擠到爆!富比世記者:台灣這5個地方不要去 - 中時電子報 - http://goo.gl/mDVzxb

------------------------

歷史建築淡水日本警官宿舍 沒錢修復

2016-12-15

〔記者李雅雯/新北報導〕「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淡水日本警官宿舍在二○○七年公告為文化資產「歷史建築」,研究計畫、修復再利用計畫都已完成,初估修復經費近兩千萬元,由於預算編列、經費有限,尚未排入修復期程。文化局副局長于玟表示,將在文化部「再造歷史現場計畫」中提出規劃,爭取修繕經費補助。

  • 歷史建築淡水日本警官宿舍位於淡水區中正路十二巷內,圖為階梯尚未有彩繪時候樣貌。(記者李雅雯攝)

    歷史建築淡水日本警官宿舍位於淡水區中正路十二巷內,圖為階梯尚未有彩繪時候樣貌。(記者李雅雯攝)

  • 歷史建築淡水日本警官宿舍尚待修復。(記者李雅雯攝)

    歷史建築淡水日本警官宿舍尚待修復。(記者李雅雯攝)

  • 歷史建築淡水日本警官宿舍尚待修復。(記者李雅雯攝)

    歷史建築淡水日本警官宿舍尚待修復。(記者李雅雯攝)

淡水日本警官宿舍位於淡水區中正路十二巷底,轉進福佑宮旁巷道,跟著階梯往上走即可抵達,過往是由灰色階梯營造周邊氛圍,由於近期該處多了大幅彩繪,視覺景觀也有了不同衝擊。

淡水老街上僅存的日治時代官舍建築

根據文化部文化資產局資料,淡水日本警官宿舍建於日治時期,初期是淡水郡役所警察課長的宿舍,二次世界大戰後國民政府接收,此棟日式建築成為台北縣警察局淡水分局分局長宿舍,是淡水老街上碩果僅存的日治時代官舍建築。該棟建築在地方史上頗具意義,可以看出日治時期警察對民間實施的嚴密監控;加上此建築整體保存尚屬完整,實屬難得。

文化局:近2千萬經費 向文化部爭取補助

文化局副局長于玟指出,淡水日本警官宿舍已分別在二○一三年、二○一五年完成研究計畫和修復再利用計畫,主要損壞狀況包括屋瓦破損、木質地板塌陷等部分,根據相關報告,裡頭還有處防空洞,為當年躲避空襲用。該棟建物先前已搭建棚架保護,未來修復再利用計畫規劃開放讓民眾親近,淡水地區是此次新北市提報文化部「再造歷史現場計畫」提案內容之一,將爭取補助日本警官宿舍修復經費。

國立台北教育大學文化創意產業經營學系兼任助理教授蕭文杰說,淡水日本警官宿舍、福佑宮、重建街等周邊區塊是一體的,淡水日本警官宿舍選擇設置在福佑宮後上方,就是居高臨下的監控意味;周遭彩繪階梯所呈現的突兀,影響到的不僅是福佑宮,還有淡水日本警官宿舍,整體區域的氛圍和場所感受都已改變,對此真的痛心,期待可以恢復原貌。

淡水5文化資產像廢墟 市府擺爛

日治時期台灣美術展覽會審查畫家木下靜涯在台租屋處,建物位於淡水漢人市街古蹟區紅樓及白樓(已拆除)間。(記者賴筱桐攝)
日治時期淡水港埠後期重要金融機構,面積寬廣、建築空間尺度、規模及高度比一般日式宿舍壯觀。(記者賴筱桐攝)
原淡水郡役所警察課長宿舍,二次大戰後國民政府接收,提供台北縣警局淡水分局長宿舍,為淡水老街碩果僅存日治時期官舍。(記者賴筱桐攝)
日商中野一郎宅,終戰後遭佔用,民國38年收為海軍造船廠廠長宿舍,坐落日洋混合區,外觀為西洋式,內部多屬和式。(記者賴筱桐攝)
日本郵局、日本憲兵隊、淡水郡役所、武德殿等日治時期代表性建築陸續拆除,擔任淡水街長的多田榮吉故居是全淡水第一戶接管自來水的民宅。(記者賴筱桐攝)

〔記者賴筱桐/新北報導〕新北市淡水區擁有豐富歷史人文,紅毛城及周遭歷史建築群被指定為台灣世界遺產潛力點,但實地走一趟,列為市定古蹟的台銀日式宿舍、日商中野宅像廢墟坍塌毀損,多田榮吉故居大門深鎖、尚待修復;登錄歷史建築的日本警官宿舍和木下靜涯故居也難逃損壞腐朽命運,文史工作者痛批市府保護不力,淪為國際笑話。

保存修復計畫 沒看過動工

這三座市定古蹟與兩處歷史建築刊載於新北市文化局網頁中,有遊客按圖索驥探訪,沒想到吃了閉門羹,不得其門而入,古蹟保存「零零落落」,令人搖頭。

記者實地觀察發現,日本警官宿舍大門深鎖,雖搭建鐵皮棚架,但從山坡步道可清楚窺見,部分屋頂坍塌、磚瓦散落,猶如垃圾棄置在旁;日籍畫家木下靜涯故居埋沒於公園內,被樹叢團團包圍,牆面有傾頹現象,外觀帆布文字記載,文化局正擬定修復計畫,但居民說:「沒看過有人動工。」

此外,多田榮吉故居大門緊閉,上方搭建鐵皮棚架,保存狀況較好,從側面觀察,屋頂磚瓦有掉落情況;日商中野宅僅用黃色布條封鎖,外人可輕易進入,內部堆滿廢棄建材及磚瓦。

鐵皮「圍」護古蹟 木造屋頂毀

最誇張的是,台銀日式宿舍只用一片鐵皮圍起,木造建物幾乎露天裸露,遭受風吹、日曬、雨淋,屋頂嚴重坍塌、玻璃破裂,結構支離破碎,不說它是古蹟,恐怕讓人誤以為是廢墟。

滬尾田野工作室主任紀榮達批評,這些日式建築群是日人治理台灣最有利的證據,遺留的建物、文獻或文物,象徵殖民統治的歷史脈絡,市府未善盡保護職責,是帶頭破壞古蹟的罪魁禍首。

他指出,日本警官宿舍及多田榮吉故區雖搭建鐵皮棚架,但屋簷突出延伸的地方不夠長,一下雨水就往內潑,根本起不了保護作用,「有做和沒做一樣」。

淡水文史工作者蘇文魁說,淡水是國際觀光景點,遊客來此是為了欣賞古蹟、體驗文化之美,這些日式建築彰顯淡水古蹟的多樣性,相當珍貴,雖然國家財政緊縮,但市府不能以沒經費為由繼續擺爛。

國立台灣藝術大學古蹟藝術修護學系教授王慶臺表示,古蹟或歷史建築保持通風、透氣、有人潮,就不容易損壞,放著與空氣接觸會自然腐朽,等毀壞到一定程度,修復難度更高,修復前的唯一保護方法,是搭建棚架避免日曬雨淋。

----------------------------------------

維護欠佳市府檢討 擬定完善修復計畫

〔記者賴筱桐/新北報導〕針對文史工作者質疑3處市定古蹟、2處歷史建築保護不力,新北市文化局回應,已擬定完善修復計畫,對於維護管理不周部分,日後會檢討、更加留意。

文化局副局長于玟表示,台銀日式宿舍產權為台灣銀行所有,市府只能站在監督立場,因維護欠佳,文化局多次發函致該行,要求善盡管理職責,加強現況保護,日前又發一次文,希望該單位著手修復前,先進行安全支撐及木造結構防蟲、防腐措施,若台銀至明年初沒有積極作為,將依文化資產保存法開罰。

于玟說,日商中野宅98年12月擬定修復及再利用計畫,100年完成規劃設計,去年發包工程,但經費1350萬元仍卡在議會,需待審議通過;多田榮吉故居今年2月完成設計,文化部暫時核定補助款,等核發就發包。

至於木下靜涯舊居及日本警官宿舍,市府向文化部爭取補助修復及再利用計畫款項,兩處經費分別是120萬元,今年8月暫時核定,但錢必須由議會通過才能動用。

淡水文史工作者蘇文魁認為,現在各單位財政緊縮,要排隊等候中央補助,恐怕遙遙無期,市府乾脆自己編經費,趕快完成修復較實際;他也建議,若台銀持續擺爛不管,乾脆把建物移撥文化局;對此,于玟解釋,台銀宿舍不只有地上物,也擁有土地所有權,可能沒辦法無償撥用。

==---------------------------------------------

〔記者賴筱桐/新北報導〕新北市市定古蹟施家古厝(榮記大厝)是淡水唯一前清時代遺留至今的閩式院落建築,去年文化局編列修復經費遭議會刪除,工程停擺,古蹟飽受風吹雨打近1年,居民質疑市府怠忽職守,今天上午將到新北地檢署按鈴控告市長朱立倫與議長陳幸進毀損文化資產。

文化局主任秘書李玟強調,各界對修復案意見分歧,市府對古蹟文化持保護立場,未來會持續和議會及地方溝通,爭取預算通過。

淡水居民王鐘銘指出,百年施家古厝是淡水老街碩果僅存的三合院,文化局擬定修復計畫因故中斷,建物被拆除一半,1年來歷經風吹、日曬、雨淋,破壞古蹟維護的可能性,已涉嫌毀損文資。他質疑,施家古厝位於都市計畫6號道路上,市府為開發假裝讓古蹟自然而然損壞,規避毀損文化資產的責任。

不過,市議員蔡錦賢認為,6號道路工程完工後能串連清水祖師廟、淡水龍山寺及福佑宮等廟宇,帶動地方繁榮,市府應審慎評估古蹟保存的必要性,異地重建或許是解套方法。攤商林先生憂心,施家古厝藏身人聲鼎沸的菜市場內,缺乏足夠腹地,日後開放參觀,恐引發交通亂象。

李玟說明,目前已經完成現地清理及調查工作,並搭棚架支撐、保護古蹟安全,未來第1期工程經費2530萬元預算如果通過,除修復古厝外,將一併整修步道,營造整體景觀。

------------------------------------------------------

《台灣土地.日本表情:日治時代遺跡紀行》-台灣人不做無根之民
作者 Aries | 贊修 
2011-09-07
日治時代在台灣的遺跡
不是被破壞,就是被遺忘
任由有歷史意義的特殊建物荒廢……

一位日本自由作家、攝影師,片倉佳史
紀錄下的《台灣土地.日本表情:日治時代遺跡紀行》

20110819  
上圖是「見證災後重建的石碑-台中縣震災復興紀念石碑」,立於1938年

作者這麼敘述著:「戰爭結束後,日本人所立的這座石碑,被國民黨政權當作敵方的遺物看待,石碑未傾頹,但碑文被水泥糊住。有很長一段時間,石碑無人照管,而被雜草所埋沒,模樣著實淒慘。

不過,水泥的耐久年數其實不長,所以約從十年前開始,糊在碑文上的水泥漸漸剝落;覆蓋於石碑上的茂盛雜草,也似乎有人將之割除。現在碑上所刻的文字,已經能清楚地看到。」

哈~哈~
國民黨之心,路人皆知
打著更新、活化等名義的大旗,做的都是些破壞的事
而國民黨的做事品質一向也就是敷衍了事,水泥施工不佳,倒也成了好事一件
讓國民黨想要掩蓋的東西,一一浮現

20110819-01  
上圖是「文字被刪除的石碑-北埔事件紀念碑」

作者這麼記載著:「當我繞到散亂地堆放著材料的小山後面時,著實吃了一驚。日治時代的石碑被閒置一旁,湮沒在雜草堆裡,每塊都仍保留著石碑的形狀,但碑文被削除,無法解讀。

看不見文字的石碑,無法傳遞當時設立時欲表達的意涵。」

心裡出現的大問號是
石碑上的文字,是刻意被用工具消除的
Who? Why?

硬體本身,就是重要的歷史記憶,記錄著過去點滴
統治者,總是運用某些手法,要讓人民忘記過去,成為無根之民

時間一久,誰會記得圖博其實是被中共侵略的國家,誰會記得所謂中國國寶熊貓其實是圖博的國寶?
50年過去,誰會記得中華民國是寄居在台灣的流亡政府?誰會記得台灣在終戰後是主權未定?

台灣人
做個有記憶的民族,不做無根之民

創作者介紹

姜朝鳳宗族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