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產士牌 見證關山40年接生史

曾任助產士的陳桂珠看著尚未拆掉的牌子及下方緊急按鈴,憶起當年的接生歲月。(記者王秀亭攝)

〔記者王秀亭/關山報導〕關山鎮中山路上一棟低矮平房外,一塊藍底白字近四十年歷史的「台灣省勞工保險局登記助產士」牌,是許多在地居民的共同回憶,曾在這塊招牌下執業的助產士陳桂珠說,自己是第二位承接者,因全民健保及出生率降低才選擇停業,執業十五年間看見每個新生命的誕生,過程辛苦卻很值得。

目前在關山慈濟醫院從事社區公衛護士的陳桂珠表示,這塊「台灣省勞工保險局登記助產士」是自獲第十八屆醫療奉獻獎的助產士胡葉寶玉手中接下。

畢業於護理學校的陳桂珠曾跟隨胡葉寶玉從事接生工作,民國六十八年胡葉寶玉欲隨牧師丈夫赴美國前,放不下關山、海端地區的產婦,幾度說服其接手,陳桂珠考慮後,放棄穩定的學校校護工作,投入助產士行業,一做就是十五年。

陳桂珠說,助產士須要膽大心細,知識足、經驗豐富,隨時都要待命,自己當時年輕,沒午睡習慣,連晚上睡覺也是以手當枕頭,不敢熟睡,每接生一位產婦,就須密切注意產婦及胎兒三天。

十五年的助產士經驗,陳桂珠說,許多經驗至今仍記憶猶新,不少偏遠山區的產婦家境差,曾遇一位難產產婦緊急由救護車送至台東市醫院,隨車護送到醫院的她見家屬付不起醫藥費,立即掏出四千元應急;還有產婦身上衣物破舊,向親朋好友要來寬大的二手衣,生產後直接讓產婦穿回家。

隨著全民健康保險實施、國人出生率降低,及交通變便利,不少鎮民選擇至大醫院生產,陳桂珠於民國八十四年停止助產士工作,不過,「台灣省勞工保險局登記助產士」牌在胡葉寶玉執業期間就已緊釘在門牆上,索性將「它」留下,牌下的緊急鈴也一併保存,因此至今仍可在關山鎮街上見到。

-----------------------------------------------

少女媽祖婆 邱祖胤寫鄉土佐情慾

  • 2013-12-23 01:26
  •  
  • 中國時報
  •  
  • 【林欣誼/專訪】
 多年以來,作家邱祖胤(見圖,陳振堂攝)不但以「假仙客」名號寫部落格,葷素不忌地寫家庭寫生活,身為記者的他每天筆下還要掌握新聞節奏與時事評論。年過40後,他又為自己找到新路,推出人生第一部長篇小說《少女媽祖婆》,以明快筆調描寫1950年代鄉間接生孩子的產婆故事,生動的鄉土場景一幕幕躍然紙上。

 多年以來,作家邱祖胤(見圖,陳振堂攝)不但以「假仙客」名號寫部落格,葷素不忌地寫家庭寫生活,身為記者的他每天筆下還要掌握新聞節奏與時事評論。年過40後,他又為自己找到新路,推出人生第一部長篇小說《少女媽祖婆》,以明快筆調描寫1950年代鄉間接生孩子的產婆故事,生動的鄉土場景一幕幕躍然紙上。

     多年以來,作家邱祖胤(見圖,陳振堂攝)不但以「假仙客」名號寫部落格,葷素不忌地寫家庭寫生活,身為記者的他每天筆下還要掌握新聞節奏與時事評論。年過40後,他又為自己找到新路,推出人生第一部長篇小說《少女媽祖婆》,以明快筆調描寫1950年代鄉間接生孩子的產婆故事,生動的鄉土場景一幕幕躍然紙上。

     「寫這本書就像水龍頭一開,幾乎不用想,是故事自己找上我。寫完我邊看邊哭,感覺這些人物都是活著的!」邱祖胤頂著他特有的飛機頭,滔滔說起小說主角產婆淑芬的戲劇人生,說這個性剛烈的主角,原型脫胎自他媽媽。「書裡寫她對偷看她放尿的小男生丟石頭,但我媽年輕時可是對人丟過菜刀!」

     邱祖胤輔大中文系畢業,年輕時得過文學獎,但不曾有過作家夢,受電影影響更深。中年再提筆,他認為曾任編輯、記者的經驗能激盪他的創作能量。他自曝剛開始這本書他一段段寫在秘密帳號的twitter,「享受想脫光給人家看,又不讓人看的感覺。」

     邱祖胤和父親相差30歲,卻由同一個產婆接生,成了他寫這本書的引子。書中描寫淑芬因兩度離奇幫外婆、媽媽接生,12歲就當上產婆,直到87歲往生前,共接生3000多個孩子。她還全力阻止鄉下人把生下的女孩送走,人稱「少女媽祖婆」。

     書中塑造多個鮮活角色,包括淑芬懷著巨大秘密的寡言阿嬤、疼她入心的爸爸,還有她周旋其中的多名男子,如有為的留日醫師阿慶、迷姦無數少女卻令她癡狂的阿燦等人。書中情節高潮迭起,寫活了鄉間風土與日常營生,而這些素材的來源,就是他很會說故事的爸媽。

     邱祖胤的爺爺在雙溪經營礦業,母親為礦工之子;但他出生那年發生礦災,礦業倒閉,家族人全跑路。他回憶成長過程就是不斷搬家,像「沒落的貴族」,爸媽勉力撐起生活的好樣子,尤其媽媽、阿嬤等母輩堅韌的生命力,是他多年後寫作《少女媽祖婆》時心中最想致敬的對象。

     他提起父母走過的艱辛,不禁哽咽鼻酸,書中雖淡化家族故事影子,但幼時記憶都成了小說中的鄉土味基底。他在書寫中加入台語文以烘托鄉野氣氛,下筆靈動爽辣,尤其特別的是,邱祖胤寫鄉間男女性事,開放大膽。像他描寫淑芬少女思春、慾海奔騰,完全不以道德親倫來評判,他說:「我覺得每一部小說都應該有性,因為那就是人性。」

     不是為突破禁忌,只是如實寫人性,讓他筆下的情色顯得自然奔放,獨樹一格。邱祖胤說,自己的理想是像導演今村昌平拍出社會底層的情欲,但隨即他又大笑了起來:「我媽說我會因為寫這麼黃色而下地獄!」

創作者介紹

姜朝鳳宗族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