泡製的「淨化版」新聞;但必須一提的是,在黨國意識形態鋪天蓋地的時代,我其實沒質疑「國民黨惡行滔天,罪該萬死」,另一方面,我又深受民間「國民黨若不買票、作票,就不是國民黨」的傳言所影響,所以看到「中壢事件」的專題報導後,我的思惟是游移依違於兩者,且這樣的心緒到「美麗島事件」依然如此。

真正震撼我心的不是政治意向的抉擇,而是驚訝於選舉怎會搞到暴動!彼時我隱約知道這是「二二八事件」之後最大規模的群眾暴動,於是驚懼、亢奮情緒並存於心坎。「中壢事件」之後我不時找黨外雜誌來汲取必要的養分,次年增額立委和國代選舉搞得火熱,我更是不時出入康寧祥、王兆釧、黃天福等人的政見發表會場(龍山寺廣場自是場場不放過),一個揹著高中書包的年輕人置身其中,儘管對於演說者的言論多不以為然,但政治啟蒙卻涓滴穿石產生實效。我相信多數凡夫庶民如我者,政治啟蒙應是「慚悟」而非「頓悟」,所以我總抱著懷疑論來看待特愛說當年勇的人。至於我對「中壢事件」和「美麗島事件」的性質認知和評價,其實也直到大三、四才定調。

許信良.jpg

贊助商廣告,往下閱讀精采的內容

「中壢事件」予我這個高一生有如許的衝擊,遑論斯時的知識青年更是抓緊時潮用以衝決黨國體制的網羅,所以那像春秋時代齊桓、晉文以爭霸為名,重整世道的年代。祇因目標、敵人明顯單一,又有縱向的理念、傳統探尋(西方的自由理念、憲政主義,以及鄉土認同)可作為意識形態奧援,所以能匯為群力。而今呢?這是準戰國亂世。藍綠固然厮殺激烈,可合縱連橫、爾虞我詐更讓人目花撩亂,於是群氓亂舞、中心崩解,既看不見未來,當下又走的踉踉蹌蹌,就不想回顧什麼的了!

那麼究竟反思「中壢事件」有何用?須知,一九七七年黨外力量的成長不僅於量,更是質的全面提昇──那是戰後嬰兒潮的初試鶯啼,而許信良、張俊宏等吃國民黨奶水者的反出更是直搗黃龍。所以,黨外不僅成黨,更不再祇是草寇之流,這才是國民黨最懼怕的。此刻藍綠惡鬥,猶如一次世界大戰的交戰雙方膠著於馬恩河,彼此內耗卻無了時,這是「沒有文化霸權的專政」年代!

「中壢事件」是年輕知識菁英和底層群眾匯流的反獨裁運動,這其中年輕人的熱情、無私、戰力都是關鍵所繫,如今政壇的中老年人都不濟事了,台灣希望還是必須寄望於年輕人身上。首要者,年輕人應聚焦於「南方問題」!這裡的「南方」不止於地理方位的台灣南部,更是左翼思惟、反全球化運動的「南方」,唯有方向正確,力道才使得出來,並創造為正向力量,這就是葛蘭西(Antonio Gramsci)所說的歷史性集團(historial bloc)。一旦新的歷史性集團突圍而出,非藍即綠的宿命咀咒才會破除,屆時不論舊黨國或新的權綠集團都會相形失色,繼而被掃離政治舞台。

【附錄】

二老詳述投票經過 選票未經別人之手
走出投票所•有人說票被塗改 如何被捲入•直到現在不明白

【本報訊】
引起中壢騷亂事件的兩位投票人鍾順玉、邱塗菊夫婦,昨天堅決表示,當天從領票、圈票到投票,都是他們夫婦自行處理,並無假借他人之手;對於十九日當天,何以會發生如此巨大事端,他們也覺得莫名其妙。
鍾順玉夫婦昨天在中壢寓所向記者表示,十九日上午,他們夫婦到投票所,領取選票後,確實同在一處圈票處,由於鍾順玉已七十七歲,視力不清,邱塗菊也七十一歲了,又不識字,因此,兩人在同一圈票處商量。
邱塗菊說,當時有一名男子站在她身後,要她圈快一點(由於邱塗菊沒回頭,她不知該男子是否為范姜校長),以免浪費時間,她們夫婦圈完票後,拿著選票到投票箱前,由於不知那一張選票應投進那一座票箱,因此,她轉身詢問身上掛著圓牌子,看來好像是投票所職員的范姜校長。
這時,范姜校長從圈票處走過來,告訴她如何投放。不過,他兩人的選票,自始至終都沒經手他人。
問:為什麼外界傳言,范姜校長曾拿著你們的選票,以手指塗抹印泥,企圖造成廢票呢?
邱答:這項傳言的原因我不知道,但廖檢察官也曾問我同一問題,我的答覆是范姜校長絕無塗污我的選票的事。
問:外界傳說曾有兩位目擊者,指出范姜校長塗污你們的選票,當時你們為什麼不澄清呢?
鍾答:我們夫婦年紀都大了,當時投完票出來後,突然有許多年輕人圍上來,要求我們留下來,七嘴八舌的,我們也不知這發生了甚麼事,更不知道有什麼事該澄清。
其中,有許多人叫我們不要害怕,要我們把投票情形向檢察官直說,我們也就這樣直說了,其實,直到檢察官問完話時,我們還不知道外界傳言是怎樣的呢!問:兩位目擊者都表示范姜校長有妨害投票之嫌,你們以為如何?
邱答:什麼是妨害投票?我們不知道。到現在,我們還不明白我們何以會被捲入事件中。
問:請問你們對這次騷擾事件感想如何?
邱答:我們覺得實在莫名其妙,早知會這樣,當時投完票就離開,不就完全沒事了嗎?
桃園縣選舉監察小組的調查報告也指出,中壢二一三投票所主任監察員范姜新林並無構成妨害投票情事,而是不良份子藉機製造事端。不過,關於鍾順玉、邱塗菊夫婦投票的經過,桃園選監小組的報告,與鍾氏夫婦接受本報記者訪問時所說的略有出入。
台灣省選舉罷免監察委員會,昨天接到桃園縣選舉監察小組,有關桃園縣長選舉「中壢事件」詳細報告。桃園縣選監小組分別訪問了二一三投票所工作人員,當時在場投票的證人,以及縣長當選人許信良推介在該投票所的監察員等,報告內容為:
十一月十九日上午十時許,七十七歲老人鍾順玉和七十一歲老人邱塗菊(女),一起到中壢國小內二一三投票所投票,他們兩人領取選票後,在秘密圈票處圈選。一直不見出來,主住監察員范姜新林(中壢國小校長)就和另一位許信良所推介的監察員邱玉汀,一起到圈選處查看,發現鍾順玉正在把自己的私章蓋在縣長選舉票上,而不使用投票所準備的圓形圈票戳記。
當時范姜新林就問鍾順玉,為什麼不用圓形圈票戳記圈票,蓋私章違反投票規定,變成了廢票。
鍾順玉回答說,他沒有看到圈票的東西。
鍾順玉和邱塗菊仍然把票投入票櫃後離開投票所。但幾分鐘後,他們又回來了,表示剛才投票蓋了私章成為廢票,請求再發給一張選票重新再投。
范養新林當然予以拒絕。這兩位老人出去後,不久就傳出主任監察員在投蔡中動了手腳舞弊的事,謠言愈傳愈多。
當天中午,有二個人到二一三投票所找范姜新林,指責他不該在選票上動手腳作弊,許信良推介的監察員邱玉汀立即表明身分,向他們說明事實經過後,滿意的離去。
當二一三投票所主任監察員舞弊投票謠言傳開後,桃園地檢處檢察官立即展開調查,分別訊問了投票所工作人員,兩位投票的老人,以及正在現場投票的證人林火煉、邱奕彬。
投票所工作人員認為是兩位老人鍾順玉、邱塗菊不懂得投票規定,而發生誤會。
證人林火煉、邱奕彬表示,他們沒有看到范姜新林塗改阿公阿婆的選票,只看到阿公阿婆選票上染有紅色(蓋私章的紅印)。
省選監會表示:桃園地檢處檢察官對妨害選舉案件,仍在進一步調查,這份選監小組所提出來的「中壢事件」調查報告,將先報省府。
【1977-11-26/聯合報/03版/】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選務糾紛引起騷擾•中壢事件民主蒙污!
雖屬偶發影響治安甚大•懲前毖後痛切記取教訓

【本報記者集體採訪】
十一月十九日下午,中壢市因為選舉引發了一場騷擾事件,中壢警察分局起火,起多車輛被焚燬,為此次極為成功的地方選擇蒙上汙點。此一不幸事件發生後,治安當局以極為平和的方法,很快地就使它平息下去事過境遷,很多人對發生此一事件感到痛心,本報連日來接到許多讀者的電話和來信,都對這件事而深感遺憾和後悔。中壢的騷擾事件,雖然只是一次地方性的,偶發性的事件,但是對社會治安影響甚大。台灣素以治安良好受到讚譽,在安定的社會中,民眾得以享受安和樂利的生活。中壢市由於少數不良分子滋擾,竟因選舉糾紛演變成群眾騷擾事件,使社會治安受到破壞。
政府為實施民主憲政而辦理選舉,部份民眾聚眾滋事,焚燬中壢警察分局的做法,與民主法治的精神完全背道而馳。中壢事件的發生,起因於少數不良分子從中鬧事,附近的民眾則在激烈緊張的選戰中,情緒激動,一時失去理智。糾紛發生後,新聞報導不夠詳細,警方的調查結果未及時公布因此外界謠言紛紜,有些傳聞十分離譜。為了避免可能引起的「後遺症」,為了澄清不實傳聞,本報特指派記者多人深入採訪,訪問了與糾紛有關的當事人以及當時在現場目擊的人士,同時分訪警方負責人士和中壢警察分局附近的居民,了解事實真相,對中壢事件的始末作盡可能詳細而真實的報導,讓我們對此一事件作冷靜理性的檢討,從而接受此一事件帶給我們的教訓。
【1977-11-26/聯合報/03版/】

 

創作者介紹

姜朝鳳宗族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