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轉家族「政略婚姻」南投縣仁愛鄉的泰雅族部落林香蘭老師的父親「下山一」(林光明)自述/主角「下山一」,和他的父親「下山治平」為主,兩代人的家族故事,台灣人不讀真的可惜/下山一牧師的一生,牽連在台灣近代史上最重要的事件之中。他以一個信仰者的心平氣和,留下這段珍貴的口述歷史,由其女兒下山操子執筆而成的《流轉家族: 泰雅公主媽媽日本警察爸爸和我的故事》,不僅僅是珍貴至極的史料(包含大量的老照片),更是感人至深的故事。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PIXNET :: - https://goo.gl/Jy84b0

================================

流感全球大流行 做好準備
By 中時電子報, www.chinatimes.com查看原始檔一月 25日, 2018
今年許多國家的流感疫情較大。美國疾控與預防中心上周五宣布全國自去年10月至元月中有30位兒童死亡,而前兩周單周出現10位兒童死亡;因流感未達高峰卻見德州、阿拉巴馬州兒童求診後快速死亡,而有山雨欲來風滿樓的趨勢。
其實,2003~2004年新型H3N2病毒福建株自亞洲入美國,因其與疫苗的巴拿馬病毒株不吻合,至2004年元月初造成93位兒童死亡,尤其細菌與流感共同感染加速病程惡化。換言之,不同年層的流感輕症、重症與死亡,及其與疫苗接種和其他病原共同感染的相關性,須及時偵測掌握流行走向。
鑒於1918年以來4次流感的全球大流行難預測,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傳染病與過敏研究所佛斯主任認為,面對千變萬化的流感病毒,未來流感疫苗必須偏重「通用疫苗」,以其共同抗原激發較多的交叉保護力;尤其今年恰為死傷最嚴重的1918年「西班牙流感」全球大流行的100周年,許多學者分析當年的流行病學數據,以鑑往知來,防範未然
為此,自世界衛生組織至歐美研發單位及我國中研院,均已推動「通用流感疫苗」相關研發,主因現階段流感疫苗的免疫時效短,對不同亞型的流感病毒的保護力又低,即使同一型別或亞型內的不同病毒變異株之保護效果仍有很大差別,因此高危險群如孕婦、6個月以上至5歲以下嬰幼兒、學童、65歲以上長者、心肺腎宿疾的慢性病患者,每年仍需流感疫苗保護。
今年亞洲流行的B型病毒株與疫苗病毒株不吻合,但研發四價疫苗早啟動,全球至少有7家公司生產,包括我國的國光;至於「通用流感疫苗」的研發也有20多個單位在進行。我國擁有流感疫苗研發的能力與人才,惜常因眼光短而使科技計畫經費中斷,在國際競爭上的後力不足。我國的科技政策與國安單位較少前瞻性,致禽流感每年在台流行,尚缺高效阻絕對策,未來尤需科技研發魄力,以解決禽農困難。
重要的是在下一波流感「全球流行」之前,我們該有哪些努力?如美國專注於動物流感病毒的全球偵測,探索其適應哺乳動物與人的機轉為何?荷蘭偏重人與動物界面的病毒變化;日、韓強化野鳥的禽流感病毒跨國偵測;香港大學則有禽流感、人流感及其他呼吸道新興傳染病相關的60多位專才。
而我國H5禽流感自2003年流行後,重創鴨外銷,但可惜14年來未見破釜沉舟的專業做法。若不根絕最易基因重組的演化分支禽流感病毒,過去新病毒流行常在過年後,請問我們做好了萬一「全球流行」的萬全準備嗎?
(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兼任教授)


人類真正威脅? 專家:流行病大爆發恐難避免 

2018-01-27_225306.jpg
 分享人類真正威脅? 專家:流行病大爆發恐難避免到Facebook 分享人類真正威脅? 專家:流行病大爆發恐難避免到Line 分享人類真正威脅? 專家:流行病大爆發恐難避免到Google+
人類真正威脅?有專家在世界經濟論壇指出,隨著全球化的浪潮,人類恐面臨新一波流行病大爆發。(美聯社)
2018-01-27 22:04
〔即時新聞/綜合報導〕近期全球進入流感高峰期,世界各地流感就診、病故人數不斷攀升。日前在瑞士達沃斯(Davos)舉辦的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有傳染病專家警告,隨著全球化的浪潮,人類恐面臨新一波流行病大爆發。
據《法新社》報導,多名專家出席世界經濟論壇,以「我們準備好面對下一場流行病大爆發嗎?」為題討論,並借鏡1918年爆發「西班牙流感」
今年適逢「西班牙流感」屆滿1世紀,當時流感爆發的2年內,嚴重的疫情造成約5000萬人死亡,比第1次世界大戰死亡人數更多。高致死率也讓印度首次出現人口減少5%的情況。經過1世紀的抗爭,流感病毒的突變仍是最大隱憂,儘管流感疫苗及抗生素問世,1957、1968年全球仍爆發大規模的流感疫情。
對流行病何時大爆發,世界衛生組織(WHO)傳染病部門的布里安(Sylvie Briand)表示,「我們知道它(流行病大爆發)即將到來,但我們無能為力」。她也指出,「由於人類的接觸愈來愈緊密,比以往更容易出遊到各地,病毒的散播也容易擴大」
紅十字會與紅新月會國際聯合會(IFRC)秘書長亞希(Elhadj As Sy)也指出,過去3年間,西非的伊波拉(Ebola)病毒、南美洲的茲卡(zika)病毒和馬達加斯加的鼠疫爆發,「流行病大爆發正在成為人類的真正威脅」

1918年流感大流行(英語:1918 flu pandemic)是於1918年1月至1920年12月間爆發的全球性H1N1甲型流感[1]疫潮,由一種稱為西班牙型流行性感冒(英語:Spanish flu)引起的傳染病,曾經造成全世界約5億人感染[2],5千萬到1億人死亡(當時世界人口約17億人),傳播範圍達到太平洋群島及北極地區[3];其全球平均致死率約為2.5%-5%,和一般流感的0.1%比較起來極為致命。其名字由來並不是因為此流感從西班牙爆發,而是因為當時西班牙的疫情最為嚴重(有指當時適籍第一次世界大戰剛結束,參戰各國對傳媒的箝制仍未放鬆;只有中立國西班牙能大肆報道,令時人錯覺當地疫情特別嚴重),有約8百萬受感染,甚至包括西班牙國王阿方索十三世,所以被稱為西班牙型流行性感冒。至於在西班牙則以著名歌劇Naples Soldier為其命名,為人類歷史上最致命的自然事件之一。[2][4][5][6]
一般流感通常死亡的是幼童及老年人、或是免疫功能低下的患者。但本次流行事件死者最多的卻是青壯年。現今的研究將病毒株從死者的冷凍屍體中分離,顯示本病毒致死的原因是因為引起細胞素風暴,導致自體免疫系統過度反應。因此免疫力最強的青壯年反而最容易引起強烈的免疫反應而死[7]。
歷史
西班牙型流感可以簡單分為三波,第一波發生於1918年春季,基本上只是普通的流行性感冒;第二波發生於1918年秋季,是死亡率最高的一波;第三波發生於1919年冬季至1920年年春季,死亡率介於第一波和第二波之間。第一波有記錄的流感發生於1918年3月4日一處位於美國堪薩斯州的軍營(Camp Funston, Kansas),但當時的症狀只有頭痛、高燒、肌肉酸痛和食慾不振而已。近年研究證實,這波流感是源於中國,由1917年中國支援歐戰的勞工經加拿大向歐洲傳播。[8]4月正處於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法國也傳出流感,3月中國、5月西班牙、6月英國,也相繼發生病情,但都不嚴重。
西雅圖的電車服務員拒絕沒有口罩的乘客搭乘。
1918年8月剛離開西非國家獅子山的英國船上發生了致命的流感,在該船抵達英國之前,75%的船員被感染,7%的船員死亡,另外多艘船隻也發生了類似的情況。另一說第二波的源頭是當時蘇聯的阿什哈巴德(1918年8月初波斯的麥什德(Meshed)便發生了高死亡率的流感,據說是由阿什哈巴德所傳出,但因俄國內戰而無法確認[9])。8月27日,流感傳入美國,並在波士頓的碼頭工人間傳播,而法國的布雷斯特也在幾乎同一時間爆發了流感;9月開始在歐洲和美國普遍傳播,並在數星期內傳到世界各地。第二波流感和過去的流行性感冒不同,在20~35歲的青壯年族群中死亡率特別高,其症狀除了高燒、頭痛之外,還有臉色發青和咳血等;流感往往引發併發症而導致死亡,以肺炎最多。許多城市限制市民前往公共場所,電影院、舞廳、運動場所等都被關閉長達超過一年。同年10月是美國歷史上最黑暗的一個月,20萬美國人在這個月死去,1918年美國的平均壽命因此比平常減少了12年。
戴口罩的西雅圖警察,1918年12月
第三波流感在大約1919年冬季開始在許多地方出現,至1920年春季起便逐漸神秘地消失。在澳大利亞,流感延續到了1919年8月 (南半球的冬季);至於在夏威夷,則是延續到了1920年3月。此流感漫延全球,從阿拉斯加的愛斯基摩部落到太平洋中央的薩摩亞島,無一倖免;許多愛斯基摩部落是一村一村的死絕,在薩摩亞死亡率更高達25%。亞馬遜河口的馬拉若島是當時世界上唯一沒有感染報告的人類聚集地。
麻薩諸塞州的 Emery Hill,醫療帳篷,1919年5月29日
西班牙流感奪去2千5百萬到4千萬(一說7千萬或一億)條生命,比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死亡人數還多,成為第一次世界大戰提早結束的原因之一,因為各國都已經沒有額外的兵力作戰。
至於在青壯年死亡率較高,有兩種假說:一是老年人口已經經歷過流感,因此已有抗體,所以對流感比較有抵抗力。二是年輕人的免疫系統較強,因此在免疫反應過程中發生細胞素風暴 (Cytokine storm) 連帶殺死自己的健康細胞組織,造成人體組織或器官受損;如果發生在肺部,則可能造成患者呼吸困難而死亡。
西班牙型流感在爆發的這2年後便完全神袐消失,而其病株從來都沒有被真正的辨認。
在中國
1918年,中國從南到北多個地區都暴發了疫情。1918年5月,溫州有萬餘人感染流感。6月,在廣東學校、郵政局雇員中首先發現了流感病人,緊接著,精神病院、神學院等地方也陸續發生流感。7月,雲南個舊突然暴發疫情,而且十分嚴重,絕大多數居民都患了病,其它地方的疫情也相繼暴發。北京疫情「傳染甚速」,上海死亡400多人。疫情嚴重時,浙江紹興死亡人數高達10%,當時報載:「一村之中十室九家,一家之人,十人九死,貧苦之戶最居多數,哭聲相應,慘不忍聞。」棺木所售一空,「枕屍待裝不知其數」[10]。河南的情況也相當駭人,報上稱之為 「疫鬼正在高興的時代」[11]。由於死人太多太快,棺材變得奇貨可居,價格不斷上漲,而且需預約訂做,排隊等候。辦理喪事用的白布被一掃而空,鄉間常見「白布滿村」的淒慘景象。由於白布供不應求,有時只能以「麻紙」代替。熱河省警察局1918年10月15日至1922年11月12日的統計數據,流感發病6203人,死亡151人,病死率2.4%。根據當時的研究,1918年大流感農村發病率高於城市,有的村莊半數以上的人口患病,約十分之一死亡。[12] 當時的中國尚沒有統一的衛生防疫體系,西洋的防疫技術雖然在上海等通商口岸有所應用,但遠沒有普及,中醫藥成為許多基層政府抵禦流感的基本手段。在承德,地方政府給有流感病人的家庭發放中藥,組織民眾在房屋內噴灑石灰或石灰水,焚燒大黃和蒼朮來消毒空氣的做法,並建議村民每天多食用綠豆冰糖粥以預防流感。[13]
在台灣
這一波的大流感也傳入臺灣,在當時造成約4萬餘人的死亡。第一波流感於1918年6月初在基隆開始出現,然後蔓延全島,至9月下旬消失,沒有特別顯著的死亡率。10月下旬,第二波流感又開始從基隆出現,並順著縱貫鐵路往南擴散至新竹、台中、台南、打狗(今 高雄)及阿猴(今 屏東)等地,並藉由海運傳入花蓮港和澎湖,至12月中旬結束,造成約77萬人感染,25,394人死亡。1919年12月,第三波流感又從基隆開始出現,1920年2月底結束,造成約14餘萬人感染,19,244人死亡[14]。日本人社群最先爆發疫情,再傳給台灣人;先在城鎮發生,再往鄉村擴散。當時台灣醫療資源缺乏,在台灣367萬人中,只有732名受過4年醫學教育的西醫師。日本人患者較具醫療衛生觀念,因此死亡率較低,死亡率為1.1%;台灣漢人為3.3%、台灣原住民則為3.5%[14]。
在上海
據上海市志記載,1918年死於流感418人,1919年死於流感483人,1920年死於流感160人。流感始於1918年5月末,持續到6月中旬。1918年10月至11月流感再次爆發,症狀更為嚴重。
最近研究
重建的西班牙流感病毒。
在當時,人們還不清楚流行性感冒是由什麼病原體造成。直到1933年,英國科學家威爾遜·史密斯(Wilson Smith)、克里斯多福·安德魯斯(Christopher Andrewes)及派屈克·萊德勞(Patrick Laidlaw)才分離出第一個人類流感病毒,並命名為H1N1,從此人們才知道流行性感冒是由流感病毒所造成。由於人們是到後來才知道致病原因,以及當時絕大多數的死者遺體為防傳染都已經焚燬,加上重新合成病毒的危險性,此後數十年,人們對於該流感病毒所知一直很有限。
在1997年,美國科學家傑弗里·陶貝格爾(J. Taubenberger)在《科學》周刊上發表了他與同事利用遺傳學技術得出的研究成果,認為1918年的流感病毒與豬流感病毒十分相似,是一種與甲型(A型)流感病毒(H1N1)密切相關的病毒。至今,仍然可以在某些國家[來源請求]的豬體內發現這種病毒。
1998年2月,美國國防病理中心(AFIP)轄下所屬的分子病理部門在阿拉斯加的布瑞維格米申(Brevig Mission)附近發現了一具被完整冰封近80年的愛斯基摩女子的屍體。布瑞維格米申在1918年11月由於流感失去了85%的人口。4件樣本的其中之一含有一些1918病毒的基因物質。這個樣本給予科學家第一手資料來研究這個病毒。
據2001年10月英國媒體報導,英國科學家正力圖根據10名死於1918年大流感的倫敦人的遺體,找到引起這場流感的病毒樣本或碎片,分析其基因組特徵,研究它為什麼具有這麼強的殺傷力和傳染性。
2002年10月,美國國防病理中心與紐約西奈山醫學院的微生物學家合作,開始嘗試重建病毒。在一個實驗中,他們成功製造了一個有兩個1918病毒基因的病毒。而這個病毒和其他流感病毒比較起來,對老鼠較致命。
2004年2月6日,《科學》雜誌報導了兩支隊伍,英國國家醫學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 for Medical Research)和美國斯克利普斯研究院(Scripps Research Institute),重建了1918流感的紅血球凝集素(hemagglutinin;HA 醣蛋白),並從中了解該蛋白分子如何改變形狀來允許其從鳥類移到人類身上。
2005年10月5日,研究人員宣布1918病毒的基因序列已經被重組。2005年在亞洲發生的H5N1病毒與1918病毒有些地方類似,但是目前很難變成人傳人。
2014年的一項研究用分子時鐘方法對病毒進行了重建,推斷這種病毒是在1918年之前不久起源,來自於一種人類H1病毒和一種禽病毒的重配。而造成20到40歲的成年人廣泛死亡的原因,則很可能是由於他們出生時許多人接觸了一種抗原不同的H3N8病毒,從而缺乏對這種病毒的免疫保護。[15]
死亡人數
目前的死亡人數尚無定論,最保守估計是2000餘萬人。由於當時正處於第一次世界大戰與戰爭剛結束時期,因此大部份的國家都沒有詳細的統計資料。1918年流感大流行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 https://goo.gl/xNvmFj


----------------------

【科學簡史】流感,不只在現在:那場被遺忘的台灣大瘟疫 - PanSci 泛科學 - http://goo.gl/IqlCLC

看見社會,在瘟疫蔓延時 | PNN 公視新聞議題中心 - http://goo.gl/oVqdpi

到底誰有這個權力來要求誰該犧牲?如當年SARS的和平醫院封院

學者解謎1918年大流感 台灣死逾4萬人
2008/01/25
中國時報
周麗蘭/雲林報導

 一九一八年流感全球大流行,死亡人數超過四千萬人,當時台灣是否受到波及?始終是個謎。環球技術學院教授、圖書館長丁崑健,花了三年時間蒐集史料、抽絲剝繭,證實台灣果真未能倖免,從基隆到澎湖死亡人數高達四萬四千多人,是當時台灣人口的一.二%。

 丁崑健指出,史上最致命事件之一的一九一八年西班牙型大流感,其實有三波,第一波是六月至九月,但疫情忽然消失,西方或台灣都無明顯傷亡數據,不過基隆人曾遭受感染。

 史上最致命 學者史料探秘

 事隔一個月,第二波流感捲土重來,來勢洶洶,兩個月間,造成西方數千萬人死亡。丁崑健從日治時期史料推判,這波外來流感從基隆登陸,台灣東岸沿著交通船傳入花東一帶;西岸則沿縱貫線、鐵道往南擴散疫情,直到屏東甚至澎湖都難倖免。

 第三波發生於翌年春天,但台灣本島卻直到冬天才發生,延續至一九二○年二月;丁崑健表示,這波疫情病毒株到底來自外國或本土,無法確認。

 三波段病毒 全台皆難倖免

 丁崑健指出,從史料分析統計,第一波加上第二波流感,約有七十八萬台灣人受到傳染,其中兩萬五千人死亡,死亡率是每百人三.四人;第三波則有十四萬人染上,一萬九千人死亡,死亡率是每百人一.二人。丁崑健說,當年三波大流感,三年間襲捲全台,造成九十一萬多名病號,四萬四千七百多人被奪走性命,在那只有三百六十六萬人口的年代,死亡率達一.二%,疫情算是相當重大。

 值得注意的是,日本人死亡率約一.一%,台灣人是三.四%,原住民則高達五%,可見當時的醫療資源分配,也頗有差別待遇。

 校園大感染 疫情迅速蔓延

 丁崑健還從台中廳的史料發現,一九一八年十月日本人招待生番(原住民)到台北玩,結果回到部落後,該年底發生的第二波流感,原住民死亡率偏高,但第三波就未傳出疫情。

 當時也發生校園群聚感染事件,一九一八年總督府台南中學校,即今日國立台南二中前往山地部落的霧社作「修學旅行」,幾乎都感染。同年年底,屏東中小學舉行聯合運動會,也造成流感疫情大為擴散。

------------------------------------

【科學簡史】流感,不只在現在:那場被遺忘的台灣大瘟疫
2016/02/20 |來自台灣文明足跡科學傳播醫療疾病|
1918年,一次大戰即將結束,H1N1流感病毒卻隨著軍人回到母國,爆發了有史以來死傷最慘重的瘟疫,全球近半的人類被感染,二千多萬人病死。那年台灣也死傷慘重,甚至於駐台總督——明石元二郎也成了病魔下的亡魂……
西曆1918年 死神、襲來
1918年7月,新任的日本駐台總督——明石元二郎踏上台灣的土地,準備迎接他全新的挑戰。當時台灣正蓬勃發展,台北市民早已有自來水,而日月潭水力發電廠也即將開工,我們現在所熟知的總統府,也鄰近完工的階段。此時迎接明石總督的台灣,是個充滿著活力的寶島之地。但誰也想不到遠在歐洲的一場流感,即將殺死成千上萬名台灣人,包含剛踏上台灣的明石總督。

明石元二郎

「死後,請將我葬在台灣」——駐台總督 明石元二郎

明石元二郎病逝於他的故鄉——福岡。也許是真心的愛著這塊土地,明石總督死前曾言,若有萬一,請將遺體葬於台灣。他的後人遵其遺言,將遺體運回他來不及建設的寶島,選於台北的日本人公墓安葬,成為日治歷史上唯一葬於寶島的台灣總督。
明石元二郎,1918年7月抵台就任台灣總督,短短1年多的任期內施行數項政策,包含台灣教育令、日月潭水力發電廠等。from: wikimedia
1918年夏天,歐洲戰情仍打得如火如荼。身為中立國的西班牙,由於不需要控管媒體,零星的流感報導開始從西班牙傳出,而遠在半個地球以外的基隆港,由於航運便利,也成了流感病毒最初的上岸之地。6月,基隆、台北開始出現新型熱病的報導,不過數月的時間,病毒隨著縱貫鐵路一路南下,很快地打狗醫院(高雄)也開始通報不明熱病。但此波疫情很快地被炎熱的氣溫所抑制、淡忘。接著,1918年的秋天來了。

9月初,美國波士頓的某處軍營裡出現了數十名罹患不明疾病的患者,駭人的症狀讓恐慌的心理迅速地膨脹。發炎滲出的液體逐漸浸潤肺部,呼吸困難的患者,皮膚漸漸地呈現屍體般的青色,數天之內,病人將因為肺泡淹滿血水而缺氧痛苦而死。而更驚悚的是流感強大的傳染力,不過兩週的時間,此軍營已超過一萬人被傳染,似乎沒有任何方法能夠阻止疾病的傳播。

同時間的德、英、法等國都開始爆發流行,疫情不僅侷限於紐約、倫敦等大城市,更襲擊了如阿拉斯加等遺世獨立的村落。據估計,短短數個月的時間,全球就有數億人被感染,當時美國的大城市裡,甚至單週內就有一萬人病亡的恐怖歷史,在偏遠的村落裡甚至出現了「屠村」的報告

而更可怕的是,這場瘟疫特別偏好年輕人,15~35歲的青壯年的死亡率反而最高,整個人類社會的生產力,即將被瘟疫的死神在一個冬天裡侵蝕殆盡。而民眾的恐慌也攀上了高峰,舊金山強制市民戴上口罩、芝加哥的劇院有權禁止咳嗽的民眾看戲、公車可拒載未戴口罩的乘客,甚至連棒球場的球員都必須要帶著口罩才能上場打球,當時的歐、美社會完全地籠罩在死神的恐懼之下。

1

15~35歲的青壯年的死亡率反而最高/紐約、倫敦、巴黎和柏林4大城市在1918-1919年冬天的死亡率,疫情最慘烈之時,紐約市民的死亡率甚至超過千分之60

0a58f3989f2b49efa7f515fcc866e65aa8ab19e23f6442b9b9c14d1b53f6b5e8  
上圖:紐約、倫敦、巴黎和柏林4大城市在1918-1919年冬天的死亡率,疫情最慘烈之時,紐約市民的死亡率甚至超過千分之60;下圖:1918年西班牙流感對各年齡層病人的致死率,可以看出免疫能力最強的青壯年,死亡率反而更高,當年SARS肆虐台灣時也有相近的現象。from: wikimedia
1
上圖:在西雅圖,公車司機可拒載未戴口罩的乘客;中圖:西雅圖的警方也得要配戴口罩;下圖:在聖路易市的紅十字會正移送往生者。from: wikimedia
「死後,請將我葬在台灣」——駐台總督 明石元二郎
現在攤在明石總督面前的是一發不可收拾的疫情,1918年10月的台灣,全島各地都傳出被不明熱病襲擊的疫情,基隆公校(基隆小學)裡有數百名師生染病,台南市區內也出現感冒流行的報告。無法跟上病毒傳播速度的通報系統讓政府失去了防疫的先機 [註1],直至11/3總督府才召開台灣醫學大會,建議各級學校停課、醫護人士需配戴口罩、不可隨意丟棄排泄物等公衛政令。

但疫情絲毫沒有減緩,反而在11月衝到最高峰,全台各校近四成被迫停課,台北醫院近半數的護士病倒,甚至連娼妓業者也因員工大量染病而停業。坊間販售口罩、感冒藥 [註2]、鎮熱用的冰塊的業者大發利市。台南市民發起媽祖遶境的活動,新竹的民眾更計畫聯合城隍、觀音和天上聖母眾神聯合出巡,民眾轉由祈求神靈的力量來喝止病毒,可以窺見當時台灣民眾的恐慌心理。

疫情在進入1919年後逐漸趨緩,各地通報的流感人數雖未止息,但數量已無前年冬天那麼的驚人。民間的流感逐漸趨緩,但病毒卻轉而襲向了明石元二郎。7月初,明石總督出現流感症狀,體溫高達40.5 ˚C,流感引發的肺炎讓他衰弱瀕死,在醫師盡力的救治之下,明石總督終於熬過了這次的死劫,但在大病之後,他的身軀已經搖搖欲墜。元氣稍復的總督回到了工作崗位,7月底,他推行的台灣電力株式會社-現今台電公司的前身成立,並且開始在日月潭興建水力發電廠。

但死神並不打算放過明石元二郎,10月13日,明石總督返日洽公,途上出現感冒的症狀,抵日後病情急轉直下。24日,明石元二郎病逝於他的故鄉——福岡。也許是真心的愛著這塊土地,明石總督死前曾言,若有萬一,請將遺體葬於台灣。他的後人遵其遺言,將遺體運回他來不及建設的寶島,選於台北的日本人公墓安葬,成為日治歷史上唯一葬於寶島的台灣總督。

1
上圖:1919年時,日本東京女子學校一景,可見學生們都佩戴了口罩;下圖:明石元二郎總督墓碑,原葬於台北日本人公墓,約在現今台北市林森公園處。from: wikimedia & wikimedia
寫在文末
當年的西班牙流感,在1918年的秋天開始突然開始在全世界肆虐,僅僅只花了一年多的時間,就感染了數億的人口,殺死二千多萬人 [註3],而在那次疫情裡,大約有70幾萬名台灣人被感染,二萬五千多人死亡,其中就包含第七任的台灣總督——明石元二郎。然而在1920年初,這個凶殘的死神卻又突然的消失,只留下一張張歷史的照片,以及人類與疾病搏鬥的醫學史上,難以抹滅的陰影。

註1:當時規定每10天回報疫情給中央,但顯然這種速度並不足以掌握流感疫情。
註2:其實當年沒有抗病毒的藥品,店裡販售的是硼酸水、濃食鹽水,被認為有預防感冒的功效。
註3:1918年西班牙流感的傳染力十分驚人,估計全球有數億人被傳染。而之前引起恐慌的SARS,全球僅8千多人染病。而號稱世紀黑死病的愛滋病,花了30年的時間,全球的帶原者也才7千多萬人,和1918年流感的數億感染者相較,實在是小巫見大巫。
參考文獻

自來水博物館。自來水博物館誕生
朱瑞墉。台灣的高壓輸電線路
陳乃菁 (2002) 十大土木古蹟巡禮(四)日月潭水力發電工程 台灣電力株式會社的最大成就。新台灣新聞周刊
科學人雜誌。重現殺手級流感病毒
衛生福利部疾病管制署。全球流感的流行病學
衛生福利部疾病管制署。傳染病介紹
蔡承豪。世紀流感下的統治者-日治時期的兩位總督
蔡承豪 (2012) 流感疫病下的地域社會景況與公衛因應: 以 1918 年台南廳為例。成大歷史學報,第42號,頁175-222
蔡承豪。病毒、停課、出草-1918~1920 年間的臺灣流行性感冒
0a58f3989f2b49efa7f515fcc866e65a
從令人聞風喪膽的伊波拉,到去年在台南造成多起死亡案例的登革熱,以及最近在南美流行的茲卡病毒,我們究竟該怎麼保護自己,免於這些恐怖疾病的危害呢?本月的泛科講講:瘟疫搭配本月選輸《下一場人類大瘟疫》,要和你談談科學史上曾發生過與病毒有關的流行病故事。馬上報名!

----------------------------------------

2016-02-25_1420572016-02-25_1420332016-02-25_141951  

熱帶地區及衛生較差地區死亡率提高,當時台灣醫療資源缺乏,在台灣367萬人中,只有732名受過4年醫學教育的西醫師台灣死亡率偏高

1918年流感大流行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 https://goo.gl/xNvmFj

------------------------------------------------------

1918年流感大流行 (英語:1918 flu pandemic)是於1918年1月至1920年12月間爆發的全球性H1N1甲型流感[1]疫潮,由一種稱為西班牙型流行性感冒(英語:Spanish flu)引起的傳染病,曾經造成全世界約5億人感染[2],5千萬到1億人死亡(當時世界人口約17億人),傳播範圍達到太平洋群島及北極地區[3];其全球平均致死率約為2.5%-5%,和一般流感的0.1%比較起來極為致命。其名字由來並不是因為此流感從西班牙爆發,而是因為當時西班牙的疫情最為嚴重,有約8百萬受感染,甚至包括西班牙國王,所以被稱為西班牙型流行性感冒。至於在西班牙則以著名歌劇Naples Soldier為其命名,為人類歷史上最致命的自然事件之一。[2][4][5][6]
一般流感通常死亡的是幼童及老年人、或是免疫功能低下的患者。但本次流行事件死者最多的卻是青壯年。現今的研究將病毒株從死者的冷凍屍體中分離,顯示本病毒致死的原因是因為引起細胞素風暴,導致自體免疫系統過度反應。因此免疫力最強的青壯年反而最容易引起強烈的免疫反應而死[7]。
歷史
西班牙型流感可以簡單分為三波,第一波發生於1918年春季,基本上只是普通的流行性感冒;第二波發生於1918年秋季,是死亡率最高的一波;第三波發生於1919年冬季至1920年年春季,死亡率介於第一波和第二波之間。第一波有記錄的流感發生於1918年3月4日一處位於美國堪薩斯州的軍營(Camp Funston, Kansas),但當時的症狀只有頭痛、高燒、肌肉酸痛和食慾不振而已。然而在當時的說法則指出,這波流感是源於中國南部,由1917年中國支援歐戰的勞工所傳播,但並無相關證據。4月正處於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法國也傳出流感,3月中國、5月西班牙、6月英國,也相繼發生病情,但都不嚴重。

西雅圖的電車服務員拒絕沒有口罩的乘客搭乘。
1918年8月剛離開西非國家獅子山的英國船上發生了致命的流感,在該船抵達英國之前,75%的船員被感染,7%的船員死亡,另外多艘船隻也發生了類似的情況。另一說第二波的源頭是當時蘇聯的阿什哈巴德(1918年8月初波斯的麥什德(Meshed)便發生了高死亡率的流感,據說是由阿什哈巴德所傳出,但因俄國內戰而無法確認[8])。8月27日,流感傳入美國,並在波士頓的碼頭工人間傳播,而法國的布萊斯特(Brest)也在幾乎同一時間爆發了流感;9月開始在歐洲和美國普遍傳播,並在數星期內傳到世界各地。第二波流感和過去的流行性感冒不同,在20~35歲的青壯年族群中死亡率特別高,其症狀除了高燒、頭痛之外,還有臉色發青和咳血等;流感往往引發併發症而導致死亡,以肺炎最多。許多城市限制市民前往公共場所,電影院、舞廳、運動場所等都被關閉長達超過一年。同年10月是美國歷史上最黑暗的一個月,20萬美國人在這個月死去,1918年美國的平均壽命因此比平常減少了12年。

戴口罩的西雅圖警察,1918年12月
第三波流感在大約1919年冬季開始在許多地方出現,至1920年春季起便逐漸神秘地消失。在澳大利亞,流感延續到了1919年8月 (南半球的冬季);至於在夏威夷,則是延續到了1920年3月。此流感漫延全球,從阿拉斯加的愛斯基摩部落到太平洋中央的薩摩亞島,無一倖免;許多愛斯基摩部落是一村一村的死絕,在薩摩亞死亡率更高達25%。亞馬遜河口的馬拉若島是當時世界上唯一沒有感染報告的人類聚集地。

麻薩諸塞州的 Emery Hill,醫療帳篷,1919年5月29日
西班牙流感奪去2千5百萬到4千萬(一說7千萬或一億)條生命,比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死亡人數還多,成為第一次世界大戰提早結束的原因之一,因為各國都已經沒有額外的兵力作戰。
至於在青壯年死亡率較高,有兩種假說:一是老年人口已經經歷過流感,因此已有抗體,所以對流感比較有抵抗力。二是年輕人的免疫系統較強,因此在免疫反應過程中發生細胞素風暴 (Cytokine storm) 連帶殺死自己的健康細胞組織,造成人體組織或器官受損;如果發生在肺部,則可能造成患者呼吸困難而死亡。
西班牙型流感在爆發的這2年後便完全神袐消失,而其病株從來都沒有被真正的辨認。
在台灣
這一波的大流感也傳入臺灣,在當時造成約4萬餘人的死亡第一波流感於1918年6月初在基隆開始出現,然後蔓延全島,至9月下旬消失,沒有特別顯著的死亡率。10月下旬,第二波流感又開始從基隆出現,並順著縱貫鐵路往南擴散至新竹、台中、台南、打狗、阿緱等地,並藉由海運傳入花蓮港和澎湖,至12月中旬結束,造成約77萬人感染,25,394人死亡。1919年12月,第三波流感又從基隆開始出現,1920年2月底結束,造成約14餘萬人感染,19,244人死亡[9]。日本人社群最先爆發疫情,再傳給台灣人;先在城鎮發生,再往鄉村擴散。當時台灣醫療資源缺乏,在台灣367萬人中,只有732名受過4年醫學教育的西醫師。日本人患者較具醫療衛生觀念,因此死亡率較低,死亡率為1.1%;台灣漢人為3.3%、台灣原住民則為3.5%[9]。
在上海
據上海市志記載,1918年死於流感418人,1919年死於流感483人,1920年死於流感160人。流感始於1918年5月末,持續到6月中旬。1918年10月至11月流感再次爆發,症狀更為嚴重。
中國其它地方
1918年,中國從南到北多個地區都暴發了疫情。1918年5月,溫州有萬餘人感染流感。6月,在廣東學校、郵政局雇員中首先發現了流感病人,緊接著,精神病院、神學院等地方也陸續發生流感。7月,雲南個舊突然暴發疫情,而且十分嚴重,絕大多數居民都患了病,其它地方的疫情也相繼暴發。北京疫情「傳染甚速」,上海死亡400多人。疫情嚴重時,浙江紹興死亡人數高達10%,當時報載:「一村之中十室九家,一家之人,十人九死,貧苦之戶最居多數,哭聲相應,慘不忍聞。」棺木所售一空,「枕屍待裝不知其數」[10]。河南的情況也相當駭人,報上稱之為 「疫鬼正在高興的時代」[11]。由於死人太多太快,棺材變得奇貨可居,價格不斷上漲,而且需預約訂做,排隊等候。辦理喪事用的白布被一掃而空,鄉間常見「白布滿村」的淒慘景象。由於白布供不應求,有時只能以「麻紙」代替。熱河省警察局1918年10月15日至1922年11月12日的統計數據,流感發病6203人,死亡151人,病死率2.4%。根據當時的研究,1918年大流感農村發病率高於城市,有的村莊半數以上的人口患病,約十分之一死亡。[12] 當時的中國尚沒有統一的衛生防疫體系,西洋的防疫技術雖然在上海等通商口岸有所應用,但遠沒有普及,中醫藥成為許多基層政府抵禦流感的基本手段。在承德,地方政府給有流感病人的家庭發放中藥,組織民眾在房屋內噴灑石灰或石灰水,焚燒大黃和蒼術來消毒空氣的做法,並建議村民每天多食用綠豆冰糖粥以預防流感。[13]
最近研究

重建的西班牙流感病毒。
在當時,人們還不清楚流行性感冒是由什麼病原體造成。直到1933年,英國科學家威爾遜·史密斯(Wilson Smith)、克里斯多福·安德魯斯(Christopher Andrewes)及派屈克·萊德勞(Patrick Laidlaw)才分離出第一個人類流感病毒,並命名為H1N1,從此人們才知道流行性感冒是由流感病毒所造成。由於人們是到後來才知道致病原因,以及當時絕大多數的死者遺體為防傳染都已經焚燬,加上重新合成病毒的危險性,此後數十年,人們對於該流感病毒所知一直很有限。
在1997年,美國科學家傑弗里·陶貝格爾(J. Taubenberger)在《科學》周刊上發表了他與同事利用遺傳學技術得出的研究成果,認為1918年的流感病毒與豬流感病毒十分相似,是一種與甲型(A型)流感病毒(H1N1)密切相關的病毒。至今,仍然可以在某些國家[來源請求]的豬體內發現這種病毒。
1998年2月,美國國防病理中心(AFIP)轄下所屬的分子病理部門在阿拉斯加的布瑞維格米申(Brevig Mission)附近發現了一具被完整冰封近80年的愛斯基摩女子的屍體。布瑞維格米申在1918年11月由於流感失去了85%的人口。4件樣本的其中之一含有一些1918病毒的基因物質。這個樣本給予科學家第一手資料來研究這個病毒。
據2001年10月英國媒體報導,英國科學家正力圖根據10名死於1918年大流感的倫敦人的遺體,找到引起這場流感的病毒樣本或碎片,分析其基因組特徵,研究它為什麼具有這麼強的殺傷力和傳染性。
2002年10月,美國國防病理中心與紐約西奈山醫學院的微生物學家合作,開始嘗試重建病毒。在一個實驗中,他們成功製造了一個有兩個1918病毒基因的病毒。而這個病毒和其他流感病毒比較起來,對老鼠較致命。
2004年2月6日,《科學》雜誌報導了兩支隊伍,英國國家醫學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 for Medical Research)和美國斯克利普斯研究院(Scripps Research Institute),重建了1918流感的紅血球凝集素(hemagglutinin;HA 醣蛋白),並從中了解該蛋白分子如何改變形狀來允許其從鳥類移到人類身上
2005年10月5日,研究人員宣布1918病毒的基因序列已經被重組。2005年在亞洲發生的H5N1病毒與1918病毒有些地方類似,但是目前很難變成人傳人。
2014年的一項研究用分子時鐘方法對病毒進行了重建,推斷這種病毒是在1918年之前不久起源,來自於一種人類H1病毒和一種禽病毒的重配。而造成20到40歲的成年人廣泛死亡的原因,則很可能是由於他們出生時許多人接觸了一種抗原不同的H3N8病毒,從而缺乏對這種病毒的免疫保護。[14]
2014年的一項研究用分子時鐘方法對病毒進行了重建,推斷這種病毒是在1918年之前不久起源,來自於一種人類H1病毒和一種禽病毒的重配。而造成20到40歲的成年人廣泛死亡的原因,則很可能是由於他們出生時許多人接觸了一種抗原不同的H3N8病毒,從而缺乏對這種病毒的免疫保護。[14]

--------------------------------

死5000萬人 1918大瘟疫竟是“禽流感”
【大紀元10月6日訊】美國科學家研究發現,一次世界大戰末,1918-1919在世界範圍流行、造成5000萬人死亡的超級流感竟“來自禽鳥”。
據BBC10月5日報導,美國科學家經過基因研究發現,1918-19時期流行世界的流感病毒與目前在亞太地區流行的禽流感病毒擁有同樣的基因變異。
據悉,為了取得1918年時的流感病毒,研究人員找到了當年死於流感的病人屍體,並從屍體肺部殘留組織中取得了病毒樣本。科學家們發現,1918時期的病毒存在與目前禽流感同樣的基因變異,使得當時很多人因為免疫系統無法適應而死亡。
在最近一期《自然》(Nature)雜誌刊登的研究結果稱,目前流行在亞太地區的H5N1型禽流感病毒完全有可能成為與當年超級流感一樣具有殺傷力的世界性超級病毒
亞太地區流行的禽流感病毒,迄今為止尚未擴散到歐洲,除導致數以萬計禽類死亡之外,也已經導致65人死亡。
一些科學家已經警告,目前流行亞太的H5N1型流感病毒遲早會大爆發,也很可能造成上千萬、上億人的死亡。
在一般情況下,一旦一次類似於1918年的超級流感爆發,那麼流行地區人類死亡率可能高達三分之一。
在同一期《自然》雜誌刊登的另一篇研究文章稱,另外一組美國科學家已經成功在小老鼠身上培植出一戰末期肆虐全球的超級病毒。這種病毒目前被保存在美國高度戒備保安的實驗室中。科學家們希望通過進一步試驗來解釋為什麼此類性感冒病毒會有如此巨大的威力。 

---------------------------------

終結一戰的上帝之手:1918 西班牙大流感- C cosmo - 海外文摘 - http://goo.gl/jsHqwK

終結一戰的上帝之手:1918 西班牙大流感
來源:(海外文摘) 2013.07.10 作者:David W. Tschanz 閱讀人數:5529
1918 年8 月,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戰火從芬蘭蔓延到了亞洲的兩河流域,與此同時,一場瘟疫也開始了。這場瘟疫在兩個月的時間內就席捲了全球,只有大西洋極南地區的特里斯坦- 達庫尼亞群島(Tristan da Cunha)倖免於難。為什麼這場瘟疫
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傳播如此之遠?這到現在都是個未解之謎。比如,海岸警衛隊的搜索救援組發現,在遙遠得看似不可能受到影響的愛斯基摩人的村莊,很多成年人和孩子也被這次瘟疫奪去了生命。
只用了四個月,這場瘟疫導致的死亡人數就超過了以往任何一場戰爭的死亡人數總和,大約是當時在敵軍行動中犧牲的美軍人數的三倍。事實上,一戰中美國海軍幾乎所有的傷亡都拜這次大瘟疫所賜,士兵要么是死於瘟疫,要么是死於由其引發的肺炎。據後來的保守估計,這場瘟疫的死亡人數達到了2700 萬人——僅印度就有1200 萬人死亡。因為據說源於西班牙,它得到了其最廣為人知的名字——“西班牙大流感”。
第一波:“三日燒”
“西班牙大流感”的發源地仍然是一個問題,因為1918 年爆發了兩次大流感。第一批病例報告來自美國堪薩斯州持續了三天沙塵暴之​​後的雷利堡(Fort Riley),儘管沙塵暴在這次流感爆發中扮演了什麼樣的角色無人可知。不過,同八月份的第二波相比,第一波很明顯要溫和很多。

同年春天,相似的病例在歐洲、日本和中國都有發現,但是也都很溫和, 除了被稱作是“流感”之外,它還有“三日燒”和“ 摔跤手熱”的稱號。第一波流感沒有太高的傳染性,大規模傳染局限於美國境內,南美洲和加拿大基本都沒有受到什麼影響。儘管病患人數很多,但是死亡率並不高。但是,誰也沒有想到,這僅僅是接下來流感大爆發的前兆。

第二波:大爆發
到1918年8月中旬,全球幾乎同時爆發了更加致命的流感。8月28日,回到波士頓港的海軍士兵將歐洲的流感病毒帶到了美國,病毒在整個美國范圍內傳播開來。幾天時間內,流感病毒先是在整個東海岸蔓延,波士頓港艦艇上的海軍被分派到了密歇根州以及伊利諾斯州,成為了在美國中西部傳播流感的核心。
這次流感病毒的巨大影響力通過乾巴巴的數據就可見一二。在10月的一周,費城有4500人死亡,芝加哥有3200人死亡。隨著病毒的進一步傳播,很多城市的衛生官員關閉了學校、教堂、劇院等人群密集場所。在華盛頓,最高法院停止了一切會議,公眾集會也被禁止了。與此同時,在華盛頓的醫院門口等待著大批的殯儀業者,他們在患者死亡之後迅速地將屍體從醫院中搬走——雖然很殘忍,但卻是必要的,因為這個城市所有醫院的病床都人滿為患了。

各種法令相繼通過,禁止民眾在公共場所咳嗽、打噴嚏或者吐痰,外出必須戴口罩。停屍房中的屍體堆積成山,慘不忍睹,甚至連“資深斂屍官都望而卻步,拒絕進入停屍房做防腐工作”。公共服務也縮減了,因為警察和消防部門的人員數目在流感的影響下大幅縮水。環衛工人、有軌電車售票員、辦公室文員以及其他工作人員也相繼感染了流感病毒。《紐約時報》督促讀者們在必要時再打電話,因為紐約的電話接線員中有2000人都請了病假。
殘酷而諷刺的是,這次流感跟戰爭一樣,帶走了大部分青壯年的生命,年輕的父母們相繼死去。在10月的一周,舊金山的產房中,42位新媽媽中有19位死於流感病毒。但是,45歲到74歲人群的死亡率在流感爆發前後卻沒有什麼太大的變化。
肆虐美軍軍營
在全美擁擠的軍營中,那些為了海外作戰而接受訓練的士兵們成為了任何傳染病的“靶子”。以德文斯營(Camp Devens)為例,那裡駐紮著3萬士兵,後方醫院的床位為2500個,但是很快就住進了8000名士兵。這樣的數據在全美軍營中都是很典型的。在默茲阿爾貢(Meuse-Argonne)戰役最激烈的時候,5個士兵之中就有1個是被流感病毒打倒的。鑑於瘟疫肆虐,10月和11月的軍事行動草案都被取消了。到了10月中旬,隨著更多的部隊前往歐洲戰場,美國的士兵儲量日益枯竭。
馬奇(Marsh)受到了白宮的傳喚,在那裡,威爾遜總統(Woodrow Wilson)跟他討論了這一困境——如果更多的士兵隨著軍隊運輸船前往歐洲,結果可能是成千上萬士兵的死亡,但是歐洲戰場上的潘興(John Pershing)將軍急需增援。馬奇非常直率地表達了自己的判斷——繼續增援。威爾遜總統冷靜地同意了他的判斷,但當馬奇要走的時候,威爾遜背誦了一首詩(這讓馬奇大吃一驚):

窗外有隻小鳥,
它的名字叫恩薩(Enza),
我打開了窗戶,
卻發現它是流感(in-flu-enza)。
在那個糟糕的秋天,美國大街小巷上的孩子們都在背誦著這首詩。潘興不需要馬奇告訴他這場流感的嚴重性,他只要看看自己的部隊就知道了——僅10月5日前後一周時間,就有超過1.6 萬名士兵因為流感病倒了, 這超過了增援部隊總數的三分之二。
戰地醫療隊的噩夢
意想不到的大量流感患者阻塞了整個撤離系統,在戰場上撤走傷病員變成了最困難的事情,很多傷員得不到有效的治療不幸死去。從9 月26 日一直到戰爭結束前,在默茲阿爾貢戰場上,美國第一集團軍有93160 名士兵受傷或患病。為了將這些傷病員撤回後方,救援人員需要沿著破損、 泥濘、堵塞的道路行進。其中,68760 名流感病員的各種並發症(肺炎、 支氣管炎等等)使得情況變得更加糟糕。
戰爭雙方的醫療隊一直都在同戰爭傷亡作鬥爭,如今還得跟流感作鬥爭, 後者導致的病員數目跟戰爭導致的傷員數目一樣多。在美國遠征軍的10 萬名流感患者中,有8000 人失去了生命,肺炎患者的平均死亡率則是32% 左右。傷痛不會傳染,但是流感卻會,在混亂與死亡的漩渦中,救護車司機與醫護人員必須將流感病員同傷員分開。但是,擔架員和司機在砲火中根本無暇顧及誰是傷員,誰是流感病員,如此一來,很多暴露在流感病毒下的傷員又染上了流感。
隨著流感患者人數的爆炸性增長,醫護人員也感染了,醫院的接待能力大幅下降,這真是雪上加霜。第41 後方醫院的38 名醫護人員中,有15 人感染了流感,一半數目的護士跟戰地醫護兵也都病倒了。10 月19 日,加州大學醫療小隊在法國親手埋葬了三位戰地醫護兵的屍體,這三人都是死於流感,該醫療小隊的15 名醫生中有7人感染,而剩下的8 名醫生需要負責2000 名傷員和患者的治療。
德國人:流感“閃電戰”
曾經有那麼幾天,肆虐的流感堅定了德國人繼續抵抗的信心。10 月1日,德國皇帝在吃午餐時表示,他相信流感會削弱協約國軍隊的實力, 而他的軍隊則不會受到任何影響。但是,不久之後,西線數千感染流感病毒的德國士兵以及從柏林運出的一排排棺材,打破了德國皇帝最後一道防線能夠負隅頑抗的幻想。

德國很快就面臨著跟協約國一樣的麻煩。10 月17日,魯登道夫(Ludendorff)承認了流感在德軍前線的肆虐。但他認為,流感的致命性是源於士兵們的勞累——“一個勞累的人比一個精力充沛的人更容易患病”。在這個遭受著戰爭破壞的國家,沒人對這樣的消息感到驚訝。畢竟,他們早就在經受著飢餓、絕望、革命以及即將到來的失敗的折磨,如今只不過是流感的“閃電戰”罷了。當這次流感結束時,超過40萬德國平民因流感喪生。
在將軍們看來,流感對作戰能力的影響要比死亡更加嚴重。死了就是死了,死人雖然沒什麼用處,但至少不礙事。而流感會讓一個健康的人變得神智混亂,照顧他們需要調遣很多健康人員。對於前線的隊伍來說,沒有什麼比一個發燒的隊友更讓人不安的了,德軍的士氣一落千丈,不得不在死亡的陰影下放棄了抵抗。在最後一刻,停戰協議終於生效了。
上帝的懲罰?
諷刺且讓人難以理解的是,幾乎就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的同時,這次大流感也偃旗息鼓了。一切就好像是人類被上了一課,目的是讓人類知道,誰才是真正掌握生殺大權的存在。四年的戰爭使2100萬人失去了生命,而流感僅用幾個月的時間就殺死了至少2700萬人。
在人類的歷史中,從來沒有任何一次瘟疫能夠帶來如此之快的死亡衝擊,連西班牙國王也染病喪生。雖然黑死病和查士丁尼大瘟疫導致的死亡人數更多,但卻用了多年的時間才趕上西班牙大流感一周的“成果”。最終,美國有548452人因流感喪生,近乎於在戰場上死亡人數的18倍。1918年,美國出現了空前絕後的高死亡率——每十萬人中死亡588人。
但流感並沒有改變歷史的軌跡。德國註定要在那個秋天面對洶湧而來的失敗。如果沒有這次大流感,德國或許會撐得更久一些,但是潘興將軍和其他協約國指揮官們也會得到及時而必要的增援。
假設1918年西點軍校的畢業典禮上麥克阿瑟突然暴斃,對於二戰的歷史肯定會有所影響,但這在一定程度上經不起邏輯分析。考慮到流感中的大部分受害者都是年輕人,他們還沒有在社會中發揮出自己的潛力就失去了生命,所以更難做出類似的推測。
雖然美國海軍部長約瑟夫斯·丹尼爾斯(Josephus Daniels)並沒有感染此病,但是他36歲的助理部長卻未能倖免,走路都變得極為困難,躺在擔架上的他被利維坦號( Leviathan)運兵艦帶走了。這名年輕的助理部長很快又患上了雙側肺炎,已經被認為無藥可救了。這是一個看似無關緊要的事件,這位助理部長的死亡應該不會影響到歷史的進程,但是這個年輕人最終活了下來,他就是富蘭克林·德拉諾·羅斯福(Franklin Delano Roosevelt)。

--------------------------------------------

1918年9月7日,第一次世界大戰正打得如火如荼,美國波士頓市郊的一所陸軍訓練中心裡,有位士兵因發高燒而住院;醫生最初的診斷是腦膜炎,但次日有10幾位士兵因呼吸系統的症狀住院,醫生因而改變了想法。9月16日,又有36個這種未知疾病的新病例出現。令人難以置信的是,到了9月23日,這所住了4萬5000名士兵的軍營,共出現了1萬2604個病例報告。直到這個嚴重的傳染病結束時,該軍營有1/3的人都遭受過感染,其中將近800人死亡。患上這種病症而喪生的士兵通常皮膚泛青,死前因缺氧窒息而痛苦掙扎。許多人在症狀出現後48小時內過世,屍體剖檢時,發現他們的肺裡積滿了液體或血液。

由於這些症狀的組合並不常見,也不符合當時所知的任何疾病,因此,當年知名的病理學家魏爾區(William Henry Welch)猜測:「這一定是新型的傳染病或瘟疫。」然而,該疾病既不是瘟疫,甚至也不新奇,就只是流行性感冒(簡稱流感)而已。即便如此,這株毒性特強、傳染性甚高的流感病毒於1918~1919年肆虐全球,據信造成4000萬人死亡。


1918年,紅十字會的護士於美國聖路易市抬送流感病患。病毒橫掃美國時,醫療工作者、警察及驚慌失措的老百姓都戴上口罩,以防止染到病毒。大流行中,美國約有1/3的美國人口受到感染,而有67萬5000人死亡。

這樁現代史上造成死亡人數最多的流感爆發,其消失的速度與爆發的速度幾乎一樣快;一般相信,其罪魁禍首也已隨著時間而消逝。當時沒有人將病原體的標本保存下來,以供後人研究,因為一直要到1930年代,科學家才確定流感是由病毒所引起的。不過,多虧美國陸軍醫學博物館(U. S. Army Medical Museum)過人的先見之明,加上一位名為胡爾汀(Johan Hultin)的病理學家的堅持,以及分析老舊組織樣本中基因的技術有所進展,我們得以重新取得1918年流感病毒的部份組成,並研究其特性。如今,距1918~1919年那場可怕的天災已經超過80年,從當時少數幾位罹難者身上保留下來的組織,對於造成大流行的病毒株,以及流感病毒的一般作用方式等基本問題,都能有所回答。

由於流感病毒還在持續演化,新的流感病毒株也持續對人類造成威脅,因此,上述努力並不只是對歷史的好奇而已。自1918年以來,還發生過兩次人類流感病毒的大流行,分別是在1957年及1968年;此外,通常只感染動物的流感病毒,也不時讓人類發病,好比近年在亞洲所爆發的禽流感。我們研究1918年流感病毒有兩個主要目標:一是找出造成該病毒如此惡毒的原因,以便發展出治療以及預防流感之道;另一是確認該病毒的起源,以便針對未來造成大流行的病毒可能來源,做有效的防範。

追獵1918年病毒

與之前或之後的流感相比,1918年的流感大流行在許多方面是類似的。只要有新的流感病毒株出現,帶有大多數人免疫系統從未接觸過的新特徵,就可能爆發大規模的流行。不過,1918年的大流行有幾個特點,還是未解的謎。

流感病毒:病毒表面有兩種主要的蛋白,HA及NA,突起於雙層脂質膜之上。病毒內部帶有八段獨立的RNA,由這些RNA負責生成的蛋白質,決定了病毒所有的功能。

例如該次大流行的幅員之廣、影響之深,是相當少見的。該次爆發橫掃歐洲及北美,遠至阿拉斯加的荒野地區以及太平洋最偏僻的小島,到最後全球有1/3人口都遭受感染。此外,該次流感也特別厲害,死亡率高達2.5~5%,是一般流感致死率的50倍。

到了1918年秋季,歐洲人都把這次流感稱做「西班牙流感」,可能是因為大戰時維持中立的西班牙,對於交戰國所發生的流感爆發並沒有採取新聞封鎖,於是該稱呼也就深植一般人的腦海。雖說最早的一波流行,或稱春季流感,看來是1918年3月間發生在美國的軍營及附近地區。至於第二波,也就是主要的一波全球大流行,則發生在同年的9~11月。

當年抗生素尚未問世,多數死於流感的人是因為受到肺炎球菌的機會感染而喪命,這些人的抵抗力已經因為染上流感而減弱。但是有一批流感患者死於更嚴重的病毒性肺炎,那是由流感病毒本身引起的,患者在出現症狀後幾天就去世,其肺部不是嚴重出血,就是充滿液體。尤有甚者,死亡率最高的是15~35歲的青壯年,在這年紀的人一般鮮少死於流感,但讓人驚訝的是,1918~1919年間,死於流感而造成年平均死亡率增高的人當中,65歲以下的佔了99%以上。


感染及複製:流感病毒的HA蛋白與宿主細胞表面的唾液酸相接(a),讓病毒得以溜進細胞(b)。進入宿主細胞後,病毒的RNA會釋放出來(c),並進入細胞核(d)。病毒RNA在細胞核中複製,同時其基因指令得到「讀取」,於是指揮細胞內裝置,合成新的病毒蛋白(e)。然後,新合成的病毒RNA及蛋白組裝成病毒,從細胞膜表面以出芽方式脫離細胞(f)。剛開始,新病毒的表面帶有唾液酸。為了防止新病毒彼此之間以及與原宿主細胞以血球凝集素蛋白相接,神經胺酸酶會將唾液酸切除(g),於是這些新病毒就可自由地感染其他的細胞。

試圖了解1918年流感大流行的起因及其不尋常特性的努力,幾乎從該次大流行一結束就開始了,但過了將近80年,罪魁禍首仍未現身。1951年,美國愛荷華大學的科學家曾經遠征阿拉斯加的西華德半島(Seward Peninsula),尋找1918年的病毒(參見45頁〈有志者事竟成〉),成員中包括一位才從瑞典來的研究生胡爾汀。1918年11月,流感於五天內傳遍了一個現名布雷維格教區(Brevig Mission)的因紐特人(Inuit)漁村,造成72人死亡,約佔該地區成年人口的85%。死者的屍體一直埋在永凍層中,1951年的遠征隊希望能找到保存在死者肺部組織的病毒。不幸的是,試圖從這些樣本當中培養出存活流感病毒的努力,都失敗了。

1995年,我們團隊從不同的組織來源著手,試著找出1918年的病毒;我們用的是美國三軍病理學院(AFIP)所保存的屍體剖檢樣本。多年來,我們已發展出專門技術,能從受損或腐敗的組織中,抽取脆弱的病毒遺傳物質,以供診斷之需。例如在1994年,我們使用新技術,幫忙了一位AFIP的海生哺乳動物病理學家調查一批海豚死亡的原因。之前的鑑定指出,海豚是因紅潮而死的。雖然可用的海豚組織已經腐敗至極,但我們還是從中抽取出足量的RNA片段,鑑定出一種新病毒;該病毒與造成犬瘟熱的病毒類似,也證實是造成海豚死亡的元兇。之後不久,我們就開始考慮,還有哪些古老的醫學秘密,可以利用我們單位的資源解決。

AFIP的前身是在1862年創立的美國陸軍醫學博物館,隨著醫學病理專業的進步,AFIP也跟著成長,目前該館已經收藏了300萬件樣本。當我們發現其中有1918年流感罹難者的檢體樣本時,就決定把目標放在這個曾經造成大流行的病毒。一開始,我們檢驗了78件1918年秋季這波致命流感的受害者所遺留下來的組織樣本,並集中在發病後迅速死亡的病人樣本上,那代表這些人的肺部嚴重受損。由於流感病毒通常在感染幾天後就會從肺部清除,因此,在發病早期死亡的病人肺組織中,有最大的機會可以找到殘餘的病毒。

當年的標準做法,是將屍檢樣本先以福馬林保存,然後再以石蠟包埋;因此,想要從這些有80年歷史的「固定」組織中「釣出」微量的病毒基因片段來,可是得把我們發展出來的技術發揮到極致。經過一整年負面結果的痛苦折磨之後,我們在1996年找到了第一個帶有流感病毒的樣本,那是來自1918年9月死於南卡羅來納州傑克遜堡的一名士兵的肺組織。從該樣本,我們得以定出五個流感病毒基因的小片段核苷酸序列。

為了要證實那些序列確實屬於該株致命的1918年病毒,我們繼續尋找更多具有陽性反應的病例樣本,而於1997年找到了另一個:這位士兵也死於1918年9月,地點在紐約州的厄普敦營區。得到了第二個樣本後,我們就可以確認手上已有的基因序列;只不過這些檢體所殘留的組織量非常少,讓我們擔心可能永遠無法得出完整的病毒序列。

1997年,我們的問題從某個意想不到的地方得到了解答。當時,胡爾汀是年已73歲的退休病理學家,他讀到我們最早的研究結果,建議重返布雷維格教區,再度嘗試將埋在永凍層的1918年流感受難者屍體挖掘出來。在頭一次嘗試挖掘的46年之後,胡爾汀獲得布雷維格教區鎮民委員會的許可,取得了四位流感罹難者的冷凍肺臟檢體。從其中一位年齡不詳的婦女身上取出的檢體,得到了關鍵性的病毒RNA,讓我們得以定出1918年流感病毒的完整基因組序列。

晚近,本團隊與英國的同行合作,檢驗皇家倫敦醫院(Royal London Hospital)所保存的1918年流感罹難者留下來的組織樣本。我們分析了從兩個病例取得的流感病毒基因,發現它們與在北美洲取得的樣本幾乎完全相同,證實了是同一種病毒在全球迅速擴散。但是,這些基因序列究竟能回答多少關於1918年流感病毒株的毒性及其來源的問題?想要解開這些問題,有必要對於流感病毒在不同宿主身上如何運作以及發病等背景,先了解一二。

流感病毒的多變面貌

流感病毒有三種主要的形式:A、B及C。造成過去100年來大流行的三種全新流感病毒株,都屬於A型流感病毒。B及C型病毒只感染人類,但從未造成大流行。反之,A型流感病毒可感染許多不同種類的動物,包括家禽、豬、馬、人以及其他哺乳動物。水鳥(好比鴨子)可當做所有已知A型流感病毒亞型的「儲藏所」,也就是說病毒可寄生於水鳥的腸子裡,而不引起發病的症狀。不過,這些野生型的鳥類病毒株會隨時間而突變,或是與其他的流感病毒株交換遺傳物質,產生全新的病毒,也就能在哺乳類及家禽當中散佈。

【欲閱讀更豐富內容,請參閱科學人2005年第36期2月號】

科學人雜誌 - 重現殺手級流感病毒 - http://goo.gl/uibSjH

博客來-流行性感冒:1918流感全球大流行及致命病毒之發現 - http://goo.gl/sRoVVF

1918大流感_百度百科 - http://goo.gl/Jmcndb

-------------------------------------

組圖:1918年世界恐怖大流感 死亡1億人 | 西班牙流感 | 大紀元 - http://goo.gl/ZGMFK9

1918年世界恐怖大流感 死亡1億人
【大紀元2013年04月17日訊】在1918年3月到1919年底,全世界大約20%的人感染了「流感.html'>西班牙流感」。全世界預計死亡人數約為2,000萬,但最新估計約為1億。
1.強制性要求戴口罩
人們被強制性要求戴口罩,特別是紅十字會和其他醫護人員。
2.上帝保佑
1918年流感爆發期間,數以百計的人群擁進加利福尼亞州弗雷斯諾市的聖十字教堂,向上帝祈禱抵禦流感。
3.安全呼吸
1919年2月,一位婦女在使用一個空氣淨化器,其被設計來幫助人們安全呼吸。
4.患者的帳篷城市
馬薩諸塞州勞倫斯市,護士們在室外搭建的帆布帳篷中照料流感患者,他們相信「清新的空氣可幫助患者痊癒」。
5.西雅圖勇士
西雅圖的警察們戴上保護性的薄紗口罩,以保持健康和保持生存。
6.打手臂針
7.舊金山,法庭審判在室外進行
為避免高傳染性流感的傳播,有些公務被移到室外進行,以保護人們不受感染。
8.為健康噴灑
1920年,一位男子準備到公車上使用「抗流感」噴霧。
9.噴灑公車
在公車頂上使用「抗流感」噴霧。
10.公共衛生遊行
1919年,兩位巴黎的男士手持標語,宣傳使用防流感口罩。
11.一位美國警察戴著防流感口罩。
12.最好的藥方:散散步
1918年,戰爭部門的婦女們每天早上和晚上都會進行15分鐘的散步,呼吸新鮮空氣,幫助抵禦病毒。
13.悉心照料
在新奧爾良市的美國海軍醫院,醫生們在照顧一位流感病患者。
14.時代的象徵
火車裡邊掛著公共衛生警示牌。
15.徵集所有護士
在流感大爆發時,準備報名參加護士工作的婦女們。她們背後牆上的圖表顯示爆炸性增長的死亡率-其中一幅可怕的圖表顯示的是「每週嬰兒死亡率」

---------------------------------

台灣日本移民村 | PeoPo 公民新聞 - https://goo.gl/ssUdMF

台灣日本移民村發生在1918年期,亦遭受瘟疫襲擊,也是移民失敗原因之一

--------------------

明石元二郎 (1864 - 1919) 日治时代第7任台湾總督唯一一位於任內逝世及葬於台灣的總督。 僅一年三個月,卻對台灣產業發展的基礎建設不遺餘力:設立日月潭水力發電事業及台灣電力株式會社、推動灌溉給水系統,讓嘉南平原成為穀倉、著手興建基隆至高雄縱貫道路等+他的世界觀是「台灣為東洋和平首要」,以台灣島民為第一考量、深愛台灣的他,甚至因公務回日本不幸病逝,遺言都表示:遺體要埋在台灣+任內創立台灣電力株式會社,將日本時代台灣最大規模的電力建設——日月潭水力發電計畫定案。同時,特別重視警察事務,改善警察的待遇並巡視地方6次,10個月內巡視全島各地,是歷任總督中罕見的紀錄。大興職業教育,並廣設各級職業學校。鋪設海線縱貫鐵路。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PIXNET :: - http://goo.gl/GqKYm9

--------------------------

20160229212915  

-----------------

流感即將成為新世紀病毒?不要小看空氣傳染的殺傷力!
關鍵評論網關鍵評論網
2016年3月3日 上午 02:09 GMT
時序剛剛邁入春季,氣候乍暖還寒陰晴不定,流感疫情一再攀上高峰。小朋友的抵抗能力特別弱,衛福部疾管署指出二○○九年全球首次H1N1大流行時,曾提出停課標準因應。教育局則表示,因為流感確診不易,但為維護學童健康,即使確診不是流感,但只要學生出現發燒咳嗽或腹瀉等症狀,全班達五分之一以上即列入停課標準。

流感疫情讓人憂心忡忡,空氣更是病毒傳染散播的病源之一。而空氣污染一再惡化,全台各處紛紛「紫爆」,民眾也愈來愈有感,空氣污染已嚴重危害我們的生活。特別是台灣的熱帶海島型氣候,全年溫暖潮濕,再加上位於世界顯著的季風區內,氣候更是捉摸不定。潮濕加上季風再加上空氣污染問題,真教人苦不堪言。

紫爆造成的致命殺傷力不可小覷

環保署將空污細懸浮微粒PM2.5濃度指標區分為綠、黃、紅、紫等四個顏色,紫色為最高等級,超過此濃度就被稱為「紫爆」。根據調查,民眾對於PM2.5已有普遍認知,卻常輕忽其殺傷力及嚴重性。根據台大公衛學院透過空氣品質監測站PM2.5濃度與缺血性心臟病、中風、肺癌、慢性阻塞性肺病的死亡人口進行比對推估後發現,2014 年國內相關疾病死者便超過三萬人,而其中六千多人的死因與PM2.5相關,PM2.5幾乎已成為致命殺手。

-----------------------

 

婦染流感「肺都白了」不治 母哭:說要住院卻一去不回
▲流感來勢洶洶。(圖/東森新聞,下同)

東森新聞記者許舒銘、李佩蓮/台北、高雄報導
有醫師用「失控」形容今年的流感疫情,且中壯年族群竟淪為高危險群!一名43歲婦人本來以為小感冒,到醫院拿個藥就能回家,沒想到照X光發現「肺部都白了」,經過8天治療仍宣告不治,留下一名不到2歲的稚子。王母難過地說,想到女兒就會哭。
《東森新聞》報導,婦人過年前天天咳嗽還嗜睡,直到10日大年初三累到站不住決定看病,直接被送到加護病房插管急救,緊急插管給100%的氧氣,因引發「急性呼吸窘迫症候群」(ARDS),18日仍宣告不治。
A型H1N1病毒號稱「中壯年殺手」,由於中壯年免疫力強,反而容易誘發免疫風暴。高雄市立小港醫院內科加護室主任陳煌麒這樣比喻,病毒是攻進身體的敵軍,免疫細胞是軍隊,如果軍隊太強一定會一直想驅趕敵軍,「所以打著打著,就發生急性呼吸窘迫症候群。」
簡單來說,急性呼吸窘迫症候群會讓肺功能喪失,吸不到任何氧氣;陳煌麒提醒,有些人以為去買成藥、退燒藥就解決,「可是拖著拖著,等到病情太嚴重,已經呼吸困難了,才來到醫院就診,那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王媽媽難過地說,女兒當時打電話說要住院,「哪知道後來插管進加護病房,結果就一去不回了」;她透露,女兒住院時,女婿有夢到女兒,「坐在床邊哭,一句話都沒講」,夢醒後就接到醫院通知不治。王媽媽表示,沒想到一個感冒會變成這樣,女兒留下這名孫子,「我每天都在哭」。
▼王媽媽想到病逝的女兒就悲從中來。

原文網址: 婦染流感「肺都白了」不治 母哭:說要住院卻一去不回 | ETtoday生活新聞 | ETtoday 新聞雲 http://www.ettoday.net/news/20160309/659650.htm#ixzz42Mo1Y7iy
Follow us: @ETtodaynet on Twitter | ETtoday on Facebook

----------------------------------------

21個「因為太恐怖不敢出版在課本裡面」的第一次世界大戰恐怖真相。 - http://goo.gl/dpaIw5

--------------------------

1946年 傳染病大流行 | 台灣回憶探險團 - http://goo.gl/R3u57t

1946年 傳染病大流行

twmemory_010644

【70年前的此時,傳染病大流行中】

1946年,中華民國政權接管臺灣幾個月,原本已絕跡的各式傳染病又開始盛行,人心惶惶。圖中之新聞,為當年四月發生中國溫州來臺船隻爆發疫情,民報記者詢問「檢疫總所所長」程立對於疫情防治之答覆。程立表示當時臺灣檢疫工作「可以說是停止狀態」「大家要我負責但我才剛到任」並表示「以後一定為本省之衛生工作盡量努力」
不久後疫情大爆發,全臺各地不斷傳出病例,到了七月南部已有三百多人死亡,臺中、臺北、新竹、基隆亦傳出死亡案例,並往東部宜蘭、花蓮、臺東擴散。到八月,光是臺南一地總計就已約四百人死亡,距離大家歡天喜地迎接行政長官陳儀來臺,還不到一年。
幾個月之後,經濟崩盤、民不聊生、官員腐敗、社會不公、治安敗壞、物價飆漲、族群歧視等等因素累積下,引爆了228事件。

延伸閱讀:
1946年布袋爆發霍亂,鎮民被軍警以機槍封鎖隔離,食物飲水耗盡往外逃生竟集體遭射殺,史稱「布袋事件」。
https://goo.gl/06WeW3
【1946年4月15~18日】,The Pittsburgh Press(匹茲堡新聞)「臺灣的悲劇」系列報導。
https://www.facebook.com/twmemory/posts/941858032601548

----------------------------------

1周8000人病死 17世紀倫敦大瘟疫謎團解開了
www.ettoday.net查看原始檔

▲建造鐵路時挖到瘟疫犧牲者骨骸。(圖/東方IC)

國際中心/綜合報導

一場大瘟疫在1665年肆虐英國倫敦,造成7萬5000人死亡,幾乎佔當時倫敦人口的4分之1;在瘟疫高峰期,1個星期就有8000人因此病死。學界對於瘟疫發生原因長久以來爭論不休。有科學家最近分析死者遺骸,找出這場瘟疫背後的元凶。

綜合外媒報導,英國當局去年建造伊麗莎白線鐵路(Elizabeth Line)時,在倫敦利物浦街車站(Liverpool Street station)附近的墓地,發現超過3300具遺骸,其中有42具疑似是「倫敦大瘟疫」(Great Plague of London)的犧牲者。

科學家表示,要從300多年前的骨骸上取得細菌DNA十分困難。最終,他們在死者的牙齒上找到「鼠疫桿菌」(Yersinia pestis),終於確認這場瘟疫與中世紀的黑死病是相同病原。報導提到,牙齒的琺瑯質可以良好保存DNA,減少受到外界汙染的風險。

報導指出,這種細菌多寄居在跳蚤、齧齒類動物或其他小型動物上,人類不慎被這些生物螫咬後,細菌便會進入人體內。感染鼠疫桿菌的症狀類似流感,患者會發燒、打冷顫、全身痠痛、嘔吐等,若未經治療,死亡率為60%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icecasio 的頭像
nicecasio

姜朝鳳宗族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