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文嘉:侄子的賭神之路
www.parenting.com.tw查看原始檔
家族中的一個侄子,一年多前決定放棄穩定的工作收入,隻身前往澳門,在賭場以玩德州撲克為業,也就是說,他決定做一名職業賭客。

離開前我問他:「你為什麼決定這麼做?」他只淡淡的說:「我想試試看。」

我沒有任何勸阻,只跟他分析:年紀輕固然可以多嘗試,但也不要忘記,這些都是成本,上天很公平,你投入多少歲月與努力,就會累積多少經驗與成長,青春過去,就不會回來,自己要想清楚。

年輕人瀟灑的搭上飛機,帶著工作三年的所有積蓄,告別家人,踏上一條充滿未知、驚奇、非比尋常的冒險之路。

我想到父親若在世,知道擁有高學歷的寶貝孫子,竟然放棄正常工作,到國外以賭博維生,鐵定罵到翻、氣到爆。

父親從小告誡兒子們:絕對不能沾上賭博惡習,他的訓誡效力,顯然只及一代,我心裡暗想,還好他已經成仙,否則這場家庭衝突,不知如何善了。

一場牌局輸掉三年積蓄

一年後,年輕人回來了,我問他:「結果如何呢?輸了還是贏了?」

年輕人依舊淡淡笑笑說:「剛去前幾個月,一直都很順利,甚至曾經大贏過,贏到口袋的鈔票都要爆出來,那是一種不可一世,自己以為自己就是賭神的感覺。」

「那為什麼你最後又決定要回來呢?」

「有一天,我手上拿到一副好牌,想一口氣贏到極致,於是把所有籌碼都押上,結果,那次我輸了,輸掉全部的資金。」

----------------------

羅文嘉:兩個混蛋
2013年12月21日01:11

寫《蘋果》專欄以來,指名道姓罵過兩位政府官員,一個是農委會主委陳保基,一個是環保署署長沈世宏。

 罵他們的原因都是因為政策與作為,陳保基針對不肖廠商稻米作假事件,歸因於稻米保證收購政策,沒有任何配套措施與說明,就說要回歸市場機制,取消這項台灣農民養賴生存的制度。

沈世宏則在國民黨中常會上,強力批判國內環保團體,和藝文界及法界人士,說這群人根本就是政治外圍團體;意思是說這群人,都別有企圖,不是真正關心環保議題。

 他們的根本問題都在,忘記政府組織設立類似部門的用意和精神,也忘記自己及所領導的公務體系,應該扮演捍衛組織成立宗旨的任務。反而,一味跟著財團的腳步走,幫他們文過飾非、一意呵護。

最近日月光廠大規模排放毒水,汙染農田事件爆發,這兩個部門的反應和作為,再度證明,這兩位拿國家薪俸的政務官,不僅毫不適任,根本就是兩個混蛋。

農民種田種菜,相對多數行業,投入的時間與所得報酬,已經十分微薄而辛苦了。不過台灣農民都很善良,只要能有一塊田,靠著雙手雙腳努力,總是能活下去,而且也活的樂天知命。

土地是農民的依靠和母親,沒有土地,農民一切無依。所以,當這些科技大廠,一方面已經享受長期巨額免稅優惠,一方面還為了節省成本,硬把這些劇毒廢水往農田和海洋排放。他們難道不知道,這些毒水不僅會毀壞所有農田,造成多少農民失去生活依靠,同時這些被汙染的農田,生產出來的農作物,會被更多不知情的消費者,吃到肚子、流進血液,損害多少人的身體健康。

農田一但被汙染,從此不能耕作,這不是一年兩年可以改善,農民沒有了田,你叫他們怎麼活下去。

日月光廠可惡,負責捍衛農民利益的農政官員,又跑到哪裡去了?當彰化地檢署要求協助調查時,官員的反應竟然是,一副事不關己,責任都在其他部會。之後,也看不到農委會主委,對這起事件造成農民的損害,有任何具體協助解決之道。國家要這種農委會主委,有何意義?

至於職司環境汙染防治的環保署長,更是可笑。先是放話說要嚴辦,之後隨即改口為廠商緩頰,仿若在為這些不肖作為,尋找理由藉口。對照沈世宏在中常會,痛批團保團體的畫面,農民與消費者看在眼裡,真不知道,我們為什麼要這種環保署長?

從日月光排放毒水事件以來,我一直在想:如果今天,是我的田地,被這樣的工廠汙染,我會怎麼辦?我告訴妻說:我會想拿顆炸彈,把它炸了。這就是你不知道的農民的無奈和憤怒。

【編按】
最即時的新聞、最銳利的評論,都在《蘋果日報》即時新聞。《蘋果日報》即時新聞開闢名家專欄,每週刊出日期如下:
星期一:黃國昌、王丹
星期二:南方朔、楊照
星期三:漂浪島嶼、賴士葆
星期四:膝關節、楊志良
星期五:馮光遠、丁允恭
星期六:羅文嘉、柯一正
星期日:彭明輝、劉寶傑
(作者群陸續增加中)


羅文嘉說,如果他的田被日月光排放毒水,「我會想拿顆炸彈,把它炸了」。資料照片

創作者介紹

姜朝鳳宗族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