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開講》不尊重著作權的政府,損害了誰? - 自由電子報 自由評論網 - http://goo.gl/lwTWSb

自由談》樹懶不可怕,太懶才可怕 - 自由電子報 自由評論網 - http://goo.gl/vtqxIo

------------------------7

----------------------------------------------------上一頁------------------------------------

台灣只有黃色填鴨http://nicecasio.pixnet.net/blog/post/332771942

◎ 林詠凱

最近黃色小鴨是否侵權、是否具有原創性的問題在敝人教授的通識課中讓學生討論。很有趣的是有將近六成的大學生認為策展單位自行設計周邊產品是合理合法的。緊接著我問霍夫曼黃色小鴨只是浴缸玩具的放大,是不是符合原創精神,在這個問題裡各有半數的學生同意或不同意。在課堂中看到學生有多元的想法讓我感到很興奮,因為我相信如果兩造都走上訴訟一途也會有許多爭議。

在課堂上我與學生針對「智慧財產保護」與「原創性」的問題有許多討論,但最後我們的結論是,台灣這幾年雖然鼓勵文創產業,也在各級學校鼓勵創意教育,為什麼台灣沒有屬於自己的「角色經濟」呢?黃色小鴨是一個很典型的角色經濟案例,虛擬的角色故事,簡單的線條,單純的顏色,卻能夠吸引上百萬人爭睹圍觀。就像長榮的航機上會有HELLO KITTY,我們搶著到超商收集哆啦A夢的集點貼紙,更不遺餘力的製造未授權的黃色小鴨,為何我們卻創造不出屬於台灣的角色呢?

我覺得最終的問題還是出在台灣的教育方式,台灣的教育要學生追求主流價值,要從眾服從,不要有太多想法與意見。考試不重視延伸思考,只要硬背標準答案。課堂只重視講授,而不強調討論與思辨能力。考試第一名的學生永遠只想當老師或公務員。也難怪我們教出來的腦袋都像罐頭一樣硬邦邦,裡面裝的都是陳舊的知識。

這就是為什麼台灣始終沒有在本土受教育的諾貝爾獎得主,3C產業很發達卻只能替科技大廠代工。我們的大學教不出STEVE JOBS,教不出ANDY WARHOL,更教不出LADY GAGA;只能教出搶著看黃色小鴨的一般民眾罷了。(作者為文化大學教授)

---------------------------------------------------------------------------------

小型鴨商品 智財局:不侵犯著作權

〔記者陳彥廷/台北報導〕經濟部智慧財產局長王美花昨天表示,荷蘭藝術家霍夫曼(Florentijn Hofman)創作大型黃色小鴨、放在港口,確實比較像創作,因此霍夫曼不必註冊商標就擁有巨大黃色小鴨著作權;但周邊商品小型黃色小鴨創作性低,應不致侵犯著作權。

王美花昨天赴立法院經濟委員會備詢,包括台聯立委許忠信、民進黨立委黃偉哲、國民黨立委賴士葆等多位朝野立委都問及基隆黃色小鴨爭議問題。

王美花表示,把一般人所熟知的小鴨放大、放在港口,這樣的概念比較像是創作,因此霍夫曼擁有該「黃色小鴨」的著作權,而著作權在全世界都不用申請,如果有糾紛,就由法院認定、解決爭端。

王美花說,小型黃色小鴨的造型因為與自然界小鴨相似,本身創作性比較低,還達不到著作的概念,如果幫小鴨改造形如戴帽子、圍圍巾,應該也不會侵犯到大的「黃色小鴨」著作權。

王美花解釋,近日招財鴨引起爭議是因為和正版黃色小鴨放在一起賣,在同一個地方既賣官方商品、又賣非官方商品,讓大家誤認為招財鴨也是正版,霍夫曼生氣的原因也在於此,爭議比較多是契約的問題,無涉侵犯著作權。

王美花說,如果非正版小鴨在展區外販售,霍夫曼就不會去管展區外的問題。而小鴨公車、小鴨悠遊卡,如果沒有打著霍夫曼的名號,就與霍夫曼的概念有所區別。

-------------------------------------------------------

行銷或形銷?

◎ 許又方

聞名全球的黃色小鴨「游」到基隆展出,先是爆出策展單位另行設計的紀念品侵權,接著又因空污嚴重而上演「小鴨洗澡三部曲」,卻又是洗了一半髒一半,窘態百出。原本是為了「行銷」基隆,反倒變成讓基隆「形銷」(形象完全報銷),實在令人尷尬不已。

到目前為止,除了高雄,黃色小鴨在台灣其他地方的展出都有極大的瑕疵,如果說它具有任何啟示,那麼應該就是向那些好大喜功的主事者公開訓誡─想一頭熱追逐潮流時,先掂掂自己的斤兩,以免畫虎不成反類犬!

誠然,黃色小鴨世界正「夯」,在香港維多利亞灣展出時的確令人驚豔,台灣可以爭取它來此展示,自是美事一樁。然而,主事者應該先自省思,自己的城市有沒有像樣的條件,可能遇到哪些問題,能否克服…等,想清楚再決定是不是該爭取,並積極、仔細規劃,而非一副「別人有,我們豈能沒有」的土豪心態,便宜行事、草率登場,弄到最後反讓自己顏面盡失。

(作者為東華大學華文系教授)

----------------------------------------------------------------------------

黃色小鴨哀悼文

◎ 廖世璋

我想這是全世界第一篇為了一隻小鴨所寫的哀悼文。

在基隆的黃色小鴨無法陪著大家一起瘋倒數計時的跨年煙火晚會,在二○一三年最後一天,以自爆的方式壯烈成仁。十二點五十四分五十四秒瞬間爆開時,大家才幻滅及覺醒到「它」其實是塑膠皮充氣做的。

小鴨鴨作為一種符號文本,還沒有爆炸前的塑膠小鴨應該是「祂」才對,某種程度療癒了廣大都市人們寂寞的精神狀態,也帶給經濟不景氣、缺少機會的冰冷嚴峻都市,一絲暖意。但是「祂」也創造了台灣近幾年大眾流行及盲從的神話,政治考量的人士透過「萌」翻了的小鴨鴨這個符號,貼近人心,以塑造自己的品牌形象,有助於下一次獲得選票支持,以維持或提升既有高位的社會階級,所以,霍夫曼原創作要表達的理念已經不重要了。

因此,產生霍夫曼與廠商及主辦單位認知的落差,在基隆港邊要讓小鴨鴨三六○度旋轉及發出「呱呱」的迪士尼樂園式的設計,拒絕出席開幕及主張侵權爭議;也引發討論小鴨是霍夫曼個人的智慧財產權,或是小時候陪伴大家洗澡的玩具。

許多人前往觀看,是因為媒體大肆報導之下,大家都前往趕流行,在現場拍個照、打個卡,上臉書,來讓大家按讚,但是原本霍夫曼藝術家想要表達的創作理念,很少人知道,也不覺得重要了。

當然有許多人認為小鴨是「牠」,一般被畜養的家禽,一種被販賣交易、賺錢的財貨,或是被獵人追捕的對象。不過,對於基隆市環境居住指標而言,爆掉的小鴨「他」是基隆市民,因為他是一個指標,讓其他市民們知道基隆市目前空氣污染嚴重,才展出幾天的小鴨就已經變成黑鴨鴨,洗到二分之一時變成「黑白郎君」,洗到三分之二時變成「三色鴨」,洗完後自爆成為鴨皮,過幾天可能又會有新的復活鴨。

黃色小鴨是一個符號,「她」的毀滅,才是問題的開始,廣大的民眾們,你注意到了嗎?文化是用來服務於政治嗎?我們花了這麼多納稅錢,政府的文化政策為何,為何全台飆活動?基隆市環境污染的問題後續如何處理?請持續關注,不要隨著小鴨的爆裂而消失。

(作者為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社會教育學系副教授)

-----------------------------------------------------------------------------------------------------下一頁--------------------------------------------------------------------------------------------

創作者介紹

姜朝鳳宗族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