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29_133229  

牛比女人重要 印度攝影師拍照抗議
www.cna.com.tw查看原始檔
印度年輕攝影師高許最近在印度網路圈爆紅,因為他讓女性戴上牛頭面具拍攝一系列照片,抗議印度教激進分子以保護牛為由施暴,強調「保護婦女比保護牛更重要」。 (圖取自ujatro Ghosh Instagram頁面www.instagram.com)
(中央社記者康世人新德里28日專電)印度年輕攝影師高許最近在印度網路圈爆紅,因為他讓女性戴上牛頭面具拍攝一系列照片,抗議印度教激進分子以保護牛為由施暴,強調「保護婦女比保護牛更重要」。
23歲的高許(Sujatro Ghosh)最近在Instagram張貼一系列讓婦女戴上牛頭面具拍攝的照片,引起許多印度網友廣為流傳。
My art comes as a form of protest. In my country Cows are more important than a woman's life with more security. (Reference: Majority of Hindus believe cow as their holy animal and they worship it though Majority of Muslims consume it as a part of their daily meal.) The debate is never ending "Whether to consume or worship it" but gaining political benefits out of it is wrong. Why not let the people decide what they want to consume. I will be photographing women from different parts of the society. I would be more than happy if you reach out to me and want to get photographed or maybe join this form of protest. #RisingBeyondJingoism #misplacedpriorities #reflection #cow #women #protest #womenpower #smoke #indiarising #mirror #live #animals #love #laugh #art #bedroom #everydayeverywhere #indiaphotoproject #everydayindia #womenphotographers #myfeatureshoot
Sujatro Ghosh(@sujatroghosh)分享的貼文 於 2017 年 6月 月 21 7:54上午 PDT 張貼
高許告訴India Samvad報網站,考量過去一年不斷出現以保護聖牛為名不斷出現的暴力事件,讓他決定開始進行拍攝計畫。
利用婦女戴著牛頭面具在印度各地拍攝的一系列照片,高許詢問了一個嚴肅的問題:「難道婦女和牛比起來,是否不太重要?」「如果我們能保護牛,為什麼不能保護女性?
My art comes as a form of protest. In my country Cows are more important than a woman's life with more security. (Reference: Majority of Hindus believe cow as their holy animal and they worship it though Majority of Muslims consume it as a part of their daily meal.) The debate is never ending "Whether to consume or worship it" but gaining political benefits out of it is wrong. Why not let the people decide what they want to consume. I will be photographing women from different parts of the society. I would be more than happy if you reach out to me and want to get photographed or maybe join this form of protest. (Unable to disclose name for security reasons) says : "The mask instils a feeling of closure in the world of creepy gazes and lewd comments. This makes me feel empowered and safe. Empowered because I can raise my voice against these political miscreants and safe because it conceals my identity." #RisingBeyondJingoism #WHPstandout #bedroom #cow #women #protest #womenpower #politics #indiarising #phonecall #live #animals #love #laugh #art #conversation #everydayeverywhere #indiaphotoproject #everydayindia #womenphotographers #myfeatureshoot
Sujatro Ghosh(@sujatroghosh)分享的貼文 於 2017 年 6月 月 17 6:33上午 PDT 張貼
根據印度國家犯罪統計局(National Crime Records Bureau)2016年統計,印度平均每天發生95件強暴案。印度媒體稱為「強暴之都」的新德里,平均每天有6件強暴案,這些都還是已經報案,還有許多被害人擔心名節而不敢報案。
高許強調,他利用藝術進行無聲抗議,「在我的國家,牛比婦女的生命還要重要,而且擁有更多安全」
印度一些反對黨和批評者指控執政的印度人民黨(BJP),以及與BJP和印度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關係密切的「民族志工組織」(RSS),利用保護聖牛的議題,在執政省發布禁牛令,煽動印度教徒,並藉此取得政治利益,因此經常對一些以保護聖牛為名的暴力事件默不作聲
高許說,他將繼續拍攝來自不同地區的印度婦女戴上牛頭面具,並從遊客量最大的印度門開始,這是他表達沈默抗議的形式,「如果你要參與這項拍攝抗議活動,我會很高興」。1060628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窩裡反/吹哨者

冒生命危險舉報上級,這群「吹哨人」卻被無預警解職!從永豐金案,看金管會的自大無能
倪守衛/2017年6月28日
2017-06-29_125730  
6月16日,台北地檢署成功聲押了包括永豐金控董事長何壽川在內的3名涉案人。幾個月來,自家員工檢舉、媒體大幅報導、立委積極介入,展現台灣公民社會的力量;金管會主委李瑞倉6月19日曾對此案發言:「別以為規避法令就是守法。」這話說得擲地有聲,可惜說得太晚、也說得太少!使得「三寶案」(編按:永豐金控對於與三寶建設間的超貸案)成為引爆金管會連串爭議做法的引信,同時挖開台灣金融監的大黑洞。
台灣金融監理的第一個黑洞就是「門神」
在何壽川被收押後,邱正雄緊急代理永豐金董事長,儘管才14天就請辭去職。但是,金管會在邱上任後馬上發出新聞稿,「肯定」邱在記者會上「提出改革的決心和改善規劃」…。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因此在臉書上寫下:「門神開口,金管會急著肯定,是看到門神就傻了嗎?」
黃國昌如此痛批不是沒有理由,因為「三寶案」發生期間,邱正雄正是「永豐餘投資控股公司」派到永豐金控的董事代表,他也曾擔任過永豐銀行董事長;公司法明定,董事是公司負責人,透過董事會「共同負責」公司的經營成果;邱身為永豐金董事、難道不必負「fiduciary duty」(受託人誠信忠實的責任)嗎?金管會官員沒有追究責任不說,反過頭來「肯定」老長官,實在讓人難解。
筆者在金融業任職逾20年,金管會的官威遠近馳名。一個科員層級就可以厲聲斥責金融從業者,唯獨這些門神有特權,隨時可以跟金管會長官通上電話;難怪卸任財經官員到大金控當門神的數量如此之多。事實上,不僅高階官員有「任意門」,據聞原先在金管會銀行局負責永豐金控窗口的洪姓科員,後來就轉換跑道進入永豐金,現正負責「三寶案」的危機處理。
在何壽川被羈押後,外界紛紛要求金管會追究永豐金控董事會、尤其是獨立董事與稽核的責任,可是,銀行局長王儷娟卻公開說,必須確認董事與該案有關聯性,「目前無確切事證,不能無限上綱。」問題是永豐金發生這種持續8年且金額龐大的弊案,難道從董事、到稽核,必須親自參與弊案、把錢放進口袋,才算有責任嗎?
其次,過去歷任金管會主委,大小事情幾乎都只跟金控董事長對話,很少直接面對有金融專業的高階經理人,偏偏國內金控董事長有金融專業的並不多,讓外界有「認錢不認專業」的觀感。像是「三寶案」爆發時,金管會主委李瑞倉也是用喝咖啡的方式約見何壽川,儘管事後何壽川還是被檢調收押,但是只跟金控老闆對話的印象卻已深植人心。
第三,在「三寶案」中,永豐金依金控法46條公告的授信金額,屢屢被發現漏報或不實,甚至在重大訊息的發布內容也常出現前後打臉的狀況。例如取得數十億元鉅額授信的J&R(J&R Trading Co., Ltd)公司,乃三寶建設董事長李俊傑私人的紙上投資公司,並不直接擁有上海1788大樓出售後獲利。但是永豐金發言人竟公開說:「等到調查結果出來,你們(媒體)就知道我們沒有違反任何程序」,或是說:「對於關係人交易,他(何壽川)自我要求嚴格」。其實相關內情、金管會早已掌握,永豐金相關人員明知上述說法與事實不符,可能涉嫌違反證交法,卻不見金管會有任何維護市場紀律的動作。
第四,也是我認為最嚴重的一個問題,就是金管會對「吹哨者」(Whistleblower,又稱舉報者、揭黑幕者)的不聞不問,甚至是有「加害」的情況。
台灣發生過的重大金融弊案,像是兆豐洗錢案、中信紅火案及購地案等,都不見任何董事或者經理人試圖阻擋,獨獨永豐「三寶案」,是由內部經理人在自行調查後,當面向金管會局長層級官員舉報,未料不到一周,永豐金控、銀行、證券的財務長與財務人員,就遭到無預警的解除職務、調動,甚至逼退
這種大規模的財務主管調動,不但獨立董事沒有依職權進行了解,金管會在看到事態發展後竟也悶不吭聲若非立委黃國昌、段宜康介入,這些冒著生命危險「吹哨」的金融從業人員,下場可能更淒慘這情況如果不改,只會讓金融從業人員未來只能選擇默許或者協助犯罪,誰還敢去對抗或揭發呢?
最後,全球各個國家對於傷害金融秩序的事件,莫不採取立即矯正的措施,以確保監理品質,因為金融監理乃是維護市場紀律最即時、透明、有效的第一道門衛。唯獨台灣金管會違反世界潮流,凡事都推給檢調,殊不知,司法乃是最後一道防線,院、檢、調對於違法事實的調查及究責,往往是最後手段
趁著「三寶案」發生,期待金管會能亡羊補牢,早日清除(可能的)「內鬼」、迴避「門神」,且對金融犯罪能採取即時糾舉的處置,如此一來,社會大眾絕對會肯定金管會的作為,台灣金融監理也才有機會回歸正常。


自述心情 段宜康:當我無所求,我就無所懼
By 三立新聞網, www.setn.com查看原始檔
記者李鴻典/台北報導
民進黨籍立委段宜康昨(28)天在臉書宣布這屆任期結束後將不再連任,引發台北政壇漣漪,段宜康今天一早又在臉書發文,他說,「當我無所求,我就無所懼」。
▲圖/林敬旻攝
以下為段宜康臉書全文:
講一下我的心情。
昨天拒絕接受訪問,因為我的目的不在炒作新聞。結果大家只好自己想像我的動機,對辛苦找我的媒體朋友們,真的很抱歉。
民進黨給我機會,31歲當選台北市議員,37歲當了立委。雖然意氣風發;但其實也沒能有什麼成績。
好不容易等到民進黨在立法院過半了,才終於覺得可以和民進黨所有委員一起,把事情做成。
但自己知道,江湖子弟江湖老,鋭氣、衝勁遠不如當年。如果這個任期留下沒能完成的重大法案,恐怕就只會是「徒留遺憾」了。
提早讓大家知道我的決定,是為了斷自己的後路,才能背水再戰。
當我無所求,我就無所懼。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安兔兔 5 月手機跑分榜出爐!iPhone 7 竟被「它」打趴! | 自由電子報 3C科技 - https://goo.gl/pQ1Lb2

安兔兔 5 月手機跑分榜出爐!iPhone 7 竟被「它」打趴!
文 記者劉惠琴/ 2017-06-22 12:54
安兔兔跑分網站今公布5月份手機性能跑分的最新榜單,根據跑分數據結果發現,長期居於總榜單第二名的iPhone 7,首度被搭載高通 S835處理器的小米6 旗艦新機超越;高居跑分性能排行榜榜最強的第一名手機則依然是 iPhone 7 Plus。不過 iPhone 7跑分成績爲何會出現略遜小米6的差異呢?
Apple iPhone 7 Plus 性能強大,長期稱霸安兔兔跑分排行榜第一名。(圖/路透)
根據安兔兔網站報導指出,在單核心項目與UX項目這兩項跑分數據上,iPhone 7 的平均跑分數據跟四月分相比,呈現下滑變化,該網站推測可能是跟蘋果五月份推出的iOS 10.3版更新有關。
5月份手機跑分總榜單(圖/擷取安兔兔官網)
以iOS跑分總榜單來看,可以看到整體與先前榜單相差不大。不過,由於蘋果剛發表搭載全新A10X 處理器的新款 iPad Pro 目前尚未入榜,預計未來上市後,榜單將會有較明顯的變化。
iOS手機跑分榜單。(圖/擷取安兔兔官網)
在Android跑分總榜單部分,在名次上的差異變化,最主要關鍵因素,在於搭載高通 S835 旗艦處理器的手機已陸續上市,在性能跑分數據上,都有大幅超越去年高通S821旗艦處理器機型的表現。
挑戰最高性價比的小米6旗艦新機,下週將登台開賣。(圖/擷取自小米台灣粉絲團)
5月份奪下安兔兔性能跑分榜單第一名的是小米6,配置規格為高通S835處理器,內建 6GB RAM記憶體,以破17萬的平均跑分總成績拿下冠軍寶座,超越高階旗艦的三星S8 Plus。
Android手機跑分榜單。(圖/擷取安兔兔官網)
由於HTC U11、Sony XZ Premium 旗艦新機,已於五月底、六月初先後上市,此外,加上小米6 將於下週登台, 隨著這幾款手機的上市,預計安兔兔 Android跑分性能榜單 名次在六月份變化將會更有更明顯差異。
中華電信祭出六月獨家限時優惠,不論安卓粉或果粉,老客戶購機最高都可再享1,000元現抵折扣。(圖擷取自Apple、中華電信官網)
根據自由時報3C科技針對HTC U11上市版,配置規格為高通S835處理器,內建 6GB RAM記憶體,U11安兔兔跑分測試平均約16.9萬。另,科技網站手機王 日前 以 Sony XZ Premium台灣上市版所作的安兔兔跑分測試,也有破17.6萬分的成績表現,比長期高居跑分總榜第一名 iPhone 7 Plus 的17.5萬分還高。由上述相關測試數據看來,6月份手機跑分總榜單將出有重大的變化。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7-06-29_0811222017-06-29_0811142017-06-29_081056  

歷史的碎片、拼湊與想像
mhperng.blogspot.com查看原始檔
歷史研究的最終產品往往不是「真相」,而是關於「真相」的合理拼湊與想像。尤其當你想了解的不僅僅只是表面上的「事件」,而是看不見的「動機」、「情感」、「思想」與「人性」時,想像的成分往往要遠超過記載事實的碎片。 
從事實的碎片去拼湊真相的過程,很像是一個考古學家在上古彩陶遺址裡用碎片去拼湊彩陶的原貌那樣地艱難而充滿不確定性,甚至還要再加上千百倍的艱難與不確定性。 
讓我們來具體想像彩陶碎片的復原過程,藉以揣摩文化史的生產過程有多艱難與不確定。之後,或許我們才能比較懂得如何評價史賓格勒的歷史名著《西方的沒落》。 
一、彩陶與歷史事件的重建 
傳統的史學聚焦在重建曾經發過的事件(事實),學者們仰仗關於該事件的第一手資料(親自參與該事件或見證該事件的人留下來的紀錄,或者該事件現場所遺留下來的器物),第二手資料(不在現場者的聽聞和轉述),以及其他必要的參考證據(原始資料紀錄者的身分、立場、判斷力等,以資判斷資料的可靠度、可能會隱藏的偏見等),用以檢驗、審視、評價資料的可靠性,並且交叉比對,酌加想像與拼湊,以便建構出一個最具有可信度的「歷史」。 
圖一:陶罐重建圖
在這種重建工作中,最單純也最容易的,就是從彩陶遺址的一大堆碎片裡重建出原本彩陶的模樣,如圖一(左圖)所示。 
其中磚紅色部分是原始的碎片,白色部分是研究者加上去的(對遺失部份的想像與重建)。研究者之所以能夠根據有限的碎片而建立起一個具有說服力的完整物件,很可能是因為在遺址上他看過更完整的(重建過的)類似陶器。 
如果很仔細地看這一張照片,就會發現:左上方那一大片白色的填補部分有明確的細線刮痕,而右邊這一片更大的白色的填補部分只有邊緣有明確的細線刮痕;那是因為左上方的填補部分足以根據周邊的線索推斷細線刮痕的路徑與粗細,但是右邊這一片填補部分難以準確推斷細線刮痕的完整路徑與粗細。 
不過,拼湊歷史「真相」的過程遠比拼湊陶罐還複雜,它的第一步是要確認證據的有效性與可靠性。以歐洲的「黑暗時代」為例,考古學家 Peter S. Wells 就主張:第一手的文字記載都出自受過羅馬教育的人,他們的證詞很可能帶有對日耳曼人和斯拉夫人的成見與敵意,因而不盡然可靠(參見〈歐洲真有過「黑暗時代」嗎?〉一文的第一節)。 
要在一大堆歷史碎片中尋找可靠(可用)的碎片,很像下圖(圖二),你根本就不知道那幾塊碎片屬於同一個陶罐。 
圖二:彩陶碎片
而且,當你從其中挑出一部分碎片,認為它們屬於同一個陶罐,這就已經是涉及許多的猜測、想像與判斷,因而有可能會誤判,而不再單純地只是「客觀地拼湊歷史的真相」。譬如,底下這一張圖裡的碎片在圖案、厚度上似乎都有相近而很可能屬於同一個陶器,但是除非你可以將它們的裂縫 100%地緊密扣合,否則誰也不敢說它們絕對就是屬於同一個陶器,絕不可能有任何的錯誤。 
圖三:可能屬於同一個陶器的一組碎片
再譬如左邊這一張圖裡被宣告為「戰國時期遺物」的碎片,你真的敢篤定地說它們都屬於同一個時期,甚至都製作於同一個地點,而沒有屬於當年貿易交換而來的物件嗎? 
所以,柯靈烏在他的自傳裡這麼說過:當你在一個考古遺址上撿起兩塊碎片,並且以為他們屬於同一個時期的作品時,你已經是在進行想像、臆測與判斷了。 
這些故事告訴我們,歷史的重建過程需要許多的判斷、臆測與想像的參與,也因而帶有不同程度的不確定性和想像的成分。 
然而許多歷史事件都只殘留太少的第一手證據,以至於留下懸案,或者需要大量的想像去補充——事件的規模越大,或者時間越是久遠,越是如此。 
譬如,在波蘭境內有多少猶太人是被納粹親手殺死?有多少是在納粹主使下被波蘭人殺死?又有多少人是親納粹的波蘭人自己決定要殺死的?這三種猶太人合起來又一共有多少人?這就是一個迄今仍懸而未決的公案,各種推估差距非常的大。同樣地,南京大屠殺裡日本人一共殺掉多少中國人,各種推估的差距也是非常的大。 
就因為歷史總有一定程度的不確定性,所以也給意識形態許多扭曲、誇張,乃至於狡辯、造假的機會。日本至今不肯承認南京大屠殺,就是一個著名的案例(而且很可能有日本人相信南京大屠殺不曾發生過)。
二、事件史、行為史、內心史、人性史 
此外,歷史研究不會止於事件的描述與重建,而會進一步想要問一個事件的起因和後續影響,從而將孤立的事件連結成一系列前後相關的「事件史」。 
英國的羅馬史專家一直想了解「羅馬將軍為何要建羅馬牆」,研究二次大戰的史學家一直想知道杜魯門為何在日本即將投降時下令投擲兩顆原子彈,而造成日本的人間煉獄(如果說他的目的只是要「減少美軍子弟的傷亡」,日本為此付出的代價,以及杜魯門所採取的手段,都遠遠超過他想要成就的目的),這都不是例外的案例。 
歷史事件是當事人內心情感與思想的外顯,只有當我們能完整地從當事人的行動去推斷出他的內心情感與思想時,才算是最終地解答了歷史的懸案。此外,如果我們想要從歷史研究的過程去理解人性,或者從歷史學得較深刻的教訓,更是非得要去推斷歷史人物內心的情感與思想不可。 
因此,柯靈烏說出了常被誤解的兩句名言:「所有的歷史都是思想的歷史」,「思想的歷史——因之即是所有的歷史,都是過去的思想在歷史學家自身心靈中的重演」。第二句話其實就是在表述「問題與答案的邏輯」(參見〈歐洲真有過「黑暗時代」嗎?〉第四節)。 
一旦問起「動機」,就會從看得見(且有直接證據)的「事件」與「行為」跨入看不見(且沒有直接證據)的「內心」。 
然而,一旦問起人的「內心」,往往就只有「合理推測」,而沒有「真相」可言。譬如,如果你被問到「杜魯門為何要下令投擲原子彈?」千萬別說「因為他在自傳裡有親自說明過」——杜魯門的任何說詞都有可能是在掩飾他「內心」真正的動機。 
圖六:陶杯重建圖
根據有限的外在行為證據(文獻與器物),要去推測一個人的動機,需要靠想像去填補的部分往往遠大於外在行為證據所能描述的部分,有如靠著極少量的碎片要去重建出左圖中的陶杯。 
重建出左圖這個陶杯的人,可能曾經在出土地點看過許多類似的陶杯,因此推斷途中的碎片屬於類似形制下的陶杯。 
類似地,當我們想從有限的外在行為證據(文獻與器物)要去推測一個人的動機時,我們往往必須先假定行為者的動機與行為之間的關聯有一種模式(如同想像中的陶杯形制);而且,我們往往會(自覺或不自覺)地假定這個模式跟我們一樣。於是,我們經常不自覺地用自己的思考模式去推測、理解歷史上的事實。 
然而,不同歷史階段的人在「動機與行為之間的關聯模式」上往往大相逕庭。譬如,我們今天的價值觀、對事實的認知與行為模式都跟中世紀迥然有別,因此我們的「動機與行為之間的關聯模式」跟他們迥然不同。 
此外,許多課本說過,遊牧民族改為農耕,是因為農耕的生活比較安逸而舒適。這個論述其實偷偷隱藏一個假定:遊牧民族知道農耕的生活比較安逸而舒適。 
然而這個假定是很荒唐的。就事實而言,遊牧民族很清楚逐水草而居的生活該怎麼過,才能溫飽;然而他們嚴重欠缺農耕所需要的知識,即便因為意外而把種子灑在地上,也可能會在種子發芽、抽穗、成熟之前就已隨牧草遠去;即便回來時看見稻穗或麥穗,也不見得能想到這就是數個月前不小心掉落在土壤裡的種子。因此,「農耕會有收穫」乃是農耕社會的知識,而不是遊牧民族的知識。對於絕大多數遊牧民族而言,第一個嘗試農耕生活的人就像是那個「守株待兔」的傻子,簡直是注定要活活餓死。
三、文化史的碎片、拼湊與想像 
文化史幾乎都是在關心過去人類的內心世界(情感與思想),因此遠比政治史或制度史更需要仰賴想像與推測,也因此很容易被新發現的證據推翻或質疑過去的推測。 
嚴謹或保守的史學研究者可能會盡量減少沒把握的想像與推測,因而留下一大堆的懸案。然而對於像我這樣急於在活著的有限年歲裡理解文化史的人,就不得不大膽地根據有限的證據去作大幅度的推測和想像。 
年輕時我為了想要了解中國國畫的精神內涵,不只讀過無數《雄獅》和《藝術家》的文章,還曾經去故宮的圖師館翻閱了許多相關的文章。可惜的是,絕大多數(幾乎是全部)文章都不讓我滿意。最後,我只好自己另闢蹊徑,彙整前人著作與實際上的畫作去揣測五代到元朝的山水畫背後的精神,並且在1983年前後在《鵝湖雜誌》上發表過成約一萬言的〈國畫的精神內涵——回顧與前瞻〉(分成十篇連載)。 
這一系列的作品由李德先生介紹給姚夢谷先生後,姚夢谷先生特地向中華民國畫學會的理事會提案,在「金爵獎」中增設「繪畫理論」一項,而我也成為該獎項第一屆的得主。頒獎那天,年事已高的姚夢谷先生還特地親自出席頒獎,並且神情激昂地跟我懇談,肯定我談出國畫最深刻的情感。 
最後,我以〈國畫的精神內涵——回顧與前瞻〉為樣本,將它全部重新改寫成《崇高之美:彭明輝談國畫的情感與思想》(2014年,聯經出版社)。 
這本書的內容跟傳統上的「中國美術史」教科書差異懸殊,有人激賞,有人狐疑,然而我沒有一句是信口開河。 
揣摩歷史精神是一件很複雜的事,也是我懂事以來用力最深的一件事。要去跟學術界的人講清楚我下筆之前所參考過的所有證據與各種臆測、推論的過程,實在是既浩繁而又沒必要的事。 
有人問我如何促銷《崇高之美:彭明輝談國畫的情感與思想》這本書,我笑著回答:「不促銷,留贈有緣人。」 
〈荒謬感與虛無主義〉這篇文章也一樣,我從大學時代開始花了四十年以上的時間陸陸續續地累積跟該議題有關的閱讀與思索,實際下筆之前又逐句逐段地查索過無數相關的論文。然而,這篇文章裡仍舊有許多我自己的想像當架構,不可能是在描述「真相」。至於有多少人能因而得到啟發?我不知道,仍就只能說是「留贈有緣人」。


 博客來-崇高之美:彭明輝談國畫的情感與思想 - https://goo.gl/hoN5HP

2017-06-29_083457  

《崇高之美:彭明輝談國畫的情感與思想》序

這是一本談國畫的書,也是一本談中國文化與美學精神的書。我心中的讀者是想要了解國畫的人,以及想要藉由國畫去管窺中國文化的人。這本書的特色,除了力求深入淺出之外,就是遠比傳統國畫論述更寬廣的視野:它以國畫為探討的焦點,但是把討論的背景安置在中西繪畫的對比,以及彩陶、青銅、先秦音樂美學與書法的文化傳承。視野橫跨古今中外,是為了較不偏頗地掌握中國繪畫的美學與文化特質,從而釐清在這中西文化衝突的時代裡,我們該如何進行藝術、美學與文化的取捨與傳承。
這本書以國畫欣賞做為起點,分析國畫名作的構圖與筆法,引導讀者去親自感受名作的藝術特質與情感,以及這些作品背後的美學思想和人格情操。我期待能藉此讓讀者親自去感受、揣摩五代與北宋山水畫名作中莊嚴、崇高的情懷,畫家對人性尊嚴的堅持與篤信,以及中國人面對大自然時那種近乎宗教的肅穆、崇仰之情,以及藝術最深刻的意義和成就。其次,我也嘗試著去理解歷代山水畫與花鳥畫的轉變,以及這些轉變的文化與人性意涵,藉此了解人在不同歷史階段與現實條件下可以有哪些選擇。最後,我嘗試著從中西文化的比較,以及中國五千年的文化傳承上,去理解國畫的精神意涵和文化上的獨特價值,以及我們今天夾在中西文化交匯處的窘境與機會,希望作為年輕人汲取中西文化精髓時的參考,以及自我發展的借鏡。
周朝以來中國有其一脈相承的美學精神,特別重視藝術形式、內在情感和人格三者不分的緊密關係,使得藝術創作突破「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致遠恐泥」的格局,變成一個值得以生命相許的終生職志,也因而讓我們有機會藉由國畫名作而看見前人偉大的生命丰采。為了探索這些名作背後的思想與美學精神,本書跨出狹義的繪畫藝術,援引書法藝術的精神、《史記》記載中孔子與季札的音樂美學,以及彩陶、青銅器的特色為佐證,相互發明,企圖勾勒出先秦以降的中國美學精神
我希望讀者能從藝術品去直接感受儒家「天尊地卑」的情感,甚至進一步地把這些感受拿來跟我們熟讀過的《論語》等經典相印證,彼此發揮,而突破純賴抽象文字去意會中國古典文化、思想的窘境。這樣一種文化研究的取向,既可以跳脫文字的空洞想像與歷代註解的束縛,又有確實可靠的文物做佐證而不致於蹈空入虛,穿鑿附會,是我在年過三十之後最信賴的方法。
本書最後一章談清末民初以來國畫與西畫的論爭,其實它也是百年來中西文化論戰的縮影;而國畫現代化過程的取捨,也呼應著中國文化在當代社會的衝突與取捨。我希望這一章的討論有助於讀者釐清國畫與西畫的衝突與化解之道,它也確實暗藏著我數十年來關於中西文化融合的一些思考線索。
五代和北宋的名畫讓我相信:人是很不簡單的動物,因為他的心裡有一份莊嚴、崇高而近乎神聖的情感與懷抱。專攻美術史而名聞國際的中研院方聞院士也說過:第一次在故宮看到范寬《谿山行旅圖》的真跡,使他「變成今天的我」,因為它「以敏感、簡潔、沈著自在的方式,表現大自然山水磅礡的氣象,它對自然世界有一種心理觀照和視野,是我們從未在西方風景畫,如莫內、塞尚或弗拉曼克名作裡所能感受的。我妻子和我一下子被這無上榮寵的機會給震攝住了。」我希望本書可以引導讀者去認識這種震撼和感動。
去關於國畫作品的分析都太粗略,對構圖與筆法的介紹言簡意賅,寥寥數語帶過,或流於一相情願的濫情宣染,因此一般人讀完之後依舊難得其門而入。為了突破上述缺點,本書以可觀的篇幅分析作品的情感(感受)跟構圖、筆法的關係,同時用原畫和仿作(或相近作品)的對比來引導讀者,培養他們感受原作的能力,希望他們可以親自體會原畫構圖的巧思,以及筆法的特色,感受「意在言外」而「難以言詮」的情感,而不是陶醉在跟畫面無關的美麗詞藻,或空疏浮泛的形容
前人對國畫作品的情感與思想雖然也有所討論,但往往也是詞藻華麗而牽強附會的空泛議論,或者言簡意賅而不容易領略其意旨,以至於跟我們在作品中的實際感受嚴重脫節。本書試圖從作品分析、畫論以及歷代畫評這三個軸線一起下手,嘗試去揣摩、分析畫家的人格特質與心路歷程,希望在這個較大視野與多元的角度下去認識畫家的情感與思想。
五代與北宋山水是國畫的登峰造極之作,而花鳥畫則開啟國畫另一個向度的精神和意義。表面上千年來的國畫貌似而神似,事實上在這上千年裡國畫的精神上與技法迭有變化,只不過變化緩慢,創新與承繼並進,因而可以清楚地看到前後的繼承關係綿延不斷,卻不容易看見變革的部份。但是,如果你拿清末吳昌碩的花鳥去跟北宋范寬的《谿山行旅圖》做比較,就可以看出來兩者的工具不變,筆墨的運用已經丕變,而人的精神、感情與繪畫的目的更早已迥異其趣──吳昌碩不可能畫得出范寬的山水,而范寬則不可能去畫吳昌碩的那種花鳥。我希望在本書裡釐清國畫的精神如何從北宋山水演變到花鳥,以及清末吳昌碩的篆書入畫。此外,我也企圖闡述國畫迥異於西畫之處,從而回答提醒讀者國畫在西潮衝擊下的可貴之處。
開始認真研究國畫,原本是想要從國畫去體驗中國人在數千年歷史內有過哪些偉大的情感與人格,以便回答自己「人活著有什麼值得追求的?人活著有什麼值得珍惜的?」後來,我在范寬與五代的山水畫裡領略到國畫背後莊嚴、崇高的情感世界與思想,也藉此看見自己內在世界裡那一份莊嚴、崇高而近乎神聖的情懷,因而確信:人活著,有遠比名利更值得追求、領會的精神世界,等待我們去開發。靠著這份信念的引導,我才走出虛無。
拿自己在國畫中的體驗跟我在中國經典中所獲得的啟發相比,我發現文字留給讀者的想像空間太大、太不確實,以至於任何的穿鑿附會或浮誇的想像都是可能的,也因而我們很容易懷疑起自己在文字世界裡建立起來的人生信念。面對繪畫,那種感受比較確實、直接,而所提供的線索遠比有限的文字更豐富。因此,我開始積極地從繪畫作品去認識前人生命中最深刻而精采的感動,因而體認到:人類過去數千年的情感變化在藝術裡保留得直透、鮮活有如往昔,可以感受到許多超乎言詮的情感、胸懷,認真揣摩下有如跟千年前的古人當面對話。通過千年來的國畫史,我們就像是在直接見證中國千年來許多種人的情感變化和他們的生命歷程。
我跟國畫的因緣相當久遠:我從小喜愛書法,勤練將近二十年,並且在這基礎上累積出法書碑帖和國畫的欣賞經驗。1983年起,我用史作檉的形上美學觀點寫了一系列的國畫評論〈國畫之精神內涵――回顧與前瞻〉,姚夢谷先生因而特地頒授「金爵獎」給我。1994年起擔任清華大學藝術中心主任,並兼任台北市立美術館諮詢委員,為美術圈內與圈外的人寫了許多篇繪畫欣賞與評論的文章,其中〈從大歷史看水墨畫的困境〉一文獲頒「帝門基金會藝術評論獎」。
歷經三十年欣賞、思索和寫作的經驗,希望這本書能夠達成「深入淺出」的寫作目標,把我在國畫和中西文化裡所獲得的感動和省思帶給更多想了解的人。

清大彭明輝的部落格: 國畫畫論開始預購,05/01上市 - https://goo.gl/1pjJvV


吳昌碩(1844.8.1—1927.11.29),初名俊,又名俊卿,字昌碩,又署倉石、蒼石,多別號,常見者有倉碩、老蒼、老缶、苦鐵、大聾、缶道人、石尊者等。浙江省孝豐縣鄣吳村(今湖州市安吉縣)人。晚清民國時期著名國畫家、書法家、篆刻家,“后海派 ”代表,杭州西泠印社首任社長,與任伯年、蒲華、虛谷合稱為“清末海派四大家”。他集“詩、書、畫、印”為一身,融金石書畫為一爐,被譽為“石鼓篆書第一人”、“ 文人畫最後的高峰”。在繪畫、書法、篆刻上都是旗幟性人物,在詩文、金石等方面均有很高的造詣。
吳昌碩熱心提攜後進,齊白石、王一亭、潘天壽、陳半丁、趙雲壑、王個簃、沙孟海等均得其指授。[1]
吳昌碩作品集有《吳昌碩畫集》《吳昌碩作品集》《苦鐵碎金》《缶廬近墨》《吳蒼石印譜》《缶廬印存》等,詩作集有《缶廬集》。吳昌碩(晚清民國時期藝術大師)_百度百科 - https://goo.gl/nYFzGK

a71ea8d3fd1f41341fc3152d221f95cad0c85ee8  

吳昌碩的篆書入畫 - Google 搜尋 - https://goo.gl/DFgxa3

2017-06-29_083710  0FMlCkKv4F  

吳昌碩——印界領袖、文人畫最後的高峰 - 壹讀 - https://goo.gl/u3kfBg

2017-06-29_0840000FMlCk267I2017-06-29_0841202017-06-29_0841302017-06-29_084204  

吳昌碩的篆刻、書法、繪畫精絕三藝---吳昌碩的篆刻、書法、繪畫精絕三藝 - 每日頭條 - https://goo.gl/26kGUk
2016-10-12 由 沃德利成書畫院 發表于 文化
浙江省孝豐縣鄣吳村(今湖州市安吉縣)人。吳昌碩與虛谷、蒲華、任伯年齊名的「清末海派四傑」。吳昌碩是晚清著名畫家,書法家、篆刻家,為「後海派」中的代表。杭州西泠印社首任社長。初名俊,又名俊卿,字昌碩,又署倉石、蒼石,多別號,常見者有倉碩、老蒼、老缶、苦鐵、大聾、石尊者等。
清道光二十四年(1844)8月1日生於浙江省孝豐縣鄣吳村一個讀書人家。幼時隨父讀書,後就學於鄰村私塾。10餘歲時喜刻印章,其父加以指點,初入門徑。晚年風格突出,篆刻、書法、繪畫三藝精絕,聲名大振,公推藝壇泰斗,成為「後海派」藝術的開山代表、近代中國藝壇承前啟後的一代巨匠,是當時公認的上海畫壇、印壇領袖,名滿天下。
民國16年十一月(1927年11月6日),吳昌碩突患中風,十一月初六(1927年11月29日)病逝滬寓,享年84。1933年11月,遷葬於浙江餘杭縣塘棲附近超山報慈寺西側山麓,墓地坐落於宋梅亭畔。墓門石柱上刻有沈淇泉(衛)所撰聯語:「其人為金石家,沉酣到三代鼎彝,兩京碑碣。此地傍玉潛故宅,環抱有幾重山色,十里梅花。」鄣吳村有他的衣冠冢。西泠印社辟有吳昌碩紀念室。1984年,在遞鋪鎮建吳昌碩紀念館,1987年,修復其在鄣吳村的故居。吳昌碩的繪畫、書法、篆刻作品集有《吳昌碩畫集》《吳昌碩作品集》《苦鐵碎金》《缶廬近墨》《吳蒼石印譜》《缶廬印存》等,詩有《缶廬集》。
篆刻生涯 
少年時他因受其父薰陶,即喜作書,印刻。他的楷書,始學顏魯公,繼學鍾元常;隸書學漢石刻;篆學石鼓文,用筆之法初受鄧石如,趙之謙等人影響,以後在臨寫《石鼓》中融匯變通。吳昌碩的行書,得黃庭堅、王鐸筆勢之欹側,黃道周之章法,箇中又受北碑書風及篆籀用筆之影響,大起大落,遒潤峻險。
他的篆刻是從「浙派」入手,後專攻漢印,也受鄧石如、吳讓之、趙之謙等人的影響。成為一代宗師。他的篆書個性極強,印中的字饒有筆意,刀融於筆。所以他的篆刻常常表現出雄而媚、拙而朴、丑而美、古而今、變而正的特點。篆刻方面吳昌碩上取鼎彝,下挹秦漢,創造性地以「出鋒鈍角」的刻刀,將錢松、吳攘之切、沖兩種刀法相結合治印。所以他的篆刻作品,能在秀麗處顯蒼勁,流暢處見厚朴,往往在不經意中見功力。
繪畫生涯   吳昌碩最擅長寫意花卉,受徐渭和八大山人影響最大,由於他書法、篆刻功底深厚,他把書法、篆刻的行筆、運刀及章法、體勢融入繪畫,形成了富有金石味的獨特畫風,他自己說:「我平生得力之處在於能以作書之法作畫。」他常常用篆筆寫梅蘭,狂草作葡萄。所作花卉木石,筆力老辣,力透紙背,縱橫恣肆,氣勢雄強,布局新穎,構圖也近書印的章法布白,喜取「之」字和「女」的格局,或作對角斜勢,虛實相生,主體突出。用色上似趙之謙,喜用濃麗對比的顏色,尤善用西洋紅,色澤強烈鮮艷。名重當時的畫家任伯年對吳昌碩以石鼓文的篆法入畫拍案叫絕,並預言其必將成為畫壇的中流砥柱。吳昌碩作畫用「草篆書」以書法入畫;線條功力異常深厚。雖然從狀物繪形的角度看其線條的質感似乎不夠豐富、切實,但恰恰是捨棄了形的羈絆,吳昌碩的繪畫才步入了「意」的廳堂,從而形成了影響近現代中國畫壇的直抒胸襟,酣暢淋漓的「大寫意」 表現形式。
吳昌碩繪畫的題材以花卉為主,學畫較晚,40歲以後方將畫示人。前期得到任頤指點,後又參用趙之謙的畫法,服膺於徐渭、朱耷、揚州八怪諸畫家的畫藝,從中受惠甚多。他酷愛梅花,常以梅花入畫,用寫大篆和草書的筆法為之,墨梅、紅梅兼有,畫紅梅水分及色彩調和恰到好處,紅紫相間,筆墨酣暢,富有情趣,曾有「苦鐵道人梅知己」的詩句,借梅花抒發憤世疾俗的心情。又喜作蘭花,為突出蘭花潔凈孤高的性格,作畫時喜以或濃或淡的墨色和用篆書筆法畫成,顯得剛勁有力。畫竹竿以淡墨輕抹,葉以濃墨點出,疏密相間,富有變化,或伴以松、梅、石等,成為「雙清」或「三友」,以寄託感情。菊花也是他經常入畫的題材。他畫菊花或伴以岩石,或插以高而瘦的古瓶,與菊花情狀相映成趣。菊花多作黃色,亦或作墨菊和紅菊。墨菊以焦墨畫出,菊葉以大筆潑灑,濃淡相間,層次分明。晚年較多畫牡丹,花開爛漫,以鮮艷的胭脂紅設色,含有較多水分,再以茂密的枝葉相襯,顯得生氣蓬勃。荷花、水仙、松柏也是經常入畫的題材。菜蔬果品如竹筍、青菜、葫蘆、南瓜、桃子、枇杷、石榴等也一一入畫,極富生活氣息。作品色墨並用,渾厚蒼勁,再配以畫上所題寫的真趣盎然的詩文和洒脫不凡的書法,並加蓋上古樸的印章,使詩書畫印熔為一爐,對於近世花鳥畫有很大的影響。
書法生涯  
吳昌碩的楷書,開始學習唐代(公元618--公元907年)顏魯公,隸書學習漢代石刻,篆書學習石鼓文,吳昌碩的行書,學習黃庭堅、王鐸風格。在吳昌碩的書法創作中,無疑以篆書、行草為主,但吳昌碩學習隸書的時間並不短,在青年時期便曾臨習漢碑,如「張遷碑」、「嵩山石刻」、「張公方碑」、等,同時又受到鄧石如、吳讓之、楊見山等人的影響,筆法近似楊見山,吳昌碩晚年所書隸書,結體已變長,取縱勢,將篆、隸溶為一體了,形成了自己的獨特面目。
詩文方面
在當時出現了知名的詩人施愚山、鄭板橋、趙甌北等,都或多或少寫下了一些比較有價值的詩篇,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社會現實,抒發了自己的思想感情。同時,袁子才反對桐城派復古主義的傾向,提出直抒性靈、表現個性的主張,在當時也曾起過一定的進步作用。吳昌碩就是生長在這樣的歷史條件下。作為一個受過濃重的封建思想薰染的知識分子,他對當時人民的革命鬥爭缺乏正確的見地,但同時卻不能不受到時代浪潮的衝擊。他出身於中間階層,目擊上層統治階級生活的窮奢極侈與他們對廣大人民的厭殊求,心中感到非常不滿,同時又由於個人找不到出路,更感到苦悶和彷徨,迫切要求發泄自己胸中積壓著的一股鬱勃不平之氣。在懷才不遇的情況下,他便集中自己畢生旺盛的精力從事於文學藝術活動。
吳昌碩善作詩文,苦吟數十年,未嘗間斷。所作詩篇以傲兀奇崛古樸雋永見長,一般地說用典較多,不甚通俗,但有些絕句純用白描手法,活潑自然,接近口語,具有明麗俊逸的特點,風格上與民歌很相近。所作題畫詩寄託深遠,頗有浪漫主義氣息;評論前人書畫,尤多獨到見地。早年所作五古,有一部分含有諷刺意味,揭露了當時黑暗社會某些不平現象。他的散文作品寫得不多,大都是序跋、考證和題畫小品之類,寫的都很樸質淳厚,平易近人。題畫小品中尤多精心之作。發抒生活實感,鞭撻醜惡現象,頗能以少勝多;讀時依稀與作者一燈相對,娓娓而談,意味非常深長。 光緒三十年(1904)夏,篆刻家葉品三、丁輔之、吳石潛、王福庵等聚於杭州西湖人倚樓,探討治印藝術,發起創立一個研究金石篆刻的學術團體,定名為「西泠印社」,邀請吳昌碩參與其事。1913年重陽節印社正式成立,各地金石學者紛紛參加,公推他為社長。當時他為印社撰聯云:「印詎無源?讀書坐風雨晦明,數布衣曾開浙派。社何敢長?識字僅鼎彝瓴甓,一耕夫來自田間。」這正是他一貫的沖淡謙虛襟懷的具體表現。
原文網址:https://kknews.cc/zh-tw/culture/mzb4y6.html

f000008644de0d78bd9eff000868472cb9449af000008644c1b3a5af92017-06-29_0847482017-06-29_084755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故事》音樂史上惡名昭彰的「貓琴」(貓奴千萬別看) - 自由電子報 自由評論網 - https://goo.gl/9quCyX

2017-06-28_1420032017-06-28_1420452017-06-28_1420542017-06-28_142104  

音樂史上惡名昭彰的「貓琴」(貓奴千萬別看)
音樂可以陶冶心靈,除了絲竹管絃,可愛的動物也有同樣的效果,如果動物也是樂器,效果會加乘嗎?還是會變成淒厲的夢魘呢?
故事
2017-06-27 12:00
推文到plurk
每日一冷
「學音樂的孩子不會變壞。」嗯?
舊石器時代晚期,奧瑞納文化的智人將捕獲的野獸骨頭鑽孔,製作出歷史上第一只吹管樂器。從此以後,人類音樂的發展似乎就伴隨著一場場血腥殺戮:鯨魚鬚做成的琴弓、羊腸線做成的琴弦、海龜殼做成的撥片、水牛皮做成的鼓面… ;表面上人類藉由欣賞藝術陶冶性情,然而心靈提升的背後,卻以其他生命作為代價。
音樂史上,一些充滿「惡趣味」的樂器,確實反映了人類原始、暴力的本性。
今天的冷知識,就要介紹其中最惡名昭彰的虐貓道具—「貓琴 (Cat Piano)」。
from La Nature, 1883
「貓琴」的構造相當簡單。
首先,將貓咪按照其叫聲的音調高低擺放在琴盒中,並將牠們的尾巴固定在琴鍵下方。接著,將琴鍵的末端和一根長釘進行連動。當演奏者按下琴鍵,長釘就會釘入貓咪的尾巴,迫使貓咪發出哀號聲。(喵的咧)
這項樂器究竟是誰在何時發明的,至今依然眾說紛紜。沒有人知道這樣的設計,是出於對於貓叫聲的喜愛,還是單純的惡意。而 19 世紀的法國作曲家兼出版商韋克林 (Jean-Baptiste Weckerlin),在著作《音樂,罕見與怪奇發明之敘述》一書中,曾提到這項樂器早在 16 世紀中葉,就已經存在了:
「西元 1549 年,當西班牙的菲利普二世到布魯塞爾拜訪父親查理五世時,在路上看見了相當奇特的遊行景象。著火的牛頭、矮小的魔鬼、沒有尾巴的馬、披著熊皮的男孩,和穿著鮮豔服裝的大天使,陸續出現在隊伍當中。而一台四輪馬車內,傳出了令人難以想像的詭異音樂,為這場遊行伴奏著。那音色哀傷而淒厲,不禁讓人好奇是什麼樣的樂器發出來的。
那架管風琴在原本應該是音管的地方,以十六顆貓咪的腦袋取代,只要琴鍵被按下,貓咪就會開始悲鳴。當悲鳴聲交織成一首首的曲調,森林中的猴子、狼和其他動物便陸續出現,隨著這來自地獄的音樂聲跳起舞來…… 」
儘管韋克林的文字宛如鄉野奇譚,但依然傳達出「貓琴」的怪誕之處。因此有人相信,這是女巫在安息日所演奏的樂器。不過,當歷史學者們持續追本溯源,卻發現這個殘忍的樂器,可能有如今日「音樂療法」的功效。
史上第一個在文獻中提及「貓琴」的人,其實是 17 世紀大名鼎鼎的德國學者珂雪 (Athanasius Kircher)。這位曾經被笛卡兒稱為「三分學者、七分騙子」的虔誠教徒,在音樂、醫學和發明領域中,皆有所涉略。因此在珂雪的《Musurgia Universalis》第六冊、第四部、第一章裡,就提出「貓琴」對於治療精神疾病的可能性。而他的弟子蕭特 (Gaspar Schott) 更在自己的著作《自然魔法》一書,把「貓琴」的模樣畫了出來。
可別以為「貓琴」和珂雪其他的科學理論一樣,在他過世之後就立刻過時了。一百多年之後,德國的心理學者賴爾 (Johann Christian Reil) 也曾建議將「貓琴」使用在臨床心理學。他的理由是,貓琴的聲音和外觀實在太過特殊,能幫助病人提升專注力
from Gaspar Schott, Magia Naturalis
我們無法證明貓叫聲是否真的具有療癒效果,至少古今貓奴都吃這一套。不過,你知道嗎?貓咪其實並不是唯一被擺放在「貓琴」上的動物;另一種曾和貓咪遭受相同待遇的動物,是豬。
「Piganino」這個字,是豬 (Pig) 和鋼琴 (Piano) 兩個字的混合詞。相同的概念,還有把知名鋼琴製造品牌史坦威 (Steinway),改成「豬坦威 (Swineway)」;又或是把鋼琴的義大利原文 Pianoforte,改成 Porko Forte。這些詞彙的出現並非無中生有,把豬和琴鍵合而為一的想法,其出現的時間可能甚至比「貓琴」還要早。
據說,喜歡玩弄陰謀以建立中央集權的法王路易十一曾經要求他的樂師,舉辦一場以豬為主的音樂會。這位樂師因此找來了不同體態、不同品種的豬,並將牠們的聲音仔細分類。最後,他設計出了類似「貓琴」的鍵盤構造:只要按下琴鍵,一根尖銳的釘子就會扎入某隻豬的體內而讓豬發出慘叫聲。根據紀錄,這場音樂會雖然相當引人注目,卻沒有人喜歡它的音色。
不知是幸還是不幸。也許是因為把一群豬做成一台琴,比起貓咪更加不切實際,因此「Piganino」後來只留在稗官野史中,而「貓琴」卻受到較多的討論。
19 世紀的「La Piganino」插畫
無論是醫療行為或是單純的娛樂所需,「貓琴」儘管慘忍,卻是人類在啟蒙時期之前,另一種探索世界的方式。而在工業革命以後,人造物的出現則成為這些動物的一道曙光:人造纖維成了弦樂器的一種選擇,而賽璐珞製的吉他撥片和各種塑膠鼓面也成為主流。
當人類越來越重視動物保育,原本必須仰賴動物為材料的樂器當然也受到影響。例如,中國的二胡往往以蟒蛇皮作為琴皮,也因此就曾受到聯合國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 (CITES) 的限制。過去二胡演奏家要出國演奏,除了必須準備中國國家林業局發出的證明書,最多也只能攜帶兩把二胡出境。這樣的狀況,在 2005 年香港中樂團研發出取代蟒蛇皮的 PET 聚酯薄膜之後,才終於有了轉機。
儘管有部分的音樂家依然認為動物製樂器的音色更有靈魂,但人類與大自然之間的取捨不就是這麼回事。至於以虐貓為本質的「貓琴」,在這個時代雖然已經消失無蹤,但說不定以今天愛貓人士當道的市場走向,這項樂器即將透過新技術,在未來復興!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7-06-28_1359502017-06-28_1358592017-06-28_1358332017-06-28_135849  

2018選區重劃—新竹縣、台南市、美國北卡羅萊納州
對於研究選舉與投票行為的學者來說,2018年會是精彩刺激的一年。根據中選會主委劉義周於2017年3月質詢時表示,由於選罷法規定各選區要依照人口數十年調整一次,上次2008年因為立委選制改成單一選區兩票制而調整選區,所以下次調就是在2018年。中選會主委預估,因為人口變動,所以預計屏東、高雄會少一席,而新竹縣、台南市會多一席。選區怎麼劃,是政治學者與政治人物最關心的議題之一。
菜市場政治學
2017-06-27 10:42
推文到plurk
◎王宏恩/杜克大學政治所博士候選人
對於研究選舉與投票行為的學者來說,2018年會是精彩刺激的一年。根據中選會主委劉義周於2017年3月質詢時表示,由於選罷法規定各選區要依照人口數十年調整一次,上次2008年因為立委選制改成單一選區兩票制而調整選區,所以下次調就是在2018年。中選會主委預估,因為人口變動,所以預計屏東、高雄會少一席,而新竹縣、台南市會多一席。
選區怎麼劃,是政治學者與政治人物最關心的議題之一。根據政大政治系盛杏湲教授的研究,在2008年立委改制之後,台灣的選區立委們有超過6成的時間待在選區、7成的助理是選區助理、而且每週收的60張紅白帖,有超過一半的立委是『幾乎全部參加』。而縣市議員平均每週也要處理30張紅白帖,每週70工作小時裡有39小時在選民服務。當自己的地盤被切掉、或者被畫到其它人的選區的話,影響的將會是政治人物的歷年心血與政治前途。
對於政治學者來說,選區劃分與重劃決定了一個選區的聲音能怎麼被有效的代表與發聲,這也是民主制度裡最重要、也是最困難的環節之一。下面這張圖是政治學的經典之作:這是一個選區,裡面有60%的藍營選民、跟40%的紅營選民,然後要選五席議會代表。光從比例與國小數學來看,似乎要選出3個藍營代表、2個紅營代表(3:2)才是最符合比例的吧?
圖一、三種不同的選區畫法(來源:https://goo.gl/bwXiUv)
但假如我們用不同的選區劃分方式的話,我們就能輕鬆逆轉各種結果。圖一中間的畫法,是畫成五個小選區,但每個許區都是60%藍營選民,最後選完就是全部五席代表都被藍營拿走(5:0)。而圖一右邊的,則是技巧性的讓三個選區裡紅多於藍,所以最後讓這選區的五個代表裡是三紅二藍(2:3)!假如這五位代表要接著代替這選區的民眾進行政策投票的話,三種不同的選區劃法導致紅、藍代表數不同,就進一步導致立法與政策不同。同樣選區、同樣選五席,選區畫法決定了一切。
民主傷心地:美國北卡羅萊納州
一些讀者也許會對圖一右側的心機與算計感到無法致信。這種為了政黨利益,把選區畫的歪七扭八的方式,至少在台灣好像不多見?但事實上,這樣的情形,在美國兩黨鬥爭下早已被用的爐火純青,甚至逼的美國最高法院法官不得不在2017年五月底,宣告美國北卡羅萊納州州議會的選區重劃是違反人權的,因為刻意把少數族裔過於集中在某些選區以保護其它選區更難被挑戰,因違憲而必須在一年內重劃。
美國北卡羅萊納州在美國右下角,比白宮所在的華盛頓特區還要下方一些。這裡一直被視為是一個搖擺州,也就是民主黨與共和黨的支持比例很接近,在2008年,歐巴馬拿到了49.70%的票,而2016年川普拿到了50.50%的票。因此北卡一直是兩大黨的兵家必爭之地。
在此同時,北卡在美國國會眾議員能選出13名國會議員代表。選舉結果呢?共和黨10席,民主黨3席。這個數字,與兩黨支持民眾的比例差距甚大。這樣的選舉結果,在於共和黨居多數的州議會在2010年選區重劃時,為了有利共和黨,因此把選區畫的非常歪斜,甚至被媒體稱『有如外科手術班精準(的劃分選區)』。以下是被判決違憲的北卡州選區。:圖中各個數字即是一個選區(圖中右邊白色區塊為海灣)。被判決違憲的,是右上角的第1選區,跟左下角的第12選區。這兩個選區的形狀都非常奇怪,彎彎曲曲跟河流樹枝一樣,正因為是共和黨議會把民主黨(藍色)的票都集中在這幾個選區內,然後使其它臨近選區民主黨都選不贏。這種現象在美國各州皆有出現,還有一個專有名詞來形容它:傑利蠑螈。
圖二、北卡州於2012與2014年眾議員選舉選區畫分(來源:https://goo.gl/9xpXHH)
根據美國自由派知名評論網站DailyKos的估計,假如北卡各選區的形狀稍微正常一點,如下圖,那麼民主、共和黨各贏5席,然後有三席是比較激烈的選區。這種畫法產生的代表黨派分部就明顯地比較接近原本民眾的民意分佈。事實上,北卡州在2000年至2012年間,兩大黨的代表人數差距都在2以下,而自從2012年用了圖二的新制後,民主黨與共和黨才拉開出巨大差距。
圖三、北卡州理想另一種無黨派的選區畫分(來源:https://goo.gl/4RWsWX)
從北卡州的案例可知,如圖一所描述的為了增加席次,不惜把選區畫的亂七八糟的事在政治裡是非常常見的。然而,是否可以交給一個獨立的委員會、或單純交給電腦來計算呢?一位民主黨的議員也坦言,再怎麼交給電腦,前期輸入仍會經過人,因此註定是有偏差的。最後值得注意的一點,是上述北卡的違憲判決,是以種族不平等為出發點。但也就在上週(6/17/2017),美國高等法院將有史以來第一次,開始討論依政黨得票不平等為出發點的選區劃分方式是否違憲。
台灣的選區重劃,與展望2018
那麼,前面北卡羅萊納州的狀況,是否有出現在台灣呢?針對上次2008年選區重劃,台大國發所鄧志松、柯一榮,與中研院政治所吳親恩三位學者刊在2010年《選舉研究》的研究指出,光比較第六屆與第七屆的立委得票結果,沒有證據顯示兩大黨有靠這次重劃的機會來獲得額外席次。因為藍綠兩大陣營在各地的得票非常平均,所以就算該選區劣勢陣營想集中選票突圍也並不容易。但2008年選區重劃,是第一次同時又把名額砍半、又改成單一選區,許多立委本人都還搞不清楚狀況。在運作了10年之後,相信各政黨都已經對現行單一選區兩票制的運作模式有充份了解,因此更會積極參與這次選區重劃的運作。
由前文的估計提到,根據我國人口變動,所以立委席次預計是高雄與屏東少一席,然後新竹縣與台南市多一席。中選會需要在2018年5月31日前將提案送給立法院同意,然後最晚2019年1月31日發佈公告。由於高雄、屏東的席次在2016年全都由民進黨拿下,所以本文將重點放在新增席次的兩個地方。
新竹縣目前只有一名立委,國民黨籍,藍綠選民比約6:4,2016年蔡英文在此獲得約42%的選票。
台南市目前有五名立委,五名都是民進黨籍,藍綠選民比約3:7,2016年蔡英文在此獲得67%的票,五名民進黨立委在2016年都獲得70%左右的票。
按照民主的理想(即使執政黨或在野黨並不一定贊同),假如新竹縣在重劃後可多選出一名綠營代表、而台南市也能選出一名藍營代表,那這兩縣市裡有類似立場的選民至少會感覺自己的聲音稍微被帶進立法院裡了。但實際上,假如今天你或我是中選會委員,要開會討論畫出這兩個選區的話,這是可能的嗎?
依照中選會頒佈的第七屆選區劃分原則,要劃分選區的話,有以下規則要遵守:
1.同縣市內每個選區,選區人口數都不能超過縣市人口除應選席次(也就是平均每選區人口)的15%。
2.假如有某鄉鎮市區過大(大於第1點的平均值),則可把它切開。
3.較小鄉鎮可合併為一選區,但必須相連。
圖片:神奇寶貝當中的烏波,原型是「蠑螈」,也就是用來形容選區畫分變形「傑利蠑螈」現象的那個小動物。來源:神奇寶貝百科
新竹縣
讓我們先來看看新竹縣。下圖四是2016年新竹縣各鄉鎮的得票分佈。2016年雖有三位總統候選人,但因為結果差距懸殊,因此選民更可能會誠實投票,相較於2016年新竹縣立委大混戰,筆者認為以總統得票來推估應該較為準確。在下圖中,顏色越藍代表泛藍得票越多,而右邊的數值為該選區泛綠的得票率,因為全區泛綠都小於50%,所以都是白色至藍色。在這張圖,可以看到新竹縣大部份的鄉鎮都是以泛藍居多,其中位於北部的竹北市、新埔鎮算是比較接近中間,大概有48%的泛綠得票,這可能跟這裡居民大多是較年輕的竹科員工有關。面對這樣的分佈,假如你是中選會主委,要怎麼把這新竹縣切成兩個選區呢?不能只把竹北跟新埔畫在一起,因為這樣會把湖口、新豐跟其它相鎮分開,違反規則3。
圖四:新竹縣藍綠得票分佈。資料來源:中選會資料庫。圖片來源:筆者自繪。
在考量到人口組成後,筆者猜測兩種不同的可能提案方式,如下圖五。在提案一中,泛綠尚能一戰:把竹北市及其左邊、上方的鄉鎮畫在一起,形成一個泛綠得票約45.4%的第一選區,而剩下的則是泛綠38%的第二選區。因此泛綠在第一選區還有作戰的可能(但須注意的是,此時人口超過規定的範圍一點點)。而在提案二中,則是把泛綠表現較好且人數較多的竹北市與新埔分開,並把竹北市與泛藍較多且人數也多的竹東鎮畫在一起。在這樣的狀況下,泛綠在兩個選區都只能拿到42%的票,意謂著藍綠差距16%,等於2008年總統選舉馬英九與謝長廷的差距。假如是提案二的劃法,那泛藍就更可能在新竹縣兩席全拿,也就是比現況多一席了。因此,對於新竹縣來說,不同的畫法可能導致不同的選區激烈程度、或不同的選舉結果。
圖五、不同選區劃法可能使之後選區競選激烈程度不同,以新竹縣2016年資料為例。資料來源:中選會資料庫。圖片來源:筆者自繪。
覺得這結果有趣嗎?想要自己來畫畫看新竹縣選區嗎?筆者在這裡提供一個互動式網站,讓你可以勾選、排列可能的第一選區,同時網站會幫你計算你勾的選區人數是否符合法規、以及勾選完後泛綠陣營在兩個選區的得票率!不過由於程式限制,這網站是英文,但各位可以對照本文的圖片來選擇選區,歡迎公測:https://wearytolove.shinyapps.io/Hsinchu2018/。
台南市
至於台南呢?跟新竹縣比起來,台南似乎爭議較少。下圖六為2016年台南的藍綠得票分佈,可以看到全境幾乎都超過七成以上。唯一接近五成的,在於台南市東邊的楠西、玉井、與南化區。然而,這三區不可能直接劃為一個選區,因為三區加起來人口數過少,2016年選舉人口數為3萬人,但全台南市選民有150萬,除以六個候選人的話每個選區需要有25萬選民左右。假如這三個區把附近較大的區加進來,那不管怎麼加,泛綠得票都有62%以上(光加新化、左鎮跟龍崎也還是只有8萬人,還得加其它的,永康區有18萬人而蔡拿到65%)。另一方面,這三個區現在皆為台南市立委第二選區的範圍,2016年由民進黨立委黃偉哲當選,得票率76%。不過台南市新增選區,一定會牽動到現有五位立委的選區分佈,因此實際各現任立委間的交涉過程會更為複雜,尤其是黨內初選可能又會殺聲震天。
圖六:台南市藍綠得票分佈。資料來源:中選會資料庫。圖片來源:筆者自繪。
就台南市的例子來看,就算整個台南市平均而言還有近三成的國民黨或泛藍的支持者,但因為立法委員單一選區的制度設計,每區只能選一名,加上泛藍支持者住得也較為分散,因此要透過選區重劃來選出一名自己的代表是很困難的,這也就像是本文一開始圖一裡中間的畫法。這也是單一選區制度導致的一個現象:席次紅利(bonus seats),也就是選舉勝方拿到的席次會遠多於實際的得票,而敗方拿到的席次遠低於實際的得票。在單一選區的制度下,加上選區劃分,讓2014北卡的共和黨以50%的票拿到了13席中的10席(77%),讓2008年的國民黨以52%的票拿到113席中的81席(72%),也讓2016年的民進黨以45%的票拿到68席(60%)。
除了立法委員以外,台南市亦開始進行市議員的選區重劃,而新北市也有傳出風聲,但這些選區都是由地方選委會發動,而地方選委會主席通常由市長擔任。再加上台灣縣市議員選舉是「複數選區單記非讓渡投票制」,也就是有多名候選人、有多個席位,但每個選民只能投一票,所以縣市議員的選區地盤不是整個選區的範圍,而都是部份區域。當然,每個縣市議員們對自己的地盤知之甚詳。就筆者所知,議員們跟助理們都能精算到哪幾個街區、哪棟大樓、哪間菜市場是自己的地盤。另一方面,即使大部份的縣市立委席次不變,但也可能因應人口變化而使選區有所調整,也就是前述的規定1與2。
投票是民主選舉裡最重要的機制,也是民眾表達意見的方法。但所謂的民主運作遠遠不只投票。光是投票怎麼投、選區怎麼劃,都影響了民意怎麼被傳達、政治人物怎麼努力、以及人民怎麼被代表。而這也是政治科學這門學問為什麼這麼有趣的原因,如同美國政治學年會於2013年的公開信標題:「政治學是一門學習如何讓民主運作的更好的學問。」
菜市場政治學》2018選區重劃—新竹縣、台南市、美國北卡羅萊納州 - 自由電子報 自由評論網 - https://goo.gl/9JVxu5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