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欄
facebook 姜太公廟

免遭破壞!文史工作者爭取黃土水作品列古物 | 新頭殼 Newtalk - https://goo.gl/vbPHnK

2017-08-21_142009599a5b6e50bd1  


12月21日,臺灣雕塑家黃土水紀念日 | 台灣回憶探險團 - https://goo.gl/UVv1Rb

12月21日,臺灣雕塑家黃土水紀念日

twart1930

12月21日,臺灣雕塑家黃土水紀念日。

黃土水於1895年出生,同年臺灣進入日本時代。
他出身貧困家庭,就讀公學校時期才華被校長發現,在推薦下前去就讀東京美術學校並取得獎學金。
黃土水主張自己「出生在臺灣」,認知人生的意義在於留下些什麼,立志雕刻「屬於福爾摩沙藝術」的優秀作品,使人們生活更加美麗。

在他短短36年的人生中,創作了如《釋迦出山像》、《水牛群像》等無數頂尖作品,他在24歲時以臺灣原住民為題材《山童吹笛》成為第一位入選帝展(帝國美術院展覽會,當時藝術家最高榮譽)的臺灣人,也從此成為將臺灣元素帶入帝展的常客。
他在創作《水牛群像》時因急性腹膜炎而驟逝,那一天,是1930年的12月21日。

在他過世的15年後,日本時代結束,取而代之的,是無所不在的中華民國美學。
黃土水深信有一天「藝術的福爾摩沙時代」將會來臨,這個未竟的理想等著我們來實現。

#要邁向藝術的福爾摩沙時代先從找回臺灣記憶開始

圖:黃土水遺作《水牛群像》銅鑄複製品

2015-10-01_221027

fdgdfggfhsgfh下載 (7)

品名: 水牛群像
藝術家: 黃土水
國別: 台灣
時間: 1930年,台灣日治時期
媒材: 原作為石膏淺浮雕
尺寸: 555 x 250 cm
現藏地: 台北市中山堂

引言
《水牛群像》的別稱是《南國》,為一石膏淺浮雕作品,由台灣日治時代雕塑家黃土水於1930年所完成之創作,是臺灣美術史上相當知名的經典傑作之一。原作目前存放在台北中山堂。2009年3月2日,由文建會公告登錄為國寶。

藝術品描述
黃土水的創作題材多以台灣鄉土景物為題,1928年秋天,黃土水開始製作《水牛群像》,是得年僅36歲的天才雕塑家黃土水的代表作。累積多年對台灣水牛形體的觀察紀錄心得,並多次入選台展與帝展的黃土水,於日本東京池袋的工作室中,以「淺浮雕」的技法,創作此一高250cm,長500cm的大型雕塑,為其創作史上首見的大作,打算以此做為參選帝展的作品。水牛群像的製作過程,是先已草圖的原型小浮雕,在逐步放大而成,而依據作品的尺寸,可以估計的出牛的大小和牧童的身高,如小牛:高約130公分,身長約170公分,大牛:高約160公分,身長約220公分,小牧童身高約130公分,這般尺寸正和真的牛,真的人一般大,我們稱之為「等身大」的雕像。

本作畫面主要描繪的是臺灣傳統農村當中的閒緻之景,實為黃土水對臺灣農村風景一貫的現實主義之經驗。「水牛群像」是由悠閒的五頭牛側身像和三位裸身的牧童側身像所組成,在芭蕉樹之下共享悠閒片刻,構圖完整,旋律悠揚且溫婉。三個牧童的姿態完全不同,或騎或立,三個斗笠的處理方式也各有不同。五頭水牛的方向也有變化,四頭大水牛分別由左右兩個方向行來,小牛居中,有被父母親保護的意思,尤其是小牛和小牧童的互望眼神中,流露出溫馨的關懷。

畫幅左右以長長的芭蕉葉變成圓弧形向核心包圍著,左側的少年愉快地笑著,一手拿長杆牛和小孩都是赤裸裸地,呈現出有趣的各種弧形輪廓線;基本上牛身上多橫行的波浪式線條,小孩則多縱走的簡短有力的線條,構成牧童與牛之間的多重對話。 三位小孩的位置高低上下起落,其中撫摸牛頭的小孩專注的神情與姿態賦予畫面安定感。五隻牛在畫面中央交錯,次序井然,尤其是水牛的形體筋肉渾圓有力,充分呈現了黃土水長期觀察水牛體態的成果,以及成熟的雕塑技法。其中畫面右下角有一位牧童撫摸著小牛的頭,小孩專注、溫柔的神情,流露著感情,充份展現了安定與平和感,是畫面的靈魂焦點之一。

由於黃土水傾全部心力於此創作之上,除有過度勞累之跡象外,亦因盲腸炎延誤就醫,終在1930年屆臨此作完成之際,因盲腸破裂引發腹膜炎,於12月21日病逝。本作也因此不及參加帝展。1937年2月2日,黃土水夫人廖秋桂女士捐出「水牛群像」給台北公會堂,即今日的台北中山堂,其後就一直安置在中央正廳背後,二、三層樓梯之間的壁上,這一件長年處在幽暗角落又被忽略的石膏原作,直到1983年文建會將石膏原模翻成銅鑄浮雕兩件以利永久保存。目前交給台北市立美術館和台灣國立美術館典藏。


社會、背景的關聯及意義的詮釋
歷史性意義:
在《水牛群像》中,黃土水運用「水牛」、「香蕉樹」、「牧童」、「斗笠」等等,鄉土的題材或是造型,更可以說是他所作「台灣鄉野」作品的總結,並打算再次參與「帝展」,以殖民地自然風情的代表「水牛」,作為主題,豐富日本母國文化。從歷史上分析日本對台的政策,以及石川欽一郎等人提出的審美觀,是直接影響台灣的藝術成為日本的「地方色彩」。同時,藉著教育與媒體的力量,作為殖民政策的宣傳,藝術創作上醞釀以或「南國」風情(台灣風土),成為日治時期「台展」舉辦時鼓勵的藝術創作主題,與當時流行傾向的表現。
· 由《水牛群像》,與總督府所發行的明信片《水牛與台灣鄉村景色》對照,都指出「水牛」為台灣農村的象徵,帶領殖民產業的發達,以及南國是一片安詳幽靜的鄉土。我們若是從當時藝術家觀看台灣田園的角度,應可以確定拉動殖產經濟的工具──水牛,被日本政府加以包裝為生活富足的形象。
· 黃土水的《水牛群像》是否真正「鄉土寫實」? 抑或為了迎合帝展評審、與日本政府,而將日治時期的台灣的農村生活包裝成「天真、浪漫、理想中的自然」形象? 而非探討日本統治底下,真實人民的生活。但諷刺的是,以「學院」描寫「自然的形式」,不只在之後台灣的藝術發展中大量出現,更幾乎是入選「展覽」的必備條件與基本要求。如此一來,台灣當時的藝術,終究在日本的審美之中打轉,缺少自己對於藝術的見解,失去關懷社會時代的題材」的精神。
· 1983年,首次由文建會主持翻鑄工作,成功翻鑄二件銅鑄複製作,分別於台北市立美術館及高雄市立美術館開館時,作為賀禮致贈。而翻鑄用的玻璃纖維原模,則致贈台灣省立美術館(現為國立台灣美術館)典藏。此三件作品雖皆為複製作,但皆由典藏館方視為鎮館之寶。黃土水〈南國(水牛群像)〉石膏原件(台北中山堂典藏),這件國寶級作品,北中南三家美術館均獲文建會捐贈複製品作為館藏,高美館所典藏的〈水牛群像〉長期展陳在館內展場2樓平台

· 象徵意義
黃土水於1922年時,對於台灣風景的觀察,寫下的文章<出生於台灣〉 提出他將來所製作的雕刻:將捨棄對女子裸體的描寫,如《 甘露水》《 擺姿勢的女人》,開始製作一系列台灣鄉土的作品,「牧童」「農村」、「水牛」等等,便成為他作品常見的主題· 此一題材的轉變,今研究:認為「水牛」等圖像的出現→他個人創作從「學院派唯美的裸體」,走入「鄉土田園」來「歌詠台灣」鄉土,展開對自己家鄉的鋪陳,並不斷地對自我省思,逐漸地發展出對台灣土地的認同。
因黃土水挾帶著,第一位入選帝展的台灣藝術家的頭銜,更讓學者在台灣美術史上,以「近代第一位雕刻家」來稱呼他,《水牛群像》,所象徵的「自然」與「天真無邪」,都被認為是具有台灣意識,鄉土寫實的創作。黃土水透過台灣的景物,賦予「農作勞動」的水牛「天真自然與田園浪漫」,更著手放大規模製作,意圖呈現南國「大地牧歌」的情趣。
· 我們也不難發現,作品中「水牛」的主題,不論是日本或台灣,對「水牛」的圖像意義,都感到親切而不陌生,況且,農業社會的台灣,也在黃土水的《水牛群像》 中,直接描塑出水牛與農家生活的關係,或是說這是他個人對於「台灣」這一片土地,農民生活的紀錄與觀察。
藝術品的個人意義

此件作品中的最讓我印象深刻的還是牛群們遠近空間感的表現,雖然是淺浮雕,但是仍有豐富的層次感,這也是我最喜愛黃土水此作的原因!畫面元素單純,但情景依然生動,不仔細看還不知道竟蘊藏了五頭牛在其中,尤其是小牧童撫摸著小牛的嘴,這個動作是這種作品的中心,激發出亮點。穩定又均衡的布局,線條的呈現卻充滿韻律感,加上背景適度的留白透著空氣感,展現東方藝術表現的手法。這樣的畫面構成了一幅夏日台灣農村令人嚮往的景象,在台北中山堂就能看到,真是應該善加利用此資源。
而且《水牛群像》尺幅之大,製作過程必定也較繁複,藝術家面對困難、努力克服困難的精神其實就在其中,黃土水運用所學表現技法,重新再造具有文化特色的、能代表自己的藝術語彙創作,雖然也有可能迫於當時政治環境,可能必須妥協自己創作的立場,但他精益求精與創新的精神令我敬佩。

imagehgndgfn2015-10-01_2211412015-10-01_2211592015-10-01_2212142015-10-01_2212262015-10-01_221236  

 

水牛群像

水牛群像是一個石膏淺浮雕作品,由台灣日治時代雕塑家黃土水於1930年所完成之創作,是臺灣美術史上相當知名的經典傑作之一。原作目前典藏於台北中山堂。2009年3月2日,由文建會(今文化部)公告登錄為國寶,也是目前國寶名錄中第一件年代屬於二十世紀的作品[1][2]。

創作過程編輯

累積多年對台灣水牛形體的觀察紀錄心得,並多次入選台展與帝展的黃土水,於日本東京池袋的工作室中,以淺浮雕的技法,創作此一高250公分,長500公分的大型雕塑,為其創作史上首見的大作,打算以此做為參選帝展的作品。由於黃土水傾全部心力於此創作之上,除有過度勞累之跡象外,亦因盲腸炎延誤就醫,終在1930年屆臨此作完成之際,因盲腸破裂引發腹膜炎,於12月21日病逝。本作也因此不及參加帝展。

1937年,黃土水遺孀廖秋桂將此作捐贈予台北市役所。由於作品尺寸巨大,經考量後,決定鑲嵌於甫落成不久的台北公會堂二樓與三樓間樓梯前的中央牆壁上,以作展示。

整體畫面編輯

本作畫面主要描繪的是臺灣傳統農村當中的閒緻之景,實為黃土水對臺灣農村風景一貫的現實主義之經驗。在芭蕉樹之下,有三位牧童與五隻水牛共享悠閒片刻,構圖完整,旋律悠揚且溫婉。尤其是水牛的形體筋肉渾圓有力,充分呈現了黃土水長期觀察水牛體態的成果,以及成熟的雕塑技法。其中畫面右下角有一位牧童撫摸著小牛的頭,小孩專注、溫柔的神情,流露著感情,充份展現了安定與平和感,是畫面的靈魂焦點之一。

複製作品編輯

1983年,首次由文建會主持翻鑄工作,成功翻鑄二件銅鑄複製作,分別於台北市立美術館及高雄市立美術館開館時,作為賀禮致贈。而翻鑄用的玻璃纖維原模,則致贈台灣省立美術館(今國立台灣美術館)典藏。此三件作品雖皆為複製作,但皆由典藏館方視為鎮館之寶。

--------------------

水牛群像是一個石膏淺浮雕作品,由台灣日治時代雕塑家黃土水於1930年所完成之創作,是臺灣美術史上相當知名的經典傑作之一。原作目前典藏於台北中山堂。2009年3月2日,由文建會(今文化部)公告登錄為國寶,也是目前國寶名錄中第一件年代屬於二十世紀的作品[1][2]。

累積多年對台灣水牛形體的觀察紀錄心得,並多次入選台展與帝展的黃土水,於日本東京池袋的工作室中,以淺浮雕的技法,創作此一高250公分,長500公分的大型雕塑,為其創作史上首見的大作,打算以此做為參選帝展的作品。由於黃土水傾全部心力於此創作之上,除有過度勞累之跡象外,亦因盲腸炎延誤就醫,終在1930年屆臨此作完成之際,因盲腸破裂引發腹膜炎,於12月21日病逝。本作也因此不及參加帝展。

1937年,黃土水遺孀廖秋桂將此作捐贈予台北市役所。由於作品尺寸巨大,經考量後,決定鑲嵌於甫落成不久的台北公會堂二樓與三樓間樓梯前的中央牆壁上,以作展示。

整體畫面 編輯

本作畫面主要描繪的是臺灣傳統農村當中的閒緻之景,實為黃土水對臺灣農村風景一貫的現實主義之經驗。在芭蕉樹之下,有三位牧童與五隻水牛共享悠閒片刻,構圖完整,旋律悠揚且溫婉。尤其是水牛的形體筋肉渾圓有力,充分呈現了黃土水長期觀察水牛體態的成果,以及成熟的雕塑技法。其中畫面右下角有一位牧童撫摸著小牛的頭,小孩專注、溫柔的神情,流露著感情,充份展現了安定與平和感,是畫面的靈魂焦點之一。

複製作品 編輯

1983年,首次由文建會主持翻鑄工作,成功翻鑄二件銅鑄複製作,分別於台北市立美術館及高雄市立美術館開館時,作為賀禮致贈。而翻鑄用的玻璃纖維原模,則致贈台灣省立美術館(今國立台灣美術館)典藏。此三件作品雖皆為複製作,但皆由典藏館方視為鎮館之寶。

------------------------

黃土水(1895年7月3日-1930年12月21日),本籍台北艋舺(今萬華區),雕刻家。

黃土水生於台北州艋舺,1907年,因父親去世投靠大稻埕三哥處。因黃土水三哥為木匠,受其影響,對雕刻產生興趣。[來源請求]1917年於師範學校畢業後,受師長推薦前往東京美術學校雕塑科留學,是第一位東京美術學校台籍生。1920年,再入該校研究科。除此,他並先後學藝於日本知名雕塑家高村光雲與朝倉文夫。
1920年,他的《蕃童》雕塑作品入選日本帝展,為台人第一。之後並有《釋迦牟尼像》、《水牛群像》、《甘露水》(帝展)、《擺姿態的女人》(帝展)、《郊外》(帝展)等知名作品。1930年他因腹膜炎病逝於東京池袋寓所,年僅36歲。
1931年,在台北東門町曹洞宗別院舉行追悼會,葬於三橋町墓地(現林森公園、康樂公園)。
黃土水的作品於1980年代後期台灣本土化之後,大受歡迎。其作品常視為台灣雕塑界的逸品。
知名作品[編輯]
山童吹笛(1918)
石膏像,入選1920年第二屆帝國美術院展覽會,為臺灣藝術家首次入選日本最高權威美術展之例。原作下落不明。
甘露水(1919)
大理石雕像,入選1921年第三屆帝國美術院展覽會。原藏於台灣省議會,之後下落不明。
女孩胸像(1920)
大理石雕像,黃土水致贈母校大稻埕公學校(現台北市立太平國民小學)典藏。
擺姿勢的女人(1922)
入選1922年第四屆帝國美術院展覽會。原作下落不明。
帝雉、華鹿(1922)
獻日本宮內省(現宮內廳)典藏。
郊外(1924)
入選1924年第五屆帝國美術院展覽會。原作下落不明。
南國的風情(1927)
入選第一屆東京聖德太子美術奉讚展覽。原作下落不明。
釋迦出山(1927)
受魏清德委託製作給艋舺龍山寺[1]。原作木雕像毀於1945年台北大空襲中,後由倖存之石膏原模進行翻鑄,分別典藏於台灣省立美術館(現國立台灣美術館)、台北市立美術館、高雄市立美術館、國立歷史博物館、艋舺龍山寺、台南開元寺、黃土水家屬。1997年,北美館又再度翻鑄五座,被外界質疑館方是否翻製過多。
久邇宮邦彥親王夫婦像(1928)
獻久邇宮典藏。
水牛群像(1930)
石膏浮雕,黃土水生平最後的大作,亦為最為知名之經典作,列為國寶。原作嵌於台北中山堂後廳壁上,並存三件原模複製作,藏於台灣省立美術館(現國立台灣美術館,玻璃纖維製)、台北市立美術館(青銅製)、高雄市立美術館(青銅製)。

----------------------

個人簡歷
  黃土水,一八九五年出於台北艋舺(萬華),十二歲經舅父引介,跟鄰近佛像雕師學習佛像木雕。二十歲畢業於府立國語學校師範科,畢業時雕「左手」獲師長嘉許,繼又雕刻觀音像與彌勒佛像留校保存。

  一九一五年赴日留學,進東京美術雕刻科,跟隨雕刻家高材光雲習藝。二十五歲修完本科,入研究科,改隨雕刻家朝倉文夫進修。當年十月以「山童吹笛」一作初次入選帝展。其後連續三年均入選帝展,一九二一年的「甘露水」,一九二二年的「擺姿勢的女人」,一九二三年的「郊外」。

  二十九歲返台娶妻,後替台北龍山寺塑造釋迦像。日本裕仁天皇即位大典,受委託製作「歸途」作為獻禮。隔年「水牛群像」完成,卻因盲腸炎併發腹膜炎,溘然去世,享年三十六歲。

創作觀點
  早期以模倣西方困實精神和嚴謹的創造態度,著重形象的刻畫入微。帝展以後的作品傾向回歸本土的民族風格,如水牛系列尋求形式與內容結合後的喜悅,屬於穩健的敘情寫實主義。

作品特色
日本學院派
  受明治以來陸續傳入的西歐寫實雕刻的衝擊下,融進了西方的寫實精神。雖曾師事高村光雲,由於本身無太多的 方木雕技巧的束縛,加上嘗試泥塑,故能隨心所欲的在粘土中試練造形結構與嚴謹的動律,無形中在工作中體認到:西歐雕刻的優越性,人體韻律美的把握,擺動中張力均衡的構成和雕理傳達的真誠感,因而成了台灣近代雕刻的先驅者。當然朝倉文夫的影響也不少,尤其創態度的嚴謹和形象刻劃的入微,使其有幸多次入選帝展。

本土民族造形
  當他雙腳踩進「帝展」的殿堂時,同時其創作意志也受到日本沙龍藝術的束縛,在他的內心深處,希望以學院中習得的真實造形來容納 方木雕的內容,故一方面進行塑像,一方面致力於台灣水牛的研究。這種外拓進而省的創造根源,使得中山堂的水牛群像和龍山寺的釋迦佛像,有別於傳統形式,而注入了新時代的血液

------------------------

 藝術家黃土水,是台灣近代第一位不可多得的雕塑家,雖然他只有短暫36年的生涯,卻留下豐碩藝術成就。鮮少人知道黃土水是台灣美術源頭,他比陳澄波更早獲得日本帝展殊榮,陳澄波曾中斷教授學生前往日本留學,即是受到黃土水的影響。

從小對雕刻產生濃厚興趣


鐵拐李 1915 木雕 h30cm

在日據時期黃土水之作品被大家所喜愛、尊敬,甚至稱他為藝壇的麒麟兒,但黃土水存留於世的作品不多,想重新聚集起來展出不易,因此,他的作品好在哪裡,思維在哪裡,一般人較少有機會接觸、討論,因此,逐漸遺忘這位重要的藝術家。直到1970年代台灣鄉土運動抬頭,才開始重新建構台灣的歷史,逐漸把黃土水的故事重新拼湊起來。
黃土水1895年出生台北艋舺,12歲時進入公學校就讀,接受「現代教育」。他的父親是一名修理人力車的工匠。不過,很早就過世,因此,隨著哥哥一起生活,搬到大稻埕。當時附近有相當多的佛雕店,由於黃土水家中「工匠」手藝的傳承,另一方面經常看到佛具店雕刻的各種作品,使他對雕塑產生濃厚興趣,便開始自行研究。

雕出人物動態感
公學校畢業後,黃土水在1911年考進台北國語學校的師範部,當時台灣學校美術教育的開創者—石川欽一郎也在這所學校教書,但可惜當時主要指導繪畫的石川欽一郎,與擅長雕塑的黃土水並沒有交集。而才華一直沒被埋沒的黃土水,直到1911年畢業展覽會時,他的木雕作品《李鐵拐》才展現光芒。校長看到這件作品為之讚嘆,對黃土水說:「你應該要去當藝術家,當老師太可惜了」,隨即寫一封推薦函至東京美術學校,於是黃土水成為台灣第一位赴日的留學生。
李鐵拐是「八仙過海」的八仙之一。在神話傳說中,李鐵拐原本是一名長相端正、武功高強的王子,經歷了一些風波,最後變成「跛腳」神仙。要如何展現「跛腳」神韻呢?在這件作品中,他讓李鐵拐站上台階,除了有遮醜意味,也透過這巧妙安排,讓人物看起來像是爬樓梯。作品更展現藝術中非常重要的部分—「動態」。除了讓李鐵拐身體站著往左傾,並透過衣擺、腰帶間有風吹動來加強動態,運用拐杖的支撐把身體穩定住。


牡丹花 1915 木雕 14*14cm
藝術的過程先讓作品有動感後,在動感中又能獲得均衡。在欣賞藝術作品時,要學會觀賞「形式的語言」,尤其人類文明與藝術發展的過程,從開始一隻腳可以抬起來到跨出一步,進而能夠站起來是一大進步,都與動態形成有關,此外,也要看到隱藏在作品內的思維。
像是世界知名雕塑作品《米羅的維納斯》,剛出土時就已經沒有雙臂,許多藝術家試圖恢復他的雙臂。但是不論怎麼構思都覺得比例不對,不曉得要遮哪裡比較好。但正因為沒有雙臂,毫無遮掩,反而能將最重要的身軀單純呈現出來,彷彿天成之物!倘若加入雙臂,看到雙臂就會分散觀賞者的視覺、注意力。後來,羅丹有一件作品《行走的人》也沒有雙臂,因為藝術家要將觀者的注意力放在行走這主題上,這種叫做特寫。
黃土水《李鐵拐》作品之所以偉大,不只以「動感」呈現,作品中除了拐杖的雕塑之外,人像中右腳的「腳趾」,讓整件作品呈現完美的平衡感。在所有斜線(變數)當中,用一根腳指頭讓整件作品產生平衡感,這不只是物理性,也是心理性的問題。

作品充滿創意與巧思


山豬 1916 木雕 15*14cm

欣賞雕刻作品可以透過三個層面,第一是使用媒材、第二是雕刻方式、技巧。雕刻方式分為「圓雕」、「透雕」及「浮雕」。第三就是雕刻的題材。
若以黃土水作品《牡丹花》為例,「主題」為何呢?牡丹在中國人心目中是富貴的象徵,黃土水的《牡丹花》,卻是充滿生命力、他雕刻的每一片花瓣細緻柔軟,沒有一條直線,柔軟之外還有一種質感、亮感,薄薄一層像高麗菜葉瓣,一陣微風吹過形成斜線,再加上木材原本的紋理,更增添作品質感,呈現出藝術的獨特性。相較於《牡丹花》雕出柔軟感覺,另一作品《山豬》則呈現堅硬感覺。這隻山豬完全以傳統雕刻方式,雕出一團一團剛硬的毛。從以上可知,藝術的辨別是第一步,第二步就是去發現作者的創意、用心。

表現台灣民俗風情


甘露水 1919 大理石雕

黃土水在日本學習藝術生涯的重要時光,正好是羅丹過世的年代,羅丹是在米開朗基羅之後,一位非常特殊藝術家,黃土水吸收羅丹的雕塑觀念,造就出純熟的雕塑功力。求學期間,黃土水受到兩位老師很大影響,一位是北村西望,他的作品非常雄壯威武,例如:知名的《原爆紀念碑》。黃土水與這位老師感情很好。另外一位老師朝倉文夫,黃土水作品風格與他相似,作品比較柔美。
在日本求學過程中,黃土水的《蕃童吹笛》不僅入選第二屆帝展,更拿下第一名佳績,轟動海內外,可惜這件作品已經遺失。他以吹鼻簫的蕃(原住民)童為主題,凸顯他是台灣人的身分。更重要的是,他得獎後一系列作品,徹底表現台灣民俗風情,例如作品《綿羊》非常有質感,《水牛》中小牛與牛媽媽黏在一起、《歸途》由一頭大公牛帶領著四頭小牛組合成的群像題材,甚至雕出牛在搔癢的模樣,真的非常細膩。
黃土水除了雕刻台灣傳統情懷的作品,也開始雕塑女性,包括《擺姿勢的女人》(入選第四屆帝展),體態優雅,擺脫西方女性高挑的感覺,表現出東方女性的特色。在眾多女性雕像作品中,最令人感動、懷念的一件作品則是《甘露水》(入選第三屆帝展)。

表現東方女性特色
他第一次用女性的角色,來表達一位藝術家對這個社會、族群無限的嚮往、憧憬與期待。一位女性全身純潔無瑕地展開,臉部微微朝上,好像迎接久旱甘霖的感覺,是一件非常偉大的作品。
這件女子與蚌殼為題材的作品,會讓人聯想到波提且利的作品《維納斯的誕生》,這件作品預告了文藝復興即將來臨。為什麼呢?因畫中的裸女是希臘時代的象徵,在基督教時代不可以歌頌肉體,但這件作品的出現,代表隱藏在潘朵拉盒子中的東西重新被打開,西方長期以來歌頌的肉體又復甦了。
維納斯代表希臘神話中最高地位的美神與愛神,所有的神都是宙斯生的,但是維納斯是在地中海海中的蚌殼中生出來的。《甘露水》這件作品讓我們聯想到偉大的女神維納斯,這件作品160幾公分高,用大理石做成,但是現在只剩下照片,希望有一天能夠重新出土。

精湛作品成為國寶


釋迦出山像 1927 石膏模 113*38*38cm

 黃土水一生大部分的時間都在日本,為日本皇室委託雕刻作品,不過心繫家鄉的他,覺得應該要為台灣留下一些作品。當時正巧台灣近代知名的詩人魏清德,召集淡水、萬華的龍山寺一起出資雕刻傳統佛像,黃土水受委託製作此佛像。在雕刻佛像前,他收集很多資料,在京都美術館中看見「釋迦出山圖」時,了解印度的釋迦在雪山面壁6年修行才出山,就選擇此作為題材,完成了不起的《釋迦出山像》。
整尊釋迦像看起來毫無動態,但其實它的動態是內斂的,眼觀鼻,鼻觀口,有一股力量往下到地下,但是手往上舉,這股往上的力量,直到鼻尖得到了平衡,是一件了不起的作品。這件作品使用最堅硬的木材櫻花木,現存放在台北龍山寺。但是在二次大戰時,美國轟炸作為台灣信仰重要中心的龍山寺,這個作品就遺失了。幸運的是,黃土水當時為了感謝魏清德,曾用石膏翻模贈與他,後人看到的《釋迦出山像》,就是以這石膏翻模翻印了7個。原模的石膏現放在台北美術館典藏庫,其他變成銅雕,總共有7座,現在已被當作國寶。

完成水牛群像 英年早逝


水牛群像(南國) 1930 石膏 555*250cm

黃土水的一生為台灣留下一件巨大作品,薄浮雕《水牛群像》。據傳,黃土水與朝倉文夫有過結節,導致帝展落選,相當有想法的他,從此之後不再參加帝展。索性在家裡搭了一間工作室,養了一頭牛來觀察。這件作品有5頭牛,包括大牛、小牛,這幾隻牛應該不是同一戶的,但是卻和這隻牛這麼親近,連結了2個家族,人與牛、牛與牛、人與人與整個大自然。雖然沒有風,但是卻感覺有和風;因為有芭蕉,看不到陽光卻覺得有陽光;因為有斗笠,又拖了衣服,幾乎可以想像旁邊有一個池塘。這種薄浮雕的手法,在薄薄的空間裡,呈現了高低遠近至少10種豐富的層次,表現這麼多抽象的空間。還有雕刻牛的肌肉骨骼等雕刻手法非常精湛。
若仔細觀看作品中的影像,在現實生活中是不會出現的,如果用照相機拍照,要讓所有牛的腳站在一條線,照相機要放在地上拍。因此這件作品,幾乎是以掃描式、理想型的構圖方式。黃土水完成這件作品時,已經冬天了,當時他強忍肚子劇烈疼痛,還是把它完成了,來不及送到帝展,就被緊急送醫,因盲腸炎轉為腹膜炎而過世,享年36歲。他成為台灣藝術最閃亮的一顆星,這件作品現放在中山堂,被指定為國寶。

戰後楊英風、朱銘受矚目
台灣的文化界在黃土水之後,幾乎找不到一位能與他相抗衡的藝術家,變成一個孤獨的彗星。非常可喜的是,戰後出現一位藝術家楊英風,作品中充滿了動態感。他的作品《驟雨》,也叫《西北雨》,風雨驟至,農夫披蓑衣那一剎那呈現了動感,他的作品從自然寫實逐漸轉變為虛空。人類文明還沒有出現一位雕塑家能夠雕塑大自然,而台灣出現了楊英風,《太魯閣峽谷》透過作品呈現大自然鬼斧神工的韻味,從直的來看如《水袖》,斜的來看如《有容乃大》。
另外一位藝術家朱銘跟隨楊英風學習雕塑,以拱系列呈現了太極的意象。楊英風晚期開始做東西文化融合的不鏽鋼系列,這影響了朱銘。後來,朱銘從隱藏虛實的太極走入「人間系列」。在短短100多年間,出現了從黃土水到楊英風、朱銘,是台灣藝術史的三個高峰,深深期待透過推廣,讓更多人以台灣的藝術家為榮,為自己的文化藝術感到驕傲。

台灣創價學會 TSA 、 Taiwan Soka Association - http://goo.gl/3CXh4Y

---------------------------------------------------

新手農亂犁田 老牛無奈出走旁邊涼快 | 即時新聞 | 20161108 | 蘋果日報 - https://goo.gl/6gaMUV

2016年11月08日19:05 

雲林土庫鎮農會配合政府休閒觀光策略,規劃農夫體驗旅程,今邀請土庫商工學生到鎮內東平里,踩泥巴犁田、挖蘆筍,讓他們體驗務農艱辛,學生曾若寧表示,犁田很累,牛很難控制,「牛都不聽話!」。張農民特別拉出17歲老水牛下田,學生分梯次學犁田,因為生疏、緊張拉緊韁繩,導致老牛轉來轉去,每每需農民下田救援,其實老牛被訓練到,從左邊拉緊就是往左轉,難怪學生會一團亂,老水牛所幸出走進隔壁花生田吃點心(花生株)。農會另讓學生參觀溫室蘆筍,且開放學生動手挖,只叮嚀「不要拔掉母株」,讓學生相當開心,小心翼翼撥開土,深怕扯斷嫩蘆筍。農會總幹事黃萬聰表示:「農會接受30人以上團體預約!」規劃老街、寺廟、美食之旅與農夫新體驗,讓民眾體驗腳踩泥巴、駕牛耕田的樂趣。(林靜盛/雲林報導)

學生踩進泥巴體驗犁田。林靜盛攝

水牛不受控制跑進花生田吃點心。林靜盛攝

學生曾若寧開心找牛合照。林靜盛攝

土庫鎮農會邀請土庫商工學生,下田採泥巴、學犁田。林靜盛攝

曾若寧搶先報名體驗挖蘆筍。林靜盛攝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icecasio 的頭像
nicecasio

姜朝鳳宗族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